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六十四章 男儿当报国!【大章!】

第一百六十四章 男儿当报国!【大章!】

及至云扬再度醒过来的时候,惊觉自己旁边乱腾腾的,似乎还有微弱的光亮萦绕。

在自己身边有一群人在争竞。

“闪闪我看看,让我也看看,看看这稀罕事,稀罕人。”

“真不可思议,真真是太稀罕了。”

“我草,刚才听说还不敢相信,原来竟是真的!”

“真牛!这他么的牛!”

“啧啧啧啧……”

“真是奇迹。”

“奇迹不奇迹的现在还不确定,但最少也是奇人了!”

“老子给跪了行不行,真真是不可思议,难以置信了……”

“要不是亲眼看到,真心的不敢相信哪……”

……

云扬一阵懵。

这都什么跟什么,什么乱七八糟的?

云扬睁开眼睛,就看到面前悬空着一排脑袋,尽都用一双双好奇震惊眼睛注视着自己,如同看到了什么珍稀事物……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一群人在围观:哇,这里有个大老虎在笼子里……

云扬往昔虽有纨绔之名,但人样子真正出众得很,平日里也惯于被人看,被人欣赏,美好的事物被人观赏才是正理,但是现在……自家人最知自家事,现在咱的样子有什么好看的吗?

云扬感觉自己的脑袋还在一阵阵的抽疼,却终究是忍不住的出声问道:“你们看什么?”

这一开口,云扬自己被自己下了一跳,自己居然能说话了,而且说话吐字,居然发音很清晰。

“醒了醒了,活了活了……”

“哎哟我的妈,这么重的伤,居然还活了……”

|“不但活了,而且还能开口说话,我刚才可是听的真真的!”

“奇迹!这妥妥的就是奇迹,半点花假都没有!”

“老刘,你救回来的人活了,您老这番功夫没白费!。”

云扬闻言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

自己被善心人搭救,而这帮人围观自己的主旨,其实是因为惊讶,身受这么重的伤,居然没死,也确实挺稀罕的说!

这时,一个老者满脸尽是蔼然笑意地出现在云扬面前,上上下下地仔细打量了云扬半天,这才松了口气说道:“小友你真是命大,若是换成一般人,身受那么沉重的外伤内创,恐怕早就死了千百次……而小友你居然活了过来,普一醒转,生机便渐转旺盛,当真是不可思议,老夫行医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重的伤,这么特异的状况。”

云扬吃力回应道:“多谢老伯搭救。”

“生机大复固然是好事,但你的伤势却仍是半点急不得的;须得好好静养。”老人微笑着:“刚才我为你熬一碗药,你赶紧喝了,继续睡觉,对你来说,全然的休息正是当前最佳的回复方式。”

云扬心念一动,登时感觉到,自己的浑身上下伤势都已经被处理过了。

周身上下断掉的骨头,尽都被一些竹条木块固定了起来,前胸后背,浑身上下,整个就像是一尊木乃伊。

云扬自然不敢马上就休息,又自出声问道:“请问老伯,这里是什么地方?属于哪个国家地界?”

老人眼神转为诧异地看了他一眼,道:“这里是玉唐帝国东南,属于玉唐帝国天南道,星辉城虬水县下辖的一个小山村,叫做黄山口村便是。”

“天南道……星辉城,虬水县……”

云扬长长的呼了一口气,眼神却显几许迷茫。

老人提到的天南道他是知道,星辉城也知道;但对于虬水县却是一无所知;不过此地既然是隶属于星辉城,那么就算再远也没有多远才对。

所以此处距离东防战线,应该也就五千七百里的路程左右。

这五千七百里的路程,若是云扬实力未损,化云乘风,一个时辰就能抵达;但是现在……

云扬黯然的闭上了眼睛,现在的自己,就算是去到了战场之上,又能做什么?

修为尽失,外伤内创尽俱沉重异常,尤其是诸相神通亦已尽失,较之一个寻常武者犹有不及,当真去到战场上,只怕一个照面就葬送了!

