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六十三章 逼迫(六十二)

第二百六十三章 逼迫(六十二)

执必思力昏昏沉沉,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眼前景象不断变化,一会儿是平林漠漠的塞外景象,一会儿又是一百零八坊巷整齐的中原大城气象。

而身边闪现的人影,一会儿是兜鍪后垂着狼尾的突厥狼骑,一会儿是着明光重铠,戴着鬼面持着马槊的汉家铁骑。

这些景象人物交替出现,混杂成一团,直让执必思力头晕目眩。

突然之间,一骑撞破这一切纷乱的景象,破空而来,战马之上,乘着的将领修眉俊目,身形挺拔,正是徐乐!

执必思力想反击,看看双手,无有兵刃。想呼喊人上前,回顾左右,无穷无尽的青狼骑大阵正在崩溃瓦解,弃甲伏旗而逃。执必思力也丧失了所有勇气,转身而走。

马槊破空而来,正正击中执必思力的兜鍪,让他只觉如被铁锤重重一击,兜鍪碎裂,执必思力忍不住发出了绝望的吼叫之声!

执必思力就在这个时候骤然醒来,浑身疼痛顿时袭来,就连眼睛也只能睁开一条线,原来已然青肿得老高。

从一条缝中望出去的景象不断晃动,稍停少顷执必思力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人的背上。由高向低而奔走,身前身后,身左身右,涌动的全是青狼骑。

大队青狼骑就这样败下来了,在付出了那么多的死伤之后!

所有记忆都回到了执必思力脑海中,雪夜当中攀上两翼山地,在乱石中拼命向前,徐乐突前而来,将自己身边的亲卫瞬间斩杀干净,将自己拽倒在雪地当中,冰寒的直刀抵着咽喉,再拖拽着自己直到断崖边上,毫不停顿的就一脚将自己踹了下去!

在乱石中怎样滚落的情形,执必思力此刻都全部回想了起来。在无数乱石中碰撞,要不是甲叶和被束带紧紧勒住的兜鍪保护,自己早已撞破脑袋,横死当场。

可饶是如此,自己还是在滚落下来的过程当中,断了好几根骨头,无数擦伤挫伤,最后更是摔晕了过去!

虽然浑身疼痛到了极处,但是此刻执必思力的头脑却无比清醒。一下就想明白了自己摔落晕倒之后所发生的事情。

自己身边亲卫抢下自己之后,为了保全自己性命就朝大营奔逃,而整支仰攻拼命的青狼骑就被这样带动崩溃下来。今夜战事,一败涂地!

壬午寨被烧,几百青狼骑,几百上好战马,上百奴兵,当无一生还。仰攻拼命,只怕又丢下了上百条青狼骑的性命。执必部起家以来,在短短一夜之间,只怕从来未曾有过这样的大败!

今夜战事,自己又遭受了奇耻大辱。现在执必思力恨不得就此死去。就算苟活,还有什么意味?还有什么脸面将来执掌执必部?为什么就不让我死了也罢!

数百青狼骑在身边涌动,每个人都不管不顾的只是拼命而走,头顶响起的是箭矢呼啸之声,不时队伍中响起一声短促而尖锐的惨叫之声,转眼就被淹没。执必思力伏在拔卡背后,咬牙切齿的道:“放下我,放下我!”

拔卡浑身也是鲜血淋漓,争夺胸墙之战,纵然这老亲卫重创了魏长有,自己也浑身是伤。现在背着执必思力跑了这么久,喘息已经粗重得如同在拉风箱一般。听到执必思力的命令,拔卡头也不回的道:“到了大营就好了,我要对得起老族长的交代!”

执必思力想挣扎跳下,但是断了好几根骨头,稍一发力就剧痛得眼前一黑,只能绝望的放弃。

就这样苟活下来也罢,但在将来,一定要将这个带给自己无尽耻辱的徐乐,剁成肉泥,才能消解心中无尽恨意!

不死不休!

在山道之中,在奔涌崩溃的青狼骑身后,十余名玄甲浑身浴血,持着断矛,终于追不动了,一个个停下脚步,不住喘息。

脚下全是血sè泥泞,到处都倒伏着青狼骑的尸首。连夜奔袭,摸上壬午寨放火,然后再据守胸墙持矛对刺血战,最后再追杀出来,这些玄甲骑就是铁打的,这个时候也近乎于脱力。

在他们头顶,两边断崖之上,一直追着放箭的玄甲骑,也都是气喘吁吁,停弓不射。箭囊撒袋全都空了,不少人手指流血,胳膊都肿胀得快抬不起来了。

今夜厮杀实在是太久太漫长太血腥,也取得了奇迹一般的胜利,战果之大,虽然置身其中,都有点不敢相信。

战事才开始之际,大家都寒气冻得半死,现在衣袍都已经湿透,全是汗水血水,兜鍪之下,蒸腾出来的却是热气白雾。

打到这个程度,青狼骑已经再难复振反攻,差不多就这样了罢?大家可以从容收拾整理,在恒安甲骑的接应下退回壬子寨,夸功炫耀。

虽然归于恒安鹰扬府,但是这些时日,恒安鹰扬府对于玄甲骑的白眼和不屑,玄甲骑上下如何感觉不到?

刘武周给的待遇实在甚厚,其实是将玄甲骑上下架在火上炙烤。此次出战,刘武周特点徐乐为先锋统帅,玄甲骑上下都憋着一口气,想立下点战阵功劳给恒安鹰扬府老人看看。

不过没想到的是,乐郎君带领大家,立下了这般奇迹也似的战功!

打到现在,应该是差不多了罢?这份功劳,应该是丰厚得超乎想象了罢?

这个时候,远望山下,谷中青狼骑大营留守的军马已经迎了出来,准备接应这些败退下来的军马,营地之中灯火缭乱,发令呼喊声乱作一团。

玄甲骑都不住回望,等着乐郎君那边传来收兵的号令。

结果等来的,却是一声悠长的集兵号角之声,玄甲骑全都一凛。

乐郎君丝毫没有罢手收兵的意思,还在调兵准备继续出击扫荡!

这些玄甲骑将士顿时互相招呼:“收拢,收拢!看乐郎君从哪方出击,准备应援!”

断崖之上的玄甲骑顿时寻路而下,和山道中的玄甲骑汇合。而山道之中的玄甲骑丢下手中只利追击短兵而战的断矛,寻找到处丢下的利于阵战的长兵刃,然后就地坐在泥泞中休息恢复体力。

既然乐郎君还要厮杀,那么大家就追随到底也罢!

在山道之中,这些玄甲骑才集合在一起没喘息多久,就听见背后山中大道上,传来了隐隐马蹄震动之声。

乐郎君调动了那些恒安甲骑,绕过来直击青狼骑大营!

看盛唐风华,就来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六十三章 逼迫(六十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