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九百三十二章 谎言

第九百三十二章 谎言

路临城周边千里荒原,一时间暴雨倾盆,不能视物,一道道金sè雷霆轰劈下来,不断的将暗沉的虚空撕裂开,似乎要将苍穹之下的路临残城彻底的轰灭掉。

这令大营里的阵法师们不得不启用部署在大营中央的八极锁龙大阵,才避免这一道道天罡雷霆直接轰劈到镇元塔之上,去触犯太上天尊的威严。

天位真君道消身陨,数千年乃至上万年修行的道之真意说是无质无形,但在生命最后一瞬崩解、散于天地,与天地气机感应必致异相,只是姜寅身陨道消、真意瓦解后感应天地气机的动静,也未必太大了一些吧?

在路临城的夜空之上,八头经乾元锁龙大阵所凝聚的巨龙虚影,栩栩如生,每一片龙鳞在夜空雷霆下都闪烁着冷冽的金属光泽,盘旋在镇元塔的上空,承接一道道天罡雷霆的轰劈。

即便是八极锁龙大阵,这时候也有些支撑不住。

符思远不敢胡乱猜忌师尊秦世民的话,但也为此刻那一道道此起彼伏的庚阳天罡雷霆之威而震惊,未曾想姜寅才刚刚踏入天位第四境没有几年,所修道意之精纯,竟然不在他与嵇元烹之下。

符思远看着姜寅的尸身委坐镇元塔之中,此时已经气绝身亡,这一刻他甚至完全感知不到姜寅枯的残躯里还留有一丝神魂的残留。

这意味着姜寅苦修数千年的元胎彻底的崩解离析、重入轮回了,唯有他修炼多年的天地山河剑意在搅动天地气机,似乎在诉苦着什么,符思远隐隐间似乎听见天地正发出龙吟虎啸般的悲鸣。

怎么会是这样?

符思远心里在哀嚎,他既不愿轻易相信姜寅会出手刺杀师尊,也不敢去想师尊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杀死姜寅,更不敢去想姜寅之死,对塔山防线会造成多恐怖、严重的影响!

符思远脸sè惨白的站在那里,他想不明白,在大崇人族好不容易看到一丝胜利曙光之际,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嵇元烹以及随太上天尊御驾亲征的诸多天君,看到这一幕,也是目瞪口呆,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你们这一个个是怎么回事?难不成姜寅魔念大炽、意图刺杀我,我还要留他一条性命不成?”

秦世民见符思远、嵇元烹一个个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冷哼问道。

他眼瞳里透漏而出的蕴道神光,仿佛万钧巨石,往一个个人身上落去,心烦豪雨雷霆不绝,宽大的袍袖一挥,磅礴的仙元如大海波涛一般往镇元塔内涌了过去。

刹那间,镇元塔光芒大盛,一根通天彻地的金sè光华直插云霄,仿佛要将yīn沉沉的天都搅一个大洞出来,瞬间过去,金光巨柱不断的往外扩散一道道金sè的光华涟漪,过了好一会儿,秦世民才以他通天手段,将扰乱的天地气机平复下来,就见雨住云散,一轮皓洁的夜月又重新高高挂在夜空之上,只是夜月盈血,似苍穹被无形捅了一刀。

“姜寅意图不轨,死在师尊剑下,罪有应得!”这时候就见一位头戴高冠的青年拜倒高呼道。

听到高冠青年的话,嵇元烹也陡然惊醒过来,跟着高呼道:“姜寅意图不轨,死在师尊剑下,罪有应得。”

这时候诸多天位真君一个个都醒悟过来,随声附和。

符思远心里一片惘然,但他也知道此时不是细究真相的时候,而是要确保塔山防线不会因姜寅的死出一丝纰漏,要不然塔山防线崩溃,往防线外七八百万精锐魔兵再度像山崩海啸般涌进来,那大崇真可谓连天神降临都无药可救了。

“师尊,姜寅为何有如此大逆之举,是要追根问底,但当务之际,要确保塔山不失。”符思远不愿去想太多,也知道姜寅一死,会令塔山驻军军心动摇,绝不能让魔族有隙可趁,那就一定要立刻有人去收拾这局面,符思远愿意责无旁贷。

