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九百三十八章 真相

第九百三十八章 真相

吴澄思、吴云湖借道无功而返,笼罩魔獐岭山巅之上的风起云涌,却久久没有平息,与之相应的,还是燕台关的万千将卒,他们心里的悲鸣与热血,还是沸腾着,似乎会随着他们生命的澎湃而一直沸腾下去。

姜晋出生时,姜氏在西北域虽然还没有之后的显贵,却也是大族,他身为嫡宗子弟,踏入修行之法,就熟读兵书、研习兵术,而他也可以说是戎马半生,但或许到这一刻才真正明白什么叫“哀兵可用”。

不要说余苍、卢少商、朱天和、姜赫、姜雨薇、姜璇、周桐、姜璇、魏汉、朱明巍等人,不要说燕州潜渡来的诸将了,不要说姜氏子弟了,即便是沙天河、黄沾、杨隐等马贼海盗出身的将领,即便是刘亚夫、魏哲这样的降将,甚至雷阳子看天地异相、听天地悲音,也是神魂激荡,难以自抑。

过了良久,姜晋才收敛心绪问陈海:“此时迫使吴澄思守西桥塞可以,但厉牙镇的补给如何解决?”

慷慨激昂的宣扬过后,更需要熟思现实问题。

三宗能不出手拦截姜氏北迁的族人,就已经是最大的善意了,但他们不想西北域跟雍京的关系彻底断裂,不想事后有受雍京报复的可能,与姜氏及北陵镇断绝表面上的关系,是必需要做的,也就不可能再给燕台关任何的补给。

即便三宗此时不中断对燕台关的补给,待秦世民派使者进入西北域,严厉督促三宗时,三宗也需要做出些表态。

而目前他们将受吴氏控制的三十万厉牙镇兵精锐封堵在西桥塞,强迫他们留在御魔的第一线,那厉牙镇兵后续的后勤补给如何解决也是难题。

随着姜族子弟源源不断的迁入,燕台关这边的补给会日益紧张,即便能扶桑海获得增援,但满足此时已经扩编到八十万人马的北陵镇兵都极勉强,自然不可能再去满足一支三十万虎狼精锐的战时消耗。

要说让三十万人不饿死,是相当容易的事情,三十万人马,连人带牲口,一年拔给十数亿斤粮食,差不多就能逸强存活下来,但三十万虎狼之师的战时消耗,则非要两到三个郡的产出,才能够支撑。

“我们可以给他们足额的粮食以及普通铜铁,至于其他的物资,倘若姬江野那边不用风焰飞艇或浮空战舰输送过去,那就只能怨他们倒霉啊!”陈海稍抑激荡而悲创的心绪,吩咐掌管兵马总管府的沙天河说道。

过去一年,北陵镇除了在魔獐岭西麓的山野深处,开垦出三千多万亩的粮田谷地,一年能产三十多亿粮食外,也在山里囤积六七十亿斤的粮食以备不时之需。

而玄阳精铁也都是从普通铜铁里精炼出来的,过去一年,魔獐岭西麓矿场、冶炼场,采矿炼玄阳精铁虽然才一百万斤,但普通铜铁的产量足有上亿斤之多。往后随着大量姜氏子弟的迁入,除了魔獐岭西麓还有继续开垦粮田的潜力外,西麓往东,也有几处面积有上百里方圆的大溪谷,三宗也没有什么兵马看守,可以强占过来放牧牲口,也能开采更多的矿脉,所以供给厉牙镇基础物资,问题倒是不大。

至于丹药、道符、玄兵战甲乃至损毁消耗的天机战械,姬江野那边完全可以用浮空战舰或风焰飞艇往西桥塞补充,陈海这边不会兼顾,也无力兼顾。

“雷真人,你们随我过来一趟。”陈海对雷阳子、刘亚夫、魏哲说道,便令其他人各司其他,他先与姜晋、余苍返回此时还悬挂北镇左都护将军府门额的衙署之中。

雷阳子不动声音,跟在陈海、姜晋、余苍之后,往大殿走去。

刘亚夫跟在后面,颇为忧虑的看了魏哲一眼,他们这时候猜不透陈海单独召见他们的意图。

陈海发大宏愿,有着庇护苍生以渡魔劫的赤诚之心,但不意味着他就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主,刘亚夫甚至怀疑陈海为了消弥魔劫,对那些有碍御魔的人,杀戮之心变得更加凌厉、变得更加的血腥与毫不留情。

陈海与姜晋接援余苍他们返回之前,姜寅行刺太上天尊不成反受伏诛的消息就已经传到魔獐岭,刘亚夫当时是劝雷阳子早日离开魔獐岭,只是陈海虽然没有限制他们的自由,但他们的亲族家眷却在北陵镇兵的严密监视之下,后来想到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是被迫降陈海的,不可能真心诚意为陈海所用,心想着有朝一日倘若三宗或雍京出兵灭了北陵镇兵,他们到时候应该还能有投降的机会,这才按捺住没有逃离的。

只是这一刻刘亚夫实在担心,此时的陈海会不会将他们视为北陵镇最不稳定的因素,从而推翻之前对他们人身自由不加限制的承诺?

