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四十四章 逼迫(四十三)

第二百四十四章 逼迫(四十三)

寨墙之上,临时搭建的哨棚之内,几名突厥青狼骑正在呼呼大睡。哨棚里面临时垒了一个火炉子,既可以用来做饭熬汤,又可以用来取暖。虽然也挖出了烟道,但是奴兵的手艺实在粗陋了一些,排烟不是很畅,棚子里面尽是一股烟熏火燎的味道。

就是这样,青狼骑还是在里面睡得香甜。

壬午寨中,此刻青狼骑还有各种/马匹物资挤得太多,连边地穷苦百姓都回觉得环境如牛棚猪圈一般,但是对于在冰天雪地中露营了这么些时日的青狼骑而言,已经有若天堂。此刻外间野外,简直就是寒冰地狱!

这些守着寨墙上的青狼骑,正是蔑亦惕所部,才换防到此,棚子里面能挡风,有火炉取暖,吃了点热食,横七竖八就睡。连应该上寨墙巡视的,随意溜达一圈,就赶紧缩回来,挤到离火炉最近的地方,放平身体鼾声就起。

守着这个寨墙哨棚的一名青狼骑十夫长,本来还强打着精神督促麾下按番巡视,到了下半夜也支撑不住,现在是哨棚里面鼾声最响的那一个。

先不说恒安鹰扬兵有没有胆子来,就算要来,现在也还隔得远呢,自家吃了那么多辛苦,就是好生休息个半夜,又能怎么了?这道理,在老族长面前也说得出口!

下半夜中,睡得正香的十夫长睁开了眼睛。

毕竟是转战万里,经历了厮杀无数的执必家直属青狼骑。莫名之中,一点警醒,就让这十夫长醒转过来,侧耳倾听,就听见风声呼啸之中,隐隐传来轻轻的脚步响动之声,还有弓弦绞动之声,兵刃轻轻碰撞之声!

这十夫长翻身而起,顺势就将从不离身的直刀抽了出来。还未曾张开嗓子呼喊,棚子外用来挡风的门板就被挪开,接着一个小小身影窜了进来。

接着火炉微弱的光芒,这十夫长清楚看见,窜进来的小小身影,又一双蓝sè的眸子,头发扎束起来成一个马尾,竟然是栗sè的。这蓝sè眸子,正正和十夫长的眼神对上!

又是步离最先抢进来杀人!

十夫长大声呼喊:“敌…………”

才喊出第一个字,一道寒光闪动,步离左手匕首已经飞出,这十夫长横刀一磕,匕首直刀相击,叮当一声大响,火星四溅,匕首斜飞而出。而步离右手匕首也已经脱手飞出,这下再格挡不及,扑的一声从那十夫长左眼处深深扎了进去!

惨嚎之声顿时响起,这十夫长仰天便倒。棚子里面青狼骑在十夫长拔刀起身的时候就被惊动,还没来得及反应,电光火石之间,他们的带队十夫长就已经中刀倒下。

呼喊怒吼之声在棚内骤然炸响,八九名青狼骑纷纷拔刀,互相碰撞,就要冲杀出去。挤在这棚子里就是死路一条!

而步离两把匕首都已经脱手,毫不犹豫的抽身就退了出去。步离一让开,就是几只羽箭,尖啸着钻了进来,在拥挤成一团的青狼骑中,顿时就溅起血花和惨叫之声!然后就是两三名玄甲骑埋头撞入,提刀狠剁!

而此刻在寨墙之上,一排玄甲骑张弓搭箭,全都是点燃的火箭。韩约举手狠狠一劈,几十支火箭划破夜空,就落在寨中各处。寨中建筑,几乎都是草顶,在云中边地想烧瓦铺上实在是个大工程。转瞬间寨中就引起了数十个火头。

拥挤成一团的壬午寨惊动起来,每处建筑里都有人呼喊着要钻出来,寨子中心的马厩里战马长嘶之声响成一片。数百匹各sè战马嘶鸣跳跃,要挣脱槽头,马厩草顶延烧开来,火星飞溅,短短一瞬,这壬午寨中就已经乱成一团!

