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六十七章 逼迫(六十六)

第二百六十七章 逼迫(六十六)

在执必思力的帐幕之中,恒安甲骑的铁蹄踏雪之声,青狼骑的惊呼喊叫之声初响之际,执必思力就想挺腰起身,指挥麾下儿郎反击。

但是一旦动作,浑身骨头断处就是一阵剧痛,让执必思力眼前一黑,几欲晕去。竭力咬牙忍住,这才没惨叫出声!

几名残存亲卫还有奴兵忙不迭的上前护持,执必思力躺在榻上粗重喘息着,从牙缝中一字字挤出话来:“去看看!”

拔卡也一直在旁边喘息,他如此岁数,虽然经验丰富已极,但精力和体力实在不如年轻人了,大半夜激战,又背着执必思力奔下山道,和魏长有一番对战还负了创,现在满头花白头发如水洗一般,创口也是血肉模糊,亲卫和奴兵都在围着执必思力打转,暂时也没人顾得上他。拔卡也不在意,只是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执必思力,看众人将执必思力照应得如何。

当恒安甲骑撞营声音开始轰响,不等执必思力发话,拔卡就已经一个健步窜了出去!

此刻就站在执必思力的中军帐幕之外,就可以清楚看见恒安甲骑如数十恶鬼一般撞进来大砍大杀的情形!

甲骑撞营冲阵,所向无前,从来都有一种最为残酷的美丽。加上大雪正在纷纷而落,雪花盘旋围绕着这数十铁甲之士,战马昂首嘶鸣,而投射而来的火光又将每一片雪花照得分明,这样的景象,哪怕身在被杀戮的一方,拔卡都看得呆了一下!

青狼骑奔走喊叫,乱成一团,已经完全丧失了有组织的抵抗能力。而就算是有人有心还想厮杀一番,但在如墙一般踏破雪雾冲杀而来的恒安甲骑面前,也只有被砍翻踏过的份儿,这个时候,已然无力回天!

呼哨声又在恒安甲骑背后响起,十余名骑士,又从结成锋矢阵型的恒安甲骑两翼闪了出来。

这十余名骑士,浑身烟熏火燎痕迹,身上布甲都已残破,正是追随徐乐滑雪而下的玄甲骑。这些玄甲骑来不及更换重甲,所以不能当在第一线冲阵,但是当恒安甲骑将青狼骑搅得一团混乱之际,这时玄甲骑就可以以轻骑姿态,派上用场。这个时候,都迫不及待的从玄甲骑后面闪出,每人都持弓矢,在马背上奔驰而射!

这十余名玄甲骑,主力是纳尔出海那一伙人。这些梁亥特部出身的战士,马上步下打硬仗的本事差些,还被拼死一搏的青狼骑冲上了壬午寨寨墙,要不是徐乐韩约步离他们及时赶到,差点就抵挡不住。但是马上驰射,却是这些梁亥特部出身的玄甲骑所擅长的事情!徐家闾出身的玄甲骑,马上步下都能打硬碰硬的交手仗,这骑射上头就差些了,徐敢虽然手把手教导过他们,要是什么本事都能练到家,徐家闾也就不必种地了。

羽箭呼啸而过,到处奔走的青狼骑应弦而倒,这下青狼骑崩溃得更加明显。本来还可以避开恒安甲骑的锋矢阵型,看看还能不能收拢反击,现在轻骑突出,羽箭乱射,哪里都没个安全的地方,这个时候只有看谁逃得更快也罢!

而此刻在山道方向,又爆发出巨大的呼喊声,又有军马,沿着山道直扑下来!

山道之上,自然是那些曾经依托胸墙血战到底的玄甲骑了。二十余名玄甲骑战士,浑身浴血,在山道上收拢列阵,还将伤号救治了过来,只等着徐乐冲撞青狼骑大营。

一干人等,全都在山道上焦急等待。本来已然疲累万分,但是徐乐不依不饶的调动恒安甲骑赶尽杀绝到底,又将这些玄甲骑的心气提了起来。

徐乐这样的统帅,跟随而战,真的是很提气,谁要是徐乐的敌人,真的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不管多么强悍,徐乐总能死死咬住不放,直到将对手彻底摧垮,直至粉碎。每一场厮杀,都能打得如此的酣畅淋漓!

连地上的伤号,都想挣扎爬起。玄甲骑将死去的青狼骑身上皮裘都扒了下来,在山道上铺开,让伤号躺在上面,再厚厚的盖上,以保持体温。但这些伤号,一个个都躺得极不安分,只想起身,看看乐郎君最后突营的景象如何。

魏长有伤势甚重,但仍然不住的在问:“乐郎君何在,乐郎君何在?”

喊杀声终于爆发了出来,铁骑动地,那地面震颤的感觉,似乎一直能传到山道来!

魏长有终于不追问了,躺在地上大声下令:“结阵!”

在山道上垫着脚观看山下青狼骑营地惨状的玄甲骑,忙前忙后照顾伤号的玄甲骑,顿时动作起来,形成一个小小的方阵,横宽纵长,正是步军突击的阵型。

魏长有又大声下令:“出击!助乐郎君杀敌!”

这些厮杀半夜的战士,整齐低吼应诺,举步而前,越走越快,直到奔跑起来,最后更是发出怒吼之声,扑向青狼骑营地,这一仗,就要打得执必部永远无法忘记!

所有一切景象,拔卡都看在眼底,这一仗,执必部注定是要败得奇惨无比,最后不知道要丢下多少条精锐的青狼骑性命来!

拔卡掉头便走,回转帐幕之中。

帐幕之内,那些亲卫和奴兵都拔出兵刃来,守在执必思力身边,神sè慌乱。而执必思力在榻上,也竭力想支撑着起身。

拔卡二话不说,也不管那些亲卫和奴兵,上前就一把将执必思力扯起,负在自己背上,窜出帐幕,掉头就向着另外一边山上跑去。那些亲卫奴兵在帐幕中面面相觑,顿时反应过来,主帅都这样走了,他们还在这里撑个什么劲儿,跟着跑也罢!

亲卫奴兵也从帐幕之中钻出,再也不管满营乱窜的那些青狼骑和奴兵,追着拔卡身影就跑。

拔卡背着执必思力,本来还以为这位少族长要挣扎,不愿意就这样临阵逃脱,却没想到,执必思力伏在他的背上,一动不动。

纷乱之中,拔卡一直窜到营地边缘,手脚并用,开始攀爬,逃离这片死地。这个时候,拔卡就听见执必思力咬牙切齿的低低声音。

“我要活着,我要看那徐乐死!”

看盛唐风华,就来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六十七章 逼迫(六十六)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