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四十三章 逼迫(四十二)

第二百四十三章 逼迫(四十二)

壬午寨前,夜sè如漆。寨墙上火光摇曳,被狂风撕扯得火苗乱舞。

雪势越来越大,火把光芒,只能映亮周围小小一圈范围,看到一片片雪花似乎永远不会停歇一般的落下。

边地冬日,正在展露其最为严酷的一面。

寨中所有青狼骑,全都缩进了可以避风的房舍,壕沟里面的地窝子里,就是轮着值守的青狼骑,也躲进了寨墙上面搭起的棚子里,用一切可以挡风遮雪的东西屏蔽棚子四下,准备熬过这漫漫长夜。

如此天候,青狼骑实在很难想象会有什么样的敌情出现。而且那些恒安鹰扬兵,只怕还在调兵遣将,未曾从云中城出发。这种天气,休息好一点就能多保存一点元气,在这酷烈环境内支撑得久一点!

而在壬午寨脚下,一条被雪几乎堆满的雨裂沟中,几十个几乎和周遭环境融为一体身影,正在慢慢朝前挪动。

这几十条身影,正是徐乐他们。所有人都反披着大氅,慢慢的朝上摸去。

这些人脸上都涂着防寒的油脂,还喝了梁亥特部秘制的草药,周遭虽寒,但体内却如火烧一般热腾腾的,可以在冰天雪地中多撑持久一点。这可是梁亥特部历代相传的宝贝之一。冬季正是雪狐毛皮最好的时候,梁亥特部族人,代代都要在冬日野外搜寻伏击这些雪狐,就靠着这个梁亥特部传承了百余年,在边地一直生存下去。

今时今日,梁亥特部的新族长徐乐,又靠着这个,以寡击众,反击壬午寨!

这雨裂沟一直抵近到环寨壕沟之前,本来在这里设立的鹿砦最厚,寨墙在这里也伸出一个凸角,还加高了一层,让寨墙上投射的火力可以完全覆盖这条沟。但是现下鹿砦几乎被青狼骑拆光作为各sè建筑材料,此刻寨墙之上,也没看见人影来回巡视,这个方向升起的十几个火把,也给吹熄了快一半。原来的防御强点,现下就变成了绝对的弱点。

徐乐在最前,稳稳的控制着速度和节奏,带领麾下摸上去。

虽然喝下了梁亥特部秘制草药,但如此天候之下,岂有不冷的道理,一路摸过来,在野外暴露了如此久的时间,徐乐浑身上下,已经冻得如同有千万小针一直在刺一样。

但徐乐浑然不以为意,一边向前爬动,一边不时的活动着手指脚趾,防止冻僵了不便于厮杀。同时还在仔细留神身后。

身后一片悉悉索索的向前爬动声音,从未停歇,从未迟疑。不用回头,也知道数十儿郎正紧紧跟在自己身后,没有一个停顿掉队的。

在这天候中,时间变得分外的漫长,但徐乐终于挪动到了壕沟之前。壕沟内隐隐透出火光,正是有人睡在壕沟里掘出的地窝子里,还挖出了小小的火塘,生火取暖。青狼骑是不会在此间的,都是一些奴兵,万一有警,先死的也是这些奴兵,还能为寨中的青狼骑示警。

徐乐爬到壕沟上沿,稍稍探头一望,就见这一段壕沟中只有一处地窝子,出口处已经用木料做了个门,里面透出火光。而地窝子上面开出了个烟口,火塘烟气正从里面升腾而出,微微带给人一点暖意。地窝子里面,鼾声震天。

身后悉索爬行声越来越近,徐乐身边,一左一右韩约步离也探出头来,接着沿着壕沟又是一排玄甲骑展开,所有人目光都望向徐乐,徐乐则抬头看看头顶寨墙,寨墙上仍然安安静静,壕沟内地窝子中传出的鼾声却似乎越来越响亮了。

徐乐右手按着腰间直刀,压着刀柄,轻轻的拔出半截来,左手扬起,指指韩约步离,还有身边两三名玄甲骑,示意这几人先上前,清干净地窝子里面的奴兵。接着左手向下一劈。

没等徐乐探身向前滚入,步离已经灵猫一般滚落,人在半空,就看到两点寒光闪动,左右手已经分持匕首,接着步离就落入壕沟,就势一滚已经到了地窝子入口,中间过程,没有半点声响发出!

