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九百三十五章 议罪

第九百三十五章 议罪

符少群最终没有选择在魔族的重重包围下与陈海厮杀一场,而是带着剩下的两千多神禽营精锐,横穿浅衍湖杀出重围,从西边的室韦山借道,返回绝天岭山脚下的定陶关。

符少群也没有派人先回定陶关禀呈军情,回到定陶关,就直接带着神禽营五名统领与云师一起,赶往议事大殿交令。

走进议事大殿,符少群看到鸠山和高坐在正中,而符思远、秦虎山等人在下首处,正在商议事情,也不清楚十数日过去,他们将塔山这边的防务安顿如何了。

鸠山和看到符少群等人走进来,yīn鸷的眼瞳盯住符少群,沉声问道:“煌煌三千神禽天军,竟然空手而还,既没有余苍等逆贼的人头,甚至连一名逆贼都没有捉住,你身为上殿真传,怎么有脸回来见本尊的?”

大殿里鸦雀无声,虽然有不少人与符氏交好,但符少群率领如此精锐,竟然无功而返,甚至还折损太上帝君身边最精锐的四五百亲卫,也令他们这时候无法站出来替符少群求情。

即便很多人心里都清楚,鸠山和与符思远不和,明知符少群与叛逃之人交情匪浅,还派符少群去追拿余苍等人,居心不善,但军令就是军令,符少群故意纵走叛逆,就是死罪。

符少群却是沉着冷静的伏地陈情道:“余苍北逃,欲借魔兵掩护脱身,少群未敢有丝毫的畏惧,也未敢有丝毫的犹豫,便遵从鸠帅军令,率神禽天军紧追过去,谁曾想不计其数的魔兵从四周八方涌来,往我等围杀过来,令我们始终不能追杀到逆贼?而我们苦战十一日,诛杀|精锐魔兵三万有余,于四天前将余苍等贼逼到浅衍湖畔,正待剿灭之,不曾想陈海、姜晋二贼率大批精英战将乘殛天玄雷舰赶到增援,我等久战已疲,不敌强援,又身处魔兵重围之中,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陈、姜二贼,将余苍诸逆接走。”

听到陈海和姜晋的名字,大殿里所有人皆是心神一凛,大殿中的气氛都压抑了几分,没想到陈海、姜晋竟然这么快赶来增援,将余苍等人接走。

鸠山和狐疑的盯住符少群的眼睛,问道:“太上帝君原本想着将余苍等逆贼拿住,摸清楚姜寅逆党的全貌,才会昭告天下——就算帝君身边有逆党潜伏,与余苍、姜晋传递消息,但事发之时,姜晋在丹霞渡,距离这里有二十万里,陈海在燕台关,距离这里少说也要有二十五万里的路程,他们即便及时得到消息,又怎么可能凑好赶到浅衍湖将余苍救走?”

“少群虽然也是困惑不已,但这不是少群能猜透了的。”

符少群也不废话,挥手洒出一团光幕,将陈海、姜晋乘殛天玄雷舰赶到之后的情形,徐徐展现出来,以供鸠山和等人验证,继续说道,

“少群虽然一心想着诛灭叛党,但区、陈、周、郑、赵五位统领,担心神禽天军受损太过惨重,不利御魔大局,与少群商议撤军,少群只能从善如流,空手回来交令,领受鸠真君责罚。”

鸠山和脸sèyīn睛不定,看向随符少群一起进殿来的五大神禽天军统领,看他们的神sè,定是他们这几个没用的货sè先畏战,令符少群竟然没有露出一点把柄出来给他抓住。

符思远、秦虎山等人这时候是满脸忧思。

他们不大相信姜寅会胆大妄为到在镇元塔里谋刺太上天尊,但他们也没有要替姜寅申冤的心思,所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姜寅都已经死了,他们还能干什么?

他们此时更担忧的是西北域的局势。

众人也猜不到太上帝君身边到底有谁会传递消息,但陈海、姜晋知道消息后,没有上书请罪,或为自己辩解,反而极其果断的联手将余苍等人救走,无疑表明了姜氏以及北陵镇从此之后与雍京决裂的态度。

西北域此时面临五六百万魔兵寇境,战斗力最强的北陵镇与姜氏又反了,还不知道会掀起多大的风浪,西北域将何去何从?

