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五行天 > 第六百六十六章 出剑

第六百六十六章 出剑

“动作快点!”

“注意距离,不要留下空隙!”

广袤的荒野上,随处可见神灵的士兵,他们在搭建血池。血池不大,大约半丈方圆,深不超过三尺,形状像梅花。士兵的动作很利落,挖出一个类似的血池,对他们来说不费什么功夫。

随后有士兵抬着篓子过来,里面堆满了各种材料。士兵们把材料逐一投入血池内,任何材料投入血池,便会融化成一团血水。没多久,血池内便蓄满猩红鲜艳的池水,空气中充斥着鲜甜的幽香。

一名神灵将领上前,扬起手掌,呼,一缕透明的火焰升腾而起。

透明的火焰随之被投入血池,鲜红如血的池水立即被点燃,浓郁的血sè烟雾升腾而起。血sè烟雾凝而不散,张牙舞爪升腾而起,宛如擎天巨柱。

荒野上,一根根鲜艳血红的烟柱矗立。

神灵内的神祭,站在血sè烟柱之下,念念有词。只见血sè烟柱开始飘飞出一片片血sè花瓣,花瓣仿佛无穷无尽。鲜红的花瓣好似轻柔无物,它们随风飘散,到处都是。

荒野变得美丽梦幻。

“真是漂亮!”

副部首秦歌伸出手掌,一片花瓣落入手掌,化作一缕鲜红烟雾,消散不见,他忍不住赞叹。

贺南山神sè凝重,这个法子真的有用吗?

他心里没底。

因为饱受雷霆之剑骚扰之苦,神灵部上下都在苦苦思索如何对付来去如风的雷霆之剑。【烟花锁】便是他们群策群力想出的办法。

本来他是准备好好策划一下,给雷霆之剑设伏,一举解决心头之患。但是那股恐怖的水元力波动,却让贺南山陡然意识到,师北海还活着!

不用想他也知道对面一定会想方设法营救师北海,哪位女儿会眼睁睁看着父亲身陷敌营?

如果营救师北海,那雷霆之剑来去如电的风车剑,无疑是最好的方式。

现在就看【烟花锁】能不能挡得住雷霆之剑了!

就在此时,凄厉的警报响起。

“他们来了!”

贺南山看着荒野上宛如惊弓之鸟正在集合的将士,心中莫名气闷。雷霆之剑不断的骚扰,已经给神灵部上下留下深深的心理yīn影。野外只要落单的小队,都会成为雷霆之剑的猎物。有段时间,他甚至不敢派出探哨,因为探哨的损失让他感到肉痛。

一定要有用啊!

贺南山心中发狠。

剑阵山谷,一座风车剑悬停在山谷的正上方。

胖子光着膀子,他正埋头在风车剑上搭建一座全新的塔炮。不同于蜂巢重炮,纤细修长形如鹤嘴的炮身,可见它拥有极佳的射程和洞穿力。而比蜂巢重炮小得多的体积,胖子一个人就能够运转无碍。

胖子很怀疑跟艾辉和师雪漫同行,自己有没有出手的机会,但谨小慎微的性格还是让他做好万全的准备。

虽然天气渐凉,但是胖子满身大汗。平时看胖子的时候,觉得肉感十足,肥头肥脑。一脱衣服,才发现胖子看上去敦厚的身形,全都是棱角线条的壮实肌肉。此时布满汗水,就像铜浇铁铸擦了一层油,竟然有几分锃亮,给人强烈的金属质感。

胖子一边干活,一边嘟囔:“志光啊,好好掌剑啊,胖爷这条小命,就交到你手上了。”

石志光不满道:“胖爷,我都执行任务很多次了。”

“嘿嘿,胖爷胆小。”胖子接着抱怨:“我说志光,风车剑就不能好好停地面,知道胖爷把这些家伙什搬上来费了多少劲?”

石志光也很无奈:“老大吩咐的。”

他眼前一亮:“老大来了!”

胖子顿时闭嘴,装模作样,一副专心捣腾塔炮的样子。哪怕晋升大师了,他面对艾辉还是心里发怂。艾辉是他最好的兄弟,他对艾辉又敬又畏。他的成长史,就是被艾辉的折磨史,艾辉的冷酷长久以来形成的威压,早就深入骨髓。

然而胖子内心对艾辉又充满感激,他其实很清楚,如果没有艾辉的鞭策,他绝对走不到今天,只怕早就成为一堆枯骨。

不远处,另一架风车剑也悬停在半空中,霍达掌剑的乙字剑。

和石志光的风车剑空荡荡形成强烈反差,这架风车剑人满为患。除了端木黄昏坐镇之外,雷霆之剑的队员,都被安排在霍达掌剑的那座风车剑。这是霍达第一次驾驭风车剑出任务,而且还是危险的敌区,大家首先想到的是保证安全。

对面风车剑上面有艾辉、师雪漫、胖子,战力爆棚。

看到艾辉的出现,乙字剑上队员们顿时兴奋激动起来,他们许久都没有见到老大。

“快看,老大来了!老大真的出关了!”

“还是志光命好,能和老大出任务。”

霍达不满道:“喂喂喂,我也是个大师啊!当我面这样说,什么意思!别拿大师不当大师啊!”

大家一顿哈哈大笑,霍达和他们熟稔无比,平时从来不拿架子。

“是是是,霍师马到功成,风华绝代!”

“志光那个得志小人,哪能和霍师比!这次咱们要摘个头彩!”

