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九百三十九章 龙鼎之秘

第九百三十九章 龙鼎之秘

陈海御剑横空,很快来到建于灵雀峰南坡的天营学宫藏经阁。

此处表面上是学宫收存道藏玄典之所,而实际藏经阁地下乃庚阳金雷阵的中枢所在,而庚阳金雷阵的中枢之下,则是令无数人疯狂的玉虚神殿——也是对外宣传的藏经阁地宫所在。

如非必要,左耳常日都在地宫之中潜修,主持庚阳金雷大阵;太虚龙魂鼎也在地宫之中凝聚真龙涎息。

大阵依旧在悄无声息的运行着,陈海也能感受到地脉间的灵气往玉虚神殿涌云,但他踏入百丈高阔的第一层大殿,往日那灵气氤氲成霞的壮观景象不复存在,就见一团拳头大小的、耀眼至极的七sè光团在太虚龙魂鼎之上漂浮着,透漏出晦涩却又熟悉的气息。

苍遗背对着自己,双膝跪倒在地;再看左耳长身而立,眼瞳盯着那一团七sè光团,枯瘦脸颊上的泪痕未干。

陈海难以置信的盯着那团七sè光团,怎么都无法想象龙帝苍禹竟然在这一刻死而复生。

对,那团七sè光团里透出来的晦涩而熟悉的气息,便是龙帝苍禹。

是龙帝苍禹将他从地球带入燕州,陈海这辈子怎么都不可能忘却掉龙帝苍禹的气息。

“当年你在地球,就有赤子之心,但我也未曾想你今日许下大宏愿,竟然能令百万军民同心,生成愿力与天道共鸣,也令我死而复生……”

龙帝苍禹宏大如钟瑟和鸣的声音,直接在地宫大殿的上空传荡。

“这是……”陈海难以置信的问道。

他是亲眼看到龙帝苍禹耗尽最后一丝精气、魂体破灭而归九幽的,眼前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虽说魔族手里的往生大阵,也是跟太虚龙魂鼎一样,都是超越道器层次的上古神物,除了传说能打开人神魂本源深处的轮回封记、觉醒前世记忆外,还能令魂体破灭之后神魂本源不入轮回,直接经往生大阵重生,但这跟龙帝苍禹此时的死而复生,又有什么关系?

“太虚龙魂鼎,实是上古圣人循天道而造的神物,而我也并非上古夔龙一族,实是太虚龙魂鼎内所残留的一缕太古真龙残魂所孕育出来的生命而已!”苍禹说道,“这么说,你可能理解?”

陈海虽然没有踏入天位境,但他以五百武道秘形解开玉虚神殿第二层禁制,当年流阳宫所留存下来的诸多道藏典籍,他都有机会浏览。

这里面有很多的道藏典籍,都是流阳宫当年从异域遗墟所得的上古残卷,记载很多都是星衡域之前所未曾有的知识。

这些上古残卷,虽然不涉及天位九境之后的修炼玄法,对浩然天道、众生愿力、因果业劫、天道雷劫乃至众生轮回、生死之迷,有一些断断续续的阐述。

而说到众生愿力,则要从人的心念、感知说起来。

对普通人以及修为低微的玄修弟子来说,心念是意识的产物,是我们所直观认识的心理活动;而感知是六识的产物,而心念意识只是六识的一种,与眼见、鼻闻、身触、耳听、舌尝并称六识。

心念随生随灭;感知生于六识,也是虚无缥缈。

而对于参悟道之真意到相当境界的玄修强者而言,就能窥及一个更玄奥的力量形式,那就是念力。

然而念力却不是一定要达修炼到极高境界才会存在,无非极强时能令山崩地裂,弱时无所察觉而已。

说无所察觉,也不对。

杀伐兵气,实际就是念力的产物。

普通人的心念意志太弱,但一大群意志坚定强悍者,他们心念一致之时,所会聚起来的念力,就不再虚无缥缈,就不再可有可无,甚至能强悍到压制天位境强者的神魂。

这种“众念力”,在精锐虎狼之师身上最容易呈现出来,星衡域人族国度的兵家,将其称为“兵气”,而魔族称之为“血煞”。

而所谓的天道,与寻常玄修所参悟的大道,所参悟的天地运行法则,实际上是两类完全不同的存在。

天道更准确的说是万物苍生念力的集合,是与众生愿力密切联系在一起的存在。

燕州等有人族苍生栖息繁衍的小域,之所以天位境强者不能存在,并非天地法则的压制,实际是天道的压制。

而像血炼场也好、血云荒地也好,又或者是碧海胜境,天位境强者能在其中生存潜修,同样跟天地法则无关,实际上是这些小域并没有形成人族苍生栖息繁衍、众生愿力生成的天道压制。

