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六十八章 逼迫(六十七)

第二百六十八章 逼迫(六十七)

第二百六十八章 逼迫(六十七)

一夜厮杀,一夜缭乱,一夜大火。

这场厮杀终于结束。

天sè渐渐亮了起来,青狼骑大营已经被彻底摧破,帐幕倾倒,不少还被烧毁,犹自散发着袅袅的青烟。

被铁蹄践踏得一片凌乱的雪地上,到处都倒伏着青狼骑和奴兵的尸首,横七竖八,各种各样死状都有。

铁骑撞营,杀伤力之巨大,局外人往往难以想象。青狼骑已经算是灵醒,见事不妙逃散得飞快。饶是这样,营地中倒伏的青狼骑尸首粗粗一数都足有二百上下,还有百余名奴兵。最后投降被收拢的青狼骑还有二三十名,外加二百余奴兵。

执必思力带来为先锋的,有青狼骑十一个百人队,奴兵七百。接近两千人的大队伍。壬午寨中,山道之上,营地之内,这些先锋青狼骑折损六百余,真真正正损折大半!剩下的就算逃回去,一时间也难有战力,加上丢下来的奴兵,徐乐这一夜打出的战绩,都接近去岁几万隋军战果的四分之一!

徐乐所领,不足百骑。

这些俘虏,被集中在一起,灰溜溜的或坐或蹲。有些伤者,还忍不住发出呻吟。有些人又冻又怕,在瑟瑟发抖,脸sè又青又白。有的却还甚是桀骜,只是左顾右盼,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反抗的机会。这一大群突厥俘虏坐在一起,真是近十年来与突厥战所难见景象。

不要说这些年来光一个执必部带给马邑郡的压力了,七八年前,这些突厥人,是将整个雁门郡都彻底蹂躏了一遍,并且将大隋天子包围城中逾四十日之久!

在这些突厥俘虏外围,就是激战一夜的玄甲骑和恒安甲骑了。一夜苦战,当最后赢来的是一场大胜之后,疲倦伤痛也就算不得什么了,人人都未曾卸甲,或者在警戒俘虏,或者在收拢马匹,或者在将自己伤号拣一个完整些还暖和的帐幕安顿下来,一些出身汉地的奴兵被拣选出来,烧热水换草药照应这些伤者。

这些战士,似乎感觉不到疲累也似,还在收拾着战场,收拢未曾受伤的战马,拣选可用的甲胄兵刃,集中在一起。执必思力携带来的一些粮秣也被收拢起来,又杀了死马去熬肉汤,不时有人去盛上一碗,热热的灌下肚,然后大声谈论着昨夜的战事,吹嘘着自己杀敌多少,嘲笑着青狼骑倒在自己马前的那种惊惶失措的模样。

玄甲骑中人,这个时候都得到恒安甲骑的各种吹捧。昨夜玄甲骑从头打到尾,这表现也足以得到任何夸赞。原来两支军马之间颇有点生分,甚或恒安甲骑对玄甲骑还有点敌视。凭什么一个才拉起来的新军,在云中城内就独占一坊,各种待遇和恒安甲骑平起平坐?这一仗下来,却被玄甲骑打得服气了,这真是不折不扣一支新生的强军!

一帮浴血厮杀之后的战士聚在一起大声说笑,不是更是一起轰然爆笑一场,声音在群山之间回荡,嗡嗡作响。

大雪,战地,血红,披甲男儿雪中席地而坐,放声而笑。如此豪情,简直可以入画。

在这笑声之中,哪怕是最为桀骜的青狼骑俘虏,最终也不得不垂下头来。落在这些甲士手中,就得认命!

而玄甲骑和恒安甲骑的目光,不时还望向徐乐。尤其是恒安甲骑,这目光简直到了仰慕崇拜的地步。

玄甲骑素质再好,也是新军。战阵经验,临阵胆气,都是需要磨练的。但一路行来,都是一场胜利接着一场胜利,这将帅之功,大到了一定程度。

都是因为徐乐,在战阵之中敏锐的抓住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身先士卒鼓舞士气,摧锋折锐亲身打垮敌人的最强点,并且不依不饶的揪住敌人弱点打到底,才将玄甲骑这么快就带了出来。

如此将帅之才,真不知道怎么历练而来,也许真因为这乱世到来而降临,注定要在这个世道中,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来!

幸好这个看起来温温和和,修眉俊目的年轻人,是自己这一方的!

被众人目光所追随的徐乐,现在正站在执必思力原来的帐幕之前,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韩约侍立在侧,步离又不知道溜达到了哪里去。只要徐乐不上阵厮杀或者安全看起来没问题的时候,步离不像韩约那样,有的时候就自行其是,而且这小狼女还有个隐秘的爱好,就是搜集一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宝贝一样藏着不给人看,现在正不知道在战场上的什么地方翻翻拣拣来着。

执必思力的帐幕已经是一片狼藉,整个倒了下来坍塌在雪地上,正是徐乐纵马冲入一番践踏的结果,不过那时候执必思力早就逃掉,徐乐扑了一个空。

正在徐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时候,全金梁和曹无岁说说笑笑的而来,远远就招呼见礼:“乐郎君!”

原来全金梁被调到徐乐麾下节制,一路而来,对徐乐就算行礼,也是冷淡敷衍,也绝不招呼。现下这个平胸军礼行得端正有力,这一声乐郎君招呼得更是响亮。至于曹无岁,现在将徐乐就当做天人一般看待,他行的是抱拳躬身之礼,这腰都快呵下去一半了。

徐乐这才转头,点头示意:“一夜厮杀辛苦。”

全金梁笑道:“我们有什么辛苦的,就是最后冲杀了一气,汗都没怎么出。倒是乐郎君,才是真正转战厮杀一夜,应该早点休息一阵,我们恒安甲骑放出哨探,就算是青狼骑来,也偷袭不到咱们!”

他看看徐乐,又劝了一句:“那执必家小王逃了也就逃了,下次乐郎君再擒获他就是,这小王没什么本事,只要再对上乐郎君,还不是大败亏输的命?”

见徐乐还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全金梁以为徐乐在想缴获如何分配的事情。玄甲骑才建立,家底太薄,这次捞着了几百匹战马,还有甲胄兵刃粮秣,恒安甲骑出力了,徐乐在寻思到底分出去多少合适。当下又大包大揽的拍着胸脯。

“这些缴获,乐郎君看着分配就是,咱们恒安甲骑绝不争多论少!”

徐乐终于一笑,摇摇头道:“我不是在想着这个………给刘鹰击报捷的传骑派出了么?”

全金梁回道:“早就派出了。”

徐乐微微一叹:“我已尽力而为,为刘鹰击破局,下面就看刘鹰击到底是什么盘算了!”

看盛唐风华,就来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六十八章 逼迫(六十七)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