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二十一章 借兵之议(三)

第六百二十一章 借兵之议(三)

陈海刚将他离开后这四五个月魔獐岭及西北域的形势变化初步了解过,身在燕台关的姜晋,就直接传音让他前往燕台关都护将军府询问渡海借兵之事。

陈海让其他人留在云门塞,他就带着周云山、沙天河,直接往燕台关御剑飞去。

云门塞往东位于燕关台防线的内围,以往这边峰奇谷秀、林深涧清,瀑布极多,但此时也是处处焦土,山崩石裂,可见魔族曾不止一次,直接将兵锋切入云门塞与燕台关之间的内线。

陈海顶着凛冽的罡风,往燕台关飞去,也能看北面山岭的形势,原隶属于燕台关的潜山、泉林、金台三塞已经落入魔族手里,魔族在那里修筑规模更大的魔寨妖城,密密麻麻都是魔兵魔将,仿佛完全被魔族经营成往南进行渗透式进攻的桥头堡,也能感知到魔族那里部署相当不弱的法阵。

这三处要冲之地落入魔族之中,使得燕台关北面以及东翼的防线压力,丝毫不比云门塞……

陈海与周云山、沙天河飞入燕台关。

燕台关在外围又修筑了一道护墙,也有烧灼坍塌后反复修缮的痕迹,使得燕台关主城更为突前,以便在战时能够出兵增援诸塞,最内侧的西南城,此时又多了很多凡民,战事间歇期,街巷还颇为热闹。

陈海神识扫望过去,就知道重新聚集到西南城的凡民,多为基层将官的家眷,他猜想应该是姬江野、姜晋、元周他们为确保基层武官能有与城池有共存亡的信念,强行将他们的家眷迁过来了吧。

西北域这一刻所面对的不仅仅是天呈山魔族,还包括从天呈山往北深入魔域上百万里甚至数百万里源源不断南涌的魔物,这一刻仿佛沉睡上万年的整个魔域都被激活了,此时退守屏马山防线已经不现实了。

屏马山防线绵延七八万里,必守的关隘数量太多,太分散,以前仅防御天呈山魔族还行,但现在就算有上千万兵马,被摊薄下来,也极容易被打漏,同时还不能阻止大批的魔物直接越过高险的屏马山,渗透到屏马山以南,西北域最精华的怒川江大平台肆意屠杀平民……

魔獐岭已成必守之地,利用魔獐岭及屏马山双重防线结构,才能最大限度的减轻亿万魔物对西北域腹地人族进行血腥屠杀。

有些时候必须手段铁血而残忍,陈海带着周云山、沙天河奔都护将军府而去。

都护将军府这边早就有人候着,见着陈海到来,就引着他直接往议事殿而去。

大殿之中,姬江野坐镇正中,元周、姜晋以及诸将分列而坐,表情严肃的等着陈海陈述他此次渡海之行的收获。

此时,西北域所面临的压力日益巨大,甚至北廷柱国将军府所面临的压力都要比西北域小得多,那边大量的精锐魔兵都被古兰山脉的缺口吸引过去了——为方便西北域三宗更好的抵御魔劫,烈王秦冉暂时无暇兼顾西北域战事,雍京下旨由姬江野统署柱国将军府的军政事务。

魔獐岭事关西北域的生死存亡,姬江野自然没有什么心情缩在后方。

“陈海见过掌教真人,”陈海朝姬江野等人施礼道,又将周云山向姬江野等人介绍道,“魔劫汹汹,弟子看西北域无论人马、物资都有紧缺之忧,未雨绸缪,便想着与周族还有几分香火情,便硬着头皮渡海赶往九郡国借兵、借物资,以御魔劫——这位是扶桑海域九郡国枢密副使、漱玉宫秘宗护法长老周云山,特随弟子渡海来见掌教真人,以商议扶桑三岛借援西北域诸事……”

陈海不告而别,在这边战事最凶烈的时候,跑去扶桑海掀风搅雨,此时又直接将九郡国周族的特使带入燕台关,换在任何一个时刻都是严重的不守规矩,但现在谁也不知道魔劫将持续多久,北陵镇发挥的作用不是随便哪个镇能够替代,而此时哪怕是从扶桑海借到一兵一卒都是好的,大家也只能捏着鼻子不问陈海擅离职的罪。

姬江野点了点头,给陈海、周云山、沙天河三人看座,朝周云山颇为客气的问道:“魔劫汹汹,扶桑海周族能深明大义、能识大局,姬某人感激不尽,但不知道周族能借出多少人马共御魔劫?”

