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五十八章 逼迫(五十七)

第二百五十八章 逼迫(五十七)

雪地之中,一道雪痕逶迤直到乱石横生的断崖之前。这断崖下面,还是青狼骑的所在,执必思力他们还远远未曾绕到据守胸墙的玄甲骑之后。

徐乐拖曳执必思力的时候,所有人都只是静静看着。玄甲骑自然不会打搅徐乐所作所为。青狼骑却是生怕徐乐那口直刀,一下将执必思力的咽喉划开!

突厥兴起不及百年,立族未久就曾经分裂,双方裹挟着草原各个部族,在金山脚下展开了旷日持久的千族血战,直到十余年前才分出胜负,启民可汗到始毕可汗,奠定了突厥阿史那家金狼旗的权威,八大王帐狼旗拱卫。

突厥本部不过二十余万丁口,现在控制着东起契丹、室韦,西至吐谷浑高昌,幅员万里的帝国。只是八王帐之一的执必家就可以压制得从唐国公到王仁恭刘武周这样的人杰如临大敌。以少兵控大国,军法之酷烈也是前所未有!

十夫长失陷,则十人队尽斩。百夫长失陷,则百人队尽斩。主帅失陷,则全军十人抽一斩之,其余人等,贬为奴兵!

执必思力唐突冒进,落入徐乐手中,乱石之中青狼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不敢稍作动作,只是等待着最为酷烈的命运到来!

执必思力也甚是硬气,被徐乐在雪地里拖着前行,硬是一声不吭。要杀要剐也只是由着徐乐了。

徐乐也没有稍作停顿,就这样一脚将执必思力踹下了断崖!

断崖乱石横生,执必思力就这样翻滚而下,一时间也不知道磕磕碰碰了多少下。山上青狼骑的惊呼狂喊声冲霄而起,终于也惊动在山道中舍死忘生扑击胸墙的那些青狼骑!

山道之中,本来厮杀已经到了最为激烈的时候。

那名花白头发的亲卫,让以身为路,让后面青狼骑上前扑击胸墙,虽然狠狠被踩了几脚,但是还一直在人群中未退下去。只是冷静观察着围绕着胸墙的厮杀。

周遭青狼骑挤来挤去,或者上前,或者负创被拉拽下来。数十上百双皮靴踩在地上,污血和血水混在一起,变成了一滩赤sè的烂泥,不时溅起,扑洒在每个青狼骑身上脸上。

围绕胸墙的争夺打到现在已经没什么秩序了,就是比拼双方谁更耐得住伤亡,谁更狠硬能坚持下去。

那老亲卫一直死死的盯着魏长有。

这名玄甲骑火长,一直牢牢的站在前列,一杆长矛,至少控制着两三个人的正面,或者击刺,或者援护,每个动作都简练准确干净,丝毫不拖泥带水。有他坐镇,其他玄甲骑就可以照应更小的正面,整条胸墙防线稳若泰山。

老亲卫在人群中缓缓而进,手中兵刃,却是一杆断矛,只有原本长矛一半的长度。

魏长有的厮杀本事,一看就是千锤百炼出来的。老亲卫在最为壮盛的时候,也未必敢说是他的对手。现在年老力衰,更是不如。但是几十年死人堆里还能活出来的经验,却让老亲卫还是有办法对付这个汉家厮杀好手!

在人群中进进退退,老亲卫终于挤到了前面,被后面人一涌,就上了尸堆,老亲卫故意一个踉跄,在尸堆上一副站不定的样子。魏长有看见人窜上来就是一矛刺来,老亲卫一闪身,故意让长矛擦过自己肩膊处。点钢的矛尖顿时带走几片札甲叶片,在老亲卫肩膊处擦出一条长长的血痕。老亲卫一声惨叫,就向前扑倒在尸堆上,直滚到胸墙之前。

魏长有手上感觉这一矛扎得不太着实,但后面又有青狼骑涌上,这一个却不是持矛对刺,而是左盾右刀,试探而进。长矛对刺已经不是对手,就换成刀盾兵看能不能冲破这道胸墙防线。

魏长有注意力立即转到这上来的青狼骑刀盾兵身上,长矛晃动,只是想诱使这青狼骑挥盾格挡,露出破绽,再一矛将他捅翻。那青狼骑却半点也不敢大意,只是牢牢用盾牌遮护着自己身形。

倒在魏长有长矛之下的青狼骑只怕已经有六七名之多,他这一段胸墙前尸体已经越堆越高。面对魏长有,哪个青狼骑还敢大意?

又一名青狼骑刀盾兵也上了尸堆,两人互相援护,缓缓而进。后面青狼骑不住呐喊助威。魏长有再没有耐心等下去,挥矛高举,如棍一般狠狠砸下去。

换了是徐乐,估计就是抵隙直进,怎样也找到空隙随手就将两面盾牌给挑飞了。魏长有没这个本事,但有一个好处,就是力大!沉重长矛端在手上,稳定击刺半个时辰以上,魏长有仍能不手软臂抖!

长矛举起挂着风声砸下,青狼骑只能扬盾遮护,蓬的一声闷响,这青狼骑被砸得腿一软坐在了尸堆上,盾牌也扬开到一边。旁边青狼骑袍泽情深,忙不迭的给他遮护,顿时就让出空隙,魏长有顿时就变砸为刺,一矛就捅入他的颈侧,矛锋将颈侧大动脉整个扯断,鲜血如剑一般飚射而出!

而匍匐在尸堆上的老亲卫,等待的就是这个时候,积蓄了好一阵的气力就在这个时候完全爆发出来,整个人一跃而起,手中断矛递出,直击魏长有胸腹处!

魏长有长矛又砸又刺,力道早已用老,这个时候老亲卫突然跃起断矛刺来,实在无力招架阻隔。只能尽力侧身,但断矛仍然刺入魏长有腰肋之间!

后列一直卫护着魏长有的那名玄甲骑,忙不迭的一矛扎向老亲卫。老亲卫只是一偏头就躲开了,丢掉断矛一把拽住那杆长矛,用力往后争夺,同时扬声大呼:“从这里上!”

魏长有腰肋中矛,浑身气力都从创口处流逝,再也立足不定,向后便倒。周遭玄甲骑想来堵住这个缺口,但是一直源源不断抢上的青狼骑哪里会放玄甲骑从容补上这缺损处。都拼命涌上前,长矛如林攒刺,牵制住当面的玄甲骑。而更多青狼骑就呐喊着扑向被老亲卫一手打开的缺口!

就在这个时候,更大的呼喊声骤然响起,却在山道头顶。正是绕路抄击侧后的青狼骑所发,如同山呼海啸一般席卷而来,满满都是惊惶绝望之意。

老亲卫情不自禁的抬首,就看见一个人影,从断崖上滚落下来。火光映照之下,看得分明,正是执必思力!

绝望的呼喊声也在老亲卫这里炸响开来:“少王!”

看盛唐风华,就来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二百五十八章 逼迫(五十七)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