徐乐身形僵住,和韩约对望一眼,摇头苦笑。这步离动作实在太快,简直灵猫也似。徐乐在这上头,都有点比不过这小狼女!

步离毫不停顿,伸手就轻轻将地窝子入口遮挡的木板拉开一条缝,接着就毫无声息的从这条缝中挤了进去。徐乐赶紧跟着滑落,直奔地窝子入口处准备为步离接应。

而韩约在上面半跪着直起身子,神荼大盾已经在手,遮护自身。而几名玄甲骑也半跪起身,摘下角弓,抿箭上弦,箭簇在火把光芒映照下发出寒光,对准寨墙之上,为徐乐和步离两人掠阵掩护!

徐乐才到地窝子入口处,就闻到浓重的血腥气传了出来,还听见匕首割裂咽喉气管之声,血液从喉管中喷射出来的声音,还有低沉的惨叫闷哼之声,不过这惨叫闷哼之声才发出就被堵住,想必是步离随手就抄起什么东西堵住了他们的嘴。

这些声响连续不断响起,甚而都能想见步离在狭小的地窝子里辗转腾挪出手如电,下手割喉毫不手软。这小狼女在对敌之际,心狠手辣程度,多少男儿只能自叹不如!

徐乐从开口处探头进去,就知道自己不用帮手了。

地窝子里足足塞了八九名奴兵,围着小火塘而睡,现在都在垂死挣扎扭动之中,有的人已然寂然无声,血从每个人喉间汩汩而出,转眼间就汪了一大片出来,浓重的血腥气中人欲呕。步离正好抬起头来,看到徐乐面庞,朝他微微点头示意。

火塘昏暗的火光之下,步离小脸白得惊人,眸子碧蓝,一头栗sè长发反射着火塘光芒,幽亮若梦,小脸上溅着不少血迹,反倒映衬得少女清纯美丽得不可方物。

这个情境,徐乐只觉自己能记一辈子。

两人对望一眼,步离就钻了出来。徐乐回头朝着壕沟上面挥挥手,韩约和几名玄甲骑立刻就滚落下来,壕沟边缘又有玄甲骑顶上,半跪在地,张弓搭箭,监视寨墙。

在他们的掩护之下,徐乐几人越过壕沟,直抵寨墙之下。近前一看,此前准备的绳索都不必用了。寨墙是用石块堆垒而成,到处都可攀援。

在寨墙上有戒备的时候,攀援而上那是送死。现下夜间偷袭,守军涣散无备,这寨墙防线,就处处都是漏洞!

又是步离抢在前面,徐乐几人只觉得眼前一花,步离已经上了寨墙,蹲在垛口处,警惕张望四下。接着徐乐韩约他们跟了上去,整个壬午寨就展现在大家面前。

寨中一片安静,寨子中心都改成了马厩,挤挤挨挨的塞了两三百匹战马,能听见这些战马吃夜草的声音。寨子里面的建筑都透出灯火光芒来,寨墙上还有巡捕草棚,四面都被遮挡。整个寨子,似乎都在陷入沉睡当中。

谁也没料到,一支人马,在徐乐带领下,雪中奔行一百数十里路,毫不停息的就接着来夜间夺寨!

徐乐回头望望,玄甲骑交替掩护,向前而进,源源不绝的攀上寨墙。

徐乐左右看看,露出一点笑意,八颗白牙闪动,一如平常。但是在今夜,这笑意却让人只觉得身上发寒。

“总算和突厥人交手了,以后让他们看着我们玄甲骑的旗号,就绕着走!”

“动手!”

看盛唐风华,就来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二百四十三章 逼迫(四十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