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九百三十三章 坦白

第九百三十三章 坦白

丹霞渡,位于万涛河中游,乃北廷、西北域以及中州三域交会之地。

万涛河流经此地,在岳山的夹峙下形成一条长数百里的几字形大河湾,丹霞渡位于河湾的下方,河道突然放宽数倍,水流变得平缓,兼之气侯温润,有大量的赤叶草在河床下繁植,将下河湾百余里宽的河道沾染得如同殷红的丹霞一般,遂名丹霞渡。

姜晋率领二十万精锐,此刻正驻扎在这里,除了这里易守难攻之外,倘若塔山防线崩溃,魔劫从中州大平原往外蔓延,西北域南线将是此地面临的压力最大。

目前侵入中州大平原的罗刹魔族被逼迫到洞庭山、大燕山两处,而塔山防线也固若金汤,前期担忧中州大平原局势无法控制的姜晋,这一刻也稍稍放下心来。

只要能将中州大平原的魔族驱逐、清剿干净,西北域不用担心腹背受敌,即便接下来得不到其他地方的支援,接下来在魔獐岭的消耗,西北域也能支撑住。

姜晋即便心里一直都暗恨陈海桀骜不驯,不能为姜族所用,但也不得不承认陈海执掌魔獐岭西翼防线一年多以来,不得不承认魔獐岭中路以及东翼防线,以及后勤补给运营在经过一系列变革后的巨大改变。

西北域三宗过去一年,看似在魔獐岭防线又损失了逾三百万将卒,但其中大多数都是流放充军的凡民囚徒,真正精锐将卒的损失大幅降低到一百万左右。

而随着大量重膛弩、天机战车进入战场,在相对狭窄的战场上,成千上万的天机战械,发挥出不比辟灵境、明窍境精英武官稍弱的作用,实际上也是用能批量铸造的天机战械,代替了精英武官及灵剑、道符、法宝等诸多消耗就难以短时间快速补充的资源的消耗。

实际上,过去一年,西北域三宗打了一年的消耗,西北域的军事实力没有减弱,反而有稍微的回升。

相比较而言,魔族过去一年对魔獐岭的进攻强度要弱了两三成,虽然这令魔族的兵马损失降低了很多,但这直接暴露出魔族在西线战场上的疲惫。

这绝对是可喜的变化,也令姜晋的心情相对轻松一些,甚至考虑是不是让姜涵、姜明传再率一部精锐,去投到姜寅麾下、增援塔山防线,以便能争取更多的军功,以稳固姜族在西北域的地位。

姜晋想到这里,正传念将姜涵、姜明传喊到大殿商议此事,突然感知到一千里之外,一艘浮空巨舰正极速往丹霞渡这边排空飞来。

姜晋眉头一皱,将神识投放过去,没想到竟然是陈海当年从雷阳宗手里强夺过来的殛天玄雷舰。

殛天玄雷舰不仅是陈海的座舰,同时殛天玄雷阵仿佛移动炮台,能直接逼近战场边缘攻击魔兵,发挥的作用比部署于内线的万仙诛魔大阵更大;而且殛天玄雷舰,是陈海手里最为快速的机动战力,一旦有多股精锐魔兵渗透进来袭击从东都山到燕台关的驰道,殛天玄雷舰还承担机动增援侧翼的重任。

除非是陈海亲自过来,要不然姜晋想不到有什么原因,陈海会将殛天玄雷舰单独派过来,但是陈海这时候不在燕台关坐镇,单独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父亲,怎么了?”姜涵他与姜明传神识感应距离极限就三百里,但注意到父亲姜晋脸sè突然凝重起来,开口问道。

“陈海到丹霞渡来了。”姜晋说道。

“他这时候过来干什么?”姜涵脸sè微微一变,这些年陈海简直就是他脸上大大的一个“耻”,偏偏这些看到陈海权势日益强大,甚至有在万仙山独开一脉的可能,他还奈何不了陈海。

姜涵此时已经没有想谋害陈海的心思,他不是不恨陈海,实在是差距拉得太大,他心里再憎恨,也知道他拿陈海没有办法,甚至他父亲此时也不能拿陈海怎么样。

这种情形下,姜涵是宁可不要见到陈海,也想不明白陈海为什么这时候跑来丹霞渡,也不知道是不是发生什么变故,又或许是姬江野那边有什么新的调令。

半个时辰后,就见一艘闪耀着湛蓝sè光辉的梭形巨舰,排开云海正斜斜地向丹霞渡插了下来,在营城辕门千丈外的半空中停住。

姜晋站在城楼下,看到陈海战甲之外,身穿如雪孝袍,他心里猛然一沉,手都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颤声问道:“魔獐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姜晋下意识就猜测魔獐岭防线出了什么意外,这一刻背脊都凉了半截,以为魔獐岭防线崩溃了。

“魔獐岭安然无恙!”陈海咬住后槽牙,一字一顿的说道。

“怎么可能?塔山即便出事,你也不可能比我更早知道消息!”姜晋摇了摇头,不愿意相信他这一刻的猜测。

塔山防线崩溃,不比魔獐岭防线崩溃的消息更安慰人心,但世间除了身为万仙山掌教真君的姬江野与姜寅二人外,还有谁能让陈海身穿孝袍?

