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八十五章 逼迫(八十四)

第二百八十五章 逼迫(八十四)

拔卡浑身肌肉已经绷紧,马速在一瞬间就已经提到了最高。这老军奴伏在马颈项之后,将身体暴露出来的部位减小到最少。而手中长刀直直探出,但手腕保持柔和,随时准备变化刀势。

这种.马上直刀前探,是在金山脚下千族血战中,和更北面白皮肤蛮子学来的技艺。不管是突厥骑兵还是汉军骑兵,马战第一次冲击都习惯用长兵刃,用不着这样的手段。拔卡却将这个学来了,当年马上合战对冲,一口直刀,不知道砍翻了多少对手!

看着未曾戴着兜鍪,冲在最前,花白头发飘拂的老军奴身姿,让刚才乱了阵脚的青狼骑都热血沸腾了起来。

后面敌人突然杀出也罢,前面是干净利落击败了一个百人队的凶神也罢。无非还是要马上分出生死,大家就拼个你死我活!突厥男儿性命虽然宝贵,但是真到拼命场合,你们汉军,却永远赶不上有神狼庇佑的突厥男儿!

这个时候,青狼骑仿佛也记起了拔卡的丰功伟绩。

拔卡不知道出身何族,是战场上被执必贺捡到的孤儿,打小就上战场,就这么活了下来。在年轻时候,不折不扣是执必部一条凶狼,纵横战场,手下性命无数。在执必部崛起之途中,拔卡真是立下了汗马功劳!

但是这孤儿老军奴性子拗且沉默,怎生都不愿意去为百户管帐落为贵人,一直都留在执必贺身边,岁数渐渐大了起来,新的一代青狼骑长成,也渐渐都忘记了拔卡当年凶悍之处。

现下这头凶狼,似乎又活了过来!

每名青狼骑都追随着拔卡身影,每名青狼骑都将马速提到了最高,每名青狼骑都从胸腔深处炸出凄厉的狼嚎之声,看着拔卡就要和那戴着愤怒金刚像面甲的汉军将领对撞上!

两支军马终于在雪原上碰撞在一起,最先遭逢,就是拔卡和徐乐。

拔卡长刀点在槊锋上,就要把马槊向外圈推,然后借着马速冲入内圈,都不用刀势变换,直刀在徐乐颈项处一拖,未曾带着颈当这种重防护装备的徐乐,脖子就能给切开半截!

马上直刀准确点在槊锋之上,拔卡一边发力外推马槊,一边猛踹马腹,身形也长了起来,准备就势掠过徐乐。这一切动作,行云流水一般,敏捷迅速有力,宛然这老军奴全盛时期,在千族血战之中,万军阵前能为执必贺斩将夺旗的模样!

每名青狼骑,都瞪大眼睛,想看着拔卡斩落对手的景象!

可尔奴也在后续冲击队列当中,长长的探出长矛,也同样看着拔卡。对于这些老一代的执必家军将骨干,可尔奴未尝没有腹诽,觉得他们征战掳掠已足,要不就是没有斗志,要不就是老迈不堪使用了,早该腾出位置来。拔卡这位老军奴叔叔,虽然本事高强,忠心耿耿,但是却不是能统帅帐落,在更大层面上帮助执必部的模样。也该退下去养老了。

但是现在,可尔奴却在期望,拔卡能焕发英姿,一刀将对面那汉将砍落马下!

无数人的注视之下,拔卡却是心里一沉。

这一套.动作,在几十年的征战生涯中,拔卡已经不知道做了多少次。但是这一次直刀发力,想推开槊锋之际,却推了一个空。

拔卡自觉动作已经够快,不逊全盛之时,但是眼前这名汉将,动作之速,却远远超乎他的想象!

对面汉将,马槊已经一沉,让开直刀,接着手腕一抖,槊锋又向上翻起,拔卡身形才长起来,准备接下一个踩镫扬刀的动作,正正将要害全都让了出来,这个时候,就觉得小腹一凉,马槊槊锋已经破甲而入!

在下一刻,槊锋抽出,拔卡双手一扬,从马上翻身坠落。而多少正在狼嚎助威的青狼骑,这狼嚎之声就被硬生生的打断!

就算拔卡,也不是这汉将一合之敌!

徐乐一槊捅倒拔卡,并没有觉得什么。直刀对马槊,吃亏是必然的事情。自己还奇怪这青狼骑头发都已经花白了,怎么就能在战阵中活这么久的。不过突厥青狼骑,自己北上以来,已经也捅翻不少了,并没觉得有什么特殊的。这个时候,要紧的还是打垮眼前迎上来的这一个百人队,和全金梁汇合,控制整个战场!

马槊摆动,槊锋血迹,犹自殷然。一路行来,身后留下,尽是突厥狼骑尸身!

徐乐一头又撞入了可尔奴这个百人队的阵列之中!

拔卡毅然决然的迎上,激起青狼骑的士气,结果又干脆利落的被捅翻。才提起来的士气,就这样硬生生的被打断!

眼前那名戴着愤怒金刚像面甲的汉将,在这一刻,在青狼骑眼中,似乎成了一个不可战胜的对象,哪怕强悍如青狼骑,这个时候不知道多少人也起了打马就走的念头!

还没等他们的念头变成现实,徐乐就已经一头撞了进来,在他身后,就是持盾韩约!

马槊飞舞盘旋,铁盾遮护架隔。这两人组合,一路凿了过来,还是当者辟易,青狼骑纷纷落马。在徐乐冲到可尔奴面前之际,可尔奴却一咬牙齿,打马横排,就让开了正面!

激战之中,徐乐犹自歪头看了看可尔奴,面甲后露出冰冷眼神,逃开的可尔奴回头正正看见,就如同被针扎了一般,从头顶心痛到了脚底!

但更多的青狼骑,还在纷乱中准备合拢,抵抗到底,哪怕靠人数,也要淹死徐乐他们。但是雪尘飞溅之中,玄甲骑如墙队列,又狠狠撞了上来。人喊马嘶兵刃碰撞之声更高昂的爆发出来,震撼整个战场!

全金梁这一队恒安甲骑,已经不顾惜任何马力,将马速提到了极限,风声在每名恒安甲骑耳边呜呜响动。战马疾奔是喷出的温热口沫,直向后飘来。

这个时候,恒安甲骑眼中,再没有四下汇拢的青狼骑百人队,再没有气象森严的那个青狼骑大营。只有雪原之上,玄甲骑和青狼骑对撞在一起的战团。

冲阵杀敌,从来是恒安甲骑的活计,怎么能一直让玄甲骑抢在前面?

恒安甲骑,终于抢在其他青狼骑百人队汇拢之前,加入了战团!

全金梁打马飞跃而起,空中扬起长矛,大声怒吼:“杀突厥狗!”

看盛唐风华,就来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八十五章 逼迫(八十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