所以……当前的唯一要务就只有,尽速修复伤势,回复功体,至于最终将功体恢复到什么程度,一切都交给未来,当前,唯一不能做的是,放弃!

他闭目养神,静心回元,旁边的人却在说话。

“不知道这家伙是个什么人……看样子像是从战场上下来的……”

“十有八九就是如此,看他那样子,就算一万个人打他也打不了这么凄惨吧,战况真的如斯惨烈?!”

“见微知著,可以想见的可惊可怖!也不知道小六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说到这个话题,所有人都在叹气,气氛一时间沉默了下来。

云扬睁开眼睛,艰难转头问道:“打仗?”

他这时才注意到,在自己旁边围着的围观者,大多都是四五十岁的中老年人,随便一个也都已经是满脸皱纹,脸上遍布风霜沧桑的痕迹。

其中一人道:“你不是从战场上下来的?”

云扬叹口气:“我乃是在去往增援战场的路上……被他国高人打成这般模样的……”

“我的天哪,原来去战场的路竟也这么难走?还有他国高手沿途伏击?”

一群人闻言顿时齐齐为之楞。

“帝国发了死战令,全民参战,誓保家园!”一个老者窥见了云扬的疑惑,顺口解释道:“我等虽然是山区小民,但,国家危难匹夫有责……”

“本村中青壮猎户,已经全数组织起来,合共三十六人,前往驰援战场,却不知道他们是否能够顺利抵达。”

云扬心中陡然一热。

“若是天下太平,玉唐祥和,我们自然避世于此,与世无争,仅求一个平安喜乐,但如今面临山河破碎之秋……我等虽为升斗小民,却亦不能苟安,送子孙前往战场支援乃是份所当为,不求力挽狂澜,但求身为玉唐人,国家危难时刻的问心无愧。”

几个老者的脸上都是一派肃然。

“哎,其实你……就是小六他们在过河出山的时候发现的;本以为是战场残兵,同为玉唐之人,自有一份香火之情,就将你送了回来,嘱咐老朽等人小心看护……”

一个老人慈祥道:“孩子,你终究是因为赴战而受的伤,既然如此便是玉唐勇士,只要你还有一口气,我们就算是倾尽家财,也要竭力将你救活,安心养伤。”

另一个老人正sè道:“说得对,这是我们所有人的共同认知,所有在战场上负伤的,全都是我们的英雄!更别说你的伤势竟然如此严重!”

言下之意昭然,若非经过了惨烈异常的战斗,伤势岂能至此,而身负如此伤势仍旧未死,早已在在证明云扬不是普通人,亦由此可以想见,云扬当时面对战斗是何等的惨烈,同时也证明你玉唐英雄,疆场勇士的身份!

云扬轻声道:“惭愧!”

几个老人慌忙安慰。

云扬只感觉心中一团火热,一股前所未有的澎湃感慨油然心头。

有如此国人,玉唐岂能灭?怎能灭?!

接下来,几个老人怕打搅云扬休息,尽都轻手轻脚走出了门,将门掩上。

云扬依然听到外面轻轻的叹息声。

“也不知道……这一次九尊大人是能参战还是不能参战……这一次的局势……听说是空前的危险,东玄倾举国战力来犯……”

“……可不,若非如此,岂会连陛下都已经下了死战令,动员全国,共赴国难,当前形势之严峻,当真是前所未有的!”

“好不容易有了几年太平日子,现在又要乱了……”

“哎……”

“我就闹不明白了,咱们玉唐这些年从来就没主动招惹过其他那几国吧,也未曾主动开启战端,为什么那些国家就不依不饶非要针对咱们呢?难道,非要一统天下才死得瞑目?”

“不懂,大抵这些都是大人物考虑的事情,咱们只需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就好……”

“哎,恨不能再年轻个十年八年,哪怕老夫如今只得四十岁,也敢再上战场跟那些战争贩子拼一把!这么的天天打仗,让老百姓可怎么活!”

……

云扬心中叹了口气,随即就凝定心神,开始全力调动玄气!

