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六十一章 逼迫(六十)

第二百六十一章 逼迫(六十)

山道之战,已然尘埃落定。韩约站在乱石之上,微微喘息。

脚下山道之中,多少青狼骑正滚滚而退,后面追逐的,是少得不成比例的玄甲骑。韩约身边弟兄,正兴奋的沿着乱石跳跃向前,站定之后就向下发箭。

凶悍的青狼骑就这样垮了下来。

本来在山道两翼乱石之中混战,韩约已经感受到了绝大压力。青狼骑实在是占据着足够的人数优势,虽然不断倒下,但仍然在不断的涌来!

韩约两扇铁盾飞舞,左右遮护,前后应援,一直勉强维持着战线不退,双方还能在这破碎崎岖地形中厮杀个旗鼓相当。这一段时间,倒下韩约铁盾下的青狼骑,也足有六七名之多!

但那时候韩约都不知道,自己和这一火玄甲骑弟兄,到底还能支撑多久。不过能支撑多久就是多久,最后无非就是默默无言的战死在这里也罢。小门神什么时候给自家弟兄,给乐郎君拖过后腿?

但青狼骑在舍死忘生的不断扑击之后,就这样轰然的垮了下去。

从青狼骑惊惶的呼喊声中,韩约马上就明白发生了什么。

又是乐郎君,阵前生擒执必部少族长执必思力,将他从断崖上扔了下来!

只有乐郎君,总能在不可能中,创造出奇迹出来!

韩约怔怔的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突然间就反应过来,转头看向身后。哪里壬午寨正在熊熊燃烧。

适才厮杀之际,也听见壬午寨那边传来喊杀之声。但临阵之际,无法分心二用,只能放着不管。

现下乐郎君迫使当面的青狼骑崩溃下来,一定转而回返,去救援壬午寨了!

要赶紧跟上乐郎君!

韩约猛然身形一拔,提着两面铁盾,转身就扑向壬午寨。他也没招呼麾下儿郎跟上。这里人手还需要继续压迫青狼骑,让他们崩溃得无法复振。自己和乐郎君在的话,就足以援应壬午寨那里的守军!

壬午寨寨墙之上,在蔑亦惕带着这些焦头烂额的青狼骑杀上寨墙之后,这场厮杀从一开始就到了最激烈处。

这些被烧了许久的青狼骑,已经不抱着生还的希望,只是想多拖几个垫背的而已。已经不再遮拦架格,不讲进退阵型,只是不管不顾的朝上涌。

真要厮杀,这些青狼骑肺里面都炕满了烟,身上全是火伤燎泡,冒死冲上寨墙之后,也着实没有厮杀的气力了,现下就是用性命去堆,也要将这些点燃了这场大火的敌人全部堆死!

玄甲骑兵刃刺砍而来,鲜血顿时飞溅而出,落在地上,嗤嗤冒出阵阵白烟。

兵刃入肉这些青狼骑却不退反进,扯着兵刃,生生要将玄甲骑拽下寨墙!

寨墙底下已经大火延烧过来,热浪.逼人,要是摔下寨墙落入火堆之中,那就是一起烧为焦炭的命运。

不待纳尔出海号令,这些玄甲骑就纷纷丢下兵刃而退。而后面的青狼骑跟进,已经不用兵刃了,就这样赤手空拳的扑来,就是要将这些玄甲骑全都扯入火海之中!

纳尔出海和蔑亦惕拼了一记,就跟着自己弟兄一起后退,手中直刀左挥右砍,接连将两名青狼骑劈落寨墙。而唯一还有点章法的蔑亦惕进步追上,一刀劈下,破开纳尔出海身上数层布甲,纳尔出海从肩到胸顿时长长一道创口绽现,鲜血喷溅而出,纳尔出海痛得厉吼出声,反刀上撩,蔑亦惕持刀右手顿时冲天飞起!

但蔑亦惕这个时候也红了眼睛,张着左手就直扑过来,掐住纳尔出海颈项,就要扯着他一起跌落寨墙!

一道刀光,骤然绽现。如长虹经天,耀人眼目。蔑亦惕仅剩的一只左手也被斩断,落在寨墙之上。蔑亦惕双臂断处血流如注,独眼呆呆的看着地上的断臂。

徐乐在山道之侧,将执必思力踢下断崖,带动整个青狼骑援军崩溃之后,又疾疾赶来,挡在了纳尔出海面前!

徐乐随手一扯将负创甚重的纳尔出海拉到了后面,几名玄甲骑抢上,赶紧将纳尔出海扶住。

徐乐飞起一脚,就将发愣的蔑亦惕踢落寨墙,正落入延烧过来的大火之中,大火及体,直到这个时候,一直沉默的蔑亦惕才发出撕心裂肺的垂死惨叫之声!

一口直刀,在徐乐手中盘旋飞舞,就对着拥挤在寨墙之上的青狼骑兜头大砍大杀。对于朋友,徐乐向来和气好说话,也从来没什么架子。对于敌人,徐乐也从来不会惜重他们的勇猛善战,一概杀死击败之后再说话。青狼骑垂死挣扎,再兜头将他们砍回火中就是了,还有什么多说的?

向来露出六颗白牙微笑,见事也敏锐明白的徐乐,行事原则却是出奇的简单,正正锋锐如剑!

地形宽阔的话,人数优势对于徐乐这种无双斗将而言,还能派上用场。但是现在在狭窄的寨墙之上,这些已经被烧得半死的青狼骑,对于进退趋避轻捷灵敏的徐乐而言,真的只是送死而已!

不用后面玄甲骑上来帮忙,徐乐直刀展动,青狼骑就纷纷坠落寨墙。想硬扑过来,等着的就是徐乐手中直刀刀锋。

步离小小身形,也窜上寨墙。刚才青狼骑和玄甲骑猬集在一处,步离聪明的没有当先上前,这种战场,就需要徐乐先上前清出足够回旋的余地,步离才能发挥作用。

一旦空隙展露出来,步离立即而上,手中双匕寒光飞舞,青狼骑坠落寨墙速度更快!

猛然间,寨墙之下又响起了一声大吼:“乐郎君,等等某!”

呼喊声中,韩约长大的身影就窜了上来,不由分说的就抢在徐乐和步离面前,神荼郁垒铁盾舞成两只铁轮也似,将剩余的青狼骑纷纷卷落!

打到这个地步,已经没什么意思了,青狼骑冒死冲突而来,却根本无法再拖一个敌人殉葬。这些拼命,还有什么意义?

零星几名青狼骑,本来还在拼命越过火焰,朝着寨墙涌来。但见到寨墙之上青狼骑纷纷坠落,都绝望的站定不动,任大火延烧上他们的身躯。

壬午寨中,只是响起了一声又一声的青狼骑绝望悲号之声!

斯时斯境,今夜夜袭,已然大胜。

可寨墙之上,徐乐目光仍然锋芒毕露,尤未满足。

“阿约,给全金梁传令,这个时候该用得上他的军马了!”

看盛唐风华,就来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六十一章 逼迫(六十)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