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九百二十六章 相见

第九百二十六章 相见

看到姬江野在剑待的簇拥下,往魔獐岭东麓飞去,沙天河、黄沾等人难掩内心的不满,抱怨道:“送三五十万凡民流囚过来,却要拿走一半的产粮,他这个掌教真人当得还真是一点都不吃亏啊……”

魔獐岭山高谷险,能开垦的田地有限,征用百余万流囚民户耕种,费尽心机或许每年也就能征得八九十亿斤粮食,到时候除了能满足燕台关驻军的基本需求外,还能有一些节余,但姬江野刚才开出的条件,无益是要将可能会有的全部节余都拿走,沙天河他们心里怎么可能会痛快?

最终捞不到一点好处,北陵镇又何苦费心做这件事,为何不继续由三宗保障燕台关的粮草补给?

陈海这时候却板起眼,训斥沙天河、黄沾等人说道:“好生做事,休要呱躁!”

魔獐岭屯田耕种,每年能征得八九十亿斤粮食,被姬江野拿走一半,北陵镇兵费尽心机最终只能得五六十亿斤粮食补充消耗,与北陵镇什么都不干,三宗需要从其他地方运五六十亿斤的粮食给北陵镇消耗,看上去没有什么区别,甚至前者北陵镇付出那么大的努力,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而吃了大亏。

不过,就算不为御魔大局考虑,在陈海眼里,一座充分开发能自给自足的魔獐岭,跟一座后勤补给完全需要后方供给的魔獐岭,又怎么可能一样?

令沙天河、黄沾以及雷阳子等人都留在主持北镇东都护将军府的日常事务,随时盯住北面魔族的异动,陈海带着苍遗他剩下,往燕台关南面四百余里外的灵雀峰飞去。

灵雀峰位于魔獐岭西南麓的一座谷原中央,峰高不过千米,却是魔獐岭八处地阶灵脉之一。

灵雀峰虽然是地阶灵脉,但距离御魔前线太近,也没有哪个大家族想着过来占据,三宗早年差不多在建燕台关的同时,就在灵雀峰的山脚下建了一座军事要塞,控制魔獐岭西南麓千里方圆的地域,此时则成为北陵镇在燕台关之外的大后方,陈海打算在这里再造一座天营城。

天营学宫十万弟子以及数万匠师、匠工陆续从东都山迁了过来,城池正在扩建,以及城内正加紧时间修建诸多工坊,此时正一片热火朝天,丝毫不畏惧严冬的寒流。

陈海和苍遗飞到灵雀峰东南,在一片已经建成的建筑群中落了下来。

那建筑群中清香缭绕,乃是天营学宫新址所在,陈海和苍遗信步朝学宫最为核心的藏经阁走去。

陈海与苍遗走进藏经阁,往地面打入一道灵光,地面轻轻地颤动,很快分开一道缺口,走进去迂回数千步,一座数丈高,十余丈宽的石门横在眼前。

这是早年驻军建于灵雀峰灵脉深处的地宫,在北陵镇接管灵雀峰之后,这里自然成了左耳的潜修之所。

陈海与苍遗走进地宫之中,左耳正盘膝坐在宽阔的地下大殿正中央,周身氤氲灵气聚集,在他的身前,古拙的龙鼎当空虚悬,正在吸纳磅礴的天地灵气。

“一切都谈妥了?”左耳淡淡地问道。

陈海盘膝而下,点了点头道:“条件虽然苛刻,但用心经营,只要能最终扛过魔劫,我们在星衡域就能有一处立足之地!”

左耳知道陈海的打算,见着数十年的努力终于初见效果,心里也是高兴。

陈海用神识向上方的龙鼎看去,只见在龙鼎的底部已经凝炼出一小团拇指大小的琥珀sè粘稠液体。

陈海一脸喜sè地道:“还是灵气充足的地方好,这才过去几个月的时间,龙鼎凝聚真龙涎息的速度,竟然要比在东都山快出数十倍不止。要是每月能得这么多的真龙涎息,不同声sè的炼入普通将卒日常耗用的精元丹中,即便没有龙虎伐脉丹,普通将卒修为精进,突破瓶颈,踏入辟灵境、明窍境甚至修成道丹的速度也不会太慢了……”

此时所凝聚的真龙涎息,只需要有足够的辅药,左耳有把握炼成一枚天枢地元丹,陈海便可以尝试去渡大道雷劫。

只是在这场魔劫之前,陈海踏不踏入天位境,区别不是很大,在没有足够的把握之前,他不愿意去冒险。

同时,到情势最危急的一刻,他或许需要率部退入燕州,与魔族或玄元上殿周转下去。

因为,陈海当前最需要做的,不是去炼制天枢地元丹这样的道级宝丹去渡劫,而是要千方百计的增强北陵镇的整体实力。

姬江野放心地将燕台关以及燕台关往西到东都山广袤地域的防务,都交给陈海掌管,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陈海并没有控制什么像样的食邑之地,相比较其他高门大阀,压根就没有什么根基可言。