只是,即便塔山那边发生变故,姜寅意外身亡,但陈海身在燕台关,怎么可能比他更早知道消息?

姜明传、姜涵等人也是脸sè大变。

虽然这些年姜明传、姜涵都看不惯姜寅扶持寒门弟子、不够照顾姜族嫡系子弟的诸多做法,但姜晋寿元将尽,他们内心深处又不得不承认姜寅才是延续姜族辉煌的擎天巨柱。

姜寅的意外身亡,对姜族的打击甚至比姜晋死还要沉重。

“师伯可否许陈海入城秘议?”陈海强忍住内心的悲痛,问道。

姜寅道消身灭的那一瞬间,陈海所参悟的天地山河剑意就发出令天地山河皆失颜sè的心音悲鸣,陈海也是在那一瞬就知道姜寅出事了。

陈海不知道姜寅因何而死,第一反应自然是姜寅死于魔族之手。

不要说姜寅守塔山的条件更加艰难、凶险了,陈海守燕台关也是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随时都有战死的可能——就当时而言,陈海心里没有太多的悲痛,心里想着为守护天下苍生而亡,这或许师尊最好,也是师尊最向往的人生结局,他要做的也只是继续在燕台关守下去,直到驱逐魔族,或者他也追随师尊姜寅之后,死于魔族爪牙之下。

陈海以为师尊姜寅的死讯,很快就会通过金剑符诏传到魔獐岭来,因此最初的三天,他只是提起从雷阳子手里强夺过来、后续都没有归还雷阳子的苍雷剑亲自跑到腾溪岭,在腾溪岭集结四十万精锐、一万辆重型天机战车,对当面的魔寨发动突袭,三天三夜杀得魔族娘都不认识。

要不是他还存有一丝理智,要不是雷阳子、左师看到情形不对,出手将他截下来,陈海甚至想要冲入魔阵之中引发天道雷劫!

陈海在燕台关聚蓄近一年的战力,突然间毫无征兆的从腾溪岭往北宣泄出去,而且陈海又是杀得那么疯狂,令魔族也猝手不及,魔族在腾溪岭北面经营数年的一座魔寨,没能守住两个时辰就被陈海攻溃,之后北陵镇兵四十万精锐,与从两翼增援过来的魔兵厮杀成一阵。

这时候陈海又令云门塞守军及吴澄思所率的厉牙镇兵各自对当面之乱发动强袭。

姬江野、元周在中路、东翼也不知道陈海为什么一声招呼不打,突然就对北面的魔族发动这么猛烈的攻势,但看到西翼以腾溪岭方向为首彻底的搅动起来,在中路、东翼也发动反击,以便将中路及东翼的魔族缠住,令他们难以增援西翼的战场。

陈海一方面是发泄心里的悲痛,一方面担心塔山防线有可能已经崩溃,那就急需要一场大胜来避免西北域人族的士气崩溃。

虽然魔族在燕台关防线部署有一百五十万兵马,但过去两年以来,西翼都不再是它们发动消耗战的重心,甚至在西翼坐镇的魔君也只有五樽而已,甚至不想魔族在东翼聚集十数樽天魔境强者。

北陵镇兵突然之间将暗中积攒数年的力量,毫无征兆,在所有人都预料不到的一刻发泄出来。

姬江野、元周他们预料不到,魔族更是预料不到,恶战三天三夜,北陵镇兵伤亡四十余万,斩杀魔兵六十余万,将燕台关北面的十数座魔寨悉数攻克,令剩下的七八十万魔族残兵,要么逃往中路的魔寨,要么逃往更北面的魔寨。

只是这种短促而没有周详计划的突发攻势,难以持久。

北陵镇兵伤亡如此惨烈,后续也没有更猛烈的攻势可言,短时间内难以承受更大的伤亡;而姬江野、元周他们在中路、东翼也完全没有配合好,因此也没能打出真正有意义的歼灭战。

陈海收残兵回营寨,三天已经过去,但师尊姜寅的死讯,还没有通过金剑符诏传到魔獐岭来,他就觉察出一丝异常了。

姜寅对塔山防线太关键了,而且塔山防线对整个大崇帝国的御魔意义,又是不言自明的,不管怎么说,姜寅以及塔山防线一旦出什么问题,都应该是最快的速度传诏各地,以便各地做出最快、最妥善的应对策略。

通过金剑符诏,将消息从塔山传到魔獐岭只需要两天,退一万步说,塔山防线彻底崩溃了,消息经太上天尊此时率玄元天军所进驻的路临城中转,再传到魔獐岭,也顶天多耽搁一天的时间。

陈海在外恶战了三天三夜,回到燕关台除了看到姬江野派人喝斥他乱擅的使者外,并没有半点塔山的消息传来,陈海怎么可能不觉察出异常?

