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八十七章 逼迫(八十六)

第二百八十七章 逼迫(八十六)

全金梁浑身热血沸腾,仿佛能从腔子里倒出来一般!

万军从中,直扑而前,生生将一个青狼骑百人队斩杀干净,如此战斗,实在是酣畅淋漓!

追随徐乐北上以来,虽然一开始闹了甚多的别扭,两边还差点打起来。但是厮杀到现在,但为军中男儿,如何能觉得不痛快到骨子里?

望向徐乐一身玄甲的身影,全金梁就想冲过去,虽然也不知道想说些什么,但就是想靠得徐乐近一些,听徐乐号令,看他想转头再杀向哪一方,全金梁赌咒发誓,他会冲在第一个!

恒安鹰扬府去岁大战,全金梁也从头打到了尾。恒安甲骑也算是战果彪炳,一战打出了在马邑郡的江湖地位。但是也是反复冲击,伤亡枕籍,虽然直冲到执必落落大旗之前,迫得青狼骑阵脚动摇溃败下去。但是却未曾彻底覆灭任何一个青狼骑百人队。更不必说执必落落所率领的主力,是执必家各部贵人所属青狼骑组成的大军,而不是执必家直属的精锐青狼骑。

但是跟随徐乐而战,壬午寨前,覆灭了执必家十一个青狼骑百人队,现在又是摧垮了两个!如此战果,在大隋威权还在的时候,已经足够为天子所关注,选入洛阳陛见,授以十二卫中大将地位,只要子孙争气,将来妥妥也是一个世家流传下来。但为军将,吃这碗卖命的饭,纵横疆场,不就是图的这个么?如此大捷之后,全金梁觉得就算是死,也是不枉了!

全金梁看着徐乐,就想大吼发问:“乐郎君,下一个对手是谁?”

徐乐面甲转动,望向全金梁,眼神严厉,如剑一般刺得全金梁浑身一震。一下让他清醒过来。

全金梁大声下令:“整队,吹角!”

韩约也在徐乐身侧挥手下令:“整队!整队!”

步离在徐乐身后,轻盈跃起,回转自己坐骑,又藏在了玄甲骑队列当中。适才让所有男儿心旌动摇,血脉贲张的那一幕,却成了今日参与这场战事的军中男儿永远的记忆。

如此一战,实在是酣畅淋漓。

不管是恒安甲骑,还是玄甲骑,顿时都动作起来。这次恒安甲骑却抢在了前面,将玄甲骑遮护在后,恒安甲骑拉成了一个较为松散的阵列,而玄甲骑则还是在后列成密集阵列。所有者一切,就在青狼骑环逼之下进行!

周遭围上来的青狼骑,在可尔奴百人队覆灭之后,下意识的都放慢了脚步。两个百人队次第在眼前公平马战中覆灭的景象实在太过惨烈,纵然沙场老卒,同样也受震撼,所有人马速都放慢下来,哪怕大营之中号角,都一时间停顿下来。

这些青狼骑不敢太过上前还有一个重要原因,谁知道南面风雪深处,会不会源源不断的冒出更多的恒安甲骑出来!

直到玄甲骑和恒安甲骑大摇大摆的又列出阵列,指向大营方向。一名名骑士各sè兵刃再度前指,似乎就准备再打垮当面青狼骑,直冲到汗王大旗之前,周遭青狼骑百人队才再也忍受不了!

这些汉军骑士,实在是太过骄狂了!这些恒安兵,已经在去年冲击了执必落落的大旗一次,如果今日,再让他们冲到执必贺的大旗之前。那执必部还谈什么经略马邑郡,最后深入中原。还有什么颜面,作为阿史那家之下八王帐之一?

拼了也罢,拼了也罢!哪怕现在雪原之上撒出来的青狼骑百人队俱都覆灭,也要拖着他们同归于尽!

所有青狼骑百人队百夫长全都扯开嗓子大声呼啸下令,而麾下青狼骑也全都呼啸应和。那些放慢了速度的坐骑都被狠狠的踢着马腹,长声嘶鸣再度迈开脚步。每名青狼骑踹自家坐骑马腹是如此用力,让战马一开始就将速度提了起来!

这些青狼骑,冲得近的,离徐乐他们不过几十丈的距离。这点距离,真的是转瞬即到,马上就可以接战!

而在这个时候,全金梁麾下的恒安甲骑,除了全金陵身边掌号之卒以外,所有火长,都取出了号角,长声吹动!

骑军携带金鼓旗帜不易,如草原民族一般,向来是用号角。只是草原民族号角之声凄厉慑人,而汉军骑军号角则是悠长深沉!

号角声远远传出,在整个雪原中回荡。

南面风雪深处,几乎毫不停顿的,就响起了号角应和之声。呜呜响动,一时间汉军骑军号角响动之声,笼罩了整个雪原,仿佛不知道有多少汉军铁骑,现在正藏在风雪深处,等着冲杀出来,将雪原上的青狼骑一扫而空!

才提起马速的各青狼骑百人队,又一下将速度放慢下来,所有青狼骑都举目向南望去。有些本来就已经有些被徐乐他们威势震慑住的青狼骑百人队,就在百夫长的号令中匆忙转变队形,将队列正面转而迎向南面,防备又杀出一队队恒安甲骑出来,将他们打得落花流水!

这风雪深处,到底藏着多少恒安甲骑?刘武周真的是匆匆赶来,就要和执必家在这冰天雪地当中,展开决战不成?

在风雪之中,曹无岁放下号角,狠狠的擦了一把脸。他岁数大了,又好那么一口酒,肺气弱了,刚才竭尽所能将号角声吹得震天动地响,现下实在有些后继乏力。

看看身边几名儿郎准备放下号角,曹无岁破口大骂:“入娘的,没吃饭还是怎的,都给阿爷继续吹,不要停!乐郎君那里,就指着咱们张出的这声势了!”

几名被曹无岁带出来的壬子寨儿郎再也不敢怠慢,鼓起腮帮子,面红耳赤的恨不得将肺吹炸,号角声一直彻地响动,就未曾有停歇的时候。

曹无岁左右望望,风雪之中,还有七八处都有号角声响动。不用说都是他带来的壬子寨的儿郎了。

乐郎君和全金梁在前厮杀,现下这些吹动号角之人,就是他们的全部后援。

这些壬子寨的儿郎,能吃苦耐劳,凭寨拉弓放箭守寨子也是一把好手。但马上对冲厮杀,实在不是青狼骑的对手。更不用说只有这区区数十名而已。而北面雪原之上,大营之中,青狼骑却是成千上万!

曹无岁擦了一把脸上不住流下来的冷汗,腿肚子的哆嗦怎么也止不住。曹无岁狠狠一掐自己大腿。这边地老军头一辈子不信鬼神,但是现在忍不住就向着过往诸神祈祷。

“入娘的,但愿能将这些突厥狗吓住,大家能平平安安的退下来。这乐郎君,胆子实在是太过大了一些!”

看盛唐风华,就来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八十七章 逼迫(八十六)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