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三百零六章 南下(十五)

第三百零六章 南下(十五)

突厥人军中,并没有汉军这种一层层管辖下来的严密建制。一个百人队,既是战斗单位,也是经济单位。能出大约百名丁壮为狼骑的帐落,就是突厥部族中的贵人身份了。一般都有一百五六十户,不仅可以出百名丁壮为狼骑,也可以拉出百余名强壮奴兵,战时的马匹兵刃甲胄辎重,也都是帐落自备。

而执必家,也就是统带这一群百夫长。临战之际,指定一个血统高贵或者比较资深的百夫长为临时统帅。草原民族也天然适合这种离合聚散不定的建制。

原来执必家,资深的宿将颇有不少。在准备扶植执必思力上位之际,执必贺和执必落落,有志一同的将这些宿将调开了,或者将他们的帐落调到部族治下的边远所在,或者临战之际,以这些贵人的年轻子弟为百夫长出战。执必贺膝下人丁单薄,没有足够庞大的亲族帮衬,也只有用这个办法扶植执必思力上位。而那些曾经追随执必贺血战的贵人宿将们,也看明白了大势所趋,也不出这个头和执必思力争竞什么。毕竟执必贺和执必落落还在上面压着,积威如此深重,谁敢挑战执必思力接位之事?

随着执必落落在云中被擒,执必贺反而扶植执必思力的力度更大。此次冬日出征,选调出战的百夫长,尽是年轻后起之辈,谁也没有足够的资历去负责方面。摆明了就是要在没有任何掣肘的情况下扶植执必思力立功。

但遇上了徐乐这个不讲道理的对手,执必贺这样偏心自己儿子的布置,终于出问题了。执必思力经验不足,在壬午寨惨败。而同时也准备重用提拔的可尔奴,临阵之际的表现也好不到哪里去。两场败仗下来,青狼骑的士气已经低落到了极点。

这个时候,只有执必贺这老马出阵,准备好好拼杀一场,将青狼骑的士气挽回来!

但却没想到,汉军也上来得如此之快,而且和执必贺挑了同样一条进军道路。双方在风雪中撞上,然后就是厮杀爆发!

执必贺也没想到,青狼骑的士气已经跌落到了这种程度。只是前哨接触,前哨兵力足有三四个百人队,却几乎马上就传来了告急招呼左右两翼一起撤退的号角声,而望向自己的各个百夫长的目光,也似乎都是在劝他赶紧撤军,回转大营!

执必贺隐隐已经有些感觉,自己这段时日的措置,似乎都出了问题。

为了扶植执必思力,失陷了自己弟弟执必落落,让部下宿将再也不能领兵出阵。又错判了刘武周的战斗决心,以为执必家青狼骑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在云中之地,刘武周必然要来示弱求饶,到时候不管是帮王仁恭吃掉刘武周,还是帮助刘武周席卷整个马邑郡,都是稳赚不赔的事情。

结果刘武周却是强硬反击,麾下更多了徐乐这么一个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英锐无前的将领,一举将执必家前锋打崩,在大营前斩杀了两个青狼骑百人队。青狼骑内则不和,外则遇上强敌,竟然遇上从来未曾有过的困境!

而自己儿子,也身负重创,现在还躺在烽燧之中!

刘武周还不依不饶,直迫了上来,真以为能一举将执必家的青狼骑扫出云中之地么?

某,执必贺,还,未曾死!

某知道自己行得差了,未到汉人彻底匍匐在狼旗之下,突厥部这些神狼的子孙,远远没有到松懈的时候,远远没有到自家内部还争权夺利的时候!

打赢了这一仗,某自然会改弦易辙,小心谨慎,直到将这个马邑郡,用汉人自己的血,彻底淹没!

多少青狼骑百夫长的目光只是望着执必贺,这些年轻一代的百夫长,纵然能战,纵然凶悍。但是经验的缺乏,让他们在这逆境之时,都有些慌了手脚!

执必贺大声下令:“掇吉!你带三个百人队上前,有退后者,不论奴兵还是贵人,你知道怎么做!”

掇吉粗声粗气的应了一声,越众而出,随手点出三个百夫长:“随某上!”

往日里执必贺身边三个老军奴,失巴力聪明,拔卡沉默坚韧,掇吉看起来最是温和。现在却满脸噬血之意,额角青筋跳动。被他选中的三名百夫长不敢有半点犹豫,大声应命!

掇吉一把扯下兜鍪,摔在地上,他头上垂下的小辫,也已经花白了。再不打话,狠狠一磕马腹就冲了出去!

三名百夫长大声呼哨,招呼手下儿郎跟上,追随掇吉而去!

执必贺头也不回,又大声下令:“失巴力,将某汗旗插在这儿!把某的胡床放下!”

失巴力大声领命,从旗手手中接过青狼汗旗,狠狠插在积雪之中,摇撼一下,纹丝不动。有奴兵递过绒毯和胡床,失巴力翻身下马,亲自在积雪上将绒毯铺好,在将胡床支起,再赶到执必贺马前,匍匐雪中,执必贺踩着他脊背翻身下马,踩上绒毯,坐在胡床之上,双手按着自己的膝盖,扫视一下左右,朗声一笑:“雪中风景甚好,某就在这里不走了!”

这些百夫长默然,纷纷将腰间鞍侧的兵刃拔了出来,招呼各自百人队整理队形。

老汗意思已经很明白了,汗旗不动,老汗不退,面前就是万千汉军,青狼骑就是全部战死此间,也再不能后退一步!

执必贺招呼失巴力过来,失巴力三步并作两步赶过来,垂首躬身站在执必贺身后。

执必贺笑道:“老家伙,看来孩子们还是不成,又得看我们老家伙的了。”

失巴力轻声道:“老汗出阵,刘武周只能拜服在老汗汗旗之下。”

执必贺摇摇头:“这次刘武周有精兵,有强将,某也觉得棘手…………打打看罢!且看掇吉能不能稳住阵脚!”

在执必贺立下汗旗之际,掇吉已然单人独骑冲在最前,身边风雪狂卷,身后是紧紧追上的三个青狼骑百人队。

冲出去数百步之后,就看见大雪飞舞之中,前锋青狼骑就这样乱纷纷的退了下来!

一名青狼骑百夫长岁数最小,唇上还是绒毛,因为畏寒,身上穿得鼓鼓囊囊的,连甲胄都裹不上了。正是掇吉一个老友的儿子,往常是轮不到他上阵,但因为执必贺要削弱宿将威望,才被赶鸭子上架。

胆气本事本来就弱,此前又被徐乐吓破了胆子。一和苑君玮接战,就这样糊里糊涂的退了下来。看到掇吉单骑而来,这位小贵人只觉得眼眶一热,带着哭腔就喊了出来:“掇吉叔叔,汉兵凶狠,护着老汗快退!”

掇吉策马而前,打量了一下这个少贵人,猛然刀光一闪,这少贵人的头颅就冲天飞起,血光迸溅!

鲜血溅了掇吉满头满脸,掇吉神情狰狞,扫视那些呆住的青狼骑,语声冷厉的询问一声:“谁还敢退?”

看盛唐风华,就来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三百零六章 南下(十五)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