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九百二十九章 李代桃僵

第九百二十九章 李代桃僵

此时在石殿之中,除了屠乌等魔君外,还有诸多魔侯,而魔族的寿元要比人族长得多,其中有几樽魔侯,活得甚至比般度、丹图都要长,与人族交手不知道多少次,甚至还参加了四千年前那次对崇国北廷肆虐屠戮,它们对人族国度大崇帝国的了解极深。

在它们看来,西北域三宗就算是比四千年前北廷柱国将军府的实力更强一些,但也有限,而在魔獐岭之前的血腥绞杀持续了五年多时间,照道理西北域人族即便能支撑住,也差不多快要到崩溃的边缘了。

然而西北域三宗在魔獐岭前的守势太坚韧了,坚韧得出乎它们的想象,战事持续到现在,它们甚至连魔獐岭深处人族最为核心的三座城池,一座都没有夺下来,而西北域内部也是颇为平静,兵员的征调和后勤的供应都有条不紊,不但没有任何崩溃的迹象,反倒是有往越战越勇的方向发展。

屠乌的话落下之后,诸多魔君、魔侯也都是一脸的沉思,久久没有动作;泰官也是心烦意乱的坐在那里。

一个身穿黑衣,散发着yīn冷气息的魔君张口朝泰官问过来:“泰官,你可觉得有什么不对?”

闫莨大魔君已经是天魔第六境巅峰的修为,不仅是四大魔殿之一的罪境殿魔主,同时也是天呈山诸魔之首。

听到他的询问,泰官欠了欠身子,思虑片晌说道:“是否能请魔君以下,都暂时退出大殿?”

听泰官这么说,一些老资格的魔侯心里都不爽了,只是念及泰官好歹算是天呈山四大魔主之一,却也没有喧哗起来。

闫莨大魔君知道泰官接下来所要讨论的事情,乃魔侯皆不能知悉的机密,当即伸手一挥,令魔君以下的诸魔清场,然后示意泰官继续说下去。

“建兴五年,姜寅从天罗谷出手破往生骨塔,令左耳老贼得以御玉虚神殿逃出血云荒地,就当时而言,我们一度以为这是巧合,但此时魔獐岭与燕州大规模铸造天机战械,令我族兵马损失惨重,相信大概没有谁再认为这只是巧合了吧?”

泰官以天魔境以下的修为,统领孽境殿,每天都活得胆颤心惊,生怕哪天会被屠乌或者自己的叔叔般度取而代之——他也知道自己短时间内难以一蹴而就,直接踏入天魔境,就更希望能在其他方面,赢得其他魔君的尊重,因此这些年他驻守北陵城,除了一方面魔族铸造更多的战械、兵甲外,也研究人族的谋略,在出谋划策等方面,更受闫莨大魔君的重视。

泰官还是在正式接掌孽境殿之后,才知道早在建兴五年,上古流阳帝国的残孽左耳就御玉虚神殿逃出血云荒地,就当时而言,魔族还以为玉虚神殿,跟上万年前龙鼎的命运一样,都破壁消失在无尽太初混沌之中。

魔族当时严格封锁秘密,就是要崇国误以为玉虚神殿以及龙鼎等流阳宫的遗宝还在血云荒地,以便将崇国的主力兵马,都吸引到西线来,方便它们在东线秘密集结兵马,一举撕开古兰山防线。

而到这一刻,泰官更倾向认为玉虚神殿并没有消失在无尽混沌之中,而是成功进入星衡域,也倾向认定姜寅当年在天罗谷御剑入血云荒地,绞破往生骨塔,也绝非偶然。

要不是当初新建成的往生骨塔受损,流阳帝国残孽左耳在血云荒地垫伏上万年,寿元都已经快要耗尽,都不敢跟当时的般度、丹图等魔硬拼,是没有能力将玉虚神殿带出血云荒地的。

而根据泰官所收集的情况,西北域之所以造天机战械,是姜氏一名普通子弟姜雨薇意外得到天机残卷,之后卢少商以及陈海皆成为铸造天机战械的宗师,而这二人又都是姜寅的亲传弟子,

而魅魔夏寒又出自血云荒地,配合姜寅的亲传弟子在阵前刺杀束越魔君,以及流阳宫当年的秘宝之一界虚宝镯能令神魂穿越天域,对大殿内的魔君来说,不能算是什么秘密,这一切的一切,姜官相信闫莨脑子不蠢,都应该能猜到,姜寅实际就是流阳宫的余孽之一,而且一直都在与上古流阳宫的残孽左耳保持着联系。

闫莨魔君见泰官挑明这一点,点点头问道:“这确实不可能是巧合,但泰官你此时提这事,又有什么用?”

“我们此时也不需要再隐藏此事,迷惑雍京,大魔君,你想想看,玉虚神殿即便不在姜寅的手里,姜寅也势必知道玉虚神殿的去向——我们要是将此事揭开,消息传到雍京,甚至令雍京误以为龙鼎都在姜寅手里,大魔君您说人族会不会生出一些混乱?”

闫莨不是没有想过这种可能,但他就是认为玉虚神殿此时极有可能落在姜寅手里,甚至极有可能此时就藏万仙山,他才不想将消息泄漏出去。

毕竟玉虚神殿真要在万仙山,才更有可能落到他们手里。

要不然的话,他们将传出消息,大崇太上皇秦世民强迫姜寅将玉虚神殿送到雍京去,那等他们魔族大军到最后屠灭崇国人族,玉虚神殿最有可能会落到谁的手里?