一直等到第五天,陈海才从姜雨薇传回的消息知道姜寅刺杀秦世民不成,在镇元塔内自刭而亡——当然,这是余苍、姜雨薇他们所提前得到的消息,余苍、姜雨薇他们绝不会相信这样的荒谬,而陈海在第一时间得到姜雨薇传讯回来的确定消息后,便明白秦世民必是看出什么破绽,将师尊姜寅逼死。

师尊姜寅可以说是因他而死。

陈海也没有想到魔劫如此凶烈之时,秦世民竟然自毁干城!

这时候陈海才真真切切感受到彻心的痛,他能接受姜寅死于御魔战场,他将这样的死视为自己的宿命,但他怎么都接受不到姜寅如此屈死、冤死!

陈海强忍住内心的悲痛,一边不动声sè的传令将东都山的留守兵力调入燕台关,一边派苍遗渡海赶往九郡国,传讯周晚晴,他在燕台关等待的两天,查看姬江野、元周那边都没有什么动静,又估计通过正常的灵禽传报,再有三五天就会正常的将师尊姜寅的死因、死讯传回到西北域,陈海换了孝袍,也不通知姬江野、元周一边,直接离开燕台关,横穿整个西北域,赶到丹霞渡来见姜晋。

殛天玄雷舰经过改造,能日行一万八千里,即便如此,陈海赶到丹霞渡已经是姜寅死后第十一天。

大崇帝国的疆域太辽阔了,从塔山过来有二十万里的遥远路途,丹霞渡这边还是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可能,绝不可能!”大帐之内,除了陈海外,只有姜涵、姜明传以及这段时间来放弃经营东都城、彻底在姜晋帐前效力的姜震,姜晋仪态大失,怎么都不信陈海所说的是事实。

姜涵、姜明传、姜震脸sè皆是惨白。

要说比姜寅死,更令姜族难以接受的,就是姜寅死于这样的原因。

不管姜寅真是刺杀太上天尊不成而死,又或者是被太上天尊因为某种不能言喻的秘密逼死,都意味着姜族所面临的是灭族之灾。

西北域三宗团结起来,可以不鸟雍京,毕竟雍京经过此番魔劫,根基损得太厉害,非要修养千年不能恢复,但魔劫汹汹之下,太上天尊勒令西北域三宗将姜族嫡系人马交出去,又或者派一部精锐过来剿灭姜族嫡系,姬江野他们会做怎样的选择?

姬江野他们会为了他姜晋这一系残脉,跟雍京对抗?

只是他们在丹霞渡都没有什么风声传来,陈海怎么可能比他们更早知道一切?

“我参悟天地山河剑意,师尊身陨道消之时,我道心生出悲鸣,便直觉师尊出了意外,但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还以为是塔山防线爆发大战,师尊不幸战死,”陈海手指甲深深抓入万年铁木所制的长案之中,说道,“除了这个之外,我担心塔山有什么我所预料不到的意外发生,同时也是防止有什么消息遗漏,北陵镇在塔山及魔獐岭之间派出上千斥侯潜伏在贩夫走卒之中,通过一整特殊的方式传递信息。虽然没有金剑符诏,丹霞渡这边有什么重大事情发生,最迟不超过两天,我在燕台关就能知道。”

“什么方式?”姜晋死死的盯住陈海的眼睛,事情太过重大,将直接决定姜族的存亡,陈海不能证明这点,怎么都不可能相信陈海的话。

“天地磁光!”陈海将他所创的传信方式说给姜晋知道,“天地之外能吞噬一切的无尽太虚混沌,不仅天域与天域相接的天域通道会形成天地磁光,九霄云天之上,天地法则将无尽太虚混沌阻拦在外也形成天地磁光,九霄云天的无尽罡风,便是受太虚混沌影响所致,通常没有极高修为者,是无法闯过罡风层的封锁,一睹九霄云外天地磁光异相的,但即便看不到,却是能通过雷霆之力的波动感应得到——北陵镇有一种方式就是通过某种特殊的雷霆之力在天地磁光间的远距离波动传信。从塔山绝天岭到燕台关,通过这种方式传递信息,目前也只需要三四天时间,比金剑符诏慢不了多少……”

