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九百二十二章 借兵之议(四)

第九百二十二章 借兵之议(四)

仙道求索,需绝人世情念,并非说说而已。

想在雷阳子三千年的修炼生涯当中,动辄数十年闭关潜修,都不知凡几,而每次从闭关中醒来,或许就是一代人的天人永隔,他要是沉溺于世俗之情而难以自拔,想他这三千来要经受住多少打击,还怎么有可能修炼到这一步?

姬江野、姜晋、元周、秦虎山,甚至姜寅,他们的亲情更多寄托有机会踏入更高修为境界的子孙后代身上,也更着意宗族对他们自身地位的巩固,血脉的亲疏远近反倒退到其次了。

不同以往的闭关潜修,雷阳子这次被关押了一年多,是彻底失去人身自由,窍脉灵海都被左耳用秘法封印起来,没有办法修炼,倒有机会回想、反思他这一生所经历的种种往事。

此时的他没有一统扶桑海的雄心壮志,也没有以往的铁血无情,更像垂垂待死的卧病老人,这对他所修炼参悟的道无疑是一次重创,却也令他身体深处,他误以为早已经抹去的情感,又萌萌欲动起来。

如今被陈海从关押的地宫里带出来,虽然他甚至都不知道眼前这红衣少女的名字,只是隐约记得见过几次,这时候听到她一声呼,即便三千年修行而得的铁石心肠,这时候也是刺痛。

面对雷阳子的质问,陈海盯住雷阳子的眼瞳,咄咄逼人的说道:“雷真人你多虑了——虽然你们的亲族在天营城要受很大的约束,但这未尝不是对他们的保护,难不成雷真人以为他们扣押在四鹿岛,日子会更好过不成?而雷真人你即便认定我费尽心机、机关算尽,也不过是希望雷真人毕生修为,能为御魔出一份力,难到我的这份算计、这份心机,真就龌蹉、见不得光了吗?”

雷阳子、刘亚夫、魏哲自然不会认为陈海的心机真就单纯了,但陈海的话却又不容他们辩驳。

雷阳子侧着身子,盯着陈海看了许久才开口道:“若是我不答应,你会怎样对待他们?”

陈海负着双手,不以为意的说道:“雷真人当然可以拒绝我,自囚于地宫之中,我陈海也不至于心胸狭隘到打击报复你的亲族——再说了,魔劫汹汹,乃是人族谁都不能逃避的劫难,陈某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死于魔劫之中,天营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覆灭,到时候任何一个与天营城共存亡的人族都会灰飞烟灭,雷真人觉得我有必要打击报复你们的族人吗?”

雷阳子也知道他与刘亚夫、魏哲之所以没有被斩草除根,说到底是他们还有用处,但天营城真到了要覆灭的那一刻,陈海必然还会逼他出战,他们到那时候还不战,在陈海眼里就变得毫无价值,那陈海也绝不可能容他们再活下去。

雷阳子闭眼沉吟片晌,睁开眼睛问道:“当真只是想我们助你御魔?”

“倘若能侥幸熬过魔劫,雷真人只要答应不回扶桑海,天下之大,海阔天空,任雷真人逍遥自在,”陈海说道,“只要雷真人你答应这些,我此时便解除你们所有的禁制……”

“你不怕我们一得自由,便远走高飞?”雷阳子问道。

“倘若雷真人完全不顾惜族人死得毫无价值,我将你们永远关押在地宫里又有何益?”陈海哂然一笑,他要用雷阳子,他与左耳又不能时时盯住雷阳子,即便解开神魂禁制,一旦让雷阳子有机会拉开足够远的距离,以雷阳子的修为,也有能力解开禁制,还不如现在赌一把。

反正就算雷阳子、刘亚夫、魏哲他们逃走,陈海也不怕他们形单影只,有能力反咬一口。

“唉……”雷阳子长叹一声,心想这一生他自诩雄才大略绝不在任何人之下,却不想在眼前此子手下屡屡受挫,以致身败遭擒,他也想看看此人将来到底能折腾出多少天翻地覆的动静出来,说道,“雷阳子不才,也愿为御魔出一份力!”

