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九百三十六章 退守

第九百三十六章 退守

陈海与姜寅率部去救余苍时,姜寅身故的消息还没有传开来,他们可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丹霞渡直插松辽平原,但在他们救下余苍等人之后,暴帝秦世民知道消息,必定会第一时间昭告天下,坐实他们的谋逆罪名,责令诸域兵马围追拦截。

陈海不想试探季无欢、奚同光他们的态度,回程不能直接横跨室韦山脉、不能从北廷大草原借道,选择从松辽大平原往北,穿过古兰山脉,而后穿越北面的魔域荒原,绕到天呈山的西面,再回到燕台关,是一个极为漫长的过程,差不多有三十多万里的路程。

纵使殛天玄雷战舰能日行一万八千里,纵使路上不会遇到强悍魔兵的围追堵截,也需要二十多天,才能回到燕台关。

陈海也知道他与姜晋赶不上姜氏的大撤退,才在丹霞渡时,提前安排姜涵、姜明传、姜震主持其事。

姜氏作为一个绵延上万年的宗族,繁衍宗族不知道多少万人,就算是位万仙山中麓以北的姜氏本宗封藩之地周和郡境内,隶属于姜族嫡支本宗的族人,就繁衍生息有近百万人。

要是将从嫡支本宗剥离出去的旁庶支系,算上依附于嫡支本宗的其他宗族,人数之多,可能都抵得上半个四鹿岛的人口了。

显然不可能将这么多的人都迁往燕台关,就算三宗丝毫不留难,此时的燕台关也承载不了数以千万计的人口,而且时间这么紧急,他们只能将没有修为的凡民都放弃掉,尽可能将拥有一定修为底子的子弟以及一些必要的物资、牲口,迁往燕台关。

由于雷磁传讯符的存在,这才得以让姜晋能够及时得到姜涵等人的消息。

姜涵率部从丹霞渡撤出最为顺利,当时姬江野、元周都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陈海与姜晋联合给姬江野上书,假称北陵镇伤亡惨烈,需要从燕台关抽调精锐填入北陵镇。

姬江野、元周虽然不知道一直以来都剑拔弩张的陈海与姜晋怎么就突然走到一起去了,但陈海作为玉皇峰、甚至姜氏一脉的弟子,是西北域公认的事实,因此姜涵得以率领一万两千余辟灵境弟子,直接带着燕台关一万五千余匹黑狡战骑等以上的灵骑,横跨整个西北域,以最快的速度撤入魔獐岭西麓。

周和郡位于屏马山防线以南,而除了周和郡之外,在吴氏盗胎案发生之后,姜族就将触手伸到召泉郡,二十多年来,迁入大量的族人,这两个地方的族人散在两处方圆上万里的地方之内栖息繁衍。

即便提前得知姜寅屈死消息的族老们,知道事情不能有一丝延误,但要将拥有修为底子的族人,动员起来,往燕台关撤退,也绝对不是易事。

不过,陈海、姜晋他们绕回到燕台关,姜氏拥有辟灵境修为以上的子弟,逾两万余人,差不多全部撤入燕台关、天营城等地,仅留少部分人在后方组织更大规模族人的迁徒。

虽然秦世民的诏令已经于二十天之前,就传到西北域了,但目前姬江野、元周还没有下令围捕姜氏族人。

不过,正常的关隘、驰道,姜氏族人都不要想能走了,姬江野再无视雍京的诏令,也不可能一点样子都不做。

朱天和、姜赫等人早就在燕台关之中等着,看到随陈海、姜晋他们撤回来的余苍、卢少商、姜沛等人,禁不住哀声恸哭,陈海也是满心刺痛,只是太多的事情需要他来收拾,只能将内心的悲痛收敛起来。

姜晋素来感情淡薄,看到卢少商、姜沛、姜赫等人,心中也多少有些酸楚,但悲慨之余,他更在意劫后族人的安置。

好在陈海全面执掌魔獐岭西麓有一年之久,而且在执掌魔獐岭之后,就毫不犹豫利用深山之中的灵雀峰山坝平地等进行屯田耕种,目前差不多以天营学宫抽调出来的八千子弟为首,在魔獐岭西麓设置近八千余囤寨,开垦出三千余万亩谷地粮田。

此外,除了天营城、燕关城以及北面、西面的云门、腾溪岭、西桥等军事要塞外,过去一年时间,陈海还在魔獐岭西麓,一千四五里纵深地里,建造大小城池四十余座。

目前,沙天河他们正全力动员辎重兵马,一方面加强这些城池,一方面在这些城池里添建宅院屋舍,用来安置北撤的姜氏族人。

最初北撤的两万多辟灵境子弟,其中一万两千余原本在燕台镇担任武官的子弟,在陈海、姜晋他们回来之前,就已经编入北陵镇兵,将北陵镇拥有辟灵境修为底子的基层武官数量,提升到三万人。

还有七八千人,拥有辟灵境乃至明窍境、道丹境的修为,他们原本就不在军中,更擅长其他的营生。

他们中年纪幼小的,甚至还有些通玄境、资质极佳、都不足十岁的子弟,直接进入天营学宫继续修行,其他人要么加入新成立的天营城守备兵马,要么就放下高高在上的阀门子弟身份,加入北陵镇强大的生产体系之中。

以往,这些姜阀子弟都高高在上,即便是一个普通的子弟,身前身后有不少奴仆美婢伺候着,平时哪怕一事无成,也有宗族里给月钱供养着,即便谋营生,最差也能在府县谋个小吏,哪里会知道凡民劳碌一生的辛苦?