一排火箭过后,玄甲骑战士又摘下身上佩戴的油罐,瞄准火势起处,随着号令雨点一般掷出。每名骑士身上都挂着四个油罐,里面全是易燃的油脂。这些油罐落入火种,短短一瞬间就炸裂开来,冻住的油脂融化,四下飞溅,落在哪里,火势就延烧起来,转瞬之间就是火光冲天而起!

远处而亡,壬午寨似乎变成了一支巨大的火炬,熊熊燃动开来,将左近山川,映照的通明。光亮之处,雪花漫卷狂舞,就成为一副最为壮丽的景象!

徐乐站在寨墙之上,按着直刀刀柄,冷冷的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徐乐从来不是一个嗜杀之人,对于这种血腥场面,也不觉得有什么美感可言。甚而能不用上战场吃苦,徐乐也觉得是件不错的事情。

可是真正临敌之际,徐乐却从不心慈手软。敌人不死,死的就是自己。这一点,徐乐从来都分得很清楚。

可是要翻转这个让自己看不顺眼的世道,前路之中,敌人还不知道有多少!

一个个面对罢,秉胸中直道而行。徐乐从不犹豫,也从不退缩。

眼前的壬午寨,已经变成了火场和屠场,每个建筑的出口,都有青狼骑涌出,但羽箭却照着出口招呼,各个出口,中箭倒下的青狼骑死者伤者,已经堆叠起不少。但熊熊火焰,仍迫得这些青狼骑红着眼睛怒吼,顶着箭雨拼命的朝外冲!

战马也彻底炸窝,在寨中到处乱撞。不少战马身上已经燃起了熊熊火焰,如火团一般在壬午寨中滚动奔走,然后倒下。更多战马挣脱缰绳,疯狂的撞向寨门。战马这种有灵性的动物为了求生,也拼尽了全力。第一批撞向寨门的战马,都在厚重木门上撞得头破血流,后面战马却毫不停歇的践踏而过,在寨门处拥挤成一团,被烧着的马匹跟着涌了过来,点燃了更多马匹,在寨门处烧成一团,这种景象,已然惨烈到了极处!

徐乐缓缓拔出直刀,转而望下山下。

壬午寨中,人马太过拥挤,完全施展不开。一旦被人潜入,如此纵火放箭,寨中军马的命运已经注定。

而山下青狼骑的反扑,才是今夜这场夜袭的重头戏。

寨墙之上,怒吼声陡然爆发而出。被堵在哨棚里面的青狼骑,推到了木墙,终于冲杀而出。

为了能在寨墙上站定,玄甲骑没有放火烧这些哨棚。被堵在里面射了一阵的青狼骑,终于还是挣扎突出,浑身浴血,扑向沿着寨墙拼命向内发箭的玄甲骑。

壬午寨中转瞬间就死伤如此惨重,这些青狼骑都红了眼睛,就算是死,也要拖几个垫背的!

青狼骑来得如此之猛,寨墙狭窄,没多少回旋余地,骤然遇袭,徐乐身边一名玄甲骑负创倒下。在两边厮杀的韩约和步离,不约而同的赶来。

但徐乐手中刀光骤然闪亮,两名能扑到徐乐身边的青狼骑,颈项之处陡然喷溅出鲜血,然后就踉跄扑倒在徐乐脚下。

徐乐俊秀的面孔上,溅了几滴鲜血,徐乐也不擦拭,身上散发的寒气,比身周天气还要酷烈。

“留一火兵,盯住壬午寨,让寨子里烧得更狠一些。其余人随我转而对外,打山下反扑的青狼骑!这一夜,要让执必部痛彻心肺!”

APPappshuzhanggui.net

看网友对 第二百四十四章 逼迫(四十三)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