周云山说道:“多少人马物资都好说,但我们这些年来,与陈大人通力合作,我周族获益匪浅,即便是增援魔獐岭共御魔劫,我们还是希望能与陈大人、能与北陵镇合作,毕竟跟其他人也不熟,还请真君见谅……”

姬江野眯起眼睛,朝陈海望去,很显然陈海与周族已经达成密议,但北陵镇此前数番御魔血战并无半点退缩,战功远在诸镇之上,周族指定将借出的物资、人马,合并到北陵镇使用,虽然会使北陵镇继续坐大,强化陈海的权势,但在当时的情势下,还能有其他什么更好的选择?

当然了,陈海当真有能耐支撑到魔劫过去,在他踏入天位境之时,万仙山新开一脉,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姬江野看了元周一眼,见他也是应许,便跟周云山点头说道:“北陵镇御魔战功卓著,周族借给我西北域三宗的物资、人马,主要由北陵镇统一调配、使用,这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周云山听了这些,满意地点了点头,将他与陈海事先拟定好的借援清单呈了上去。

姬江野接了过来放眼一瞧,眼瞳也是骤然亮了起来。

姜晋、元周扫望过云,都是倒吸一口凉气。

第一批随周云山等漱玉宫秘宗护法长老过来的辟灵境、明窍境精锐武官就多达七千人,而预计能输送过来的精锐武官总数差不多将是此数的三到四倍;后期也会视这边所需,将一部分拥有通玄境修为底子的悍卒,人数以后再议。

这差不多就能完全满足了北陵镇对高端战力的需求,甚至能将兵马恢复到烈王当初所给的五十万人编制。

姬江野他们对扶桑海的形势也有所了解,他们的神识极为强大,云门塞距离这边不足二百里,陈海带入云门塞的千余精英战将,多为周族攻陷四鹿岛之后所得的降将、俘将,他们也一目了然。

九郡国刚刚才占领四鹿岛的一隅之地,为防止日后统治四鹿岛,将俘兵降将送给陈海消耗,实在不难令他们想象;毕竟周族之前平复萧氏叛乱,将大量的战俘贩卖给陈海,就是先例。

不过看到后续的借援物资清单,姬江野他们是相当的震惊了。

每年一亿斤玄阳精铁、五千斤精玄金、黑斛、紫叶藤、益血草、血鲟脂等中低级灵草灵药一千万斤,以及大量之前用来跟西北域用来进行海贸的物资,诸人心里暗暗估量,周族这差不多要将四鹿岛一岛的产出,全部借给北陵镇啊。

以前九郡国通过天营城,与西北域进行大规模的公平贸易,每年交易的物资总量,也不到此数的三分之一。

姬江野与元周面面相觑,才知道他们刚才答应了有些太唐突了,目前西北域在屏马山、魔獐岭两道主要防线上,所需要的物资都不过是此数的七八倍则已,现在以西北域三宗的名义上跟周族筹借这些物资,然后全部供应北陵镇,会不会令其他军镇不平,这都是姬江野、元周需要考虑的事情。

随着大量魔物往腹地渗透,以及对现有资源掠夺式的开采,西北域后续的物资供应只会降少、难以增加,周族所借援这批物资,即便全部指定给北陵镇使用,对西北域的御魔战力也是极难得的补充,不容他们此时拒绝。

姬江野与元周通过神念沟通片晌,便想过段时间找陈海让北陵镇让出一些利益或许更合适一些,当下便与元周同时在周云山拿出的条陈签押。

周云山说道:“万里海途,风浪渺渺,既然得蒙真君首肯,我这就传讯回去,以最快的筹集物资送到东都山去,”接着话锋又是一转,说道,“为坚定弟子协助诸位真君共御魔劫的信念,这次除了借援的精英武官外,他们的妻儿老小,也一起渡海进入在东都山暂居——周氏有个不情之请,还请姬真人首肯……”

周族如此慷慨解囊,即便提些过分的要求,姬江野也能应充下来,说道:“周真人客气,还有什么要求,但说无妨!”