自己身体目前的状况,委实是什么都做不了的,与其着急心焦,亦是无济于事,莫如赶紧尝试恢复,毕竟目前真正最需要的,就是恢复伤势,恢复实力,希望自己还能赶得及去战场!

驰援赴战,赴这场玉唐存亡之战!

噗!

云扬一口鲜血喷出来,浑身尽是无力。

此际已经是半夜时分。

一心尽速回复的身体、功体竟是全无进展,原因无他,云扬现在的体内的经脉已然脆弱到了相当的地步,但凡是稍微动一动气息,就好似要即时碎裂一般,如此行功,岂能有多大尽展,这倒也罢了,云扬对于这点倒是早有预料,心知不能急躁,徐徐图之,可是脑海中的剧痛还是会时不时的侵袭过来,还有五脏六腑亦好似在肚子里翻跟头,翻江倒海的疼,身心俱都有感的剧烈痛楚,令行功运气更是艰难

所幸云醉月当日给云扬吃的那些个好东西,现在倒是起了相当的作用,在经脉肌肉中储存潜藏的庞大能量,此刻,正自在缓缓地释放,自发地修复云扬的身躯。

经过多次尝试之后,云扬发现,必须要等潜藏之能量将自身经脉完全修复,否则但凡是动一动气息,就会引发经脉好似撕裂一般的剧疼,勉强为之甚至会打断修复进度。

有鉴于此,云扬干脆什么都不做,只是一味躺着闭目养神。

清晨时分,又一碗苦苦的药汤被灌下肚子,将云扬从昏昏沉沉中唤醒。

云扬感觉了一下,轻轻的活动一下身体,发现身上的痛苦小了很多,尤其是脑海中的撕裂痛楚,也轻了不少,至于周身各处伤口,尽都有了愈合的迹象。

对于这个现象,让为云扬诊治的那位山村老医者大呼奇迹!

以云扬所承受的严重伤势而论,只怕休养一两个月也难得有什么起sè,甚至就此永久躺在床上,再不能复愈,也属情理中事,不意这个病人,才不过一个晚上,居然就已然恢复许多,尤其那份生命活力,完全不像一个重伤患该有才是!

老医者自然不知道云扬体内蕴藏着何等巨大的玄异能量,有此发挥不过情理中事,甚至,若非是绿绿不见踪影,诸相神通尽都消失,仅止于那外伤内创对云扬而言,真正不算什么!

“如此重伤,一日之间便回复至此,您肯定是一位了不起的大人物!”老医者尊敬的说道。

老医者虽然不知道云扬的底细底蕴,但对于医道颇有几分造诣的他,已然隐隐感觉到,云扬绝非寻常人,甚至不是寻常修士,很可能乃是传说中的高阶修者,不世高人!

“您老客气了,我就只是一个玉唐小兵。”云扬尊敬道:“您老济世救人,才是真正的英雄。”

老人谦卑的笑了笑。

“爷爷!”

一个少年的声音响起,随即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走了进来,脸上犹有稚气未消。背上背着满满的一大筐带着泥土冻块的草药。

当真难为一个半大孩子于这等大雪天,从哪里寻来的。

光看那少年脸上的风尘之sè,显然这一趟是劳累异常。

“回来了?先歇歇,喘口气,等下就开饭了。”老人蔼然道。

“恩,爷爷,我要跟您商量一件事。”少年稚气的面容上尽是欲言又止。

老人听到商量这两个字,顿时身子莫名的猛然颤抖了一下,声音转为低沉:“若是不重要,就不要再商议了,免得让客人笑话。”

少年踟蹰的咬着嘴唇,低着头,脚尖碾着地,满脸涨得通红,却再也无法将欲说之言说出口。

老人见状轻轻叹了口气,幽幽道:“说吧。”

“我要上战场!”少年猛地抬起头,道:“我要去打仗!我要去上战场!”

老人苍老的身躯又是颤抖了一下,喃喃道:“十三年前……你父亲也是这么说的……”

他缓缓转头,看着门外,喃喃道:“然后……”

少年红着眼睛,道:“东玄贼寇犯我疆土,我玉唐岌岌可危,孩儿要上战场!”