“不错,塔山那里不能出一丝的差错,”秦世民见诸多真君如此顺从,颇为心满意足,但他没有理会符思远的请缨,而是将目光投向高冠青年,说道,“鸠山和,你立即点齐三千玄元神禽营将卒,即可起身,前往定陶关,接替姜寅主持定陶关防务——你到绝天岭定陶关后,切记盯住姜寅的残党余孽,莫叫他们有机会掀风作浪。”

没想到师尊竟然将主持塔山防线的重任,交给似乎从来都不会违拧师尊意志、甚至有意纵容师尊意志的鸠山和主持,符思远硬着头皮,再次请缨道:“姜寅余党残孽清除容易,但西北域兵马,是塔山防线联军的重要组成部分,甚至可以说是核心,他们要是军心不稳,鸠师兄未必能稳定局势,弟子与秦虎山、吴之洞皆是相识,也彼此信任,或能助鸠师兄稳住局面。”

符思远三番数次主动请战,鸠山和眉头微微蹙了蹙,也朝秦世民揖手施行道:“师尊,请让符师弟随我走一趟,助我一臂之力。”

“好吧,”符思远在路临城也没有统兵的职责在身,两度请战,秦世民也没有理由不让他一同跟去塔山,当然他心里也绝不希望姜寅自刭会害得塔山防线崩溃,但他也不觉得姜寅真就重要到无可或缺的地步。

高冠青年与符思远,也不作停留,拿到秦世民的手谕,就赶往神禽营点齐人马,接着又与闻讯赶过来的心腹弟子会合,一起从大燕山中麓与南麓交界的地方横插过去,往松辽平原的腹地飞去。

刚刚得知消息的符少群,赶过来时,脸上的惊容都还没有敛去,看到太叔祖符思远跟向来yīn沉却极得太上天尊信任的鸠山和站在一起,硬生生将心里的问题按了下去。

*********************

符思远与鸠山和稍作准备,就率三千神禽营精锐一路北上,但他们为了赶路,直接插穿魔族控制的大燕山中麓,自然不可能避开魔族的斥侯,甚至还被四樽魔君纠缠上,经历了几番血战,损失不少人手,于第七天才赶到了绝天岭定陶关。

见到他二人到来,代掌定陶关的秦虎山好似有些愕然,也是带着留守绝天岭的近十名天位真君出城来迎接,引着他们往定陶关内而去,一边疑惑地问道:“两位真君不在太上帝君座前侍奉,却是来我定陶关何故?”

符思远难以开口,鸠山和却是冷哼一声,把“原委”说给秦虎山知道。

秦虎山也是一脸愕然,顿住脚步道:“怎么可能?姜寅真君在定陶关恪尽职守,不要说塔山防线乃姜寅亲手打造,怎么就敢在镇元塔之内谋刺太上帝君。”

鸠山和有些不耐,把秦世民的印信拿了出来,说道:“这等大事,我们哪里敢信口开河?还请秦宗主速速派人拿住余苍、姜沛、卢少商等几名要犯,莫要逃了出去。”

秦虎山脸sè古怪,自言自语地道:“还真是巧了,三天前,余苍真君来找我,说接到了姜寅真君的传讯,要前去路临城听候调用。虎山也没有想过姜寅真君竟然在三天前早就身败道消,没有想竟然还有这种曲折。”

鸠山和双拳一握,剑眉倒竖喝道:“你真可以出这样的差错,岂非营中任何一名将领,都可以悄无声息的率兵马离开?”

秦虎山一脸的无奈,摊着手说:“此时我确实负最大的责任,可是我也完全被姜寅瞒在鼓里,才审查不严格的啊,还请鸠大人责罚……”

秦虎山乃是元阳宗宗主,其座下掌控着西北域十个重镇,拥兵数百万。

就是在魔劫未启之前,秦虎山也不是鸠山和身为太上天尊秦世民的亲传弟子就能够随意问责的,现在局势如此紧张,自然更是不敢对他怎么样。

鸠山和冷声问道:“他们往何处去了?”

秦虎山向西南一指道:“之前说是要绕过赤峰城,赶往路尘与姜寅真君汇合。不过现在看来,怕是方向就定不住了。”

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天,鸠山和、符思远就算是有天大的神通,这时候也只能确认余苍、姜沛、卢少商、姜雨薇等与姜寅关系密切的核心弟子、大约有两千余人,修为大体在通玄境以上,这时候已经是往西北域方向逃窜了。

而这边近两千的御禽剑侍,交由符少群统领着,循着余苍他们逃亡的方向找去……

看网友对 第九百三十二章 谎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