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九百二十七章 相见(二)

第九百二十七章 相见(二)

尽管有陈海的护持,董宁的元神在血云荒地暗黑sè的天幕之下,还是显得有些忽明忽暗,看起来维持不了太久。

陈海打断了董宁的话头,怜爱地道:“先不要说那么多,我带你去星衡域!”

“不要!”董宁语气坚定地拒绝道,“魔族此时将兵马都收缩回血云荒地了,我的肉身没有办法混着偷渡过去,此时妄图想着要去修炼身外分身,不知道要耗费掉多少资源,才有几分可能修炼到灵肉合一的境界——你们现在在星衡域也极为艰难,这个时候不应该在我身上平白无故的浪费资源了。”

说到这里,董宁语气转向柔和,拿手虚虚的想陈海的脸庞上摸去,只是陈海也只是分出一道元神渡入血云荒地,都是虚灵状态,哪里能有什么接触的感觉?

她摇了摇头,带着些笑容道:“只要知道你一切皆好,那就比什么都好——早晚有一天,我真正穿过血云荒地,去星衡域找你的。”

星衡域的魔劫已经历时近五年,五年间,根本没有任何削弱的迹象。

虽说西北域已经能够勉强守住魔獐岭防线,而姜寅率西北域勤王、会合北庭、东廷以及东南域柱国将军府的援兵,也勉强在辽松平原上建立防线,但烈王率征魔大军主力,与雍京兵马汇合后,又得天南、大越两国的援助,会合西南域、西庭、南庭柱国将府的援兵,兵势极大,却迟迟没有办法咬住侵入中州大平原的罗刹魔族,将其歼灭掉。

中州大平原已经糜烂不堪,不知道多少生灵沦为魔族的血食,而此时还不断有大群罗刹魔族,源源不断地越过古兰山脉,进入辽松大平原,陈海担心不知道到什么时候,一直紧绷着的局势就会彻底的断裂了,到那个时候,西北域与魔獐岭都很难孤支独撑,到时候该何去何从,陈海也不清楚要如何收拾残局,心想董宁这时候不急于过来,也是好的。

两人有喁喁细语了一阵,董宁将燕州当前的最新情况,说给陈海知道:

“这几年过去,燕州进行了全力的动员,不但将燕州境内不多的魔兵、杂魔都清剿一空外,眼下在黑山一线,还聚集了上千万的兵马,罗刹魔族在燕州的残兵,也已经彻底缩回血云荒地,甚至在血雾魔渊里都没有驻兵。朝中诸大人商议,有心想攻入血云荒地,占据一地建造城垒,一方面能替这边吸引部分魔兵,另一方面你这边要是有什么大动作,燕州那边也能以最快的速度响应,不至于延误了时机……”

自从魔劫爆发以来,崇国暂时算是彻底丧失了染指天罗谷的能力,这使得天罗谷在崇国大小宗门、宗族眼里的地位,已经不再那么重要了——即便在天域通道彻底打开前,玄元上殿乃至西北域三宗都不认为魔族里有谁能将流阳宫的上古遗宝从血云荒地取出来,但此时崇国面临灭顶之灾,暂时也没有人会关注天罗谷的动向。

即便最终极其勉强的将魔族驱赶出去,也没有谁会认为惨残重创后的崇国还有能力赶到六十五年后的天域通道彻底打开之前,有能力控制住天罗谷。

而魔族早就知道流阳宫的上古遗宝不在血云荒地,这些年大动干戈,实际就是用声东击西之策,有意将崇国的边军主力,都骗往西线集中,造成东线古兰山出现那么大的空虚漏洞。

魔族此时全力想撕开崇国的防线,短时间内应该不会针对燕州发动大规模的攻势,但燕州要是一旦对血云荒地有所动作,陈海就怀疑魔族有可能往血云荒地增兵。

看着陈海在那里皱眉思量,董宁一言不发,就这么定定地看着陈海,仿佛要把眼前这个让她倾心的男子所有的一切都刻印在心中一样,也或许只有这样,才能减轻这些年的相思之苦。

若是能再感受一下他的温度,那就更好了,董宁颇为遗憾地想着。

“前年我陆续从燕州往血云荒地调集了两百多道丹、道胎境强,现在燕州是否还能保持稳定,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吧?”陈海向董宁问道。

