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原来是他!

第一百四十三章 原来是他!

上官灵秀面前,那中年人微笑了一下,那是一种万事放下,终于再没有了任何牵挂的解脱笑容。

而他身边的温婉女子,亲昵蔚然中却还更带有几分祝福的意味,伸手指了指上官灵秀,又指了指在旁边的云尊大人,然后,用手紧紧握住了丈夫的手。

此刻,看着上官灵秀的笑容,竟自流溢着某种奇怪的意味。

似乎是祝福,似乎是提醒,又似乎是……

但那中年人摇摇头,宠溺地握紧了妻子的手,似乎是妻子想要说什么,却被丈夫阻止了。那温婉女子的脸上露出来一抹无奈的笑意,又再看了上官灵秀一眼,嘴角一弯。

随即,男子与女子同时转身,向着东方天唐的方向郑重鞠躬行礼。然后重新站直身体,转身,又再深深地看了上官灵秀一眼,中年男子挥了挥手。

然后他就携了身边女子的手,抱起了小孩子,空中突然出现了一匹骏马,而三人就同时落到了马背上。

骏马驮着三人,在半云半雾之间扬蹄飞奔,奔着奔着,连人带马,就突然化作了一缕清风,就此消失不见。

而云扬和上官灵秀面前的那牌位虽然纹丝不动,但那三个包裹着骸骨的包袱,却突然间同一时间瘪了下来。

手上份量差异明显,上官灵秀登时如梦方醒,急忙打开观视包裹内中的物事。

全然不出所料,三个骸骨包袱里面竟已然什么都没有了,仅存一团白白的灰烬。

“那是无敌先祖……”上官灵秀泪眼迷蒙,却带着笑:“他老人家终于心愿达成,放心的离开了,携爱妻爱子共走九泉,幽冥相伴。”

云扬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道:“云某今天亦是开了一次眼界,果然是英灵不灭,天地长存!”

上官灵秀带着泪笑道:“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无敌先祖,果然不愧是我上官将门的前辈,这份风采,这份气度,从未在当今任何一位将军身上看到过。”

云扬沉沉道:“无敌,就是无敌!”

他得承认,难怪当年紫幽帝国宁可采取卑劣手段,也要毁掉这位上官无敌将军,那份无敌于天下的神采,当真是……太让人心折!

似乎是……就算是百万大军之中,只要这个人纵马而出,那他就是万战不败的存在!

他就是无敌的英雄!

而这种感觉,早已深深楔刻进敌我双方的所有人心里!

没有人会认为自己能够在战场上击败这样的强者!

“盖世神将!”

云扬给出了自己的评价:“只可惜……”说到一半,他就没有再说下去。

不管怎样,上官无敌的心愿,终究是达成了!

之后的话,还是不要说了,免得亵渎了这无敌英灵!

愿,这位无敌将军,偕爱妻爱子,一路走好,黄泉不寂寞!

将上官无敌一家三口人的遗骸交给上官灵秀,算是此次紫幽之行诸般事宜全部落幕的一个节点,云扬这会可是真心想要好好的休息一会了。

这段时间以来,尤其最近这几天,真正是将他累得够呛;先是排布筹谋,潜入紫龙城,时刻悬着一颗心,与紫幽高层周旋斗智,及至终于见到老独孤,然后就是连番大战,冲出紫龙城之后,更是以几近透支的状况下,才将月魂江水引流至紫龙城边界。

此番引流月魂江水虽然看似声势浩大,但云扬自己知道自己事,自己能够引流的,其实就只是很小一部分而已,说到将整条月魂江的江水全部引过来,打死云扬也是做不到的。

众人眼中所见的白浪滔天固然真实不虚,然而除却最前端的滔天巨浪,更后边的就只有为数不多的零星水流而已;绝不如紫幽君臣眼中所见的那般声势浩大。

所谓骇人听闻的无边水势,骨子里全都是云扬以圣水决搞出来的虚张声势,所谓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不外如是!

若是云扬的圣水诀修为,当真能够引流整个月魂江来此,也就不会出现他说了半个时辰到来,实际上却过了整整两个时辰才到来的事情。

来晚了,这才是真正原因。

那时候的云扬,他已经将自身灵力全数用尽,仍旧还是不能成功引流月魂江水至紫龙城边界;最终还是绿绿出了大力气,这才侥幸成功引过来一部分月魂江水!

而为了引流月魂江水至此,直接将云扬的神魂力量消耗了七七八八!

可以说,云扬面对紫幽君臣之时居高临下的高姿态,十成十都是在虚张声势,故弄玄虚!

