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九百二十八章 相持(一)

第九百二十八章 相持(一)

小雪初晴,整个燕台关数千里方圆被浅浅的雪盖着,偶尔有些地方露出黑sè的山岩,宛如一张精致的水墨画一般,清醒脱俗。

然而燕台关后方那一道道从炼炉中冉冉升起的黑sè烟柱,在陈海的眼里就颇为破坏眼前的画卷,但沙天河、谢觉源、黄歧玮他们却觉得这些黑sè烟柱不够粗、不够黑、不够呛人、不够密。

时间已经到了建兴三十七年初冬,灵雀峰下新的天营城总算是初步建设完成。

灵雀峰之下,也曾经是人魔两族血战多次的古战场,山崩地裂般的激战,将灵雀峰周围二三百里的地形摧毁得厉害,加上溪河年深日久的侵蚀,在魔獐岭西南麓的深山之中,形成一座东西延伸二百二十余里、南北长一百五十余里的山坝平原,有岷川等江河流趟而过。

新的天营城,就建在灵雀峰的北侧,建在这座山坝平原的中央。

天营城并没有巍峨、连绵百余里的城墙,从灵雀峰北坡而下,分别是天宫学宫、城守府衙门、三四十万人口集中栖息生存的居住区以及由上百座大小工场组成的工坊区,而天营城的防御,则更依赖于建在山坝平原外围峡口或险峰上的一座坚固堡垒,杜绝小股魔族的渗透袭击。

北陵镇人马损耗要比诸镇低一大截,但天机战械的损耗,却要比其他镇高得多,拥年产两千余辆轻重型天机战车、六七千具重膛弩、六十余艘风焰飞艇能力的天营城,可以说是北陵镇真正的命脉。

以往天营城建在东都山北麓,与北陵镇的主驻地相距万余里,为保证命脉不失,陈海不得不分出大批精锐放在东都山,确保天营城万无一失,这同时也严重影响到北陵镇军事潜力的发挥。

就像当初,陈海也不想亲自第一行营,冒那么大的风险游离于黑毛大漠的边缘,但要想兼顾到云门塞及东都山,他必须带着最强的战力进行机动作战。

目前在灵雀峰下建立新的天营城,八成以上的匠师、匠工都迁了过来,也就意味着他能将北陵镇的主要兵马,都集结到魔獐岭的西麓,战术也就变得更灵活机动。

同期,陈海还以灵雀峰山坝平原以及周边的中小型河谷盆地为主,以扶桑海借援武官有家眷以及北陵镇将卒重新婚娶之后的家眷为主,配以牯牛、驼马、犁车等农具,开垦出两千余万计的粮田,预计每年能征收二十多亿斤的粮食,差不多能基本满足北陵镇兵的谷物消耗。

不过北陵镇兵以通玄境精锐将卒为主,除了谷物消耗外,对肉食的消耗也是极大,每年近十亿斤肉食的消耗,目前还不是天营城能豢养肉禽、肉兽能提供的,陈海后续还将魔獐岭深处大大小小的河谷山坝平原及大小盆地都利用起来,进行囤田耕种或放牧豢养牲口,确保魔獐岭能在一定程度上能实现自给自足。

此外,天营城在灵雀峰山坝平原的边缘,勘测出两座大型玄铁矿脉,每年能炼四百万斤玄阳精铁以及十亿斤的普通铜铁——由于在矿场,除了投入采矿车外,还开始使用轨道辎重车,两座大型矿场、冶炼场,天营城仅需要投入数千矿工就已经足够。

相比较之下,西北域要开采、冶炼这等规模的玄阳精铁以及相当规模的普通铜铁,投入人力,却要比天营城多出三四十倍。

只是在大族宗阀的眼里,凡民小如蝼蚁,他们并不觉得多征用三四十倍的蚁民、凡民开采矿石、冶炼铜铁,有什么需要提高的必要。

庚阳金雷阵太过耀眼,此时还不能问世,但陈海还是将庚阳金雷阵与九郡国借援的乾元玄极大阵,都部署在灵雀峰山腹深处的地宫之中。

乾元玄极大阵,与当年赢氏用于守御燕京的乾元玄极大阵实是同一种大阵,但比后阵要多出一件道器级的乾元镇魔柱,使得这座真正意义上的乾元玄极大阵,防御力要强出数倍,足以阻止小规模的翼魔精锐突袭杀入灵雀峰山坝平原范围以内。

而在灵雀峰山坝平原的外围,八座堡垒都部署一座封禁级防御大阵以及三五千不等的精锐兵马,最大的作用就是有魔君级的强者突袭进来,他们能与乾元玄极大阵拖住强敌一段时间,令殛天玄雷舰能及时从燕台关方向赶过来救援。

当然,真要到最危急的时刻,左耳还是会启动庚阳金雷阵的。

在燕台关主城,陈海也是在原匠工司诸坊的基础之上,扩建了十数座专供军镇战械的工场,也在燕台关西南延伸百余里的山坝平原上,放牧畜养了十数万头牲口。

燕台关主城距离前方的战场太近,云门塞打得山崩地裂,燕台关主城受万仙诛魔大阵的庇护,影响不大,但在城外却跟动不动就五六级地震似的,不利于耕种,也不利于建造房屋安置凡民,即便是牧养牲口,也只是能养神经反应最为迟钝、不怎么容易受惊叫的一种火纹蛮牛,能稍稍弥补肉食的不足。

