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五十七章 逼迫(五十六)

第二百五十七章 逼迫(五十六)

大雪无声无息的落着,飘飘洒洒而下。如此景象,在北地塞外,千年万年不变。

而在这大雪之下,汉家守边之士和南下胡族,厮杀争斗,也千年万年不变。

徐乐飞扑而至,雪花都被他身形冲动,向着两边逆飞倒卷。如此声势,极是惊人!

如此身法,已经不是战阵之术了。在战阵之中,讲究的就是双脚要牢牢的踏稳地面,力从山根而起,始终要站得定把得牢。

徐乐这飞身而扑,倒像是汉代以来,游侠之士的舍身技,专用在械斗和刺杀之上!

真不知道老徐敢会多少东西,又教了徐乐多少东西!

此时此刻,这舍身技用了出来,声势极为惊人,护卫着执必思力而退的三名青狼骑亲卫,惊得浑身汗毛都炸了开来!

护卫在执必思力身边的青狼骑,自然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能战之士。两名护卫立即挥刀迎上,剩下一名用了死力,狠狠一夹执必思力,拖着就走!

原来执必思力还在和几名护卫扭打挣扎,现下护卫下了死手,只是一夹,执必思力就动弹为难,被拖着直退下去。执必思力更是恼怒得血冲头顶,声嘶力竭的大喊:“执必家男儿,有进无退!放开我!”

护卫哪里理他,只是想拖着执必思力快退入大队之中,确保这位少族长的安全。若是少族长有什么不测,整支辛辛苦苦仰攻上来,坚持到现在的青狼骑大军,说不定就要崩溃!

而在后面两侧乱石当中的青狼骑,这时也顾不得玄甲骑射来的箭雨了,跃出乱石就赶来接应。玄甲骑的火长扬声打呼,十张弓立刻就转向这些接应的青狼骑,几名青狼骑才跃出乱石就被射倒在地,溅起漫天雪尘。而青狼骑射士也少了压力,都挺起身来,张弓反击,羽箭激射之下,一名玄甲骑陡然惨叫一声,也中箭仰天便倒!

两名青狼骑护卫迎上,徐乐已经扑近,两柄直刀一左一右猛砍而来,就形成关门之势。徐乐直刀一荡一摆,左右就已经将那两柄直刀磕开。接着脚下发力,硬生生就从两名青狼骑中间挤过去,挤过去的同时,都不浪费气力和冲势挥刀砍杀,只是右手用直刀刀柄撞右边青狼骑后脑,左手两指伸出,就势去戳左边那名青狼骑的双目!

当的一声脆响,右边青狼骑的兜鍪被狠狠撞了一下,震得头晕眼花,踉跄前行几步跪倒在地,几个呼吸间是难以挣扎爬起了。左边青狼骑间不容发之际还是侧了一下头,但还是有一只眼睛被戳瞎,再是强悍敢战能熬得了伤的老卒,这个时候都撕心裂肺的惨叫起来!

徐乐已经急掠而过,再也不管这两名青狼骑护卫,仍然直指执必思力!

最后一名青狼骑松开夹着执必思力的手,推了他一把:“少族长,快走!”

一句话说完,这名青狼骑已经反身迎上,挥直刀猛劈徐乐扑来身形。执必思力瞪大眼睛,呆呆的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徐乐急掠身形终于一缓,双脚站定,挥刀一撩,荡开直刀,接着进步就是一刀挥出。招式身法,都是中规中矩,但是这速度,就是奇快如电!

这种速度,必须是天生筋骨强韧灵敏,而且从一开始就得到最为正确的传授培养,经过多少年的打磨出来,才能在战阵之上,就是绝无多余的动作,就是比对手要快上一线!

最后一名青狼骑护卫,头颅冲天而起,血雨喷溅,夹杂在雪花中,飘然洒落。几点血花溅到了执必思力脸上,终于将他震醒。

这一路以来的战事,自己到底做了些什么!父亲竭力扶持自己,给了自己机会,为先锋攻略烽燧堡寨,立下战功赢取军心。

结果在攻略壬午寨的时候,对军将不能下手惩戒,还需要父亲来收拾首尾。然后在屯驻之时,压不住麾下军将儿郎,让壬午寨的防务形同虚设,而自己只知道在野地里吃苦受冻。领兵反击仰攻之际,自己又不能指挥若定,只知道身先士卒,反而现在陷入险境。一路行来,步步是错!

在这一刻,执必思力终于清醒了。自己的身份摆在这儿,要是落在徐乐手里,今夜这场战事,就真的不可收拾了。只要保住自己,还能指挥占据优势兵力的青狼骑,继续与这该死的徐乐周旋下去!

执必思力转身就逃!

乱石大雪之中,青狼骑也拼死前来接应,两边都是羽箭乱飞,在空中带出凄厉的啸声。不断有青狼骑和玄甲骑倒下,但已经没人掩藏身形了,就是这么挺着身子对射。

执必思力手足并用,要爬上一块大石,只要翻下去,七八名涌来的青狼骑就能将他接住,扯入大队之中!

他的身形才窜上大石一半,就听见大石那一边的青狼骑大声惊呼:“少王!”

执必思力背心一紧,腰间捆着札甲的革带已经被人拽住,接着就被向后狠狠一扯,执必思力手舞足蹈的飞起,落在乱石堆上,摔得痛彻心扉。

徐乐已然赶上,一把抓住了执必思力!将他扯下之后,直刀就抵在了他的颈项之上!

厮杀在这一刻突然停顿了下来,空中羽箭也再不飞舞。不管是玄甲骑还是青狼骑,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大雪之中,徐乐长身而立,执必思力就仰面躺在他的脚下。徐乐手中长刀,抵着执必思力的颈项。

徐乐看着执必思力愤怒而带着几分惊惶的面孔,露出八颗白牙一笑:“少族长,又见面了。”

执必思力终于从今夜一直以来的愤怒混乱恍惚中清醒过来,冷冷道:“杀了我就是,执必家和你不死不休!”

陡然间执必思力又提高嗓门:“不要管我,杀光他们!”

大雪乱石中数十青狼骑呆呆的立着,手中握持着各sè各样的兵刃弓矢,执必思力虽然呼喊叫不要管他,但是谁敢在这个时候动手,激得徐乐当真杀了执必思力?

徐乐一笑摇头:“若不是你这番布置,我怎能赢得一场大胜?少族长这样的对手,可得珍惜。我不取你性命,你能不能活下来,看天罢。”

一句话说完,徐乐就扯着执必思力,走向临近山道的断崖。执必思力身形,在雪地中拖出一道雪痕,执必思力一声不吭,只是咬牙承受。落到这般境地,没什么好说的了,只要不死,自己就算是上天入地,也要寻徐乐复仇!

转眼间徐乐就扯着执必思力来到断崖边上。山道两边的断崖,足有两三丈的高度,坡度甚陡。被断崖夹着的山道之中,两军正在胸墙之前,翻滚恶斗不休。

徐乐猛然一脚,就将执必思力踹下了断崖!

看着这番情境的青狼骑,只是发出一声山崩地裂一般的大喊,潮水一般的扑向断崖方向,要去抢回执必思力的性命!

看盛唐风华,就来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五十七章 逼迫(五十六)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