然而之后的小熊之事,却又再一次损耗了云扬大部分的体力,及至他在外人看上去“从容”离开,化身为水流离去的时候,实际上已经去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云扬更是几乎就在水流之中昏厥过去,全凭着意志力生生的撑住,这才撑到了远离紫幽众人的视野之外,这才得到余暇静心复原,亦是在那个时候,绿绿告知了小熊之死竟又转机,这才又多了密林之行,为小熊起死回生,重启修途之变故。

当然,救治小熊之举又令云扬才刚刚回复过来的玄气,再度抽空!

是以等云扬落在上官灵秀船上的时候,可谓是其一生之中最虚弱最无能为力的时刻,唯一感觉,就只有自己疲乏到了极致,眼前一阵阵发黑,几乎随时都能昏睡过去。

要是这个时候,凑巧有敌到来,云扬只怕就真的只有束手待毙,任人宰割的份了!

生命灵元也不是万用之法,万解之药,至少对云扬当前的疲惫状态,它是无能为力的!

现在连上官无敌的事情亦告一段落,云扬感觉自己再也支撑不住,二话不说径自提了出来:“上官姑娘,可否给我准备一个安静的房间,莫要让人打搅,我需要休息一下。”

听闻云尊大人意外之语,上官灵秀却是瞬时明悟于心,这位云尊大人这几天貌似是累坏了!

他所做到的那些个事情,根本就不是一个正常人类能够做到的!

不管是哪一件,都是超乎想象的神迹!

而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又岂能没有损耗?

就算再有绝世修为在身,来到当前这一步,恐怕整个人都气空力尽了吧?

更别说云尊从来都不是以体能见长?

“此事委实是我疏忽了。”上官灵秀歉然道,随即便下了命令,任何人严禁登上大船的第三层。

然后直接将第三层最大的卧房腾了出来,稍稍的收拾一下,便即悄悄的退了出去。

云扬一挥手,一团云雾应手而出,安置在了房门位置;这是他现在已经累得接近混沌的思绪所能做出来的最后安全措施。

一旦有人想要强行进入这个房门,触动了这团云雾,云扬就会在第一时间警觉清醒,及时应变!

然后,他径自往床上一躺,几乎是头还没有挨着枕头,便已经呼呼地睡了过去。

睡梦中。

云扬只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是恍恍惚惚,如仙如梦,如痴如醉的。

恍如间,似乎又再次和兄弟们聚首一处,九个人一起出去进行任务……他睡着了的嘴角露出一丝柔和的幸福笑容。

“大哥二哥三姐四哥五哥六哥七哥八哥……”

“今天我们要去做什么?恩,大伏堡?好,我正好有那里的资料,你们等我一下,我来制定计划。”

“今天又有事?好的,我来做计划。”

“老九,别太累了,劳逸结合才是长久之道,无谓急于一时。”

“我不累!怎么就累了,只要大家聚在一起,即便做得再多,我也不累!”

“就是想你们,想得厉害!”

睡梦中,云扬恍恍惚惚感觉到不对劲,我现在就和兄弟们在一起呢,我想他们做什么?

哥哥们都在看着自己微笑呢,是在笑自己在那冒傻气吗?!

“对了,五哥,你找到月姐了没?她是你接走的吧?”

“小弟……”云醉月的身影出现,同样笑容满面,蔼然依旧。

“月姐,你那时可坑死我了,害死我了,吓死我了……”睡梦中,云扬放声大哭:“我还以为是我连累了你,害死了你……我我……”

他如释重负的哭着喊着,一时间将心中所有累积的压力,所有沉淀的委屈,所有埋藏的思念,全都如江河决堤一般的倾泻了出来。

静静地躺在床上正熟睡的云扬,嘴角挂着发自心底的笑容,眼角却悄然沁出了一行行的泪珠……

梦中的笑闹还在继续,九尊众人还在无休无止的做着任务;云扬只希望,任务当真永远做不完才好。永远都有事情做才好!

因为这样,大家才可以一直的在一起,永远的在一起。

只可惜,即便是再多、再复杂的任务,也有告一段落的时候,任务全都做完了,任务完成的速度远远超乎云扬的预料,明明任务顺利完成了,我为什么还要心有不甘呢?!

我心有不甘什么呢?!

看来我真的是把自己累傻了!

“大家等下去吃白菜豆腐!”

这是大哥提议。

众兄弟齐齐轰然响应。

下一刻,兄弟九人全员来到了那破旧的小酒馆中。

老独孤仍旧如往昔一般的佝偻着腰,坐在门前,看着兄弟们进来,老脸上全是温暖欣慰的笑容,一如看着久别的儿子齐齐归来。

还是一人一张桌子,一人一盘白菜豆腐,一人一壶酒,那沁人心脾的香味,顿时充盈了整个狭小的房间。

云扬贪婪的吃着,一边吃,一边感觉心中温暖的几乎要溢出来。

太好吃了!

真是太好吃了!

怎么吃也吃不够!

