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五十一章 逼迫(五十)

第二百五十一章 逼迫(五十)

徐乐一直站在后列,没有加入第一线的长矛互捅的厮杀之中。

依托胸墙厮杀,以上视下,利用高度差两排长矛都可以加入厮杀当中。而仰攻上来的青狼骑必须将沉重的长矛举高,才能越过胸墙击刺。

两轮对捅当中,站在前列的玄甲骑连一个负创的都没有,而青狼骑却倒下一片。这样的厮杀,徐乐实在提不起来什么参与的兴致。

厮杀当中,徐乐一直警惕的看着左右两侧山地,这乱石嶙峋的山地将一条山道夹在中间,若是青狼骑从两翼包抄过来,自己就必须要上前堵击,将他们兜头杀回去!

不让突厥人污血洒满这个山道,自己岂不是白白来了一趟?

在执必思力花白头发的老亲卫呼喊着带动大队青狼骑蜂拥而上之际,旁边步离瞥了徐乐一眼。而韩约也握紧了手中盾牌。

这一次青狼骑看来是发动决死冲击了,如林长矛向前涌动,这些青狼骑在山道上奋起最后气力快步而前,如此声势,看来这些青狼骑已经下定决心,准备不管用多少条性命也要填出一条血路来!

徐乐却仍然不动,死死的看着后面的大队持短兵的青狼骑。

身边的玄甲骑也骚动起来,不住回望徐乐,徐乐只是吼了一句:“都站定不动!”

这个时候,站在最前面的魏长有,陡然怒吼一声:“杀!”

一列长矛,狠狠击刺而出,捅入冲来的青狼骑体内。血花飞溅中,惨叫声爆发而出,响彻山道。但是这些青狼骑,也凶性爆发,有人还死死抓住捅入身体的长矛,再扑倒在地!

魏长有长矛也被拽住,却果断撒手:“换列!”

第一列退第二列再进,但退后一列,已经有两三名玄甲骑手中没了长矛。前列喊杀声又响起,又是一排青狼骑中矛倒下。那花白头发的老亲卫正面对着这一排刺出的长矛,间不容发之际侧身闪过,死死拽住争夺起来,一边大声呼喊:“从身上过去!”

吼声之中,这老亲卫已经向前扑倒在尸堆上,就要后面青狼骑,踩着他身体而上!

胸墙之前,青狼骑尸体已经堆叠起来,最高处几乎快与胸墙平行。折断丢弃的长矛在胸墙前横得乱七八糟,流出的热血已经将地上积雪变成一滩赤sè的泥泞,后面的青狼骑涌上,踩着尸首人体,呼啸而进!

而徐乐的目光,只在两翼,他相信自己这两火玄甲骑,依托胸墙,一定能守住这条防线!

火光之上,可以看见数十上百身影,攀爬于乱石之间。想从破碎崎岖的地形绕行侧击而来。这些身影,有些持盾用短兵,有些背负着弓矢。只要绕过胸墙,站定侧翼,只是是弓矢直射,就能将胸墙后的玄甲骑阵列射垮!

徐乐带来夜袭壬午寨的人马,总计不过一队,四十八名玄甲骑。除去寨墙上所留一火,胸墙后两火之外。现在能动用的,不过只剩下两火儿郎。

徐乐一拍韩约,朝左边指指,又拍拍自己,朝右边指指。韩约急声道:“乐郎君,那谁护持你?”

徐乐无声的又指指在一旁已经跃跃欲试的步离。韩约定定看了步离一眼,重重点了点头。

这小狼女虽然没有自家两只铁盾可以将乐郎君遮护得密不透风,但是谁人想靠近乐郎君,得先闯过她两把神出鬼没的匕首!而且如此破碎崎岖的山中地势,轻捷灵敏的小狼女步离,只怕比自家更派得上用场!

徐乐洒然一笑,一招手道:“射士一火,随我上!”

韩约也转而向左:“弟兄们跟我走!”

徐乐甚至都没有等身后儿郎跟上,已经拔出直刀电射而出,攀向右边山地。如此地势,只能人自为战,青狼骑再多,不成阵列,自己也丝毫不惧。自家多杀几个青狼骑,就能给后面跟上的儿郎少些负担,少点死伤!

火光映照之下,一个小小身影突然从旁掠过自己,超越而前,栗sè马尾反射着火光,只发出幽幽的光芒。

正是步离,这小狼女还冲在了自己前面!

夜sè之中,大敌之前,徐乐只是一笑。

而此刻在壬午寨中,在火光包裹之下,一处石质望楼之中,数十名青狼骑竭力听着外间动静。

火焰爆裂之声和战马垂死嘶鸣声中,夹杂着喊杀声隐隐约约的传来,但怎么也不见靠近。

这些侥幸还在苟延残喘的青狼骑都是满脸焦黑的痕迹,满头满脸都是烤出来的油汗,不少人还被火焰灼伤,只是龇牙咧嘴的忍着。

外间火势剧烈,每个人呼进肺里的空气都是滚烫,只觉得随时都能从内里烧起来也似。

夜中突然遇袭,大火满寨,羽箭飞射,这些在壬午寨中熟睡的青狼骑,遭受了一场从来未曾遇到过的劫难!

短短时间之内,数百青狼骑连同上百奴兵,死伤了不知道多少,空气中尽是焦臭味道。现在只能凭借这些石头堆垒成的建筑,抵挡着越来越烈的火势,等待着外间援军杀来将大家救出。

当山道上青狼骑的呐喊声响起之际,每个人都激动得眼泪都快下来了。以为下一刻就能脱身出去,每个人都在心底发誓,外间就算是寒冰地狱,以后也只在野外扎营,再不住汉人的军寨了!

可等了好大一阵,空气变得越来越是滚烫灼热,在石头望楼里面都再坐不住。这呼喊厮杀声还是在外间响动,没有靠近半步。

一名青狼骑站了起来,半张脸都是火燎过的痕迹,黑红一片,看起来分外的狰狞可怖。

这正是青狼骑百夫长蔑亦惕,已经受了火伤,也组织过麾下儿郎向外突围几次,尽数被羽箭射了回来。

蔑亦惕嗓门嘶哑的开口:“呆不住了!这些汉狗凶狠,一定还在山道,堵着咱们的援兵打!这些汉狗,要我们生生全烧死!只有拼死冲出,哪怕全死在这儿,也要帮山下来援的弟兄,把这些汉狗都杀光!”

望楼中青狼骑看着蔑亦惕,沉沉点头。

这些青狼骑,肺里面都炕满了烟火,加上箭伤火伤,大火之中冲击而出,可想只能是九死一生。

但无论如何,总比生生堵在这里烧死好!最好再拖着这些狠毒的汉狗,一起死在这马邑边地群山之中!

蔑亦惕随手捡起一杆长矛,用力挥手:“跟某上!”

APPappshuzhanggui.net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五十一章 逼迫(五十)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