董宁点了点头道:“燕州这些年来,在惨烈的御魔血战,有不少地榜、天榜中人物殒落,但在生死威压之下,加上道禅院的玄法绝学进一步惠及众人,突破瓶颈,踏入新的境界者比比皆是——目前燕州拥有六十多位天榜道胎、九百多位地榜道丹,人数是魔劫暴发前的一倍,你前后总共才抽走五分之一的人手,还不至于动了燕州的筋骨。而诸阀老祖们知道星衡域的存在,不仅能让他们延续寿命,而且得到机缘后,有可能令他们更上一层楼,他们也就少了一些勾心斗角的心思,这一次的计划,倒是诸阀老祖表现更积极一些了……”

董宁说起燕州更详细的情势变化,也是相当的振奋。

星衡域为诸阀的老祖提供了一个看似缥缈莫测的目标,但比魏子牙当年折腾出来的那些事,踏入星衡域,渡劫踏入天位境,成为天位境,虽然机率极低,却更真实、更可靠得多。

这就极大化解了燕州人族所存在数千年的矛盾;当年栖息瀚海的蛮族部落,迁入到凉雍及河西北部的边缘地区也栖息繁衍开来,蛮族武勇,成为龙骧军精锐最重要的兵员补充之一。

说了很多事,董宁眼神古怪的瞥了陈海一眼,又说道:“燕州情况一切都好,但可惜某人当年难得回燕州一趟,办事却不力,几年前疯狂了一晚上,在两个女人的肚子里都没能留下什么子嗣,要不然扶持幼帝登位,燕州的形势就更加的固若金汤了。”

陈海当然知道杨巧儿和苏绫在他走后一两年间,都没有能成功诞下子嗣,他暂时也不会去理会这事,但没有想到这时候听董宁说出来挤兑他,笑着说道:“你生气了?”

“我有好生气的?我只是将燕州这两年的状况说给你知道而已。”董宁瞥了陈海一眼,说道。

陈海也是赶忙岔开话题,说道:“燕州局势平稳,是能抽调大量的兵马出来,但此时不宜太早轻举妄动——即便燕州要有所动作,也不是现在,我预计未来有两种可能,第一是魔族最终被驱赶出燕州,那燕州与北陵镇的联系绝不能有一丝泄漏出去,第二有可能是东线先支撑不住,先告崩溃,那时候数以百万的魔兵被挡在魔獐岭以北,不能南进吞噬胜利果实,必然会变得狂躁而轻敌,主力兵力有可能趁着西北域内部混乱一片,直接绕过魔獐岭南下,到时候我需要燕州兵马能势如雷霆杀过来,令魔族毫无防备,或许还能替崇国人族保存一分生机!”

陈海始终是将燕州兵马,当成手里唯一的奇兵底牌,之前陈海守新雁城时,实力太弱,需要燕州出兵牵引魔族兵马,但现在要是有可能,陈海还是希望魔族能彻底忽视掉燕州有进攻血云荒地、甚至经血云荒地杀入天罗谷的可能。

目前燕州那边有要做的,只是做好一切准备,而不是太早打草惊蛇。

另外,燕州虽然在血雾魔渊外调集上千万兵马,但在这上千万兵马里,能通过血雾魔渊进入血云荒地,以及有能力在星衡域惨烈战场上立足的精锐将卒,以通玄境中后期为标准,可能也就一两百万人。

陈海希望燕州那边秘密整训这么一支真正的精锐战力,以便在必要之时,能突入血云荒地。

见着董宁的气息越来越虚弱,陈海知道这是她刚刚恢复修为,元神还没有办法在血云荒原单独滞留太久,虽然说是百般不舍,陈海还是让董宁先返回到燕州。

陈海将分出云一道元神收了回来,将燕州当前的势态,跟苍遗、左耳介绍了一遍。

左耳点点头,说道:“北陵镇势力,要得胜,只能剑走偏锋了,希望燕州能编一支精锐战兵,到时候能发挥关键作用……”

陈海点了点头,转而向苍遗问道:“说起来,师兄,你触碰到大道本源也有多年,你现在去渡天道雷劫,能几成把握?”

苍遗叹了一口气,说道:“以星域衡有史以来,触碰大道本源,而修得道胎境圆满者,不知凡几,但他们在诸多道阶法宝、道阶灵丹的护持下,最终能扛过大道雷劫,证得大道者也不超过半数,我又能说有多少把握?”

陈海当然是巴望他们这里能再多几个天位真君,但苍遗此时贸然去渡道劫,成功的概率比他还要低,他绝不会拿苍遗的性命,去赌这十之二三的概率!

看网友对 第九百二十七章 相见(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