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五十二章 逼迫(五十一)

第二百五十二章 逼迫(五十一)

山道两侧,乱石嶙峋,大雪覆盖,披甲而穿行其中,什么样的阵列也无法维持。甚或就是肩并肩的两人,都会被乱石分割。

数十青狼骑,艰难穿行其间,深一脚浅一脚向前跋涉,不过向前十几步,就已经分散零落得不像样子。

从两翼包抄,并不是从高处就能直接压着胸墙后守军的侧翼用弓矢投矛横扫了。玄甲骑选在这个点立下胸墙,也是徐乐经过一天观察,才认定的地点。

胸墙两翼,地形正是最险峻处,断崖也似的乱石冲天而起,将两翼屏蔽得牢牢的,从上面想直跳下来,都有四五丈的高度,摔下来不死也去掉半条命。只有向前再行数十步,才有稍微舒缓一些的地势,可以让青狼骑直绕到胸墙后方,再行攻击。

但为将者,要识地势,就在这个上面!

青狼骑在这样艰难的地形当中,足足要穿行六七十步的距离,对于向来马上飘忽而击的青狼骑而言,实在是不擅长的活计,硬着头皮还是要上,也是被逼得急了。

只是对胸墙发起持续攻击,这样的地形,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撕破这道天杀的胸墙。中间要填上多少条人命,先不必说了。壬午寨中还残存的青狼骑,到时候只怕一个也剩不下来。那他们辛辛苦苦爬上而上,发起反击,又为的什么?

而且就算撕破胸墙防线,玄甲骑也可以从容退走。限于地形,只能跟进,根本无法将这些玄甲骑留下来。

一夜大火,青狼骑死伤惨重,还让对手来去自如。执必家青狼骑何曾吃过这么大的亏?还谈什么压制马邑郡?就算是再多丢掉数十上百条人命,也一定要将这些汉军给留下来!

几名青狼骑在前面冲得最快,但也是累得最快。

每名青狼骑身上都披着札甲,黑夜大雪乱石堆中上高下低,不过二十余步的距离就已经大汗淋漓。一开始还动作颇快,这个时候脚步都慢了下来。有人还在不住回头张望,看后面青狼骑有没有跟上来。

脚下胸墙防线那里,喊杀声一阵高过一阵,自家袍泽的惨叫声不断传来。让每个青狼骑胸口如同被火灼烧一般。

这场仗从一开始就打得憋气!处处被动,处处受牵制,死伤也是惨重。大家所属的百人队,被分拨给执必思力指挥,真是倒了大霉。这次战事过后,说什么也要回归老王的麾下,甚而为哪个相熟的执必家贵人效力也行!

但是先打赢了这仗!

冲在最前的是一名青狼骑十夫长硕海,未曾参加过金山脚下执必部初起之日那些血战。是南迁之后才长成的新一代。少年即以弓马在族中闻名,十六岁便入了执必家直属的青狼骑。

硕海向来以自己的勇力而自傲,但是上面那些参加过千族血战的执必家老兵,却死死压着他。族中贵人们,明显也更看重那些老青狼骑。

不管硕海在战阵上如何勇猛,战果如何惊人,却总还是被当成小辈看待。去岁执必部深入马邑,虽然最后战败。但是护卫执必落落的大旗硕海,却一人阵斩三名恒安甲骑,再护卫着执必落落退走,避开了尉迟恭勇猛无前的冲击。

正常论功,斩杀三名恒安甲骑,足可升到百夫长位置。但最后却以不见首级,且最终还是败绩,只是让硕海补了一个十夫长的位置。

此次冬日南下,整个青狼骑都士气不高,但是硕海却是少有的兴高采烈之人。只有更多的战事,更多的功绩,才能让他升上百夫长位置,和那些青狼骑老卒平起平坐,不用再听他们吹嘘当年金山脚下千族血战的功绩!

但是在山道胸墙前博战之际,执必思力还是选了以老青狼骑为主的队伍冲杀在前面。硕海这个十人队还是居于阵后。

前面杀声震天,血流成河,硕海却只能在拥挤的阵后急得跳脚。老青狼骑几度被打退回来,死伤遍地。硕海更是眼睛都红了,要是少王让自己在前面,说不定早就踏过胸墙,将这些汉狗的脑袋一个个都割了下来!

正在焦躁得无可奈何之际,执必思力下令从两面包抄而进,硕海大喜过望,带领自己的十人队立即攀援而上。虽然身在后列,但是转眼间就冲到了前面,现在凸出于所有青狼骑之前!

奔出二三十步,壮得像牛一样的硕海这才停下来喘口气,只觉得浑身都是汗水,身上甲胄也变得沉重,回顾一下,跟在身边的不过三四人而已,其中一个还不是自家十人队的。

后面乱石之中,不断有人影在高高低低的起伏不定,都是青狼骑在破碎地形中穿过快要没膝深的积雪,向前艰难前行。

后面人群之中,不时还响起咒骂之声。却是有青狼骑失足跌倒,因为披着札甲,半晌挣扎不起。

硕海动手,开始扯掉身上札甲,已经来不及解开皮绳,就拔出短刀割开。手下看见,急急发声:“硕海,怎么解甲了?”

硕海粗声粗气的咒骂:“这鬼地方,这鬼天气,穿着这身铁壳,哪里还走得动?”

手下手足并用越过一块大石,向他靠拢,大声道:“你不要遮护了?”

硕海扬声回答:“汉狗只会靠着墙沟打仗,和某照面,就是一个死,怕他们怎的!松手松脚上前,抢个头功,杀干净这些汉狗!”

手下眼看就要靠近硕海,突然惊声道:“当心!”

硕海才解下胸前札甲,扔在雪中。就看见一条小小黑影,突然从乱石中窜起,迅捷若电。手中寒光一闪,接着就觉得咽喉处一凉。

硕海想挥刀反击,但觉得浑身上下原来使不完的气力都不见了踪影,手中直刀如山一般沉重,怎么也挥击不出。

咽喉之处,热热的液体不断涌出,气管之中转眼也充满了血液,硕海大声呛咳着,沉重的跪倒在地,临死之际,勉力抬起头来。就看见那小小的身影,又扑向了在一侧的自家手下。

火光之中,这身影窈窕,栗sè秀发飞扬。

这执必部年少一代最出sè青狼骑之一,死前最后一个念头,就是这个身影,居然有一双蓝sè的眸子。

看盛唐风华,就来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五十二章 逼迫(五十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