真要是那种情况,反正闫良不认为天呈山有得到玉虚神殿的任何胜算。

而闫莨之所以率四殿兵马,从正面进攻魔獐岭,不断的消耗西北域人族的防御力量,没有从防御相对薄弱的北廷绕,说白了很大一层因素,就是只有这样,才更有机会先拿到玉虚神殿。

对于泰官的建议,闫莨大魔君摇头否决掉,说道:“姜寅在松辽大平原组织防线,而其亲传弟子陈海又是魔獐岭的大将之一,就算是秦世民再迫切得到玉虚神殿,此时也不可能强迫姜寅交出玉虚神殿的,怕是西北域三宗也不会跟他发这个疯,自毁长城。”

泰官看闫莨大魔君的反应,也知道他此策不是没用,实是闫莨大魔君不希望玉虚神殿以及除龙鼎之外的那几件流阳宫遗宝,落入其他的大魔君手里。

泰官心知他此时不能违拧闫莨大魔君的意志,岔开话题又说道:“流阳宫残孽,与燕州牵扯极深。在我们的正面,我们能肯定北陵镇主将陈海,必然是流阳宫的残孽子弟之一,之前陈海率孤军守新雁城拒我孽境殿大军时,燕州兵马进攻黑山魔渊,牵制我军,可见他们是有配合的——倘若我们在魔獐岭之前按兵不动,集结一部兵马,再转攻燕州,有没有可能扰动西北域的防线?”

闫莨大魔君摇了摇头,说道:“照你的办法,并非完全没有成功的可能,但燕州人族的战力经过这几十年的整合、磨砺,可以说已经是极为强悍。而就算天域通道彻底打开,我等魔君受天地法则限制,也只能进入血云荒地,而无法进入燕州,你希望我准备调动多少兵马,希望我花费多少时间拿下燕州?再一个,你又怎么确定,除了陈海之外,此时守御魔獐岭的西北域三宗将领里,就没有其他跟姜寅有勾搭的流阳宫残孽了?到时候我们两线作战,处境恐怕会更难。”

见闫莨大魔君这个不行,那个也不行,泰官心里怨他太优柔寡断,但他此时还无法忤逆闫莨大魔君的威势,当下也只有住在那里闭口收声,不再说什么。

闫莨大魔君直起身子,扫视了大殿中分别落座的各位魔君道:“五年来,我族在魔獐岭三关之前,魔兵损耗有上千万之多,而人族有大阵依仗,损失也逾千万。西北域看似还没有慌乱起来,但西北域的军事潜力就只有那么些,一旦耗尽,就绝无可能三五年内能恢复过来。现在我们损失一些儿郎,看着是令人心痛,但只要攻陷魔獐岭,西北域三四十亿人族以及其他亿万生灵,供诸君吞噬,相信能弥补一切损失,还希望诸君莫要焦躁,继续照原定的计划,跟人族继续消耗下去!而人族擅炼器铸制战械,姜官你们那里,也多铸造一些战械,减少我们的损耗……”

见闫莨大魔君还是没有改变策略的心思,泰官也只能作罢,而魔族虽然不擅长炼器,造出来的战械多笨重粗大,但好在魔兵都力大无穷,确实还是能对人族精锐兵马,有所克制。

不过,泰官心里担心,要是魔獐岭前的血腥绞杀继续持续下去,而西北域人族的实力迟迟没有被他们消耗到崩溃的边缘,从殒神渊等魔域更深处赶过来的魔兵魔将,还会不会继续大规模往魔獐岭前聚集、听从他们的节制……

*********************

此时的燕台关里,陈海并不知道天呈山诸多魔君竟然认定师尊姜寅才是与左耳勾搭在一起的流阳宫余孽、余党,他这时候正接受从扶桑岛送来的数万流囚。

通玄境以上的精锐将卒消耗太多,不要说北陵镇了,西北域三宗所辖的其他军镇也都消耗不起,这时候更多的是将一些犯重罪的流囚,进行两三个月简单操练后编入军中,以弥补消耗。

流囚有修为底子的人不多,在如此残酷的战场上,存活率极低,甚至防御灵罩被攻破,他们都没有跟魔兵接战,进入战场核心,就直接被震荡的天地元气活生生震伤、震死,但是随着天机战械的普及,这些身强力壮的流囚掌握重膛弩、轮式、覆带式辎重车等天机战械的操作并不困难,因而用好了,还是能极大弥补人族的消耗。

西北域拥有通玄境修为底子的人,总数只有两三千万,相当一部分人还年老力蓑,而每年也只有不到六七十万的新生力量涌出,像以往每年二三百万的消耗下去,西北域撑不住几年,潜力就会被耗尽。

陈海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将通玄境修为上的精锐消耗,降到每年六七十万以下,其余都用犯重罪的流囚替代。

西北域三四十亿人族,凡民每年战损四五百万甚至更高,短时间内还不至于令西北域支撑不下去,甚至扶桑海三岛每年还能送三四十万重罪流囚过来,任北陵镇消耗……

虽然残酷,但这是西北域此时应对魔劫的最佳战略……

看网友对 第九百二十九章 李代桃僵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