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四章:英雄

第四章:英雄

这是人类的梦……

或者说,这是在那个时代,悲惨活着,悲惨死去,以及悲惨经历的人类们,他们所留下来的怨念的梦……

莫名的,郝启心里产生了这样的认知,就如同在梦中接受到了来自过去的信息那样,这样的梦境一直伴随了他一个星期。

那个悲惨的时代,人类的未来已经基本断绝,至少从看到的那些,人类数量已经低于十万,而且还被各种鬼怪折磨,各种诡异的事情在人类中发生,而且那些鬼怪绝不仅仅只是幻觉,在梦中,郝启一开始以为那些人所看到的鬼怪都是幻觉,这种例子不少见,事实上在旅团的那名科学家的说法中,有很大一部分的外中生物都是依靠这类幻觉来捕食,甚至在七海之中这种例子也不少见,事实上,那怕是郝启前世的地球时代,在深海中也多是以类似幻觉的方式猎捕的猎食者。

但是这些水母样幽灵所使用的方式却是不同,它们猎食着人类,并非是使用的幻觉,以第一具偶然得来的尸体为开端,这个尸体的鬼魂似乎出现了,它所熟悉的人,不管是亲朋好友,还是血脉至亲,这个鬼魂都会出现在他们面前,而且根本不顾念之前的任何情谊,每次出现都是带着恶意的恐吓,在郝启所看到的所有梦境中,越是对其产生恐惧,这些鬼魂就会越是恐怖,而且渐渐的,从幻觉,幻听,到幻触,到那鬼魂可以以物理方式接触这些人,甚至伤害他们,这恐怖都还未曾停息。

当越来越多的人死亡,产生的鬼魂越来越多,更加恐怖的事情发生了,在梦中,郝启看到了类似鬼打墙一样的情况,随着死亡人数越多,这些鬼魂甚至连空间,时间,乃至是因果,现实与虚拟等等都可以跨越和更改,其强度之恐怖甚至连郝启都有些胆战心惊,因为这其中只有诡异,根本没有所谓的敌人,诡异到似乎违反了物理法则。

而那名自称是大科学家的人,他就是在这个人类即将完全灭绝,被这种水母变异体彻底赶尽杀绝时,来到了这个悲惨而恐怖的时代。

在梦中,这个人来到这个时代后,似乎对某种事情感觉到了震惊,以至于他来到的前三天一直都在虚空中用虚拟屏幕计算着什么,之后他似乎有些颓废,又似乎有些振奋,梦里郝启只听得到只字片语,似乎是说他居然无法回归原本时间,以及他似乎是在这个历史时段有某种使命,他在这个历史时段里所做的事情居然就是历史之类的话语。

而这人果然不愧是大科学家,他来到这个时代后,第一时间在蓝海东部偏远地带建立了一处庇护所,使用的是某种极微小的纳米级机器人,大量的这种机器人在输入程序的操纵下,几乎是肉眼可见的建造起了这个庇护所,一个开阔出的地底空间,占地足有十公里范围,能源区,居住区,工作区,学习区,娱乐区,防卫系统,传输系统,遮蔽系统,阻隔系统……等等一切应有尽有,而这一切只用去了他六天时间。

在这之后,他开始从几个这个时代人类已经探明的海洋中,不停的寻找所有的人类幸存者,在这期间,他也遭遇了鬼魂的袭击与侵蚀,他甚至为了得到准确详细的数据,而用自身去冒险,在几个鬼怪最常见的诡异情形中亲身体验了一回。

这种诡异的情形让这名大科学家既疑惑,又振奋,事实上,在外也有诡异的情形发生,但那都是可以用科学知识来解释的,譬如某种信息集合体,陷入其中的人会遭遇空间,时间,乃至是因果上的诡异情形,和这些鬼魂造成的情形类似,但那些都是可以用科学来解释的,期间也会消耗些什么,无论是消耗信息,消耗能源,或者是消耗别的,从某种情形来看都是符合守恒定律的。

但是这些鬼魂所造成的诡异却是不同,这名大科学家抓捕了一只鬼怪,然后不停的将自己投入到这个鬼怪所制造的诡境里,但是无论被投入多少次,其诡境都没有被削弱,这只鬼怪也没有显示出任何情形的削弱,而且科学方式的解析对鬼怪毫无用处,它既非是物质,又非是能量,更不是信息集合,或者说它既是物质,又是能量,也是信息集合,这是一种全新的,从未出现过的东西,和偶尔可以在世间发现的幽灵之类截然不同,它并非是那种纯粹意义上的幽灵!

