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九百二十四章 任命

第九百二十四章 任命

魔族最初将主要进攻方向放在西线,而在燕关台所守的千余里防线上,云门塞所负责那一段防线,要比其他防线短一大截,但所承受的压力却是要比其他要塞强出倍余。

然而对峙这么久,云门塞前积累的魔兵尸骸,差不多累积有七八十万具,而北陵镇将卒累积伤亡不过三四十万,特别是近期战损更是降到令人嫉恨的水平上——魔族在云门塞战场上承受如此之高的战损比,自然就令打定主意在魔獐岭打消耗战的魔族调整部署,转变主动方向。

姬江野自然也清楚这一点,但他此时问出这话,还是想着陈海能将更深层次的原因说透,而不是如此敷衍的拍须溜马就糊弄过去,摇着头说道:“不要想着跟我耍滑头——其他诸多防线上,将卒也都用命敢战,天机战械也绝然不少匹配,甚至诸多精锐武官,从宗族所获得的资源,还要优于北陵镇,但伤亡却偏偏要比北陵镇惨重,战果不如北陵镇显赫,倒是我与很多真君思虑许久,都没有想透的问题……”

陈立长吁一口气。

姬江野所说诸多防塞上的将卒都能用命敢战,这话倒也没有说错。

毕竟在汹汹魔劫之前,姬江野他们绝对不能容忍魔獐岭防线崩溃的,宗阀子弟出任将官、守御军塞,不管嫡庶,胆敢不战而逃,或者作战敷衍的,他们下手斩杀也绝对不会留半分情面。

从魔劫爆发到现在三四年过去,姜氏也好、姬氏也好,都不知道有多少子弟葬身于战场之上,也不知道多少子弟被他们亲手斩于剑下、以儆效尤。

然而严苛甚至近乎残酷的军法,并不能彻底的从更深层次解决西北三十六镇兵马存在的问题,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其他防塞的守军,这些年主要是防动依赖城塞沟濠守御,绝少敢在阵前打反击。

说白了还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说白了宗阀出身的将领,并没有真正的做到用命敢战。

也好重膛弩、六膛重装膛也好,三宗也都掌握铸制之法,仅两千步的射程是其最大的短柄,兼之魔族进攻锋线的防御也日益紧密,限制住重膛弩、六膛重装膛的作用,这时候就需要守军从城垒之中杀出去,将魔兵的阵列搅乱掉,或者不计伤亡的将魔兵的锋线压制在重膛弩的射程之内——要做到这一步,北陵镇看上去要承受极大的伤亡,但实际上魔族要付出的代价更惨重。

而说到重型天机战车,铸造出来就是用来对抗魔族在战场上那强悍的冲击力的,更需要守军主攻杀出去,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

北陵镇接管云门塞防线,对防线过大规模的改造,主要的原则就是利于打反击,而且每一战都必须要打反击,这使北陵镇守云门塞,人马损失少,而天机战械损耗却是极恐怖的一个数字。

陈海不知道姬江野有没有看明白这边,但有些话姬江野不问,他也会找机会说出来。

天呈山魔族在魔獐岭前对峙这么久,意图已经昭然若揭,就是要将西北域三宗的军事潜力完全耗尽掉,而魔獐岭又是三宗必守之地,人族兵马野战能力不强,想要挫败天呈山魔族的yīn谋,策略也很简单,就是千方百计的减少自己的损耗,加大魔族的损耗,最终令魔族难以受,那这一战就是人胜而魔败。

很多时候,道理就是这么简单,但要做到这一点,就实在是不容易。

听陈海一席话说了小半个时辰,看到其他防线上的守将陆续都赶了过来,姬江野才结束跟陈海这次谈话。

十几天的攻势让所有人都有些疲惫,姬江野自然也不会说太多的废话,挥手洒出一片灵光,一个巨大的光幕就在议事殿上空浮现了出来,呈现出天呈山以北、以东北境魔域的广袤荒原。

这应该是三宗最精锐的斥侯这段时间渗透到北境魔域更深处所汇总出来的情报。

陈海目不转睛地盯着变换不停的光幕,能看得出,西线往魔獐岭聚集过来的魔兵,规模还没有减缓的趋势,令魔獐岭一线所面临的军事压力接下来不会有丝毫的减少,但往东线聚集的魔兵更多,而且往东线聚集的,还有不少十数万甚至二三十万魔兵魔将组成的大股魔兵,这意味有更多强大的魔族势力进入东线参战。

陈海长叹一声,说道:“照着时间,我师尊他们在东线面临的压力,一年半载过后怕是倍增。”

从古兰山防线被破之后,已经进入到第五个年头,姜寅、秦虎山、余苍等真君带着西北域和奚同光从北庭柱国将军府的上百万精锐,收拢东北域的残兵,在松辽大平原的塔山,也坚守三个年头。

