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二百八十九章 逼迫(八十八)

第二百八十九章 逼迫(八十八)

周遭青狼骑环伺,不管动作步伐放得有多慢,不管这些青狼骑如何不住回顾,等待着大营烽燧处,执必贺汗王旗高挂的所在发出新的号令,不管这些青狼骑因为顾及风雪深处可能隐藏的恒安甲骑,战意多么的不坚决。

但是此刻遍布在自家一队人马周遭的青狼骑,已经有了八九个百人队,数量远远超过自家。而在大营之中,还有青狼骑不断的开出来!

现下这些青狼骑,竟然无一队敢于继续再向雪原南面深入,因为一旦掉头向南深入,徐乐这一队人马再盯着他们发起冲击,雪原深处再杀出一彪恒安甲骑来,难道大家再落得跟可尔奴百人队一个下场吗?

在执必贺没有发号施令之前,这些青狼骑就僵在这里,缓缓向前挪动。

突厥狼骑,从来不是死拼打硬仗的一支军队。从来都是利用骑军离合不定的机动性优势骚扰对手,分散对手,削弱对手,当对方军心动摇,粮道切断,上下解体,甚或转身就逃之际,再汇聚而来,以一波波的冲击,摧垮已无战心的对手!

草原民族的征战史上,除了当年逆天的慕容家鲜卑铁甲重骑之外,就没有在对方气势正盛的时候,一头撞上去拼人命的战法!

一开始看着徐乐他们人少,想一口吃掉对手。结果两个百人队都被摧破,死人死马摆了一地。这个时候在上去硬拼,实在不合这些突厥狼骑的习惯打法。而且现在本来可以强令各个百人队发起冲击的可尔奴生死不知,执必贺新的号令又未曾发出,这些青狼骑哪怕占据绝对数量优势,也形成了合围,却没有一队拼死向前发起冲击!

徐乐站在恒安甲骑的队首,身边除了韩约步离之外,还多了一个全金梁。这次摆出冲击阵列,是恒安甲骑在前,玄甲骑在后。虽然恒安甲骑只能排出传统的松散冲击阵列,但徐乐也不在乎,他同样指挥调度得来这种阵列。

每个人都望向高高举起马槊的徐乐,徐乐却缓缓扫视了一周密集在自家四下的那些青狼骑。

这一次,自己的敏锐战阵直觉又是赢了。

趁着大风雪,能见度不良。藏伏全金梁一队人马以为疑兵,让青狼骑主力以为刘武周大队已经上来,而自己的玄甲骑以雷霆之势接连摧破青狼骑百人队。果然就震得这数千青狼骑束手束脚,张皇失措!

现在却要他们的军心士气,更跌落一些,直到猬集在这营寨之中,以为周遭到处都是恒安甲骑密布,不敢轻易出动。本来是离合之兵的突厥青狼骑,却在这雪原上丧失全部的机动能力,将战场主动权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只要刘武周主力上来,想怎么打就怎么打,直到摧破青狼骑主力,将他们赶出云中之地!

大军合战,从来不是看你死了多少,我死了多少。而是竭力争夺战场主动权!

扫视一圈之后,徐乐目光锁定在才开出营门,动作迟疑缓慢的一个青狼骑百人队身上。

徐乐马槊缓缓前倾,身后不论是恒安甲骑还是玄甲骑,都发出一声低沉而整齐的呼喝之声,追随徐乐,策动坐骑,向前涌动!

而那个正当冲击正面的青狼骑百人队,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了惊惶之sè,那百夫长不住回顾,只是看着烽燧处,只是等待执必贺能发出什么救命的号令!

在这面甲上带着愤怒金刚像的汉将面前,只要他发起冲击,不管是哪个青狼骑百人队,都是被摧破的命运。耀武扬威,纵横驰奔,马前无敌。这青狼骑百夫长,也不认为自己会是例外!

铁骑第三度开始向前涌动!

烽燧之中,执必贺一直死死的看着徐乐的身形,看着这在青狼骑的重围当中,仍然敢于发起冲击,仿佛这数千青狼骑都是土鸡瓦犬一般,这已经给执必家青狼骑带来了太多血腥和创痛的年轻汉将!

这人到底是怎么突然就冒出来,到底是怎样被刘武周招揽到麾下的?

这年轻人若在,自己有生之年,只怕就再也别想深入马邑郡一步!

只是现在,该当如何?

失巴力两眼赤红,只是死死看着自己儿子倒下的那一片血腥狼藉的战场。突然之间,就反身扑倒在执必贺面前:“老汗,老汗,我没求过老汗什么。让老奴上阵,去将那些汉狗斩尽杀绝!老汗,让儿郎们迎上去罢!”

执必贺不言不动,失巴力膝行两步,去抱执必贺的腿。

执必贺虽然面sè不动,但两条灰白的眉毛,已经竖了起来!

但为上位者,最恨为属下所胁。不管这属下情分有多深,胁迫自己行事的原因到底为何!执必贺这种从死人堆中滚出来,心志如铁的大族统帅,更是如此!

掇吉看出执必贺面sè不对,忙不迭的抢前,一把将失巴力拽起,不由分说的就扯出去。失巴力已经伤心得没了气力,挣扎几下,还是被掇吉扯开。一直被掇吉扯出了房间,老军奴的哭号之声,渐渐远去。

执必贺轻轻哼了一声,眉毛越拧越紧。

刘武周真的要和自己拼命了?哪怕将实力消耗干净,也要将自己逐出马邑郡?就此被坐山观虎斗的王仁恭一举吞并也在所不惜?

这不是自己识得的那个刘武周!不是那个外表粗豪,内里谋算极深,藏伏多少野心的刘武周!

不过是这徐乐的疑兵之计!

但若不是疑兵之计呢?

身在草原,实力就是命。部族之间互相吞并,从来没有容情的时候。执必家人丁单薄,现在地位,就是靠着自己能牢牢掌握着这上万精锐青狼骑!

现下执必落落失陷,执必思力负创。这上万青狼骑更是命/根/子,不容再有损失了!

只要实力还在,不管怎样,都有翻盘的机会。自己就在这雪原上耗着了,看刘武周到底想做什么!

哪怕在这徐乐面前,忍受一时屈辱,也总有一天,将这些屈辱十倍百倍的讨还回来!

亲卫们注视着执必贺,等待他发出迎敌号令,催促青狼骑上前,将徐乐这一队人马斩尽杀绝。

执必贺终于动了,轻轻一摆手:“吹角,传令退兵,稳守营寨。不理这些汉兵,让他们自己折腾去。”

每名亲卫都瞪大了眼睛。就这样让这些汉兵击破两队青狼骑之后,就这样耀武扬威而去?

(本章完)

看盛唐风华,就来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二百八十九章 逼迫(八十八)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