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七十四章 逼迫(七十三)

第二百七十四章 逼迫(七十三)

风雪之中,一处烽燧挺立。

这座烽燧被执必部突袭拿下来之后,现下已经完全变了个模样。烽燧周围原来的沟壕已经被加深,鹿砦也多设了几层。只有进出通道被加宽加阔,便于执必部的青狼骑驰驱。

突厥人虽然没有汉人这么强的构筑防御体系的本事,但是将原来留下的各种防御设施加强的本事还是有。如此冰天雪地中,驱使奴兵去伐木挖壕,也是狠狠下了一番功夫!

以这烽燧为中心,也仿照汉人式样建立了四处军寨,分守四面。虽然这些军寨看起来都甚是简陋粗疏,也有防御弱点存在。但是四座军寨一立,整支大军营地顿时就形稳固许多。

被四面军寨夹在里面,拱卫着中心烽燧的,就是连绵的牛皮帐幕。这些牛皮帐幕都积满落雪,静静伫立,正是数以千计的青狼骑居于雪原之上,似乎随时等待出击,撕咬猎物咽喉!

除了此间,其余几处被打下来的烽燧也是被改造成了这般模样,护卫犄角,在雪原上形成连绵阵势。在和汉人打了这么久交道,近年来掳掠了成千上万汉人生口,军民皆有。突厥人同样也也在慢慢学习汉人的本事。

饶是设立了还算稳固的营寨,也尽力用上了各种保暖手段,但是驻扎在此间,还是一个过于艰苦的差事,这些时日内,突厥青狼骑受了风寒之人总有数百上千之多,忙得随军的巫医汉医不可开交,营地当中到处设了熬煮汤药的地方,多少奴兵在照料着火势,供应烧柴,营地中弥漫的都是一股奇怪的药草味道。

本身此次出击,突厥人携带的粮秣并不甚多,驻扎这段时日下来,虽然远远还没到见底的时候,但是进又不进,退又不退,就在这雪原上耗着,军心也难免惶恐起来。而执必贺仍然稳坐中军烽燧所在,不为所动。

执必贺今年虽然老病,什么事情都是执必落落代行居多,但是执必贺始终是执必部的定海神针,他在这里安然而坐,执必家的青狼骑,不管有什么心思,都能安下心来,在这雪原上忍受一切辛苦!

烽燧之外,风雪转大。虽然烽燧开的箭口观察口都已经被上好的皮毛堵住,但总有寒风漏进来,吹得升起的火盆一阵阵明暗不定。

执必贺悠悠醒转,方才醒来,就咳嗽了几声,年老火升,咳嗽中痰只是在咽喉里滚动。让呼吸都变得残破起来。

所有一切,都提醒执必贺已经老了。

跟随在执必贺身边多年的老亲卫掇吉上来,给执必贺拍背,另一名老亲卫失巴力则笨手笨脚的捧着一个朱漆描兽纹的痰盒,递到执必贺面前。

执必贺挥开痰盒,吐在地上,喘息着笑道:“某没那么多汉人脾气,非得还用这些没用的器物。”

失巴力笑道:“这是少族长的孝心。”

执必贺摇摇头:“这小子,倒是不用担心他跟草原汉子一样,自家强了,先夺了父亲的汗位。但是在草原上求存,没有一副硬心肠也不行。失巴力,你说,这趟思力这小子,能不能磨炼出来?”

掇吉和失巴力都是跟随执必贺日久,和拔卡一样,全都是奴兵一路提拔上来的,跟随执必贺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生死,说话尽可随意。失巴力和掇吉对望一眼,掇吉直通通的道:“少族长还差得远!得练!”

执必贺笑笑:“这不是把他丢在前面吃苦了吗?”

失巴力终于问了一句:“汗王,儿郎们在这里挨得苦。下一步该如何行事?在这冰天雪地里还要耽搁多久?”

执必贺斜了失巴力一眼:“可尔奴撺掇你来问的吧?”

失巴力笑笑,就算是默认了。

失巴力虽然谨守在执必贺身边,什么执必家的位置也不要,但还是婚配生子。可尔奴是他最喜欢的儿子,现在在青狼骑中也得了百夫长的位置。现在通过老爹的关系,来探探执必贺的口风。

执必贺慢慢问一句:“军心有不稳么?”

失巴力摇头:“汗王亲自坐镇,军心有什么不稳的?”

执必贺冷冷道:“那还多问什么?”

失巴力悚然而退,掇吉在一旁也不敢则声。看两个跟随自己日久的老奴兵这般模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岁数大了,心肠变软。执必贺叹了一口气,摇头道:“此次南下深入,不是打仗的事情,刘武周是个聪明人,知道本王前来,是来在他们马邑郡两虎之间,做奇货可居事业的。本王就是在这里等待刘武周前来,总要为咱们执必部捞到足够的好处。有点耐心就是,执必家儿郎,连这点寒都不能受了么?”

失巴力和掇吉都不敢多说什么,执必家直属青狼骑,虽然敢战依旧。但是现下,也都是拥有奴兵伺候,有专门牧场,有掳掠来的生口为他们放牧劳作。吃苦的本事,比之以前金山脚下千族血战,已经不知道差了多少。

此次冬日南下,大家奉命行事,要是痛痛快快的血战一场,青狼骑都没什么想头,跟着老汗王厮杀就是,突厥人的天下,就全是要从马上得来!但执必贺只是让青狼骑打下几个烽燧,拿下壬午寨就算了事。然后就是在这冰天雪地中苦熬,现下青狼骑,可是有点吃不得这个苦了!

但这个话,哪怕亲厚如失巴力与掇吉,都不敢喝执必贺说。掇吉只有另找话题,笑着道:“所以汗王才把少汗王放在前面?不然老奴还担心少汗王是不是年轻了些,担不得这个重任,现下看来,也没什么好顾虑的。”

执必贺终于推开盖在身上的厚重皮毛,翻身起床,失巴力拿来在火盆上暖热的靴子,服侍执必贺换上。

一边起身,执必贺一边笑道:“小仗总还是要打点的,刘武周前来,也得做做样子,不然怎么和手下交代?不过有拔卡在那里照应着,想思力总应付得来。”

失巴力凑上来笑道:“这样要不了多久,少族长就真的能领大军,打硬仗了,汗王就只管享福罢!”

执必贺摇头呵呵大笑:“不敢想,不敢想!”

这个时候,这位让马邑雁门两郡汉家百姓闻之而胆寒的突厥名王,慈祥得有若邻家太公一般。

就在这个时候,烽燧之中,那狭窄的石梯之上,响起了疾疾的脚步声。

转瞬之间,失巴力的儿子可尔奴出现在前面,即为最心腹的老奴兵之子,可尔奴这个百人队,就负责烽燧的关防。

这老奴兵之子,长得又高又壮,高鼻深目,还带着高加索人的血统,失巴力配偶,正来自九姓鞑靼之中带高加索血统的女子。

可尔奴一脸仓皇神sè,劈头就是一句:“少族长惨败了!拔卡背着少族长回来了!”

看盛唐风华,就来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二百七十四章 逼迫(七十三)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