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九百三十一章 自绝

第九百三十一章 自绝

从绝天岭到路临城,除了皆是荒芜废地的松辽南部平原间,中间还隔着被罗刹魔族所掌控的大燕山脉,姜寅从大燕山南麓的赤峰城绕行,用了足足五天的时间才赶到了太上天尊的驻跸地路临城。

五天的赶路过程中,让姜寅把一处处人间炼狱又重新温习了一边,荒废的城镇、累累的白骨,都让姜寅的心情差到了极点。

此时已经看到获胜的曙光,只待大燕山一战赢了之后,中州大平原就可以繁衍生息了,姜寅如此宽慰自己,也只是尽量让自己心情没那么沉重。

路临城位于大燕山西面,距离位于大燕山中麓、聚集三四百万魔兵主力的朝贺残城只有五千里的距离,在之前也称得上是中州大平原的一个重镇大邑。

几十万玄元天军在其中驻扎,远远地望去,一片肃杀之气,却是他此行数万里山河,唯一能见到生机勃勃之所。

往昔那十数丈高的坚固城墙早已经成段成段的垮塌掉,那曾经繁华无比的街道,被无情撕裂开,残破不堪,显示路临城被破时经历过一场血腥的战事,但当时坚守城池的军民下场如何,已经是无需想象了。

残城之中,一座十数丈高的玄金高塔映衬着斜阳,折射亿万毫光里透漏比肩天地的威势,令人情不自禁就生出此塔比西天垂日还要壮阔之感,令人情不自禁便生出顶礼膜拜之情。

姜寅早年多次进雍京朝拜,自然知道这玄金塔乃是这片大陆可能已经是屈指可数的数件道级上三品无上道宝之一的镇元塔,传说当年秦世民就是依仗此塔,与人联手击毙上古圣皇商秋阳……

“姜寅,你到镇元塔来!”

秦世民那透漏无比威严的声音,直接传入姜寅的神识之中。

照道理,秦世民问策,嵇元烹、符思远等近臣都应该陪侍左右,不过秦世民乃大崇帝国的太上天尊,他要先单独召见姜寅,姜寅也不会多想什么,就直接往镇元塔飞去。

镇元塔从外面看,不过是十一二丈高矮,围塔一周不足百步,但真正走进塔中,却发现镇元塔的底层赫然就是一间两三百步方圆的大殿,这时候秦世民的声音再度传来:“姜寅,你到顶层来!”

姜寅拾阶而上,在镇元塔的最顶层,见到了独自坐在大殿正中的秦世民。

他躬身施礼道:“姜寅拜见太上帝君,不知帝君召姜寅前来,有何事吩咐?”

秦世民头戴高冠,也不回答,就这么定定地看着姜寅,一双犹如藏着万千星辰的瞳孔之中,没有丝毫的波澜。

姜寅此时已经天位四重,经第一品道之真意天地山河剑意而触及大道本源,在大崇国境之内,与稳胜过他的绝世强者,绝不会太多,但是他在秦世民面前,恍然间却觉得自己有如山岳前的蝼蚁,仿佛太上天尊只要一根手指头,就能将他捻灭掉。

镇元塔原本就是秦世民祭炼数万年的上三品道器法宝,实际上这一刻秦世民的神魂与镇元塔融为一体,姜寅修为再强,身在与秦世民神魂相依的镇元塔中,姜寅怎么能不感受到自己的渺小不堪?

不过秦世民的威压还不能压垮姜寅的道心意志,令他满心不解。

数年来他奋不顾身为大崇效力,努力维持塔山防线,不知道忍住悲痛亲眼看着多少自己的弟子以及自小在他膝前长大的姜氏子弟战死沙场,即便魔劫未去,还不到论功行赏的时候,他也不在乎什么功与名,但他怎么都想不到,太上天尊单独将他召进镇元塔,就先要给他一个下马威。

一重重的威压犹如狂涛巨浪一般,不断地向姜寅的神魂碾压而来,但姜寅他有他的坚持跟尊严,强硬的站在那里,在他的识海深处,一缕缕无尽苍茫的青郁气息浮现出来,凝聚成一柄顶天立地的金芒巨剑,强撑着抵挡住秦世民施加而来的一重重精神冲击。

看着姜寅脸sè惨白、汗如雨下,却还能凭借天地山河剑意支撑住,秦世民也是微微敛起眸子,但在镇元塔内,他不怕姜寅能翻出他的手掌心去,冷声问道:“你此时还猜不到我将你单独召进镇元塔的用意吗?”

镇元塔乃星衡域存世不多的上三品道阶灵宝,秦世民将姜寅锁在镇元塔里,能令姜寅一缕神魂残念都逃不出去,也就是说即便姜寅在他处炼有身外分身,这一刻都不要想有机会借身外分身复活。

姜寅没有想到他一心御魔,数年心血谋划,都是为替雍京多争取一线生机,最后竟然落得如此下场,此时的心里深处只剩下一声长叹。

秦世民说出这一句,姜寅再傻也知道是为哪般,透漏淡淡金芒的眼瞳迎着秦世民逼人的锐利眼神,问道:“亿万生灵,滔天血海,太上帝君眼里还只有流阳宫的上古遗宝吗?”

秦世民轻笑一声,说道:“废话,万余年前,我手刃商秋阳,裂流阳而分三国,你说是为哪般?”