“我要为父亲报仇!要为玉唐征战!杀尽敌寇!”

少年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爷爷……我们几个人都商量好了,我们想……明天一早就走!”

“你们几个人?居然有几个人这么多?……”老人颤巍巍的问道:“都有谁?还有谁?”

“二牛,铁柱,栓子,虎子,凯子……我们一共十二个人呢!”少年挺起胸膛:“叔叔们都去了,我们都这么大人了,整天介在村里晃荡,心里不是滋味……现在每一天就只觉得羞辱!我们也能杀敌报国!”

“羞辱……”

老人缓缓转身,低沉的说道:“纵然要去……也要各家都同意……你们都走了,这个庄子,除了妇孺和老头老妇……就真的连一个青壮都没有了……”

少年所说的这些人名,全都是村落里一帮半大小子;此村的青壮们都已经前往了战场,这些半大小子,便已经是村里仅剩壮劳力,亦可说是血脉传承之人。

少年咬着嘴唇,低头不语,显然他明白爷爷话中之意,他真的明白的,可是……

随即那老者就下了决断,道:“既然你们已经决意要去,再等两天;爷爷等下就为你收拾行装,今晚上……娃子你……爷爷给你做好吃的,还有做干粮!然后让婶婶奶奶们,给你们做衣服,做布鞋!让你们饱饱撑撑,暖暖和和的上路!”

“不!”躺在床上的云扬忽的一声坐了起来,眼睛里有神采闪烁:“最少再等四天!”

少年转头看着他,满心诧然的问道:“为什么?为什么要再等四天?”

云扬低沉道:“因为这几天里……你们要跟着我学战场搏杀之术!为了你们自己,也为了你们在家的家人,增一分杀敌的实力,多一分保命的力量!”

老者浑浊的眼中猛地一亮,随即担心道:“这位大人,您的身体?”

云扬强忍着全身痛楚,毅然道:“已经不碍事了,您老岂非已经实在的感觉到我之身体颇有好转了么?孩子们有心报国,决意赴战,那我就传给他们一点防身之术……到了战场上,最少……也能有些自保之力……更多一分杀敌手段!”

老人感激涕零,连声说道:“谢谢,谢谢!”

老人虽然身处偏远山村,却是饱经世故,如何不知道所谓防身之术大抵就是上乘武者的修炼之法,所谓法不轻传,云扬说来容易,老人家却绝不敢不当重要事对待,尤其老人还深深知道,战场上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新兵上战场,什么都不懂,发生意外的可能性太大了,尤其当前这般己方战力处于劣势的状况之下!

而一份能够增长战力,在战场之上保命全生的本领,于当前而言可谓难以言喻的珍贵!

若是眼前这人当真能够教给孙子战场搏杀之术,孙子何异于多了无数次必死而不死的机会余地!

老者径自回头喝道:“还不快给老师磕头?!”

少年一愣,就要跪下。

云扬心中惭愧,自己这会再多的也做不了,不说老人救了自己的性命,就只看在那孩子明知战场危险,仍旧勇往直前的份上,自己就该相帮,勉力一挥手:“不用许多繁文缛节!一共就只两天时间,你们纵然想学太多,我也只是能教给你们一些实用的东西,磕头什么就不必了。”

当天下午,云扬让人把自己抬出去,准备赴战的那一溜半大小子树桩子一般站在他面前。

十二个人,一个不少,每一个少年人的眼睛都灼灼的盯着云扬。

“战场搏杀与寻常武斗截然不同,你们要了然第一件事,就是……不怕死!在战场之上,越是怕死的人,往往死得越快。”

云扬忍着脑袋的剧痛,一字一字语句清晰的说道:“别的事情,你们不需要知道太多,当前首要牢记的就是……战场之上,千万千万,要照顾好身边的袍泽!这是战场活命的两大最强法宝之一!”

