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五十五章 逼迫(五十四)

第二百五十五章 逼迫(五十四)

山道之中,胸墙之前,血战仍在持续。

比之双方在平原之地列阵大战,,胸墙之前,双方都展不开多大的正面,但是血腥凶狠之处,丝毫不弱于数千上万人的混战!

在一众参加过千族血战的青狼骑老卒的带领下,执必家青狼骑前仆后继涌上。拼命的要挤到前列去递出长矛。不少人踩着倒下人的尸体,几乎能与胸墙后的玄甲骑平齐,将手中长矛狠狠刺出。

而玄甲骑据守胸墙之后,也寸步不退。

现下玄甲骑已经不用换列而战了,就两列战士,死死的站定自己的位置。前一列就是不断的将手中长矛刺出,而后一列则是保护前一列,从后伸出的长矛摆荡拨打,将青狼骑刺过来的长矛荡开。

随时有数十支长矛在胸墙位置互相碰撞击打,噼啪有声。而两边战士互相都看得清对方面容,每个人都在声嘶力竭的呐喊,在这狭窄的山道中,舍死忘生而战!

魏长有始终牢牢的站在前列,徐乐韩约分处两翼,现在就是他为此间最高军将。他稳稳持着长矛,并不胡乱击刺,只是死死的盯着胸前对面的青狼骑身影。

青狼骑在胸前对面,高低不一,有人以尸堆为掩护,刺出长矛。有人却是悍勇一些,爬到尸堆之上,大吼击刺。

魏长有就是盯着这些爬上尸堆搏命的青狼骑!

一支长矛斜斜刺来,魏长有并不搭理,还未及身就听见矛杆碰撞之声。从身后伸出的一杆长矛将其打开。

站在魏长有身后的,是一名在神武县加入玄甲骑的轻侠少年叫做孟四郎的,原来是仲铁臂的手下。现在白着一张脸,紧张的护卫着魏长有。

两名青狼骑的身影冒了出来,在身后长矛攒刺的掩护下爬上了尸堆,这两人明显是老手,借着一个腾跃动作,不仅在尸堆上站稳了脚步,还顺势将两杆长矛都递了出来!

孟四郎呼喊一声:“小心!”

呼喊声中,孟四郎尽力摆荡长矛,想将对面两杆刺来长矛全部打开。才一相交就发觉不对,这青狼骑不知道是见过多少阵的老手了,手中兵刃拿得极其稳定,力道也贯得十足。虽然站在软绵绵高低不一的尸堆上发力,但一点也不差似双脚稳稳站在平地的上的孟四郎。

啪的一声大响,孟四郎不过打歪了一杆长矛,自家手中长矛也向外荡出,再也无能为力。只能看着魏长有,看他如何化解这个局面!

魏长有双脚微蹲,双眼紧紧盯着闪动着寒光的矛锋,陡然大喊一声,长矛电闪一般刺出。却不是以命搏命的对刺,而是贴着对方的长矛,一边下压一边击刺!

老徐敢当年在村中打谷场上的吼声似乎还在耳边回荡。

那时老徐敢虽然白须飘拂,但是语气仍然中气十足。

“砍伤刺死,除了手脚,长矛戳在哪儿都能要命!对面甲士,胸前位置都是遮护最严密的,现下的明光铠,护心镜也越来越厚实越来越大。长矛对刺,就练一个招式,下压反刺。压下对方长矛刺他小腹!一天击刺个一千次,练上个一两年,差不多就能派上用场了!”

那时还是少年的魏长有提着沉重的长矛,站在庄客队列当中,咬着牙齿沉默的不断递出长矛。

双臂酸软,汗流满面。但魏长有仍然没有停歇,每一记击刺都动作到位。直到将一千次击刺的数目完成。

那时候魏长有也疑惑,明明为徐家闾庄客,要紧的是种粮食收粮食,了不得有马贼围了庄子能上寨墙放箭就得了,为什么要学这种阵列里面披甲而战的本事?

现下魏长有,似乎才明白了徐敢当年的深意!

对面青狼骑的长矛,被魏长有压下,朵的一声,扎在胸墙之上。而魏长有手中长矛,已经钻入那青狼骑小腹之中,微微一搅,已经肠子寸断,那青狼骑只是发出不类人声的惨嚎,仰天便倒!

而另一杆长矛从魏长有耳边掠过,正是被孟四郎荡歪的那一杆。

魏长有伸手便捞住那杆长矛,用力一带,剩下那名青狼骑已然向前仆来。肩背处门户大开。

魏长有怒吼一声:“刺!”

孟四郎狠狠一矛从后扎出,从那青狼骑颈肩处贯穿,将颈部脊椎都带断了。魏长有松手,那青狼骑就如一口麻袋被掼下一般,沉重的倒在尸堆上,就这么一声不吭的死去。

这两名跃上来的青狼骑,都是十夫长,素来也有悍勇之名。周遭拥挤的青狼骑都指望他们能杀开一条血路率先而进,没想到一个照面就又给尸堆增加了高度!

魏长有大声呼喊:“突厥狗过不来!”

在胸前之后,拼死而战的玄甲骑战士同声应和:“突厥狗过不来!”

呼喊之声,响彻夜空!

在另一翼,韩约带着他那一火儿郎,也已经与绕上来的突厥人接战。

韩约作战,又是另外一种风格。

徐乐向来是轻捷剽悍,冲杀在最前面。加上一个冲得更快的步离。两人就是为箭头,而后面弟兄则以弓矢援应,一时间也压住了对面的青狼骑。

但是韩约这里,却是战士们上前而战,韩约则是挥舞神荼郁垒,四下援应。那位儿郎遇险,韩约总是第一时间赶到,若是人来不及,郁垒小盾也会带着凄厉的呼啸之声,盘旋而至!

真正阵战之际,郁垒小盾握手处还拴上了一条铁链,呼啸盘旋飞舞,可以及远。和神荼大盾配合,简直就是战阵守护神一般的存在。

在韩约的守护之下,玄甲骑战士十分本事能使出十二分来,将不断接近的青狼骑杀得惨叫连连,转瞬间已经倒下了七八名。

谁都知道,这种奇门兵刃有多难练。培养出一个能用好这种奇门战阵武器的人要花多少心血。但徐敢老爷子就是硬生生的将韩约给教出来了。战阵之中,才能显出这位小门神的全部本事,这何止是门神而已,简直就是凶神!

一边厮杀,韩约一边还分心关顾其他战场。

徐乐那里,只听见青狼骑的惨叫声隐约传来,不问可知徐乐和步离正在大开杀戒。

而山道之中,魏长有的呼喊声冲霄而起,他们还据守着胸墙,寸步不退。

看来再给青狼骑一阵杀伤,他们也许就得退了,今夜偷袭壬午寨,就是全胜之局!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壬午寨,突然也爆发出喊杀之声!

韩约心神一震,壬午寨那里又出什么变故了?那可是大家的背后,若是有事,就是全军覆没之局!

入娘的,才觉得稳了,结果却是最吃紧的时候!

看盛唐风华,就来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五十五章 逼迫(五十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