然而燕台关往后短时间内不可能会有太多的凡民,而北陵镇百万精锐所需要绝大部分的补给,需要在魔獐岭西麓狭窄的千余里方圆之地生产出来,对已经进入跟即将进入魔獐岭的数十万姜阀子弟进行改造,则是当务之急。

“劳动改造?”姜晋听陈海说起他的计划,沉吟良久,缓缓点头道,“姜氏存废在此一举,撤到魔獐岭的子弟,不识五谷、不知匠工,是肯定不行的,非常之时当行非常之事,是要将他们身上的骄、娇二气洗掉,我会让明传、姜沛他们在军中为将,劳动改造之事,由少商、天和他们下狠手督管……”

说到这里,姜晋又担忧的叹了一口气,说道,

“各地都有传讯过来,姜氏族从想在年前全部撤退到燕台关很难,而暴帝秦世民对盘踞大燕山的魔兵已经展开攻势,听说进展还颇为顺利,就不知道暴帝秦世民拿下大燕山之后,姬江野、元周他们对我们,还会不会这么客气。”

陈海刚想回答,这时候却是有不速之客,往燕台关这边而来。很快,吴澄思、吴云湖带着千余扈从,停在燕台关北门三十里外,等着陈海出面。

他们前段时间才陪陈海发了个疯,损失了二三万的精锐人马,才刚刚补充完兵员,还以为这个冬天能过得稍微舒坦一点,却不料局势会朝他们完全想象不到的方向风起云起来,谁能想象到姜寅行刺太上帝君伏诛,而陈海与姜晋联合谋逆?

太上帝君的诏书早就传遍天下了,姬江野、元周态度暖昧先不说,换作其他任何一刻,吴氏对这事绝对会拍手称快,也绝对不会介意落井下石,但以吴氏子弟为主的三十万厉山镇兵精锐兵马,此时所进驻的西桥塞,属于燕台关一部分,北面是百万魔兵,东面有大山阻碍,西面、南面的关障都让北陵镇精锐堵得死死的,他妈真是太尴尬了。

秦世民的诏书之中言辞极其严厉,要让西北域对陈海和姜氏族人进行清剿,姬江野、元周都在装傻,吴澄思也不会傻到独自去踢铁板,但眼下已经不是去不去踢铁板的问题,而是涉及到他吴族三十万精锐能不能活着离开西桥塞啊!

要知道,西桥塞原本就受燕台关节制,无论是地理位置还是从属关系,西桥塞所需要的全部补给,都要从燕台关的大仓调拔或者中转过去。

现在好了,驻守燕台关的北陵镇成了敌军,他们除了给三十万普通将卒都插上翅膀,要不然哪里都飞不去,怎么不将吴澄思愁死?他现在甚至就怕姬江野、元周对姜氏族人下狠手,那样的话,三十万厉牙镇兵会第一个沦为牺牲品。

吴澄思曾经向姬江野传讯,询问对策,然而姬江野却回了一句:“稍安勿躁、一切都在掌控之中!”把吴澄思气得当场把信笺撕的粉碎。

他当然想稍安勿躁,但这是他能稍安忽躁得了吗?

然而姬江野、元周此时又能做什么,接到秦世民的诏书,他与元周都想抱头痛哭一场。且不管姜寅之死到底有多冤屈,他们此时对燕台关出兵,只能令西北域在倾刻间彻底沦入魔族的铁蹄蹂躏,他们甚至不敢想象陈海放弃燕台关,率部撤往扶桑海,对西北域的御魔形势,会造成多惨烈的打击。

秦世民的诏书归秦世民的诏书,姬江野、元周此时哪里敢自掘坟墓?

在这种情况下,姬江野对诸郡府像雪花飞来的请示,都只能视若未见,最多回一句“稍安忽躁、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希望陈海、姜晋能理解到他们所能做出的最大善意。

与此同时,他们也极尽一切力量,加强屏马山的防线,以防止一切意外发生。

当然,雍京兵马要是能顺利拿下大燕山,到时候太上天尊调派数百万精锐兵马进入西北域加强御魔力量,同时进剿姜族叛逆,姬江野他们倘若不想贸然卷入是非之中,也只会选择旁观。

所以姬江野与元周及三宗其他核心人物,对北陵镇及姜氏密议一致的态度,就是表面工作要做,防范工作要做,其他则一概不闻不问不理,着他们去。

这个时候姬江野他们也无法顾及驻守西桥塞的厉牙镇兵,吴澄思与吴云湖只能硬着头皮来找陈海谈判……

看网友对 第九百三十六章 退守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