“这次将借援武官的家小都送过海来,也是想坚定借援官御魔的信念,当然,我与陈大人商议,将借援武官的家小暂时安置到东都山,也要尽一切可能,替他们解决掉所有的后顾之忧,”周云山说道,“借援武官在外统兵御魔,子侄修行必然就疏于教导,周氏还有一个不情之请,就是想在东都山开设一座学宫道院,传习教导这些借援武官的子弟修行,一旦魔劫结束,又或许姬真君觉得没有必要再借扶桑海的兵马御魔,我们就会连借援兵马带学宫道院一起撤回扶桑海去……”

西北域是三宗的地方,即便玄元上殿想到西北域增设道院,当年也被三宗联手挡了回去,而吴澄思、吴云湖原本就是西北域的土著势力,为了获得烈王的支持,想要在西北域新开一宗,看看他们现在已经付出多少代价了。

换作其他时刻,姬江野会毫不犹豫将周云山的这个请求给挡回去,但现在细想想周云山的请求,也没有过分之处。

虽然借援武官都是四鹿岛的降将、俘将,但他们以及他们的子侄,总归还是算扶桑海三岛的子弟,总归还是要算周族借出的兵马,不管最后被消耗成什么样子,周族借助道院等手段,将这些人掌握到自己的手里,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当然,姬江野也不担心周族敢对西北域有什么野心,毕竟相对于拥有逾三十位天位真君的三宗,还不是小小周族所能觊觎。

只要此时约定好,魔劫一结束,周族在东都山新设的道院必须撤回,这样的权宜之计,看上去也不会有什么后患。

见姬江野、元周毫无察觉的落入他的彀中,陈海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拿下雷阳宗后,北陵镇预计能从四鹿岛获得两万余精锐武官,能将北陵镇打造成陈海心目中真正的精锐,但为了北陵镇能源源不断得到后备武官的补充,以及真正能让这两万多降俘武官在东都山扎根,设立道院教导其子弟,是陈海必须要立即去做的一件事情。

而最终要保证这部分人始终是他的掌控之中,道院的事情,就不能让万仙山插手。

周云山提过条件之后,陈海则开始提他的条件:“魔劫暴发之时,弟子临危受命,率营城兵以守新雁城。营城兵包括从周族赎买的战俘,虽然皆是精锐,但也仅有百万之数,守新雁城死三十万、残十万,余六十万可用之兵,之后弟子编北陵镇四大行营,共计二十六万人马,许三十四万将卒迁东都山安身立命,以为后备兵员。谁曾想魔劫汹汹至斯,云门塞守御之惨烈,掌教真人有目所睹,天营城也屡屡遇袭,伤亡极为惨重,兵马损耗逾二十万,此时北陵镇还编有二十六万精锐,但后备兵员实际已经不足十四万。虽说周族慷慨解囊,后续还将输送一部分精锐兵员过来,但我北陵镇乃崇国西北域之军镇,要是兵员多用借援,弟子也不知道自己是崇国之战将,还是周族之战将了……”

陈海提的这个问题,大家也都有所认识。

虽然北陵镇的后备兵员匮缺,远没有陈海所说的那么惨,毕竟陈海之前将魔獐岭以北三四百万流囚都迁到东都山去了,那里面选出十数二十万合格的兵员,问题应该不大,但千里方圆东都山,将东都姜氏姜震这一脉都计算在内,能在御魔战场之上发挥作用的合格兵员,甚至上也是有限。

要是北陵镇继续这么高强度的消耗下去,又或者说他们指望陈海后续继续率领北陵镇敢打硬仗,他们不答应额外解决后备兵员的问题,陈海此时手里所掌握的战争潜力,最多也只够消耗三五个月的。

以天呈山为首的魔族,之所以在魔獐岭之前一直强攻不止,为的就是要和人族打最惨烈的消耗战。

目前看来是北境极广泛范围的魔域,大小魔族部族都被激活了,天呈山魔族所能补充的精锐魔兵,甚至比崇国的后备兵员都要多。

目前人族被动的守防线还能有一些优势,也只能咬牙坚持下去。

“行,我们会有考虑。”周云山带着诚意而来,姬江野会尽可能当场答应他的要求,但对陈海就没有必要这么干脆利落,只是表示他知道这事了。

姜晋yīn柔的看了陈海一眼,也没有说什么。

召泉郡之前是万仙山吴氏的固有势力范围,在盗胎案发生之后,被万仙山姜氏所吞并,陈海要扩大北陵镇兵员招募范围,摆明了是想涉指召泉郡,这无疑是要从姜族手中硬生生挖出一块肉来。

目前北陵镇是铁板一块,姜晋完全插手不进去,陈海意图染指召泉郡,他怎么可能会同意?