陈海从怀里取两枚磁雷传讯符,将祭用办法告诉姜晋,请他验证。

姜晋虽然没有踏入天位中三境,但身为玉皇峰的宗主,修为之深,在西北域也是在十人之列,听陈海详细解释过磁光雷霆的传讯之法,又验证过两枚磁雷传讯符,便能确认北陵镇确实有一套特殊的传讯手段。

而在燕台关与九郡国之间,由于雷暴的干扰,这套传讯方式不管用,才需要苍遗亲自跑一趟传讯。

“师伯,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亲自过来走一趟,也只是希望师伯您能小心谨慎一些。”北陵镇守燕台关不容有失,就算姬江野无意为了他们跟雍京对抗,也不大可能跟秦世民一样蠢、一样的迫不及待,这时候就对北陵镇怎么样,但姜晋所率二十万燕台镇兵在丹霞渡,就可有可无了,不要说姬江野、元周了,甚至秦世民都可能从万涛河南岸调一部精锐兵马过来,将丹霞渡死死围困住,迫使姜族子弟缴械受诛!

当前的情况下,即便普通将卒跟着姜族子弟同生共死,补给一旦被切断,也支撑不住多久。

而陈海赶过来丹霞渡来,最关键的一点,就是他要从十数万里外,将余苍他们接援回来绝不是易事,燕台关经历三天三夜的苦战,损失已经很惨重了,他要是将千余明窍境以上的精英战将全力抽调出来,燕台关将抵挡不住魔族随时会展开的反攻,他只能冒险赶到丹霞渡来说服姜晋,说服姜晋放弃所有的普通将卒,令所有辟灵境弟子全部避入燕台关,而姜晋他本人率部所谓的明窍境以上的精英战将,乘殛天玄雷舰,赶往十数万里外救援余苍他们。

“余苍师叔得到消息后,为避免惨遭毒手,当即就率领雨薇师妹她们两千余人,穿过塔山北陵的魔寨封锁,进入塔山北部的松辽平原,宁可陷入魔族的重重包围之中,也要比在室韦山脉或大燕山脉西麓被追兵围剿,更能保住姜族的一脉子弟,”陈海说道,“不过余苍师叔他们动作再突然,再不受重视,魔族也不可能让这么一支精锐战力,在自己的控制区域内行走自如,更何况我们还不清楚秦世民会不会派精锐也闯入魔族控制的区域继续追杀余苍师叔他们!”

“太上天尊为何要逼死姜寅?”姜涵身为姜晋幼子,在姜族论辈份跟姜寅实是同族兄弟,情急之下直呼姜寅的名号,也谈不上不敬,在他看来,陈海所说的一切都不能解释一个最根本的问题,就是姜寅此时对崇国这么重要,太上天尊发了疯才会逼死姜寅。

如果确认姜寅的死讯,与其说太上天尊突然间发疯逼走姜寅,姜涵更愿意相信姜寅御魔太久,不知不觉间受魔族控制而意图行刺太上天尊。

姜晋也是死死盯住陈海,他一只手藏在袖子里,扣住玄冥镜,陈海对此给不出合理的解释,他则要考虑是不是将陈海扣下来审问他对姜族到底藏有什么yīn谋。

“此乃真龙涎息丹,师伯或许有听说过?”陈海将太虚龙魂鼎历经数月才凝聚得的一枚真龙涎息丹,摆到姜晋的面前,说道,“师伯即便没有听说过,这枚真龙涎息丹大概能助师伯延寿百年,师伯你服食此丹,便知道是师尊为何受陈海牵累而遇害了!”

“太虚龙魂鼎在你手里?”姜晋这一刻几乎要跳起来,他是没有见过真龙涎息丹,但他身为玉皇峰的宗主,怎么可能没有听说过真龙涎息丹?

对他这一层次的强者,天枢地元丹也只能助他延寿三五十年,真龙涎息丹除了能延寿百年外,还能其他种种妙用,可以说是当年流阳宫崛起的真正根源所在,姜晋怎么可能没有听说过。

早初的时候,没有知道流阳宫所出的真龙涎息丹是怎么炼制的,长期以来一直都是流阳宫最大的秘密,但流阳帝国被巅覆之后,这个就不再是什么绝密了。

姜晋这一刻算是明白过来,秦世民为何要对姜寅下手,也明白过来摆在姜族面前唯一的退路是什么,要不然就算他杀死陈海,夺得龙鼎献给秦世民,秦世民都未必会放他们一条活路!

更何况,陈海孤身进入丹霞城,绝不可能告诉他们太虚龙魂鼎在哪里,而此时在秦世民的眼里,大概又认定太虚龙魂鼎就在姜族的掌握之中吧……

看网友对 第九百三十三章 坦白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