“不怕死?照顾袍泽?”少年们显然对此茫然不懂。

“嗯,就是这两项,而后者还要更甚于前者。”

云扬深沉的点头:“唯有你首先愿意为袍泽挡刀,袍泽才会为你挡箭!战场兄弟,生死与共这句话是如何来的?便是由此而来。或许,你会为了你的袍泽死去,或者,你的袍泽为了你死去……但是,只要大家都彼此为了兄弟着想,护卫自己袍泽的时候……战斗力,会凭空翻几番!”

少年们对于云扬的论调似懂非懂,却是一个个死死的记住了。

不怕死!

照顾袍泽!

两大战场最强法宝!

后者更甚前者!

“我现在就只有一只手能动,而且就算勉强动作,也能以起到示范作用,就不亲身为你们演示动作了,现在你们出来两个人,我怎么说,你们就怎么做。我来教你们一些战场搏杀一击必杀之术。”

“先是徒手……”

“用刀该当如何……”

“用枪该当如何……”

“其他的兵器你们不用考虑,战场上没有所谓的潇洒风度云云,我刚才提到的那两种兵器,乃是战场之上杀伤力最大的武器。其他的诸如长剑等,于战阵之上华而不实,难以发挥,千万不要去尝试修练。再者,战场上无主的刀枪最多,就算自己的兵器没了或折断了,随手一抓就能抓到趁手的兵器。”

云扬眼看着少年们仔细演练初学之技法,少年人一个个都知道这是保命的手段,全都万二分的认真对待,不敢有一丝一毫的疏忽大意。

“现在,我来传你们练气吐纳之术……”云扬想了想,道:“这种吐纳术效果有效,并不能让你们成为江湖客或者修行中人,但于战场之上恢复体力,却是相得益彰,立竿见影!若是你们还想要学别的,就等战场上活命回来之后,我再教你们,记得哦,若是能够保命全生自战场上归来,我就当真传授你们高深功法,踏上修途!”

少年们现在自然不知道云扬此刻所给出的这份承诺份量几多,只是一个个憨笑着点头!

云扬不是敝帚自珍,不肯传授这几个少年高深功法,而是云扬知道,现在无论传授任何高深的功法,都已经来不及了,因为那种级数的功法,光是等他们修炼出气感,只怕战争都已经结束了。

也只有云扬给予的那种能够恢复体力的呼吸方法,以及锻炼筋骨的方法才是当前最实用的。

接下来一下午一晚上的时间,少年们都在院子里挥洒着汗水,殷勤的操练着。

“无论什么时候,也不要用尽全部力气去搏击!无论如何,都要保留一分体力,让自己有喘息的余地!”

“身边的袍泽,便是你最亲近的人!在战场上,他们比亲爹亲妈亲兄弟还要亲近!万万不要看不起任何人,哪怕你一只手能打他十个!”

“即便处在最疲累的时候,也要记得喊口号!”

云扬谆谆教导:“在没有体力的时候,联合同样疲累的人一起喊口号,会让彼此已经没有潜力的身体凭空再生出一股力量……这种力量,叫做信仰!”

“那我们应该喊什么口号?什么口号最有用?”一个少年傻乎乎的问道。

云扬想了一下:“最有用,就喊玉唐不败,我们有家!”

“为了父母,为了亲人!”

“为了未来!”

“兄弟们,我们拼了!!”

“……”

云扬深深知道,这种看似无用、无的放矢的口号,在战场上生死一发之刻,往往能够得到异乎寻常巨大的作用!当一个人在绝望危局中,将胸中热血一起喊出来的那一瞬,当真会无中生有一般地增加莫名力量!

最少最少,那股力量能支撑你做出最后的拼死一搏!

第二日。

云扬仍旧敦促少年们练功,练习搏杀,练习保命全生的法门。

只有晚上才练习呼吸吐纳,以此代替睡眠。

虽然修行时日尚暂,但那吐纳法门真正是行之有效立竿见影,少年们虽然还只是新学初练,却已经感受到了此法的好处,以之代替睡眠,第二天精神非但不会有丝毫倦怠,注意力唯有更加的集中,这也更进一步坚强了他们对云扬所传的肯定!

