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五十六章 逼迫(五十五)

第二百五十六章 逼迫(五十五)

壬午寨中,数十青狼骑猬集在寨中最大的碉楼二层处,每人都全是烟熏火燎之sè。握紧手中兵刃,只等号令。

寨中大火,已经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几百战马,或者烧死,或者呛死,几无遗存。空气中尽是血肉焦糊的味道。

山下喊杀声一直传来,却无法接近,再这样等待下去,大家全都要在这壬午寨中被烧死!

此时此刻,只有拼死一搏,冒着大火,向外冲击!

这座碉楼也在被火势炙烤着,但这碉楼原来是寨中最为核心的建筑,也是一旦破寨之后最后的抵抗据点。不仅坚固无比,储藏甚多食水,而且内里是多年风干的夯土,外面则包以石块,在大火下还能撑持一阵。

饶是有这碉楼遮蔽,一阵阵的烟气不断的灌进来,不时有青狼骑撕心裂肺的咳着。

蔑亦惕站在数十青狼骑前面,一只眼睛已经被火焰燎得睁不开了。只剩一只独眼,扫过这些狼狈的青狼骑。

“咱们跟错了人!什么少族长,学汉人的东西,学得都不像个突厥男儿了!现下看着咱们挨烧,就是冲不上来!现下是指望不上他了,只有我们自己上!杀出去说不定还有一条命在,不管谁留得性命,到老族长面前,就说是这位少族长带不了咱们,让老族长另做打算!”

青狼骑猬集在壬午寨中挨烧,论到根上,还是这些老青狼骑欺负执必思力威信不足,贪图舒服自作主张。本来以为恒安鹰扬兵来得没那么快,结果被狠狠烧了一场。

但是现在在火场中等死准备拼命,执必思力的救援迟迟不至,一腔怨毒,还是只撒在了执必思力的头上!

蔑亦惕拔出长刀,大喊一声:“水!”

碉楼之中,四角都放着大水缸,冬日铲雪在其中为储水,火势炙烤之下,全都融化。听到蔑亦惕号令,每个青狼骑都围向水缸,拿起水瓢,朝身上浇了几瓢水。

蔑亦惕只是给自己头顶浇了一瓢水,水浇在身上,腾腾就冒气了白烟。

蔑亦惕大喊一声:“上!”

青狼骑涌下一层,踹开碉楼门户,热浪一下就涌了进来。几名青狼骑将粮袋扔了出去,压住火势,蔑亦惕长声怒号,率先就撞了出去!

火光漫天之中,数十青狼骑如火焰山中冒出的饿鬼一般,分开火势,直向寨墙方向冲撞而去!

这数十青狼骑的决死一搏的呼号,还带动了其他地方残存的青狼骑。这些青狼骑也零零散散的从各个地方冲出来,越过火焰,直扑寨墙!

有的青狼骑撞错了方向,扑入火焰最盛之处,转瞬间就变成一个滚动的火团,然后扑到在地。有的青狼骑冲击几步,就被烟气呛得晕迷过去,但更多青狼骑还是撞过火焰,浑身冒着烟气,咬牙切齿的扑向寨墙!

执必家青狼骑毕竟也是纵横草原的强军,自有其尊严和骄傲,因为大意损失惨重,但在面临活生生被烧死之局,还是选择拼死一搏!

寨墙之上,领着一火战士奔走而射的纳尔出海,本来都在想着,是不是要加入乐郎君那边的战线了。

壬午寨中,火势已经将寨子整个包裹起来了,纳尔出海只觉得这样的火势下,应该不会有多少人幸存,就算还在苟延残喘,如此火势阻隔,也别想冲出壬午寨去。

正在迟疑之间,就听见青狼骑的嚎叫声在各处响起,数十名青狼骑从最坚固的那座碉楼中冲出,其他角落中,也有残存的青狼骑冲出!

如此大火,这些青狼骑亡命冲来,路上只怕就要倒下一半。但是这决死一击,让纳尔出海背心顿时就冒出了一层冷汗!

纳尔出海大声下令:“乐郎君他们还在死战!咱们就站定此间,不能让开一步!射死他们!”

一火儿郎大声应和,张弓搭箭,朝着穿过火势涌来的青狼骑射去。弓弦震动声声,羽箭如雨泼洒。

背后弟兄们都在血战,没放一个突厥青狼骑过来,那么他们也只有站定这里死战!

徐乐猛然扑向执必思力。

这位执必部的少族长扑得这么靠前,再不笑纳,真的就对不起这位少族长的好意了。

战场之上,但为优秀将帅,就是要抓住对方弱点直打到死!

不管是调遣麾下军马攻击,还是自己亲身冲阵,不过都是手段而已,有什么就用什么!

羽箭飞射,在徐乐头顶掠过,正是玄甲骑在后发箭,压制青狼骑,掩护徐乐直扑执必思力所在之处。

虽然青狼骑人数占据绝对优势,但是此刻地形和天候,已经让双方打成了散兵战。徐乐突进直扑执必思力,玄甲骑掩护,一时间就是最为完美正确的选择!

执必思力犹自在和几名亲卫拉拉扯扯,执必思力吼着要上前,亲卫却任执必思力踢打,就是拉着他不放,几个人搅得雪尘纷飞。就见徐乐直扑而来,在徐乐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小身影,正是步离。就这两人,直向大群青狼骑冲撞而来,目标就是青狼骑的少族长执必思力!

一名亲卫抬头,看见徐乐和步离电射而来。他是一直跟在执必思力身边,也亲眼看见了徐乐一个照面就砍倒了三名青狼骑锐卒。这种万军之中斗将一流人物,绝不是少族长能够应付的。

这亲卫反身就迎上前去,大声喊道:“快把少族长带下去!”

剩下三名亲卫,不管执必思力的挣扎,扯着他就往后退。执必思力眼睛都红了,这次自己带着大队青狼骑,怎么面对这位乐郎君,还是照面就要后退!

而其他稍远一些,借着乱石遮蔽身体准备还击对方射士的青狼骑,也不管不顾的站起身来,持弓就要拦射徐乐的身影。那些玄甲骑射士焉能让他们得逞,飞速拉弓发矢,箭如雨下,几名青狼骑才站起身来,就惨叫一声中箭倒下。

但是这个时候再没有青狼骑顾得上还击,仍然前仆后继起身,或者向着执必思力方向靠拢,或者不管不顾的就张弓搭箭,指向徐乐和步离前扑的身影!

徐乐这一突进,就带动了这整个一翼战阵的局势。现在山道之中,山道两翼,甚至壬午寨那儿,都已经打成一锅粥,徐乐这次突进,也就是这场战事的最关键点!

步离从徐乐身边超越而过,匕首闪动,指向那迎上来的亲卫咽喉,亲卫反应也快,挥刀劈砍,步离又闪身撤步,脱手掷匕,那亲卫横刀格挡,当的火星四溅,格开匕首。

但这一交锋,已经再也来不及阻拦徐乐,徐乐已然越过了他,在雪地中越跑越快,扑向正拉拉扯扯向后退的执必思力几人!

徐乐清朗的语声响起。

“留下吧!”

看盛唐风华,就来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五十六章 逼迫(五十五)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