虽然师尊不动声sè,但以刘亚夫对师尊的了解,知道师尊心里还是有所担忧的,但就算姜晋、余苍二人此时不在燕关城,看过刚才天地悲鸣的那一幕,陈海真要对他们采取什么措施,他们能有挣扎的机会吗?

刘亚夫对刚才那一幕的直接体会还不够深,揣摩不透陈海身上到底发生怎样的变化,但从师尊雷阳子瞬时间脸sè惨白,便知道师尊雷阳子那一刻也是深深被惊吓住了。

陈海走入一间议事的偏厅,与姜寅、余苍各在长案后坐下,又请雷阳子、刘亚夫、魏哲在对面的长案后坐下。

墨翟侍立陈海身后。

陈海从怀里取出一封手札,对雷阳子说道:“雷真人入上古仙府,雷阳宗遂霸四鹿岛近三千年,雷真人可曾有想过,这到底是机缘所致,还是天命所归?雷真人,你有没有想过,雷阳宗、漱玉宫、空海城,与一万三四千年前曾独霸扶桑海的群仙门,有无传承牵连?”

雷阳子眼瞳盯住陈海手持的信札,沉声问道:“难不成你手里这信札,能证明这一切?”

“群仙门遭玄元上殿屠灭时,其太上长老渚碧真君云游域外,逃过一劫,但这之后渚碧真君一直杳无音信,无数人都相信他已经在域外坐化,但谁能想象他从没有离开扶桑海,谁能想象彼此缠斗数千年的空海城、漱玉宫以及雷阳宗,皆是他暗中扶持的群仙门遗脉?而使三家互斗,一是为掩人耳目,一是用这种激进的手段,希望能有一家真正强大的后继宗门诞生——照渚碧真君的遗志,雷真人你或许才能算得上群仙门真正的传法之人,毕竟三家之中,雷阳宗曾经最有一统扶桑海的气象,”陈海将渚碧真君遗留在碧海胜境的手札,往雷阳子身前递去,又说道,“墨翟三千多年前曾伺奉渚碧真君身前,直至真君坐化辞世,你们有什么不解,墨翟都可以回答你们——周宫主不日也将到燕台关做客,要知道周宫主及武灵王对你们格外容情,不是没有缘故的。”

刘亚夫愣坐在那里,他虽然还没有去看那手札,但知道陈海此时实没有必要骗他们。而之前周晚晴竟然放他们随陈海渡海到东都山,他们就疑惑不解,觉得周氏对敌人太过软弱,谁能想象背后竟有这样的曲折?

“左师有事召我去灵雀峰,便由师伯、余苍师叔与雷阳子亲近、亲近。”陈海这时候突然听到左耳传念唤他过去,便通过神念,暂时将燕台关的事务,交给姜晋、余苍负责,他御剑往南面的灵雀峰飞去。

*********************

“我师尊姜寅,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我陈海此生上下救索,虽然难及其万一,虽然卑微如虫介,也绝不敢稍忘其志……只要能有利消弥这汹汹魔劫,陈海唯愿这身骸骨肉,能化入这山、这城,唯愿这一身精血,愿化入这溪、这河,唯愿魂魄能化入这风、这云,为苍生渡魔劫……”

此时在东乔关坐镇的姬江野,这时也从暗藏在北陵镇兵之中的暗桩那里,知道燕台关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令整座魔獐岭的天地气机都被搅动起来,搅得风起云涌。

陈海所说的话,已有暗桩抄录下来,此时正呈现在姬江野的眼前,从力透纸背的字迹,可以看得了他所布下的暗桩也极受这话的感染,不知不觉间字迹透漏出杀伐凌厉之意。

姬成韵坐在父亲姬江野的侧后,看到暗桩密信所记录的一切,也是心荡神移,难以想象她一直视以流寇的陈海,竟然能发出这样的悲壮之语,而令天地生发悲音。

“元兄,你觉得到底是什么,竟然令他能在那一刻,掌握整座魔獐岭的天地气机?”姬江野忍不住问坐在他对面的玄皇殿掌教真人元周。

“……”元周摇了摇,他自认自己也远远做不到这点,修行之路有太多的天机参不透,也不差多眼前一桩,苦笑道,“不用担心北陵镇会突然放弃燕台关,就眼下而言,也不算一桩坏事!”

看网友对 第九百三十八章 真相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