整个西北域,无论是万仙山七族,还是元阳宗或玄皇殿的高门大阀,嫡系本宗及旁系庶支的子弟加起来,是一个极其恐怖的天文数字,再加上这些高门大阀所直接掌握的栖息族地,动辄是三四千里的灵天洞府,又兼控制一两千万甚至三四千万的凡民,这样的深底根基,使得姬、姜、元等族所掌握的精锐战将,即便在惨烈的御魔战事里,会有严重的消耗,但同时还会有大量的后备力量汹涌而出,弥补消耗。

北陵镇则不行。

东都山现在名义上是陈海所掌控,但加上之前崇国迁徒过去的流囚以及从九郡国、四鹿岛流放过来的降卒,人口加起来有三四百万,看起来颇为可观,但这个基数,即便跟衰落下来的吴族相比,也就十之二三而已。

这意味着,北陵镇精英战将在惨烈的战事中战死,陈海依靠自身掌握的势力,是无法弥补这个消耗的,陈海若是不想北陵镇的战斗力大幅下滑,就必须接受三宗调派精英战将补充到北陵镇中。

久而久之,北陵镇就不再是陈海一人掌握铁板一块。

陈海无惧姬江野的精巧心计,一方面他能陆陆续续的从燕州调一些精英武将过来,一方面就是真龙涎息能从根本上提升普通弟子的根骨。

想当初姜璇修炼资质,在东都山不过是千人之选,之后成就要比姜泽、周桐等人都要强,依赖的就是真龙涎息对其根骨的改造——而流阳宫当年能迅速的崛起,成立疆域广阔的流阳大帝国,龙鼎居功甚伟。

之前以及接下来这么惨烈的消耗战,陈海不可能不借用龙鼎的力量,但也恰恰之前消耗战过于惨烈,以及陈海在九郡国借援给北陵镇的丹药里虚夸一些数字,促进北陵镇中下级将卒的突破速度要稍稍高过水平线,也没有人能看出什么破绽来。

苍遗看着那琥珀状的真龙涎息,摇头笑道:“以此神物,拿去跟精元丹合药,还真是暴殄天物,不过眼下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情。”

苍遗瓮声说道:“姬江野那几个家伙,要是知道陈海短短数十年,在燕州折腾出多少花样来,就知道跟陈海比狡猾,那是自取其辱啊!”

“师兄,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陈海苦笑问道。

有龙鼎,陈海能保证北陵镇精英武将的数量不会大起大落,令三宗无法往北陵镇安插人手,但仅仅做到这一步,还远谈不上在魔獐岭西麓站稳脚根。

庚阳金雷阵作为道级五品的天地防护大阵,不比万仙山的护山大阵稍弱,同时与群仙门的关系太过密切,陈海不能将庚阳金雷阵直接拿过来用,但临风城的两座天地防护大阵,都以借援物资的名义上,已经转移到陈海的手里,

这么一来,陈第后续除了组织粮食、铜铁、军械等物资生产外,还能以燕台关、灵雀峰为核心,在魔獐岭西麓修建更坚固、完善的防御体系。

而这次在魔獐岭内部开垦田地,进行大规模的屯田,陈海计划一百人编一屯,他差不多需要从天营学宫抽调一万名后备武官去主持此事,陈海正跟左耳商议这些细节时,他神魂中微微一凛,陷入右臂手腕之中的蛇镯传来一道异样的感觉。

蛇镯又名界虚灵镯,经流阳宫存世仅有两枚,一枚留在燕州,一枚早就经姚老根之手带到星域衡。

蛇镯虽然不能令人的神魂直接穿越两重天域,燕州之人可能借蛇镯,神魂潜入血云荒地,陈海也能借蛇镯将一缕神魂渡入血云荒地,这样陈海与燕州那边,即便相隔数百万魔兵魔将盘据的血云荒地,也能及时沟通联络。

不知道燕州到底发生什么事情,这时候主动来联络自己,陈海也不敢怠慢,和苍遗、左耳说了一声,直接在地宫里盘膝而坐,借蛇镯将一缕神魂渡入血云荒地。

映入陈海眼帘的,是一个数百米高的山峰,而在山峰之上所立,不是董宁的一缕元神,又是谁?

这一刻,陈海神魂难以自禁的颤粟起来,差点就要被万丈高空的罡风吹散掉——此时乃血云荒地最为偏远之处,陈海不虞会被魔族强者察觉,一缕元神往董宁那边飞去,轻呼道:“宁儿,你终于苏醒过来了!”

血云荒地的罡风凛冽而激荡,没有寄舍的魔躯分身,元神不宜久留,感觉仿佛身置亿万年所积郁的寒煞之中,但此时在陈海眼中,脚下这座罡风凛冽的小山岭,却是要比道禅峰、灵雀峰这样的洞天福地都要令他深身舒服。

董宁这一刻的反应比陈海更是不堪,要不是陈海用九元归神真解,替她稳固住元神,她潜入血云荒地的这道元神眼见就要分崩离析了。

絮絮叨叨地,陈海这才知道,董宁是在去年才苏醒过来,但经过整整一年的潜修,才重新修成道丹,能够祭炼蛇镯渡入血云荒地……

看网友对 第九百二十六章 相见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