云扬发现自己的菜居然全部都吃光了,而几个哥哥们每人面前却都还有满满的一盘,正在运筷如飞,吃得心满意足。

好似先把自己糖吃完的小孩子,又如抢先吃了人参果的猪八戒,垂涎三十尺的云扬全然不顾形象,径自站起来,抄起筷子,涎着脸凑过去就要再夹上一筷子,却被群起拦在外面。

“不让我吃?”云扬愕然。

老大土尊抬头,赫然是大皇子的面貌,温暖的看着云扬:“老九,我们吃的,你不能吃。”

“什么叫我不能吃?明明都是一样的东西,我刚刚才吃完一盘!”云扬倔强的:“我就吃一口!就一口!诸位兄长赏小弟一口不成吗?”

面对从倔强到撒娇,乃至耍赖的某云,众兄弟们都温暖的笑着,望着他,却是齐齐坚决的摇头,予以否决。

老独孤佝偻着腰,慈祥的笑着,站在一边,微笑道:“何必纠结于眼前这点,想吃还不容易?我不是教给你了怎么做?想吃,不会自己去做吗?”

“不!”云扬执拗的:“我就要吃他们的,每个人的我都要吃一口,自己做的还有什么稀罕?”

就在此时,云扬话音犹自未落,尚在耳边,心间回荡,小酒馆突然间消失了。

大哥们也都不在原来的位置了,齐齐起身径自而去,八九个人说说笑笑,老独孤就跟在他们后面,一路说笑着向远方走去,居然没有任何一人理会自己。

云扬一时间茫然四顾,不知所措。

触目所及,四周天高万里,黄沙遍地,举目远眺,茫茫千里全然没有半点云烟,甚至连一棵树木,一棵草都没有。

这片大地,居然完全没有任何生灵存在,甚至这整片天地间,就只剩下了自己这一个活物!

自然不会有人理会自己。

云扬茫然失声的道:“你们到哪里去?为何不带上我?”

远方的十来个人影兀自彼此的亲热交谈,背影越走越远,仍旧没有人对自己的问话有半点反应。

云扬心中焦急更甚,拔足就冲了出去:“等等我!你们等等我!等我一道走啊!”

然而前方众人的行进速度越来越快,彼此间的距离也就相越来越远,彼端身影渐渐变成了一群小黑点,然后彻底消失不见。然后云扬若真若幻的感觉到,哥哥们似乎都变作了天空的星辰。

仍旧眨着眼睛看着自己。

然后,风来,雨来,雪来……

暴雨,洪水,火灾,雷劫,无数天地灾厄,血火交加,满目疮痍的人世间,只余自己不断的挣扎,不断地奋战,不断地嘶吼,是那样的需要帮助,需要援手,需要有人陪着自己走这一段路。

但,始终没有人来。

就只有自己一个人在撑着,撑着,撑着……

仍是恍惚间,面前人影一晃,老独孤佝偻着腰再度显现,仍旧是那副温暖的笑脸,绵延怜悯的看向自己:“孩子,回去吧,这里不该是你来的地方!”

“我不回去!”云扬大吼,眼中带着泪,死硬道:“我就不回去!”

老独孤怜惜的看着自己,轻声道:“孩子,以后切记……自己照顾自己……”

说完,伸出一只手,似乎犹豫了一下,随即向着云扬肩上一掌拍来。

云扬大叫一声,只感觉自己的身子全然不受控、不由自主地的不断后退。

而面前的老独孤,却离自己越来越远,渐渐亦如其他人一般完全看不见了。

偏偏自己还在不由自主的持续往回飞,云扬一边飞一边大力挣扎,一边连声吼叫:“我不回去!我不要回去!你们休想丢下我!”

“天天说兄弟一心,天天说生死与共,如今你们想要丢下我,哪有这么容易!”

云扬大吼着:“天底下就没那么便宜的事情!上天下地我也要找到你们!”

“不要留下我一个人啊,这世上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就我一个了还有什么意思?”

“就我一个了,你们看不到么?我捱得多么苦?”

“我撑不住了!”

“我是真撑不住了!你们带我走吧!”

“带我一道走吧!”

“带我走啊!”

“你们等等我!”

“大哥,哥哥们,等等我!等我!”

……

外面。

上官灵秀满脸泪水,尽是凄容。

从昨天当下,她一直坐在这里,里面的云尊已经睡了一天一夜;到了后来,突然间不知怎地,如同遇到了梦魇一般,居然全然不受控一般的大哭大叫,声声嘶哑低吼,惊心动魄……

她能清晰的听到云尊的呓语,虽然大半听得病不清楚明白;但终究有一部分还是可以听明白的。

而这些,乃是清醒状态下的云尊打死也不会说出口来的!

他在玉唐帝国,就是一尊神!

一尊活着的神祗!