“太上帝君又怎么知道流阳宫的上古遗宝在我手里?”姜寅问道。

数年,烈王从东北域抽调精锐战力,亲征天罗谷,以致古兰山防务空虚,被魔族所趁,这一切都源于雍京认定流阳宫的上古遗宝还留在血云荒地之中,而魔族也恰恰是利用这一点设下声西击东之策。

姜寅他自己也为没能提前窥破魔族的算计而深以为憾,但事情既然过去了,而魔族也一直没有主动揭露这件事,秦世民凭什么认为流阳宫的上古遗宝已经到了星衡域,甚至竟然误以为在他的手里?

“要不是本尊亲擒一头魔侯,搜其魂魄,知道你与流阳宫残孽勾通之事,说不定到现在还被你蒙在鼓里,以为你是我大崇帝国大大的忠臣,”

秦世民冷冷盯住姜寅,姜寅既然这么问,那他就更认定姜寅就是流阳宫的残孽、余党之一,为了令姜寅死心,他挥手展开一副副光幕,有姜寅当年率大军拿下天罗谷,孤身潜入天罗谷底隔着天域通道御剑击损往生骨塔的情形,有左耳趁残缺往生骨塔打开天域通道御玉虚神殿逃出血云荒地的情形,有夏寒(宁婵儿)配合陈海刺杀束越魔君的情形,有燕州黑山魔渊上万乘轻重型天机战车碾压滚滚尘烟的情形,

“你率部能守住塔山,依赖天机战械极多,魔獐岭能抵住数百万魔兵南下,依赖天机战械极多,而星衡域铸造天机战械最便利三地,一为天营城、一为绝天岭、一为玉皇峰,与你皆有密切关系,你还能说你与流阳宫遗孽没有勾结,还能说你不知道流阳宫遗宝此时藏于何处?”

这些年,姜寅在塔山以及三宗在魔獐岭不知道诛杀多少魔将、魔侯级存在,为获取魔族的机密信息,也不知道搜过多少魔侯魔将的魂,都没有涉及玉虚神殿遁出血云荒地的信息。

可见魔族为行瞒天过海、调虎离山之计,是下了大力气的。

而秦世民坐镇军中,难得出手生擒一头魔侯,竟然能如此恰巧的搜索到如此关键的信息,要说里面没有蹊跷,姜寅打死都不会相信。

只是,里面有蹊跷又如何,秦世民已经认定他跟流阳宫残孽有勾结,他还能为自己辩解什么?

而他此时就算将陈海的事情都吐露出来,结局也只是令魔獐岭那边的防线快速的彻底糜烂而已。

想到这里,姜寅长叹一声,问秦世民:“即便上古神物太虚龙魂鼎当初在圣皇商秋阳手中十数万年,圣皇商秋阳最终还不一样撒手归尘,太上你有何自信能得永生?”

见姜寅对龙鼎的去向闭口不提,饶是秦世民经历了无数的风风雨雨,此时还是焦躁起来。

他大手一挥,抚出一道金黄sè的气浪,那气浪蜿蜒,在空中虬结成一条龙形绳索,把姜寅牢牢的捆住。

“敬酒不吃吃罚酒,莫要以为你这两年修为又有了长进,就可以无视天下。以我天位八重的实力,又是在镇元塔之中,想要灭掉你易如反掌。我怜惜你一身大才,才忍你到现在,我现在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太虚龙魂鼎到底藏在何处?”

面对焦躁的秦世民,姜寅没有丝毫的惧sè,他凛然道:“姜寅不知!”

秦世民怒极反笑,好半天才停下道:“你莫非以为天位四境,又掌握天地山河剑意,就能逆抗我的搜魂之法?”

话音一落,只见一道金sè虚影从他眉心祖窍之中而出,晃晃悠悠地向姜寅飘了过去。

姜寅脸上一片平静,他闭上眼睛,摇了摇头,发出了一声仿佛带着无数腐朽时光的叹息声,下一刻,夺目的金光从他的体内乍然迸现。

“你胆敢自爆元胎!”秦世民看到这一幕又惊又怒,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姜寅竟然无惧生死,这一刻直接自爆元胎,当下翻袖祭出一枚黑sè大印,朝姜寅镇压过去?

姜寅看着镇元塔四壁金芒大作,亿万道符密篆汹涌而出,朝他卷席而去,显然是秦世民生怕自己殉爆元胎重创了他,他露出轻蔑一笑。

虽说他这一刻心里也充满不甘,但他以死重创秦世民,只会令魔族得利,令大崇彻底无救,甚至会令越、天南等国都彻彻底底的卷入魔劫,他这一刻只求一死,也唯有他此刻死了,陈海才有可能第一时间猜到镇元塔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至于毫无防备的被秦世民所派之人杀死,而令魔獐岭防线彻底崩溃掉!

下一刻,姜寅体内响起了一声轻响,就如同精美的瓷器碎裂一般,接着就见姜寅大汗淋漓的脸,以肉眼可见地灰败了下来。

秦世民面sè如土,他知道,最终还是没有能阻止姜寅自绝身亡。

轰隆一声,大雨倾盆而落,天地仿佛同时开始痛哭一般。

嵇元烹、符思远都知道太上天尊单独召见姜寅,也隐约能感知到镇元塔内的气机变化,但下一刻就完全感受不到姜寅的气息存在,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下一刻,秦世民气急败坏的打开镇元塔的门户,将军中嵇元烹、符思远等二十余真君召入镇元塔,指着已经气绝身亡的姜寅说道:“我欲赏功于他,此厮竟然意图刺杀我,真是罪无可赦、死不足惜!”

符思远看了嵇元烹一眼,嵇元烹却转过头去,不看他一眼。

符思远当然不会轻易相信这些年来费尽心机在塔山御魔的姜寅会有刺杀太上天尊的心思,但他不相信又能如何?

看网友对 第九百三十一章 自绝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