陈海也不急着现在就要姬江野、姜晋、元周给他明确的答复,最终答不答应,还是要看形势的发展。

这边事了,陈海留谢觉源、黄歧玮在云门塞,助沙天河、朱天和、姜赫、杨隐他们守城,他跟姬江野告假,就带着周云山、宁婵儿、苍遗他们返回东都山了。

为了确保燕州机密没有一丝泄漏的可能,天营城独立行营、第二行营、第三行营,除了派谢觉源、黄歧玮协助统领外,主要以四鹿岛降将进行加强,而从燕州秘密调过来的人,除了主要加强陈海亲自率领亲兵扈卫营及第一行营外,陈海还要抽调陈隽、葛玄乔、吴蒙等人出来,协助左耳以涑玉宫秘宗护法长老的名义,主持天营学宫。

六千多俘将,亲眷家小九万余人迁入天营城安置,其中适宜修炼、根骨还不错、能称得千人之选的子弟,有两万多人——这些子弟修为虽然修为,年纪也少,但跟他们父辈一样,实际上都是四鹿岛年轻一代的精华,将他们编入天营学宫,一方面能加强天营城的守备力量,为北陵镇培养后备武官、匠师,一方面能让陆续送过来的降将最终融北陵镇,而且这才是燕州往星衡域真正扎下来的第一根坚固无比的钉子,陈海自然要全部采用燕州出身的教习!

在这一刻,陈海才有在星衡域真正有点根基的感觉,当然,一切的前提还是要能扛过这一次的魔劫……

魔獐岭的战事以及弥漫整个崇国中部、北部地区的魔劫,到建兴三十四年夏季还在持续着——这时候周族已经完全拿下四鹿岛,前后总计除了将两万修为在明窍境、辟灵境的降将送到东都山,还将二十万俘兵送过来,补充这边的兵员消耗。

不过随着大量精锐武官的输入,虽然最初时这些降将的士气很差,作战也很怠懈,但北陵镇二十六万兵马的精锐武官比例之高,已经超过三宗其他军镇一大截,加上天机战械的装备程度,要比其他军镇高出一大截,之前惨烈的伤亡比例也大幅缩减下来了。

即便如此,过去一年,北陵镇还没有战死近十万人。

建兴三十四年九月九日,周云山亲自押送最后的一批降将及家眷抵达天营城,这一批人有一半是雷阳子等人的亲族家眷。

雷阳子这辈子生有四子三女,但四子三女都没能修成道胎,此时都已经逝世,也由于宗族之内没有足够有分量的人,雷阳子始终没有在四鹿岛建立王国,一直以来都以雷阳宗统治四鹿岛。

而雷阳子四子三女留下的后嗣里,剔除了五世之外、血脉疏远、又没有什么根骨、资源的族人,武灵王周斌最终将雷阳子留在四鹿岛的一千六百名亲族以及刘亚夫、魏哲的妻小亲眷送到东都山天营城来。

雷阳子、刘亚夫、魏哲三人到这时,被囚天地营的地宫已经整整一年多了。

陈海亲自到地宫将他们押出来,他们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心灰意冷,也无意感知天营城内繁杂不堪的气息,陈海在前面走,他们就在后面跟着。

见陈海在扈卫的簇拥下,走到一座巷子口停下来,他们抬头看了看牌楼写着“田子坊”三字——从建筑上看这里跟城中其他的街坊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暗中盯着这边的兵马未必稍稍多了一些。

雷阳子不知道陈海何意,这时候一个红衣少女端着浣纱的竹箩出来,年纪轻轻就有明窍境修为,可以说是不弱,但看到巷口站在一队虎狼将卒,吓得脸sè惨白,像受惊的小白兔就要躲回去,蓦然间看到陈立身边的雷阳子,滞站在那里惊呼道:“太爷爷……”

雷阳子再是铁石心肠,心里也是一痛,负手朝陈海说道:“老夫早就是你的阶下囚,你想要老夫做什么,何苦如此费尽心机?”

看网友对 第六百二十一章 借兵之议(三)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