怎么会表露这样的脆弱情绪?

或许,只有在疲累到了他自己都无法支撑,疲乏透支到了自己的潜意识的神智也无法控制的地步,再加上身心的巨大打击……让他实在是承受不了的时候,才会在梦境中发泄一二吧?

尤其是听到那……

“我不回去,我不要回去,你们休想丢下我!”

“不要留下我一个人啊,这世界上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你们看不到么,我捱得有多苦?”

“我撑不住了!”

“带我走!”

“我想你们,想得厉害……”

……

上官灵秀哭成了泪人。

易位处之,若然自己是云尊,一直在一起情同手足的兄弟们,在一天之间,全都战死……

只留下自己,独活人间,自己又会怎么样?

更不要说,在只有自己的时候,还要继续担负偌多的责任!

几乎整个帝国的精神支柱,全都在自己肩上扛着、顶着!

还要报仇!

还要做事!

还要担负责任!

要战斗,要厮杀!要面对无穷无尽的陷阱,要面对这世上所有的卑鄙,所有的龌龊,所有高尚,所有的……

朝堂奸细,江湖势力,敌对国家,四方战场……

以上这些,原本乃是九个人共同承担的责任,各有分工,各出其力,可是现如今,就只剩下了一个人,事情却反而更多了好几倍。

一人独处之时的那份孤独,那份凄凉,那份无助,却仍旧要一往无前,矢志不渝的继续支撑下去,一直坚持下去……

就算是个铁人,也只怕早就支撑不住了吧?

据说这一次紫幽帝国刺客乃是九尊之中某一尊的亲人,而云尊这一次来的最终,却又一次亲眼目送一个亲人的辞世……

纵使此役斩敌无数,大获全胜,又有什么用,亲人仍旧难以回生!

在这个世上,竟是又再孤独了一分!

心伤魂也殇!

云尊大人,他到底是怎么支撑下来的呢?

就算是做个梦,也需要将所有人都支走,才能在绝对属于自己的私密时间空间里,在睡梦里哭一场,骂一顿……

这等近乎绝望的孤独冷寂,让上官灵秀感同身受,只感觉一颗心,几乎被撕裂了一般。

上官灵秀真心无法想象,大抵要多么坚强的身心,才能承受住这一切?

……

“果然是他,竟然真的是他……”

上官灵秀流着泪,口中喃喃的说道。

事实上,上官灵秀早就已经对云尊的身份有所怀疑,尤其是吞天豹之前来报讯的时候,那一声喵呜……

现如今,云尊就在一门之隔的房内,梦里的云尊,可不曾隐藏自己的真正声音;上官灵秀一听就听了出来这个声音的原主何人。

那个一直帮助自己的,帮助上官将门,帮助玉唐帝国,面对四国将领嬉笑怒骂,从容自若的云尊,便是云公子!

那位云小侯爷!

那未看起来永远干干净净,似乎永远都没有任何尘埃能够落在他身上的云公子!

那温文尔雅的笑容,那挺立的背影。

虽然在外界,一直顶着纨绔的名头;但若仔细调查,却只会发现,貌似就没有任何纨绔事迹能够跟玉唐纨绔之首的云公子沾边……

纵使言语如何的油滑,但不管何时何地,都从未见过他当真弯过哪怕一次腰!

那看着自己,淡淡的微笑着,呼唤自己“灵秀姐”的云公子!

原来是他!

竟然真的是他!

上官灵秀终于明白了,明悟了许多。

难怪我一直感觉云扬身上有很多的秘密,似乎永远也摸不到他的底,他的心,永远也搞不明白他到底在想些什么,有什么样的追求,抱负……

难怪我始终觉得,这个人心机深沉,从不表露真情实意。哪怕是在嬉笑怒骂,哪怕是在撒泼骂街,哪怕是在蛮横不讲理……

但,一切一切股子都是那样的虚幻不实,似乎任何时候,让外人看到的,都不是真正的他自己!

原来如此!

原来世人眼中的云扬,就只是一个假象,彻头彻尾的假象!

原来云小弟,原来云扬,就是云尊!

就是那整个玉唐帝国视之为神祗、唯一救星的风尊大人!

这一路走来,他心中压了这么多事情,哪里还能轻松得起来?

哪里还能表露自己的真正情感?

只是现在扛在他肩膀上的诸多事情,相信随便换做任何一个人,多半早就已经被压得崩溃了吧!

但是他,还能够那样温润如玉,让任何人看不出来,尽是轻松写意!

然而骨子里的他,却又是这般的孤独冷寂,根本就没有人能够理解。

也没有任何人,可以帮他分担哪怕一点!

若不是这一次累到几乎崩溃,谁又能想到……他竟会是云尊?!

…………

APPappshuzhanggui.net

看网友对 第一百四十三章 原来是他!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