云扬在这一天一夜之间也颇有收获,他能清晰感觉到自身身体内中的强大潜力,已经发挥得越来越快。周身骨头折断的位置,已经开始产生痒酥酥的感觉,那是即将痊愈的征兆。

“再快一些恢复……再快一些……”

及至第四天清晨。

少年们每个人都背着大大的包裹,一个个直挺挺的站在云扬面前。

是的,他们今天就要出发了。

再怎么不舍,还是要踏上这条赴战之路!

他们身背后的包袱里,乃是各家为孩子们准备的干粮,衣服,还有一双双针脚细密结结实实的千层底布鞋!

这个山村几乎将全村的所有物资,全部都集中在了这些包裹里!

有一些妇女就在外面路上站着,强忍着不让自己孩子看到自己的悲伤,然而眼泪却终究忍不住流了下来。

“谢谢老师!”

一声大叫。

十二个半大小伙子齐刷刷的跪在地上,给云扬磕了九个头!

“玉唐有九尊,所以,玉唐对人最尊敬的礼节,就是扣头九响,对您,我们要这么做,虽然您还不愿意承认我们是您的弟子!”

在玉唐,一个人,只要是有人因为感激而对他磕了九个头,那么,就证明在这个人心中,在如同尊敬九尊一样的尊敬他,这是至高的崇敬,无上的敬意!

“全都给我起来!”云扬沉声道:“我有一封信需要你们捎带。你们此去战场,想必是要前往铁骨关去!哪里的三个人,你们无论见到那一个,都可以将我的信交给他们。只要说你们是云公子派去的,便可保此行无虞。”

“那三个人,一个叫傅报国,一个叫秋剑寒,一个叫上官灵秀!是个女的。”

云扬郑重道:“若是见不到他们三人本尊,则不要将信拿出去!”

“是!”铁柱大声答应,此行一众少年之中以他年龄最大,今年已经十八,乃是这帮孩子理所当然的首领,当下上前恭敬的接过信,小心地放在最贴身的小衣口袋里。

其他人,包括那些老人,都是感觉前两个名字似乎很有些熟悉的感觉,好像是在什么地方听到过,却也没有想太多。

毕竟,谁也没有想那么多,一个战场上被人打残了的小兵,居然会认识帝国两大元帅!

却不知道,这一封信,这个带话,才是十二个少年真真正正的保命符!

“他们若是问起我,就是云公子的下落,你们就说我很快就到。最多半月时间!”

云扬道:“还有,你们这一路,就算是赶路睡觉,也要用我教你们的呼吸法门,一刻不得倦怠,最好能够将之作为自我本能加以习惯;每天练习搏杀术,不管赶路多么累多么辛苦,仍旧不允许少于三个时辰,那是你们战场保命的基础,记住了么?!”

少年们眼睛发光,一字一字的全部记住,深刻心田。

全村人抬着云扬,为十二个少年送行,每个人都在笑:“放心的去吧,当前正是男儿用武之时,杀敌报国,建立功勋!家里有我们呢!啥都不用牵挂!”

十二个少年最后在路口跪倒,向着全村人恭恭敬敬的磕头行礼,然后站起来,转身大踏步而去,再不曾有任何一人回头遥望。

晨晖照在他们的背影,如同披上了一层彩霞。

眼看着少年们的身影已经看不到了,送行的人群之中,这才乍然传出来一阵阵悲恸的哭声!

两国多达数百万大军的超级大决战!

决定国家命运福祉的终极大战!

灭国规模的极端战阵!

区区十二个少年人的力量,却又能值得几何?

这十二个少年此去,恐怕……一到了战场,就会被大军淹没……

此生,不知还能不能看到他们安全回来?

十二人今日去,不知他朝几人回!

这一点,所有人心中,都没有任何把握,任何的信心,唯有祝愿,唯有祝福!

这整个玉唐帝国,又有多少这样的少年,在热血澎湃之下踏入战场?

这万万千千的家庭,心情……乃是一样的!

…………

《本章八千二百字。不拆分!》

APPappshuzhanggui.net

看网友对 第一百六十四章 男儿当报国!【大章!】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