看到陈海当即就解除了师尊雷阳子身上所有的封印禁制,刘亚夫、魏哲也恍然如在梦中,没想到陈海大胆到这一步,不过,雷阳子没有异动,他们也都是答应留下陈海帐前御魔。

陈海满意地点了点头,对雷阳子、刘亚夫、魏哲三人说道:“掌教姬真君今日应该会到天营城来,倘若知道雷真人、刘真人、魏真人愿意为御魔大业贡献自己的力量,一定会非常高兴。”

*************************

正午时分,姬江野在姜晋的陪同下,带着数百剑侍直接御剑赶到天营城。

姬江野平时有一艘太衍御虚灵舟代步,但御魔战事持续到现在,随着越来越多的魔族绕到魔獐岭以南,扰袭西北域腹地的补给运输,两三年的时间,损失数以百万计的驼马,后勤补给的压力越来越大,姬江野身为三宗掌教之一,又代掌西北域柱国将军府,他作为表率,早已经将平时代步的太衍御虚灵舟,拔给辎重营使用,以致他现在出行,比陈海都要寒酸。

姬江野、姜晋赶到之时,陈海带着雷阳子、左耳、苍遗、周云山等人守在东城楼前相迎,介绍左耳、雷阳子、苍遗等人给姬江野认识。

左耳、苍遗都以漱玉宫秘宗护法长老自居,姬江野也不疑其他,毕竟谁能想象燕州众人竟然有那么多精英战力,能从数以百万计的魔族眼鼻子底下暗渡陈仓进入星衡域;而周族能从灭绝的边缘逆转局势,甚至轻而易举的攻下雷阳宗,令雷阳子成为阶下之囚,自然是早就暗中培养出一批隐蔽力量才合理。

至于陈海与漱玉宫秘宗有多深的牵扯,此时也不是深究的时机。

当然,看到雷阳子、刘亚夫、魏哲等人完全一副不受禁制的样子,姬江野、姜晋都颇为疑惑的看向陈海,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陈海说道:“我专程派人去问过周宫主,周宫主答应只要雷真人此生不回扶桑海,可以留在北陵镇御魔……”

没想到北陵镇一下子就拥有两位天位境的高端战力可以调用,姜晋与姬江野都颇为意外跟震惊,但对此时的西北域而言,姬江野巴不得援助西北域的天位境真君越多越好,威严地点了点头,朝雷阳子揖礼道:“雷真人愿为西北域御魔而战,姬江野感激不尽,待魔劫过去,雷真人愿意留在西北域,万仙山、元阳宗、玄皇殿,绝不会缺雷真人一个客卿长老的席位!”

不管周族还是周晚晴,不容雷阳子回扶桑海那是必然的,而雷阳子不回扶桑海,自然要在扶桑海之外找到一处立足之地,姬江野此时拢络雷阳子,许下客卿长老的位子,倒不是刻意针对陈海,实在是他理所当然的认为陈海在熬过魔劫后,还没有招揽天位境真君的资格。

当然,陈海他本身就是万仙山的真传,即便雷阳子始终追随陈海,那他跟陈海加入万仙山,获得一个客卿长老的位子,以后能在万仙山修行,也完全不冲突什么。

“多谢姬真人厚爱。”雷阳子对姬江野的这番话,自然甚是看重,毕竟这代表着能够熬过魔劫,他就不用担心在西北域没有立足之地。

姜晋心情极其复杂,陈海原本就是桀骜不逊之人,虽然拜到姜寅门下,但凡事并不顾及姜族的利益,心知陈海即便日后留在万仙山,也跟姜族不会有太深的牵涉,想到这里心里也复杂之极,心想着要是陈海、雷阳子能与余苍一样,都能为姜族所用,那姜族在西北域的地位就完全不一样了。

“掌教真人此次到天营城,所谓何事?”陈海不理会姜晋以及随姜晋、姬江野他们而来的姜明传、姜涵、姬成韵等人的复杂神sè,因为姬江野之前只是传讯要到天营城来,到底为何事,却没有细说,他没有时间跟姬江野打哑迷,就直截了当的问道。

