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九百四十一章 噩耗

第九百四十一章 噩耗

走入大殿,看到陈海、左耳、苍遗、宁蝉儿(夏寒)、墨翟等神sè浓重,仿佛有一座巍峨巨山压在众人的心头,姜晋心底也是猛然一沉,沉声问道:“塔山出事了?”

过去半年时间里,三宗虽说奉诏,将北陵镇及姜氏打为逆乱之党,但除了将姜晋、余苍、陈海他们从宗门金册除名,收回他们在万仙山的灵天洞府,将姜氏族地分赏御魔有功的将卒,派兵马进驻东都山,加强屏马山防线外,在魔獐岭并没有跟北陵镇撕破脸。

三宗既没有真正封堵姜氏子弟撤入魔獐岭的通道,更没有出兵威胁北陵镇后勤补给所依赖的天营城后方,也没有切断九郡国经曲岩谷输入燕台关的补给线。

甚至在魔獐岭之内,三宗将对北陵镇的警戒线撤到摩天崖以东,使得北陵镇得以占据原宗门道院所在、同时也是魔獐岭另一处地阶灵脉所在的淮石谷,得以开辟更多的粮田谷地、筑造更多的村寨、城池,用来安排最终迁入魔獐岭高达两百多万的姜氏族人及附民。

因为事关西北域二三十亿生民以及三宗自身的根基安危,在魔劫消弥之前,三宗的态度是不可能随随动摇的。

而不管是魔族觉得东线在姜寅死后、人心不稳,变得有机可寻,还是人族在西线的防御更强,都使得从北境魔域深处南下的魔族,更多的往东线聚集,魔獐岭北面的魔族从去年起就露出颓势。

表面上,魔獐岭北面的魔族兵马,规模还维持在五百万左右,但过去一年,魔族对魔獐岭北麓要塞所发动的攻势,无论是规模还是烈度,足足要比前年低了五成。

这使得魔族去年在魔獐岭北麓损失的兵马数量降低了近五成,这时候魔族在北面兵马规模还维持不变,实际上也意味着去年魔族汇聚到西线的兵马,比往年至少低了有五成。

面对这场将大崇诸域所有人族都卷进去的滔滔魔族,这是令所有人都感到欣慰的变化。

而三宗及北陵镇、厉牙镇过去一年的人马战损,更是降低到一百二十万,北陵镇所分摊的伤亡都不到二十万,即便是除了姜氏族人外,三宗不再向魔獐岭西麓输送精壮民勇,但不将北迁的姜氏族人统计在内,依赖于扶桑海,以流放重囚的名义渡海过来经黑毛大漠,不断往燕台关输送的精壮民勇,北陵镇的人马以及所控制的人口,也是处于上升的趋势之中。

目前北陵镇编有六大行营、四十余镇师的兵马,姜氏近两万辟灵境精锐武官、逾两千精英战将也已经完全编入北陵镇四十余镇师之中,入春之后没有继续休整,看魔族的攻势软弱无力,陈海反倒先开启春季轮战,也就是将四十余镇师的兵马轮番调到云门塞、腾溪岭等前沿防线,就近对前阵魔兵展开反击。

此时春季轮战已经进入尾声,在长达三个月的反攻中,虽然跟魔族进行拉锯的战场最宽不超过一百里,但四十余镇师差不多都拉到前沿防线,跟魔族打了一遍。

过去一年,魔族加强了在西翼的防御,这一次春季轮战的战果,并没有想象中来得耀眼,人族两族的伤亡相当,都在十二三万左右,但魔族损失的是真正的精锐魔兵,而北陵镇伤亡最惨重的那一部分,则是没有修为底子的精壮辅兵,他们又有相当一部分人并非是被魔兵魔将直接杀死,而是在天地元气剧烈震荡的战场之中,受不住强悍的气劲冲击,直接被震死。

大规模天机战械投入战场使用,使得在有序的进攻中,人族明窍境以上的精英武将损失,甚至降到魔劫暴发以来的一个极低水平。

这种势态下,姜寅走进大殿看到陈海他们愁云满面、一脸的凝重,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塔山那边出事了。

“我们安排在塔山的暗桩,只能潜伏到绝天岭的外围,目前传回来的消息有限,只知道在绝天岭北坡的斩仙塞,大批魔君、真君突然暴发恶战,还有大批似乎事前就埋伏好的精锐魔兵,像潮水般往斩仙塞冲过去。”陈海看到姜晋、余苍他们匆匆从燕台关赶到灵雀峰来,将他目前所得到一些消息,告诉他们知道。

“怎么可能?”姜明传震惊的问道。

人魔两族的高手,不是不会直接对垒战场、生死搏杀,但双方彼此在塔山内外都有拥有六七八百万的精锐兵马,决战都还没有展开,双方真君级、魔君级的存在,就先厮杀起来决一胜负了?