因此,燕州等小域,道胎境想突破,先是大道雷劫,继续是无休无止的天道雷劫,不死不休,因而在理论上,绝没有突破的可能。

而在广袤无垠的星衡域,天道则要宏大得多,对强者的存在容忍度也要高得多。

陈海之前虽然能从玉虚神殿所留存的上古残卷里读到这些,但他对浩然天道、众生愿力的理解总是肤浅的,然而就在今日,他在燕关城楼之上发下大宏愿,他真切感受到比杀伐兵气层次更高的众生愿力的存在,是魔獐岭之内数百万军民生的意志,令他能将数千里方圆之内的天地气机,尽收掌握之中,也感受到天道的共鸣。

见陈海若有所思,眼瞳渐渐明亮起来,苍禹便知道他将一切关键处参悟明白了,说道:“太虚龙魂鼎乃是太古圣人循天道所造的神物,不知为何会尘封异域,先帝商秋阳得太虚龙魂鼎时,鼎内仅有一缕太古真龙残魂存在……”

听苍禹缓缓道来,陈海才知道有关流阳宫、商秋阳崛起更多的秘密,这也是左耳之前一方面为避商秋阳的讳,一方面觉得形势还没有到将所有内幕都揭开的那一刻,暂时还没有跟他讲的。

陈海这个时候才知道,商秋阳得到诸多遗宝时实力还太弱小,都远没有能力祭炼玉虚琉璃灯等宝物,也就太虚龙魂鼎无需祭炼就能凝聚真龙涎息,能改善提升流阳宫众人的根骨。

商秋阳也是心机极深沉的一人,得到诸多遗宝之后,硬生生蛰伏了将近一万年,等他能彻底掌握玉虚琉璃灯,他门下有数十名天位境弟子之后,才开启制霸星衡域海东大陆的进程,先后兼并玄元上殿、玄皇天、合源剑派等大小宗门,最终创建流阳帝国。

在这个过程中,商秋阳客观上也重创魔族吞灭海东人族的野心,庇护了海东大陆数十亿的人族,受众生感念,商秋阳及商氏皇族的身上也聚集有大量的众生愿力。

就像杀伐兵气之于虎狼之师是真实的存在,仅仅绝少有人能直接借用而已。

在没有人能参悟天道之前,众生愿力虽然是真实存在的,但包括商秋阳在内,也都没有办法借用。

“其实也并非无法借用,只是之前谁都没有意识到这点而已……”说到这里,龙帝苍禹感慨道。

“这么说,所谓的真龙涎息,并非无源之水,无本之木?”陈海恍然明白龙鼎为何如此的神异,为何苍禹会说龙鼎是上古圣人循天道而造的神物。

“流阳帝国极盛之时,也或者是海东人族众生愿力最顶盛之时,龙鼎内所残存的上古真龙残魂,滋生出新的意识,也就是我诞生了,我诞生之后,天然就是是龙鼎的器灵,但作为直接从残魂剩魄滋生的生命体,先帝商秋阳认为我身体上藏着勘破生死之秘的最终秘密,遂对外封锁了我出世的秘密,只是宣称,我是他降服的一头上古龙族的元胎……”苍禹说道。

虽然生命消亡,魂归九幽是最终归宿,但残魂存在却不是个例。

比如陈海之前所得的玄金傀儡,里面就留在五枚存在不知道多少的上古精魄。只是这些上古精魄,是没有自我意识的,更准备说,这些只是承载神魂的载体而已。

龙鼎内所残存的一缕残魂,竟然滋生出新的意识,龙鼎到底是怎样的存在,也确实能诱发人疯狂的想象。

对商秋阳、秦世民等渴望长生的人来说,即将勘不破龙鼎的秘密,在临死之前,将残破不堪的神魂封印到龙鼎之中,未来却不是没有一点起死回生的可能!

“我回到血云荒地见左兄一面,已经是耗尽最后的精力,但死去后神魂本源没有遁入轮回,而是穿越无尽太虚混沌,重新回到龙鼎之中,直至今日燕台关众生愿力与天道共鸣,令我提前复活过来……”苍禹说道。

“你神魂本源不入轮回,重新回到龙鼎能够理解,但是你之前可以说是真正的‘死’去了,你死的时候,龙鼎是怎么从地球,回到星衡域的?”陈海心里还有太多的疑惑,比如苏倩为何能携龙鼎在星衡域投世投胎,是他迄今都没有想明白的问题。

七sè光团凝聚一头袖珍小龙,即便化作一道紫袍大汉的虚影。

龙帝苍禹摊手说道:“我虽然天生就是龙鼎的器灵,但我也没有能参透龙鼎的秘密啊……”

看网友对 第九百三十九章 龙鼎之秘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