“听说天营城造有大量的轮式辎重车,输运货物极为便利,我可否一观?”姬江野问道。

说到轮式辎重车,此时恰好有一支车队从中岭那边过来,陈海直接邀请姬江野、姜晋他们一起往那边飞过来,介绍道:“天营城绝少驼马,唯有天机傀儡小术不值掌教及掌宗真人一笑。这种轮式辎重车,乃脱胎于机关兽,专为运送货物而造,除了风阵匣炼制复杂些,其他皆是凡铁所铸之物,甚至简便,天营城要联络东都山各处,造了七八千辆以补驼马之缺,走驰道,每辆车能运二三万斤货物,还算便利吧……”

姬江野暗暗盘算,普通驼马套上车,能拉动千余斤货物飞驰荒原,就已经是极致了,天营城所造的七八千辆轮式辎重车,运力相当于二十万匹驼马,但考虑到驼马所食草秣需要自己拖运,考虑到驼马难以日夜兼程,不能驱使过度,七八千辆辎重车,运力其实可以说能与五六十万匹驼马相当。

这或许可以说是东都山虽然每隔三五日就会受小股魔族精锐突入袭扰,损失却没有想象中惨重的原因。

魔族精锐突入到魔獐岭以南,重点就是打击补给线,其他方向上,驼马、驼兽的损耗极大,甚至大量的驼马受了惊吓,就已经废掉;而在东都山,受魔族精锐袭击,先保人,覆带式、轮式辎重车弃之城野,任偷袭魔族攻击,待将偷袭魔兵杀死或逐走,虽然覆带式、轮式辎重车也会有损失,但拖回辎重车工场维修,即便是有损耗,但辎重车却是越来越多。

然而无论是覆带式辎重车,还是轮式辎重车,铸造之法,姜雨薇当初所得的天机图卷里都有,而姜震那边又将图卷献给宗门了,姬江野也令万仙山的炼器院照图卷铸造,所造出来的东西,看上去大差不差,真正用起来,却又千差万别。

陈海说得含糊,姬江野眼力却是不含糊,顿时就发现天营城所造的辎重车轮毂上套了一层厚厚的皮胎,问道:“此是何物?”

“天机图卷言造辎重车,轮毂需箍套软弹之物以减缓冲,弟子在九郡国发现一种异树,割之渗漏出一种胶汁,凝固后塑造成车胎圈套到轮毂上,果然如天机图卷所言,甚至便利,”陈海说道,“北陵镇每年能从扶桑海借两千万斤的树胶,倒是勉强够用。”

陈海说得文绉绉的,实际就是实心胎。

为节约玄阳精铁的消耗,普通的辎重车,除了核心部件外,其他部件基本都用普通铜铁铸,要是没有实心胎的缓冲,不要说走万里远途上,行驶三四千里就会被颠散架,部件的磨损之大,将令人难以接受。

说实话,陈海在天机图卷里,将主要战械的制造办法都写明了,但差就差在这些细节上,而且很多细节还是燕州天机学宫这些年积累下来的成就。

郭泓判到星衡域之后,看上去天营城所造的天机战械,跟以往没有什么区别,但实际上改进极大,只不过天营城的生产能力也有限,诸多天机战械的改造版本目前还只是供应北陵镇内部而已。

这时候姬江野也说出他真正的来意。

魔劫汹汹,越国、天南国都派出数十万援兵进入崇国参与御魔,但还是远远不能遏制住魔劫的蔓延。

就目前西北域而言,兵力补充勉强还够,同时也不指望越国会大规模派兵,但随着越来越多的魔族渗透进来,腹地的生产受到极大的破坏,同时防线上的消耗又日益增加,此时的西北域,实际更迫切想获得越国物资上的支持。

目前西北域跟越国刚刚达成协议,越国以后每年将借出五亿斤以上的玄阳精铁以及其他的大量物资。

这批物资从越国境内发出,将走海路从望海城登岸,姬江野他们发愁的是从望海城到魔獐岭将近两万里摇摇路途,西北域的运力已经紧张,想要越国增援的物资运到魔獐岭,却是一件难度极大的事情。