任何现有的物质或者技术,无论是坚固隔绝物质,还是能量场,力场,辐射场,乃至是思维场,虚拟场等等,都无法绝对隔绝这种东西,它更仿佛是一种思维,或者说一种逻辑,一种概念,而要针对这种明显达到了灵子层面的概念阻隔,这种科技还没有发明出来,而且即便是发明出来,也不一定有用,这只是这名大科学家的个人推论,因为他目前所捕获的鬼魂,就是依靠他作为六级大科学家的灵子基础本质来强行禁锢。

但是这种禁锢本质上也有缺陷,那就是他只能够负荷少数鬼魂,而且鬼魂也有某种奇特的机制,似乎可以凭空的跃迁,这种跃迁的机理不明,那怕是被他的灵子基础本质捕获禁锢中,也仍然会在受到某种呼唤时直接消失跃迁,所以他无法将所有的鬼魂彻底禁锢,消灭更是不可能,他甚至连这种鬼魂究竟是什么都不清楚。

这些就是这名六级大科学家拯救存活人类时,在路途中对这些鬼魂鬼怪的研究,同时,他也依靠切割下自己的一缕灵子基础本质来获得了这些鬼魂的母体,或者说其跃迁终端,那是一种奇特的变异物种,形似一种漂浮在空气中的水母,呈多边形,淡黑sè,分裂及吞噬遗传,这名大科学家捕获了数十只母体,从中研究的结果是,这种变异水母集合意识态生物,单独的一个变异水母并没有任何智能,甚至连最基础的捕食和维生能力都没有,但是随着变异水母的数量增加,那怕其相隔一两个海洋,它们也仍然有一种奇特的对联机制,可以集合起来形成一种集合意识体,这种集合意识体就具备着智能,而且数量越多,智能越高。

只是,这种智能和这名大科学家所理解的智能不同,他试图和这种变异水母的集合意识进行对话,但是无论他使用任何方式来对话,或者翻译其反应,都无法从变异水母那里获得任何有用信息,而且这种变异水母具备自体传染性,它们可以对同类,但是不具备鬼魂性质的新生水母进行吞噬,然后很快的将其排出体外,这种被排出的新生水母就会转变为信息相同类,也就是具备鬼魂性质的水母。

研究还发现,这种水母只针对人类有效,那怕是水母进食了别的生物的尸体,也无法进化出类似人类鬼魂一样的性质,这种人类鬼魂性质是专门针对人类这个族群生物的,当人类面对鬼魂时,其精神,意识,思想,感官,肉体都会被侵蚀感染,然后从一个跳跃到另一个,每一个死于鬼魂的人类都有一定几率转变为新的鬼魂,这种感染方式,让一个人类死掉后,他所熟悉的所有人都会面临死亡危险,而那些人死亡后,就会更大范围的感染另一群人,几乎是几何倍数的增长死亡人数及概率,这对人类这个族群来说,几乎是无解的灾难。

这名大科学家将几乎所有的人类都集中在了蓝海东部的庇护所内,但是那怕是他亲自坐镇,死亡人数也依然不停上升,因为那种违反了空间,时间,乃至是因果律的死亡方式,那怕是他都无法对抗,他仅能让自身存活罢了。

当然了,他亲身坐镇,特别是与幸存人类同吃同住,也让死亡速度开始下降,当剩余下不足五万人类时,死亡速度变为每个月十人左右,但这依然是一个夸张的数字,人类已经下降为了只剩下五万人,繁殖速度永远跟不上死亡速度,而且鬼魂的数量在逐渐增加,他所能够做的,就是眼睁睁看着人类这个族群彻底消亡。

“人类的天敌吗……若结局是如此,那我来到这个时间段的意义是什么呢?见证人类的灭亡吗?那未来的人类又是什么呢?还是说我有什么忘记了吗?”

在郝启的梦中,他看到这名大科学家颓废的样子,他看着每天死亡的人类,看着在庇护所角落经常闪现的恐怖鬼怪,那是一个绝望的岁月,那是人类最为悲惨的时代,而这一切,直到他看到一个婴儿被鬼怪扭曲为了一团血浆肉团,被剥了皮挂在庇护所大堂中央时,他做出了一个决定……

“仁者爱人,我的母亲是如此告诉我的……男人总有些事情需要牺牲自己,我的父亲是如此告诉我的……责任与担当,社会是如此告诉我的……我想要成为一个英雄,那怕是成为科学家后,也有这么一个英雄梦,我……是这么告诉我自己的……”

梦中,这名大科学家如此的笑着,他的名字叫做白明轩,在那个时代,在那个人类即将彻底灭亡的时间里,他以自身为目的,将所有的变异水母全都吸纳入了自己的灵子基础本质中,既然变异水母是以集合意识为核心,从而控制所有变异水母的智能,那么……他就来取代这个变异水母的智能!

那一天,万千水母集中向了他,那一天,有光自漆黑的云层中透射而下,所有被光照射的水母躯壳全都化为了乌有……

那一天,黑暗纪元终结,人类透过庇护所看向了外面,黑夜……结束了……

看网友对 第四章:英雄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