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五十章我下棋你在意吗

第五十章我下棋你在意吗

如此传奇的经历,得到的评价居然是挺能唬人?大夫心想你这才是真的能唬人,取出一本小册子递过去,然后带着深意地看了他一眼,说道:“这便是第三个消息,册子价值百晶,我想你应该很需要。”

井九接过那本册子,想了想说道:“我也回送你一个消息,赵腊月会参加梅会。”

大夫神情微变,确认道:“哪一项?”

井九说道:“当然是最后一项。”

大夫说道:“方景天与西王孙的事情,一旦有进展就会通知你。”

他没有再问井九是谁,也没有与井九商议应该如何通知彼此。

井九走后,医馆的伙计走了进来,摇头说道:“没法看到他的脸,所以无法画像。”

大夫说道:“没用通光鉴?”

伙计说道:“用了,笠帽还好,关键是他脸上的黑sè面具有些古怪。”

大夫心想应该是适越峰制出的宝物,不再多言,说道:“赵腊月会参加梅会道战。”

伙计拿着纸笔,用最快的速度记录下来。

在很多人想来,赵腊月就算是天生道种,终究修道日浅,不可能是洛淮南、童颜等人的对手,再加上她现在已经是神末峰主,不会轻易下场,所以这次梅会应该只是观礼,没有想到她居然会参赛。

“册子上的排名很快就要发生变化了。”大夫感慨了一声,说道:“神末峰与昔来峰之间有问题,再加上之前的碧湖峰,青山何时这般纷乱过?传话诸部,继续深查深挖,一应消息汇总归入丙等。”

那名伙计应下,在纸上继续记录。

“禅子来历归入甲类,绝密。”

大夫看了那名伙计一眼,递过去一张新纸。

伙计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连连点头。

大夫沉吟片刻后说道:“如果这个消息真的被确认,就把我们掌握的西王孙的资料给他。”

伙计说道:“西王孙太过谨慎,连西海剑派的人都不用,身边的亲侍都很神秘,我们掌握的资料不多。”

大夫说道:“我只是答应与他交换消息,又没有说我们有很多消息。”

伙计有些同情刚刚离开的那个戴笠帽的年轻人,问道:“那人究竟是谁?”

大夫说道:“禅子昨日对和国公说,前夜祥云护着的那人是故人之后,关键在于两点,故人之后是谁?为何需要禅子出手相护?今日这人说昔来峰主当时也在场,而且还要查,难道这还看不出来他的身份?”

伙计有些吃惊,说道:“难道他就是井九?”

大夫端着茶杯啜了口,说道:“不错,除了景阳真人的再世传人谁还知道这么老旧的暗号?”

伙计若有所悟,说道:“难怪您会给他那三个消息。”

“既然他要参加梅会,就一定会喜欢这三个消息,尤其是最后那个。”

大夫想到某些事情,忍不住摇了摇头。

井九明显不通世务,戴着面具想要遮掩自己身份,却是漏洞百出。

这样的年轻人,就算是剑道奇才,也不见得能走太远,卷帘人刻意交好他也不知道划不划算。

……

……

夜雨无声,并不烦人。

井九回到小院自己的房间,躺到竹椅上,取出那本册子随意翻看。

他的神情很平静。

如果换成别的参加梅会的年轻修道者,哪怕是童颜这等人物,应该也会神情凝重。

这本看似不起眼的册子上记载着今年参加梅会的前一百位候选的全部信息。这里说的不是说宗派、籍贯、年龄、性别这些简单的信息,而是所修功法、擅用法宝与飞剑、战斗意识分析、境界实力评估以及对最终排名的预测。

至于如何确定前一百名,自然源自卷帘人的判断。

既然涉及到功法与战斗,那么这自然说的是琴棋书画道里的最后一项。

道战。

井九不是特别感兴趣,随便翻开看了看。

排在首位的是洛淮南。

这位中州派年轻一代弟子的领袖人物,六年前便已经是金丹中期,不知道现在又已经突破到了哪一步,如果过南山的蓝海剑没有被他折断,或者还能凭游野境的功力与之周旋一番,现在则是完全看不到谁有可能挑战他。

卷帘人看好他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有些意外的是,排在第二位的不是童颜,不是白早,也不是水月庵弟子,而是西海剑派一个叫桐庐的人。

井九不是很在意,继续向后翻去,终于在第十七位的地方看到了青山弟子的名字。

幺松杉。

然后他在第四十几位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在很多人看来,井九战胜顾寒完全是一个意外,并不意味他的实力真在顾寒之上。

不是所有人都像青山九峰师长一般在剑道浸淫多年,能够看出他的不凡,就算是青山师长们也认为,如果顾寒不是太过自信,用寒井锁清秋强攻,井九真是天生剑体也没办法战胜他,无彰初境与上境之间的差距太大。

这是很正常的推论,井九还是不在意。

他只是在想卷帘人知道赵腊月会参加道战,肯定会对这本小册子进行修改,不知道那个丫头会排在第几。

忽然,他对棋战的排名生出些兴趣。

当然,他不认为这代表自己在意道战上的排名太低。

翻到棋战的部分,进入视线的第一个名字便是童颜,评价如同传闻里一般,各种赞誉如天花乱坠。

他的名字在十几位之后才出现,评价很简单。

——四海宴棋战第一,算力惊人,但明显初学,即便这一年里突飞猛进,也不可能得窥枰间大道。

清晨时分,井九醒来,以剑火洁面,整理衣衫,走出房间,来到花厅。

那家人正在用早饭,很简单的清粥馒头,就中间一大碗青菜馄饨看着比较香。

少妇起身相迎,小意问道:“要不要一起吃些?”

井九说道:“不用,一会儿有客人来见我,与你们说一声,莫要紧张。”

这家人在这里已经生活了很长时间,平日里自然也有亲朋好友上门做客,但想着今天来的客人是井九的,怎么可能不紧张,无论是那位年老的祖父还是那对中年夫妇,脸上都流露出焦虑的神sè,心想稍后应该怎么办?

只有那位小孩子感受不到家里的氛围,盯着井九,眼睛骨碌碌转着,很是好奇,心想这就是小叔吗?

“那位客人不用招待,随意就好。”

说完这句话井九便准备回去,又想着一件事情,问道:“关于梅会有没有赌局?”

桌旁坐着位年轻男子,应该便是井九名义上的兄长,这两天始终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

这时候听到井九发问,他知道父母与妻子哪里知道这些事情,赶紧解释了起来。

“像梅会这样的修道盛会,朝歌城里的普通民众根本无法接触,就算是那些王公大臣开赌局,也担心诸位仙师不悦,所以朝廷一直严禁,不过这只是明面上的,私下还是会有些赌局。”

井九说道:“若有靠谱的赌局,你们不妨下场试试。”

年轻男子有些吃惊,问道:“赌什么?”

井九说道:“棋战,赌我赢。”

看大道朝天,就来www.dadaochaotian5200.com

看网友对 第五十章我下棋你在意吗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