随着陈海的话,大殿内启动了一个小型法阵,将塔山防线的地形直接投射在大殿的中央,以便众人能更清晰直观的看着人魔两族在东线战场上的势态。

斩仙塞位于绝天岭的南麓,距离塔山防线中枢定陶关六百余里,虽说依旧位于人族防线的内侧,但距离魔族防线已经很近了。

照道理来说,除非东线兵马打算将斩仙塞作为对北部魔族进行大反攻的主出发阵地,要不然人族真君不会一窝蜂的跑到斩仙塞去。

而斩仙塞虽然距离魔族防线较近,但始终处于绝天岭金光陷仙阵的笼罩范围之内,魔族不动用大量的魔兵魔将,分摊金光陷仙阵的攻击力,直接就往魔君族的存在进入斩仙塞,有多少魔族强者能抵挡住金光陷仙阵的攻击?

金光陷仙阵,夺日月之精、藏天地之气,大阵以金光斩魄镜及诛魔杵为核心阵器,虽说金光斩魄镜及诛魔杵,不过跟殛天塔、苍雷剑一样,都是道阶初品的法宝,但一座大阵核心阵器动用二十一组金光斩魄镜与诛魔杵,也应该知道阶初品的法宝再怎么不值得重视,金光陷仙阵也非天魔上三境的大魔尊所能独闯。

一大批人魔两族魔君级、真君级的存在,在斩仙塞展开血腥厮杀,目前传来的消息,竟然还没有看到金光陷仙阵有发动的迹象,而魔族还有大量的精锐魔兵正往斩仙塞进发,这怎么都没有办法令姜晋他们相信,这一战是鸠山河、符思远他们安排好的,而不是人族真君级强者意外落入魔族精心策划的突袭之中。

大家脸sè都很差。

虽然斩仙塞突然暴发的真君级决战,并不意味着塔山防线一定会崩溃,但在暴帝秦世民已率征魔大军北线主力已经深入大燕山七八千里的深处(大燕山长十二万里,但中麓最宽处,也就两万余里而已),准备对收缩到大燕山中麓龙脊岭一带的三四百万精锐魔兵,进行最后决战之时,这绝非是什么能令人安心的消息。

即便姜晋他们都担心渡过魔劫之后,雍京兵马随时会朝魔獐岭反扑过来,但他们也希望东线战场会以垮塌式的方式直接崩溃掉。

姜晋更希望暴帝秦世民所亲率的征魔大军北线主力,歼灭退守大燕山的这部魔族之后,进入塔山防线,这样一方面能继续消耗雍京的实力,而历经十年苦难的这片大阵,也终于看到熬过魔劫的真正曙光。

要是此时东线战场以垮塌式的方式直接崩溃掉,东线在塔山与大魔山之间会合起来的精锐魔兵,将高达一千三四百万之巨,到时候魔潮顺着万涛河而下,北廷、西北域都将分崩离析,他们将如何自处?

虽然他们有退守扶桑海三岛的最后选择,但谁会甘心做这样的选择。

而且目前九郡国手里所掌握、能穿越风暴海,进入扶桑三岛的巨舰加起来,一次也只能运送十数二十万人,他们真要做这样的舍弃吗?

这一刻,姜晋就见陈海心神微凛,神识又沉浸到手里所持的一枚雷磁传讯符之中,他看着雷磁传讯符在陈海的手里化为灰烬,也同时看到陈海的脸sè难看到极点。

姜涵心里一沉到底,都不用陈海说,他都能想象东线传递过来是怎样的噩耗。

以沙天河、黄沾、杨隐、魏汉、朱明巍所代表的原黑风军将领,以苍遗、墨翟、姚文瑾、苗凤山、乐毅、陈隽、葛玄乔、谢觉源、黄歧玮、韩文当、齐寒江、张雄等人为代表的漱玉宫隐宗(燕州)将领,以姜赫、姜沛、朱天和、卢少商、姜雨薇、姜璇、姜泽、姜震、姜明传、姜涵等人为代表的原玉皇峰及姜氏将领,以及以魔族之身在北陵镇立足的宁婵儿、赤源,再加上九郡国周氏借援燕台关的周云山、宗时白以及降将刘亚夫、魏哲等人,北陵镇在除开姜晋、左耳、余苍、雷阳子四大真君,拥有道胎境强者逾五十人,放诸大崇境内,北陵镇怎么都不能算是一次弱旅,但在滔滔魔劫之下,却又是那样的不堪一击跟弱小。

“……这是塔山秘谍传回来的最新动向,你们自己看吧……”陈海伸手释出一团毫芒,在大殿正中央凝聚出一幅光幕,就见光幕之中,一樽高近百米、浑身像是燃烧黑sè烈焰的六臂紫鳞巨魔,正一脚抬起,仿佛一座巨山般,将一位祭御金sè灵剑的天位真君毫无反抗的踩在足下,然后像捡起一只小蚂蚱,将踩在脚下的那位天位真君捡起来,扔到嘴里狠嚼了两口!

“黑炎大魔尊、喻鸿英真君!”姜涵脸sè惨白的看着这一幕。

他虽然没有机会跟轮回殿魔主黑炎大魔尊打过照面,但对黑炎大魔尊的六臂形象,他再是熟悉不过。

而喻鸿英乃是近年来北廷柱国将军府所辖喻氏新晋的天位强者,数百年还曾到万仙山造访,跟他父亲姜晋讨教过御剑之法,没想到天位初境的强者,在天魔上三境的黑炎大魔尊手里,竟然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看网友对 第九百四十一章 噩耗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