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三百零一章 南下(十)

第三百零一章 南下(十)

风雪仍紧,席卷大地。大队骑军,也在向北而行。

这些骑军,都将大氅紧紧裹着,遮住头脸。在风雪中艰难穿行,战马都垂下头来,在雪中每一步,这些坐骑都竭力拔出蹄子,比往常耗费更多气力。

这队骑军,正是刘武周主力和徐乐所部汇合之后的大队人马,辅以乡兵弓手,未曾在壬午寨做多停留,立即北上,再寻觅可以与执必部一战的战机!

这次行在前面的,已经是以苑君玮为前锋了。而徐乐所部,则放在最后跟进。

其实按照常理而言,徐乐所部人熟地熟,已经打了两仗,应该在前引路,查探并控制战场,刘武周主力再行投入。但是刘武周在决定北上之后,苑君玮所部主动请缨,刘武周也行默许。

其间道理大家都明白,徐乐一个外来户打出了如此战绩,压得恒安甲骑抬不起头来,这个时候,恒安甲骑必须顶在前面,将颜面挣回来!证明他们还是恒安鹰扬府中,最强的主力!

绝大多数人都默认了这违反用兵常理的举动,连徐乐也不例外。完全没有和苑君玮争竞的意思。老老实实的领着兵马走在最后面。

比之走在前面的恒安甲骑,所有军将士卒面容肃杀,警惕性十足,生怕在风雪中突然撞出青狼骑来,撒出了七八个十余人的小队,携带金鼓号角,前出哨探,警戒做到了十足。

跟随后面而进的玄甲骑所部,则是悠闲了许多。那些跟随徐乐一起为先锋厮杀的一队人马,此时还能上阵的还有一半左右。其余的或者不是战死,就是负伤被收治。

这二十余名玄甲骑,风雪中行进,仍然是一副安然之态,并不十分紧张,也绝不是完全松弛,已经自然而然的就将自己调整到最为节省精力体力的状态当中。大风雪中行进,仍然是一副闲适模样,在前面恒安甲骑无人对谈,只是艰难前行之际,这些玄甲骑战士还能偶尔互相闲聊打趣两句。

玄甲骑崛起虽短,但是经历的战事,从来都是在徐乐的带领下以弱胜强,什么艰危的局面都见识过了。这次北上奔袭,更是夜袭,守山隘道战,踹营,骑军对冲战,什么战事都打过了,而且始终是面对优势之敌!

如此战事磨炼下来,加上玄甲骑本来的素质,但凡经历过还活下来的,成长都是飞快。比之北上之前,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其余未曾上阵的玄甲骑,都以羡慕的目光看着这些先期北上的袍泽,偷偷学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只恨自己当初怎么没有被徐乐选中,也走这么一遭。

韩小六就是其中懊悔得最厉害的那个,要是知道这走上一趟,能打这么多精彩激烈的战事,就算是拿刀架着自己脖子,也要逼徐乐带上自己!

大家都按着队列前行,在风雪中尽力保存精力体力。只有韩小六,一会儿冲到队伍前面,一会儿又晃到队伍后面,就没有个停歇的时候。一身大氅完全敞着,兜鍪也摘了下来,浑然感觉不到寒冷也似。韩小六胯下的坐骑,本来也是一匹颇为神骏的战马,这个时候被韩小六驱策得鬃毛都湿透了,只是喷吐着长长的白气。

谁都知道这驴脾气的小子憋着一股火,而这小子火气上来连刘武周都敢顶撞,撅得他下不来台。徐乐没呵斥他,谁也不想去招惹这小子。

眼见着韩小六又绷着一张脸转回了,胯下坐骑累得更甚,眼看都举步维艰。一直随侍在徐乐旁边,裹着大氅节省精力,懒得管自己这个倔脾气弟弟的韩约,终于忍不住了,掀开大氅的兜帽,狠狠喝了一句:“小六,看看你的马!突厥狗来了,你拿什么上阵?”

自家兄长发话,总算是有点作用,仅次于韩大娘徐乐,在韩小六心中排名第三。韩小六嘟囔一声:“这只是走马,又不是上阵的战马…………”

不过这嘟囔声极小,没敢给自家兄长听见。

韩约又呵斥一声:“到我旁边来,安心赶路!”

韩小六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的去往韩约身边。经过步离之际,这个裹着厚厚大氅,只露出眼睛的少女,碧蓝sè的眸子里,都隐隐有点笑意。

韩小六到得韩约身后,老实了一刻,又再忍不住,凑到一直不吭声赶路的徐乐身侧,尽力挤出笑容:“乐郎君,乐郎君?”

徐乐也一直在马上养神,节省精力。为将之人,一旦作战,谁也不知道这战事要持续多久,每一分精力都要珍惜着使用。徐乐毕竟也不是铁打的,连番作战,也有小创。再度出征上阵,徐乐就一直在马背上闭着眼睛,似乎睡着了也似。

韩小六一招呼,徐乐这才睁开眼睛,摇摇头:“小六,又有什么事?”

韩小六涎着一张脸凑近:“乐郎君,现在突厥狗怕的是玄甲骑,不是那什么恒安甲骑。乐郎君和刘鹰击说说,还是以咱们为前锋可好?”

韩小六将自己瘦弱的胸膛拍得冬冬直响:“乐郎君,到时候我为前哨,绝不给玄甲骑丢人!那些恒安甲骑哪里赶得上咱们玄甲骑”

啪的一声,韩小六脑门已经挨了一记,却是自家兄长出手。这一巴掌劲道好大,差点将韩小六拍在马背上趴着,捂着脑袋只觉得耳边铙钹乱响。

“乐郎君带队打出来的战绩,别安在自家头上!就是恒安甲骑当中,全队正的人马,也经历了这次战阵,难道还能比你差?老实呆着!”

韩小六抱着脑袋,再不敢多说什么。嘟着嘴拖后几步生闷气去了。

韩约收拾完自己弟弟,无奈的摇摇头,对徐乐道:“小六就是没个正型……不过乐郎君,我们真的就在后面看着?”

徐乐闭眼一阵,又缓缓睁开。透过风雪,看着走在前面二三百步,被大风雪隔绝,只能隐隐看见一些背影的恒安甲骑人马。

“先看看就是,看看刘鹰击这一仗如何打,就知道刘鹰击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心思。到底有什么盘算,以应对现在的局势!”

哪怕聪敏如徐乐,也看不明白刘武周一路隐忍,到底是藏着怎样的破局心思。这一切,只有眼见为实!

看盛唐风华,就来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三百零一章 南下(十)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