鸠山和的心思却还在符少群的身上,轻轻地敲了几下桌案,盯住符少群说道:“余苍等逆党,乃是太上帝君指定要缉拿的,你等是否有过,不是我能定度的。你们卸下职司,自己赶去路临城向太上帝君请罪吧!”又朝符思远说道,“姜寅以一域小修而身居六百万兵马统帅,师尊是那样的器重他,他却行刺杀之事,实在是令师尊大动肝火,也决意要将逆党逐一挖出来诛灭之。少群无功而返,师尊怕是不会轻易宽恕,或许要思远您陪着走一趟为好!另外,师尊身边还有姜寅余党传递消息,或许也要思远您走一趟,彻查此事。”

符思远摇了摇头道:“此次姜寅谋刺失败后,陈海、姜晋赶过来接援,安排得天衣无缝,计划极为周密,少群年少莽撞,吃了大亏,但该是他领受的罪罚,他也得生生受着,而师尊英明神武,自有他的决断,哪里需要我去求情?至于师尊身边有姜寅的余党,我相信师尊也是神目如炬,说不定师尊这时候再按兵不动,等着逆党自己跳出来呢。”

见符思远不动如山,鸠山和也没有办法强求他什么,只是让符少群及神禽营五大校尉即便收拾行装,赶往路临城禀告这十数日塔山所发生的种种情形,之后又跟秦虎山说道:“陈海、姜晋此举,与公然谋逆、造反无异,而西北域乃是国之柱石,有西北域在,太上帝君方可专心在中州大平原剿魔,我等也专心在塔山前扼住罗刹魔族的咽喉,秦真人,你是否要回西北域一趟?”

秦虎山眼皮子都不抬一下,沉声道:“西北域有姬真人和元真人坐镇,相信陈海与姜氏,还翻不起什么浪花——再说了,魔獐岭防线要么不出乱子,要是出了乱子,我现在赶过去,也是二三十天之后了,也是于事无补啊。”

此时留在塔山防线的西北域将卒,还有近七十万精锐,人心惶惶不说,也多半被鸠山和视为塔山防线最不稳定的因素,秦虎山这时候再担心西北域的局势,又岂能这时候仓促离开,将六七十万西北域弟子的身家性命,都压在吴之洞一人的肩上?

*********************

符少群率部离开后,陈海将劫后余生的余苍、姜雨薇等人接上殛天玄雷舰,他们没有让奚同光为难,也不想去揣测奚同光的态度,在数千翼魔的围追下,飞往古兰山脉,计划横穿古兰山,进入古兰山北的魔域荒原,绕道回燕台关去。

殛天玄雷舰抛弃传统的审美观,外形经过彻底的改造,采取气动布局,两侧加装巨大的机翼,机翼看似巨大无用,又容易受到攻击,却将殛天玄雷舰的机动速度足足提高了六成。

摆脱数千翼魔的围追后,陈海才将殛天玄雷舰停在古兰山东南麓的一座万丈深谷里休整。

姜雨薇、姜璇她们劫后余生,心里却没有丁点的欣喜,还沉浸在姜寅无故身亡的悲痛之中——她们是绝对不会相信姜寅有谋逆之心的。

陈海将余苍、卢少商、姜雨薇等人召集起来,沉声说道:“师尊赶到路临城,是受暴帝秦世民在镇元塔单独召见,之后不久就散功而亡,天地山河剑意崩解归于天地之时,我在燕台关就生出感应——而暴帝秦世民如此丧心病狂、行逆天之事,也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以为师尊是流阳宫的残孽,师尊实是代我而亡……”

听陈海说过原委,余苍手按住屁股下的一块青石,站起身时,那块青石已经化为齑粉,随风飘散,他站在山崖前久久不语。

余苍踏入天位境之前,就得姜寅指导修行,他视姜寅亦师亦父,即便踏入天位,也是心甘情愿想侍奉在姜寅的身边——事实上这些年,余苍与姜寅走得极近,又将姜雨薇、姜璇姐妹收到门下,陈海身上的种种疑点,他是看在眼里的,但陈海参悟天地山河剑意,而姜寅又站出来替陈海承担一切,他也没有深究下去,谁能想象这背后竟然藏着如此惊人骇闻的秘密!

“以余苍师叔所见,塔山防线能支撑多久?”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陈海问余苍道。

“鸠山和是佞臣,擅斗人而不擅御魔,但符思远与秦虎山在绝天岭,不会随便让鸠山和搞大清洗,塔山那里应该能安定住形势。”余苍说道。

即便是姜晋,此时也不希望塔山防线崩溃,他更希望魔族能在塔山防线前继续消耗雍京的力量,他们后续受到的威胁才会小,要是塔山防线立刻崩溃,后续还有上千万魔兵涌进来,雍京、北廷、西北域都难自保,他们在燕台关也绝无立锥之地。

“符少群追杀我们如此凶急,符氏身为暴帝的走狗,怎么可能没有清洗的心思?”姜泽被符少群连追带撵十数日,心里怨气正盛。

“要是符少群不直接追杀进来,而是率神禽营绕到室韦山,盯死我们从室韦山西逃的通道,迫使我们只能北逃,那我们在魔兵的重重包围追杀下,能坚持住半个月吗?”余苍苦笑道,有些话不能公开说,以免害了符少群,但是跟姜泽点明了,让他莫要误解符少群的善意。

要不是秦虎山、符思远故意放水,以秦虎山、符思远深沉算谋,他们这点人手怎么可能逃得出来?

当然,秦虎山、符思远的做法,也未必就是完全同情他们,秦虎山、符思远或许更担心西北域局势的崩溃,这是要陈海顾念及他们的手下留情,不要把西北域的局势搅得一踏糊涂……

看网友对 第九百三十五章 议罪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