在唇亡齿寒的威胁下,东廷柱国将军府、东南域柱国将军府以及南廷柱国将军府,都往塔山派出大量的兵马跟物资,牺牲虽然惨烈,姜寅他们总算还是勉强在塔山站住脚。

塔山虽然有灵脉能布天地法阵,但毕竟是平原地区,难借山河之利,同时塔线以南又是沦陷区,大燕山脉尽落魔族之手,使得缺少腹地支撑的塔山防线物资输送更加艰难,这些都使得塔山防线上的伤亡,要比魔獐岭更加惨烈。

姬江野沉声道:“雍京那边,跟姜寅、奚同光几位真君应该都已经注意到这些变化,不知道雍京那边会如何应对,也不知道临近塔山防线的东廷柱国将军府会有怎样的应对措施,但我们还是要考虑最坏的局面发生,以防万一,诸位以为如何?”

此时有七八百万精锐魔兵,在中州大平原上与雍京所辖的六百万精锐兵马纠缠着,这几年互有胜负,但是谁都没能吃掉谁,也不敢轻易进行决战。

西北域南线怒川江、万涛河一线,目前还相对安全,只有少量杂魔出没,依靠地方兵备就能清剿,但他们考虑塔山防线崩溃的最严重后果,这时候确实需要分出一部分兵力跟资源,加强怒川河、万涛河一带的防御以防万一。

姬江野见众人都没有异议,又说道:“接下来这段时间,我虽然人仍然在魔獐岭,但是大多数的注意力将会放在东南,以策万全——而陈海统领北陵镇,主持东都山到魔獐岭的驰道建设,战功卓绝,我希望从此之后由陈海主持燕台关防线,你们可有什么意见?”

依照惯例,镇守将军都需要由天位真君执掌,更不要说陈海主持燕台关防线,除北陵镇之外,还要节制厉牙镇、燕台镇两军,不管有没有正式的任命,实际上已经是等同于都护将军了。

目前魔獐岭聚集十七八位天位真君,不要说姬江野了,姜晋、元周的修为、资历以及地位都不知道比陈海高出多少了,总领燕台关兵马、担任西翼防线主帅的重任,怎么都轮不到陈海头上。

不过很多人对此也早有预料,而北陵镇这些年来的战绩也是辉煌,陈海麾下还有两名真君级数的存在效力,在如此严峻时刻,大家都知道将陈海提拔上来的重要意义。

就像当初用姜寅守屏马山防线、最终不是三宗之首,而姜寅出任柱国将军一样,明天还能不能活命都是未知数,谁还抱残守缺去讲究那些破规矩?

见大家都没有强烈的反对意见,姬江野则继续宣布他进一步的打算:“燕台镇兵这几次大战,伤亡都较为惨重,不想被打散架,需要立时撤下去补充有生力量进行休整,我这次会调姜晋真君亲率燕台镇军,直接到万涛河北岸驻防,一边休整,一边加强南线的防御。乐和光真君所率领的密阳镇兵,这次也撤回到中岭休整,以后将作为后备兵马使用——着吴澄思真君率厉牙镇兵进驻密阳镇兵撤出的西桥塞,受北镇左都护将军陈海节制。不过,燕台镇兵撤出的腾溪岭以及燕台关这边的后备兵马,则需要北陵镇将兵马扩编到六十万进行填充……”

天下没有免费的晚餐,陈海此时骤然提拔到北镇左都护将军的位置上,不仅他,同时他麾下的嫡系兵马北陵镇兵,也需要承担更大的责任。

北陵镇早就可以编五十万兵马,但一直都维持不到一半的常备兵力,这么做最大的好处,就是北陵镇一方面所需要承担的防御区域有限,一方面兵力仅可能提高精锐程度,都能有效的减少精英战将的损耗。

陈海现在提为北镇左都护将军,看上去权高位重,老对手吴澄思都要听他的节制,但北陵镇除了要留有一部分精锐在燕台关作为机动、后备兵马外,还要同时防御云门、腾溪岭两大要塞,防线长度一下子拉长了三倍。

通玄境的兵员,以及其他物资,作为消耗品,三宗以后会足量的补充北陵镇,但辟灵境、明窍境以上的精锐武官、精英战将才是三宗目前最重视的核心资源,要么陈海有能力自己招募,要么就只能消耗自己的老底子。

防线长度拉长三倍、北陵镇兵精英战将的比例缩减一半以上,这都绝对不能算是好消息。

对陈海骤得高位还很有一些的几位真君,听到姬江野将所有的打算说出来,顿时又觉得能够接受了。

陈海却是一脸沉毅,朝姬江野拱手说道:“多谢掌教真君信赖有加,陈海必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也请掌教真君放心,只要陈海八尺之躯不残,燕台关必不会落入魔掌!”

看网友对 第九百二十四章 任命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