姬江野与姜晋、元周等人商议,决定以东都为中转站,运输这批物资到魔獐岭前线,同时又想到天营城大规模使用的轮式辎重车,想要请陈海出来、全方面负责这批物资从东都山到魔獐岭这一段的运输……

“天营城能不能先抽出五千辆轮式辎重车来?”姬江野问道。

姬江野的目标,是希望天营城这边能日常维持一万辆轮式辎重车奔跑在从东都山到魔獐岭的这段运输线。

一万辆轮式辎重车,一次能运送三亿斤货物,十天走一个来回,一年能走三十六个来回,运力高达一百零八亿斤,这将能满足魔獐岭近二分之一的运力需求。

陈海说道:“御魔所需,天营城责无旁贷,不要说一万辆轮式辎重车,只要能力所及,掌教真人从天营城调两万辆轮式辎重车,陈海也绝不会推脱。不过,铸制艰难、存量不多的覆带式辎重车能越滩渡河、溜坡走谷不假,轮式辎重车需要有驰道,才能日后两千里——掌教真人要陈海负责此事,首先要在魔獐岭与东都山之间修万里驰道才行啊……”

姬江野拉着姜晋过来找陈海,自然都有考虑,问道:“我要是给你充足的人手及物资,从东都山到魔獐岭的驰道,你多少时间能修成?”

陈海早年在北镇,就是专司筑城铺路之事,真要去实施这个计划,陈海自然是最合知的人选。

“修路以及日后的维持,需要千里设塞、百里设寨以维持之,要有五十万营城兵,半年能草成,初步供轮式辎重车通过,两年能铺上碎石……”陈海说道。

“行。”姬江野说道。

之前陈海一直想扩大北陵镇的兵马招募,但现在魔獐岭消耗太大,一来兵员难征,二来征上来的兵马,诸镇都抢着喊叫补充,北陵镇还是主要依赖扶桑海送来的俘兵及流囚,补充消耗。

为造从东都山到魔獐岭的驰道,以及让陈海贡献一万辆轮式辎重车、负责这一线路的运营,姬江野额外拔给陈海五十万精壮,算是交换了。

谈妥这些,姬江野又看过天营城内的筹造工场以及天营学宫,之后也没有天营城过夜,就又连夜往望海城赶去。

他们要忙碌、操心的事情太多了,御剑飞了半夜,看到剑侍消耗太大,姬江野他们飞落下来休息。

普通剑侍都以极快的速度入寂调息,姬江野、姜晋以及姜明传、姜涵、姬成韵等人以这样的速度遁空飞行,完全谈不上什么消耗。

“要是陈海真能在半年内,初步造成驰道,到时候我想将燕台关的防御都交给他掌握。”姬江野坐在一块石头上,跟姜晋说道。

姬成韵都难以想象父亲会有这样的心思,这不是要将陈立提拔到都护将军的位子上了?

姜明传、姜涵神sè复杂,看姜晋沉默不语,他又能说什么?

魔劫当前,能者居其位,才是符合所有人利益的。

虽然北陵镇此时还仅仅维持二十五六万人马编制,但自从陈海借得援兵之中,北陵镇在魔獐岭的功损比,是其他防御方向上的三倍,而恰恰因为陈海敢率一部精锐,孤悬在防线之外,牵制魔族,魔族每有大的攻势,陈海就会率部从侧翼猛咬上去,令魔族有所顾及,这也使得魔獐岭在过去一年时间里,在其他防御方向的人马消耗,有一个明显的下降。

目前,只要给北陵镇足够的基础兵员,陈海守住燕台关千里防线,是没有问题,而陈海这时候要是还能维持这样的功损比,甚至哪怕降低一些,基本都能替西北域每年再节省二三十万兵员的消耗。

而只要三宗跟越国谈妥流囚填魔獐岭的协议,以及从屏马山防线到魔獐岭防线优先用轮式辎重车替代驼马,则意味着魔族目前这种强度的攻势,将没有办法拖垮西北域三宗……

北陵镇能发挥这样的巨大作用,给陈海一个都护将军的职衔,姜晋能说什么?

看网友对 第九百二十二章 借兵之议(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