“霍师靠你了!”

霍达拍着胸膛:“好,和老大不敢比,对志光咱一点都不怂!”

他旋即有些疑惑地问:“志光把风车剑怎么把剑停到那地方?”

顾轩摇头:“老大吩咐的。”

端木黄昏冷哼一声,毫不掩饰脸上的不爽:“装神弄鬼!”

许久没有踏上风车剑,一踏上风车剑,艾辉倍觉亲切。风车剑上空荡荡,剑塔内空无一人,只有石志光负责掌剑。

石志光抬头挺胸,站得笔直,大声吼:“老大!”

艾辉露出笑容:“好久不见,志光。”

石志光一下子激动起来。

艾辉出关的消息,早就传遍大营,士气大振。只要不是刚刚加入队伍的新人,都知道看上去不怎么管事的艾辉,对整只队伍意味着什么。

营地里到处洋溢着喜悦的气氛。

唯一大家觉得可恨的是,这次出任务,艾辉居然把楼兰也带着,这也意味着一直到任务结束之前,他们暂时告别了美味的元力汤。

营地里一片哀嚎之声,大家自发组织祈祷活动,祈祷这次任务顺利。

他们并不知道,这次任务是前去接应幸存的北海残部。

楼兰开心地和石志光打招呼:“志光,你好!”

石志光脸上不自主露出笑容:“欢迎登剑,楼兰!”

楼兰手上拎着一个大箱子,里面不知道装的什么。难道是路上的吃食?石志光精神一振,两眼放光。

师雪漫手持云染天,向石志光行礼致意:“这次辛苦志光了。”

石志光连忙回礼:“夫人言重,志光职责所在!”

“夫人”这两个字让师雪漫脸上升起一缕红晕,她很快恢复镇定,朝石志光点点头,走到空处。她有些出神,紧紧抿着的嘴唇还透露出她的紧张和担忧。

之前知道父亲战死的消息,她悲伤难言,化悲伤为战意,奔赴最前线。如今知道父亲还活着,她喜出望外,但是身陷险地,又让她担忧无比。

石志光走到艾辉身前,啪地行礼,大声道:“报告老大,雷霆之剑准备完毕,可以出发!”

艾辉道:“稍等一下。”

石志光有些意外:“老大,还有谁要同行吗?”

艾辉神秘一笑:“你待会就知道。”

就连师雪漫也投来目光,有些好奇。只有楼兰眼睛眯成两道弯弯的月亮,非常开心的模样。

艾辉神情肃然,猛地深吸一口气。嘶,吸气声宛如撕裂棉帛,又透着凛然锋锐,隐隐可闻金戈之音,连绵不绝。

吸气声遽然而止,艾辉手掌轻轻向上扬起,食中二指骈指成剑。

铮!

毫无征兆,下方山谷,万剑齐鸣,汇集一声。

石志光一个激灵,全身汗毛直竖,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头顶天空骤然暗下来,一团巨大的yīn影笼罩着他。

他下意识地抬头,呼吸顿时一窒。

数不清的黑sè长剑安静在他头顶上方,它们通体漆黑,形状各异,遮天蔽日。它们无声游动,就像一个规模恐怖的黑鲨群,在冰冷死寂的深海无声游弋。

它的数量是如此众多,数也数不清。剑锋攒动,偶尔闪过的寒光,冰冷得能刺入骨头最深处。

石志光大脑一片空白。

眼前的场景,充斥着危险和可怕的气息,令人窒息。

师雪漫也呆了。

她知道艾辉这次出关,实力一定突飞猛进,但是眼前的场面,依然超出她想象的极限。

艾辉……

艾辉周身衣衫无风自动,额前的碎发被吹得凌乱,但是眼眸之中闪动的那点寒光,却愈发明亮,宛如夜晚的星辰。

此刻的他,就想一把出鞘的宝剑,散发着森寒凛冽的气息,光芒万丈!

山谷上方,响起一声轻喝。

“剑来!”

天空无声游弋洄游的黑sè剑群,倏地化作一道汹涌的黑sè瀑布,从天空倾泄而下。

看着数不清的黑剑,突然朝自己激射而来,宛如黑sè鲨群,疯狂朝自己扑来,要把自己撕咬粉碎,吞噬殆尽。石志光脸sè惨白,下意识就想抱头躲起来,但是下一刻他心中升起绝望,他发现自己竟然动弹不得。

哚哚哚!

如同暴雨打芭蕉,声音密集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这场暴雨来得快去得更快,石志光只觉得眼前一花,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蔚蓝无云的天空再次映入他的眼帘。那令人窒息的黑sè乌云消失不见,就好像刚才只不过是他的幻觉。

不远处的端木黄昏等人,看得清清楚楚。

山谷内插满的黑剑,忽然同声齐鸣,挣脱大地,飞上天空,如同乌云压顶。随着艾辉一声清喝,天空盘旋的剑群倾泄而下,只见黑sè洪流一分为七,化作七道细流,没入七座剑塔。

那一瞬间,风车剑蓦地往下一沉。

七座剑塔如同刺猬般,密密麻麻插满黑剑,成为七座名副其实的“剑塔”。

山谷一片死寂,只余剑音袅袅。

端木黄昏呆若木鸡,众人有如泥塑,鸦雀无声。

凛冽锋锐的剑意消散得无影无踪,艾辉眼眸中的寒光如同星辰隐没于夜幕,重回深邃。

“出发!”

看网友对 第六百六十六章 出剑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