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五十章 逼迫(四十九)

第二百五十章 逼迫(四十九)

冲在前面的悍勇儿郎惨叫着倒下,但是那道简陋粗糙的胸墙,仍然牢牢阻挡着山道,在风雪和火光中岿然不动!

执必思力两眼之中,似乎要喷溅出火星来。挥舞着手中直刀大声怒吼:“冲上去!冲上去啊!”

但是那道胸墙之后,一排排的映射着火光的精铁兜鍪,稳稳不动,只是冷静的等待着青狼骑再度扑击而上。看着这样的阵容,真不知道还要有多少条性命,才能撕开这条防线!

青狼骑还有三四列持矛之兵,但是现在就猬集在一起,在执必思力的呼喊声中,缓缓向前挪动。

撕破这道防线,真的是要拿命去拼!

徐乐站在后列,战场情形尽收眼底,看着黑压压的一群青狼骑缓缓向前挪动,也看见了在千余越部大帐之中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位执必部小王在队列之中声嘶力竭的呐喊。

徐乐微微一笑,扬声道:“再射他们几轮!”

射士立即张弓搭箭,弓弦响动声中,又是一轮破甲重箭劈面射来!

徐乐清朗的呼喊声,山道之中,所有人都听得分明。青狼骑中,执必思力抬起头来,终于在胸墙之后最后一列人马中,找到了徐乐的身影!

虽然从来未曾宣之于口,但那夜千余越部中景象,执必思力又何曾有一日忘记过?

大火之中,少年单骑独槊,直撞而来,视万军如无物。自己一个照面就落在他手里,接着侥幸脱身,他又轻轻巧巧抓住了张万岁,然后再万军追击之中,扬长而去!

执必部收服九姓鞑靼,与王仁恭勾结的一番谋划,就此被打破。最后连自家叔叔都为了掩护自己逃走,而落入刘武周手中。

自己初出茅庐第一次参与族中事物,想漂漂漂亮的将九姓鞑靼收服,再与王仁恭顺利订约,将横在云中城的刘武周这个钉子彻底拔除。结果一番努力,最后却成了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的乐郎君成名之战!

这些时日,执必思力对徐乐此人,无时或忘,不知道多少次从梦中惊醒坐起,只因为在梦中见到徐乐刺来的马槊槊锋,在眼前变得越来越大!

北去草原,再追随父亲反攻而来。马邑消息,一时断绝。执必思力也不知道徐乐现在去了哪儿,只是料想如此人物,当被刘武周收归麾下,将来战阵之上,少不了见面。只有将他擒斩,才能出这胸中恶气。

却没想到,这驱使人马,在壬午寨陷落三四日后,就在大风雪中夜袭而来,将壬午寨变成一个熊熊燃烧的火炬,更横在山道之中,用长矛将自家儿郎捅得死伤惨重。领军之人,正是徐乐!

执必思力死死看着徐乐身形,浑然忘记又是一排羽箭呼啸而来!

羽箭横扫青狼骑队列,队伍前排,又是数名青狼骑惨叫着倒下,一支羽箭越过前列,直奔执必思力而来。那花白头发的老亲卫,后退一步猛然推开执必思力,羽箭从他耳旁呼啸而过,正中一名持刀青狼骑面门,那青狼骑捂着脸长声惨叫,仰天摔倒在地。

执必思力一个踉跄站定,怒火在这一刻几乎要将他整个点燃。猛然大声怒吼,就要挤到前面去,就算是死,也要踏破这道胸墙,杀到徐乐面前,和他分个你死我活!

那花白头发老亲卫又追上扯住执必思力,狠狠将他拉退几步。执必思力正想破口大骂,那老亲卫面sè狰狞的看着他:“少王,你带人马,从两翼抄上去,我给你拖住正面!”

不等执必思力答话,这老亲卫已经反身上前,挤过人群,站在队首。又是一排羽箭射来,这老亲卫挥刀拨开一支,俯身捡起一杆染血的长矛,大声怒号:“执必家青狼骑,随某上前!”

呼号声中,这老亲卫已经躬身直上,虽然身周不断有青狼骑被射中倒下,但是更多的人还是挺着长矛,追随而进。

打到这个地步大家也明白了,拥堵在山道之中,要是撤退,也被人追着屁股射,只能束手待毙,能不能活下来全看天命。还不如硬冲上去,杀出一条生路!

而且头顶军寨之中,自家弟兄还在挨烧,这些青狼骑追随执必家已经有二三十年,互相之间结亲,各个百人队中亲眷都是一大堆。草原民族,本来就是以亲缘形成聚落,互相依托挣扎求存,再发展壮大统治其他部族。只要有一线可能,还是要将那些正在挨烧,束手待毙的青狼骑拯救出来!

除了这些,在心底深处。执必家青狼骑也自有一分骄傲在。

执必家崛起金山脚下,在千族混战中脱颖而出,成为阿史那之下八王帐之一。更迁徙来南,为突厥经略马邑方向。历年深入,虽然有胜有负。但曾追随阿史那家蹂躏整个雁门郡,在马邑郡方向,更是要王仁恭,刘武周,唐国公李渊等等大隋帝国名臣猛将联手对付。

现在却阿贤设落入刘武周手中,执必家青狼骑倾巢而出之后,才打下一个军寨,就在这风雪之中,突然遇袭,死伤惨重,大队反扑上来,却在一处胸墙之前前进不得。再这样下去,执必家拿什么震慑治下百部,还想着什么经略马邑郡,直至深入汉人中原腹心之地?

虽然一开始出征士气低落,但给逼到这个份上,当老亲卫带头而前之际,这些青狼骑终于鼓起了骨子里的暴虐凶狠之气,再也不顾呼啸而来的羽箭,再也不顾架在胸墙之上的那一排排长矛,不顾地势不利,不顾身周寒冷,只要是手中持着长兵的,就呼喊着硬扑上去!

执必思力给甩得退后几步,还未曾反应过来,就见大队青狼骑猛然加速,直涌了上去。执必思力愣的一下,也振臂狂呼:“从两翼上去!”

后列留下的,尽是持短兵的青狼骑,就算涌到前面也派不上用场。听到执必思力号令,立刻就向两边攀援而去。

马邑周边群山,地形破碎,山石嶙峋,被大雪覆盖之后,更是难行。只有山道能勉强让展开七八人的队列正常行进,发起攻击。

从两翼而上,就要在被大雪覆盖了沟坎的乱石间艰难行进,也无法结阵攻击。这样零星的绕过去去扑对方在胸墙后结成的阵列,就算最后靠着人数优势将对方淹没,那不知道还要付出多少条性命。结阵而战,永远是这个时代不可变易的主流!

但是这个时候,青狼骑已经杀红了眼睛,哪里还顾得上要付出多少死伤了?

执必思力一声呼喊,猬集在山道中的青狼骑,纷纷向两边攀援而上,执必思力也丢掉身上零碎,将盾背在自己身后,单手持直刀,攀上乱石,率先而进!

APPappshuzhanggui.net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五十章 逼迫(四十九)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