不管怎么说,云门塞、腾溪岭等地的战事,虽然依旧惨烈,但经过小一年的经营,魔獐岭西麓的囤耕军种,算是小有所成。

陈海与宁婵儿亲自出手,赶走试图东面战场横穿魔獐岭潜渡过来一群翼魔,正凝立在高空之中,看着哪怕是在寒冬之中,也散发着勃勃生机的燕台关各处,也是颇为满意,倘若这次能侥幸熬过魔劫,这里将他们控制天罗谷的核心基地。

与此同时,魔獐岭东翼战线刚刚结束了一场惨烈的战事。

数十万罗刹魔族的残兵在近万翼魔以及数量更为庞大的精锐魔骑掩护之下,缓缓向两三百里外的要塞撤退过去。

东翼防线以一城四塞为核心,各处关塞城门洞开,一辆辆天机战车隆隆而出,摆出一片紧逼的势态来,迫使魔族根本没有余力收拾战场,就仓惶北撤。

姬江野站在东安关的城头,看着罗刹魔族的败退的身影,脸上颇为满意。

不需要督战统计战果,姬江野、元周等人强悍的神识,早就将这数日战场上发生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

魔族在冬季彻底到来前,对东翼防线所发挥的这次战事,可以说今年以来最大规模的战事,前后一共持续了十一天,魔族动用两百万魔兵,轮番进攻东翼防线上的大小要塞。

此时魔族将前阵魔寨都放弃掉,往更北面的昌平要塞撤去,想必是提前终止这一次的消耗战事。

这一战,姬氏、元氏在东翼防线的兵马,共斩杀三十余万精锐魔兵,己方损失人马虽然也有二十多万,但随着天机战械的普及,以及新战术的普遍推广,使得那些即便没有通玄境修为、却身强力壮的凡民,也能进入战场辅助作战,加上重型天机战车,在战场发挥出普通明窍境、道丹境武将才能发挥出来的连结战阵及兵线的坚壁作战,这使得姬氏、元氏在东翼防线的嫡系兵马里,精锐战将的损失,降低到一个前方未有的程度。

在魔族看来,人族在魔獐岭的战损,仅仅比之前降低了一两成而已,过去整整一年,魔獐岭北麓的战场,像绞肉机似的吞噬掉人族近三百万将卒的性命,然而通玄境中后期的精锐将座战损降低了三成,辟灵境的基层武官战损将降低了五成,而明窍境以上的精英战将损失更是大幅降低了六成以上。

而从屏马山防线到魔獐岭的三条驰道全部改造完成之后,以轮式辎重车替代传统的畜力,这时候魔族再派出小股的精锐魔兵渗透到魔獐岭以南,想要袭击人族的补给线,就已经得不偿失了……

虽然魔獐岭的物资消耗,像是一个无底洞,但只要东线、南线的战事无忧,姬江野、元周他们已经有信心能将魔獐岭守到最后。

上百里外,化为髯须巨汉的屠乌魔君,虚立在一头在十数米高的一头血蹄巨兽之上,他的目光跨越百里,盯着姬江野信心十足的脸上,魔瞳里流泄出凶戾的血芒。

夜渐渐深了,在东安关东北三百里处,一座十数里方圆的魔塞如噬人猛兽一般,盘踞在那里。

魔寨之中聚集着三四十万的罗刹魔兵,除了必要的值守之外,大多数的罗刹魔兵在大嚼大咽一顿血食过后,已经陷入了酣眠之中,毕竟连续几天的惨烈战斗,就算精力过人的罗刹魔族也扛不住如此消耗,大睡一觉将有助它们更好的消化、吸收血食里的血肉精华。

在魔寨的正中处,是一座人族修建的石殿。

石殿之中,泰官以及屠乌、般度、丹图、yīn厉等魔君坐在用魔蛟颅骨制成的高大王椅之上,面沉如水。

天呈山四大魔殿,以泰官为首的孽境殿魔兵在之前的战事里消耗极大,在魔獐岭绞肉机般的消耗战开始之初,他们得以留在北陵城、燕归城一带休整,但这次为加强对人族东翼战线的攻势,孽境殿也有五十精锐魔兵被调了上来,参与战事,却不曾想十数日过去,损兵折将,竟然被斩杀了近十万精锐魔兵,泰官、屠乌、般度、丹图等魔也是心疼不已。

屠魔那如铁器摩擦一般的尖厉声音在大殿之中响起:“四殿强攻魔獐岭,已有五年时间,四殿即便能从北境征调大量的魔兵魔将,但此已经累积有一千两百万精锐,战死在魔獐岭之前,人族依赖天地大阵,但他们身体天生弱小,伤亡即便比我们略小一些,但累积也绝对超过千万。照道理来说,西北域三宗应该越打越疲,再有两三年就有可能彻底支撑不住而崩溃掉——只是,你们说说看,西北域人族有支撑不住的迹象吗?”

看网友对 第九百二十八章 相持(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