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九百四十二章 噩耗(二)

第九百四十二章 噩耗(二)

看到这一幕,众人的心如坠冰窟,他们心里清楚,塔山防线崩溃,几成定局。

少顷,姜晋艰难地道:“姬江野他们也迟不了多久,就会得到消息,他们该会如何抉择?”

虽说万涛河江宽浪险,但没有足够多、足够强的兵力防守,在汹涌如潮的魔兵前,也根本谈不上什么天险;而魔族大军在攻破塔山防线,继而重创雍京在大燕山的兵马,甚至极可能从室韦山南麓绕到北廷柱国将军府辖域,从室韦山西麓一路往东猛攻,威胁到西北域的东面、南面。

北廷柱国将军府所辖兵马,本就弱小,这些年一方面要防御魔族从北面南下,又要分兵增援塔山防线,实力消耗极大,而西北域三宗经过这些年的消耗,虽然这两年的形势略有些改观,但也绝对没有能力两线作战。

塔山防线一旦崩溃,而雍京进入大燕山的兵马遭受重创,以姬江野、元周为首的三宗天位真君们,会做怎样的选择?

姜晋曾经作为三宗最核心的一员,知道三宗为形势糜烂做有种种预案,其中一个选择,就是放弃西北域,将三宗最精锐的战力往西面的越国撤退,保存最后的有生力量。

崇、越、天南三国并立在这海东大陆之上,虽说时有摩擦,远谈不上和睦,即便是姬江野的道侣,姬成韵的生母,也莫名其妙的死在位于崇越两国边境间的十万横断山脉之中,但在魔劫无法挽回之时,保留更多的有生力量撤入越国,或者依托越国的支撑,撤入两国交界的十万横断山脉,继续艰难而卓绝的御魔战争,却是三宗最无奈,也是最现实的需求。

而对于越国,要想组织更强的御魔力量,也必然会派人过来说服三宗往十万横断山脉或直接往越国境内撤退。

塔山眼下虽然崩溃,但是那里距离西北域的距离毕竟还是太远,秦世民也不可能束手就擒,中间还有北廷柱国将军作为缓冲,战火要彻底蔓延到西北域的腹地,应该还有两三年甚至更久的缓冲时间。

这么长的缓冲时间,有浮空巨舟、风焰飞艇以及大量的轮式辎重车,三宗想将上千万兵马撤到越国,还是能办到的,但四五十亿凡民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撤退,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

姜晋所言,正是众人最担心的事情,他们都往陈海看去。

三宗要是选择往十万横断山脉或越国撤退,北陵镇是铁定没有可能守住魔獐岭的,是撤往扶桑海三岛,还是随三宗撤入十万横断山脉或越国,又或许是兑现陈海在燕关城楼下许下的铮铮大诺,百万兵马与魔獐岭一起化为灰烬?

所预料中的最恶劣的局面已经出现了,陈海反倒平静下来了,似藏有两道雷芒的眼瞳扫过众人,说道:“塔山防线崩溃已成定局,东线战场糜烂在即,此诚海东人族危急存亡之秋也,海东形势或成或败,千百亿人族能否得脱灭顶大难,非我所能逆见,我唯有这一身热血能洒这片山河,希望能与诸将共勉。三宗或许会选择撤退,但我没有脸将身后数十亿凡民让出来,交给魔族屠杀吞噬,三宗决意撤退之际,便是我率部出关塞北进、与北面魔兵决战之时,诸将可愿与陈海一同赴死?”

姜涵、姜明传等人脸sè苍白,面面相觑的朝姜晋看去,这跟陈海当初劝他们迁往燕台关所说的形势一亘恶劣就往扶桑海撤退的说辞完全不一样啊!

就算周晚晴率周氏数万精锐驻守曲岩谷,能赶过来参战,就算陈海能联络燕州,调百余万拥有通玄境中后期修为底子以上的精锐兵马,从黑山魔渊进攻血云荒地,在三宗决定西撤之时,魔族在魔獐岭北面能调动的魔兵依旧有五百万之多,有三十多魔君坐镇,到时候哪怕是调集一半的兵力,也能将北陵镇八九十万兵马碾成粉碎啊?

沙天河、黄沾、杨隐等人没有想到陈海真会践行他半年前在燕台城楼所许下的大宏愿,不过他们在燕台关防线守了这么多年,猝然间叫他们撤弃燕台关逃命,他们心里或许是更加不愿吧,面对陈海扫过来的凌厉眼神,他们皆是坦然回视……

人唯一死尔。

*

天气虽然已经回春,但此时在东乔关坐镇的姬江野、元周等人,内心深处却丝毫感受不到暖意。

陈海在灵雀峰召集北陵镇诸将议事,他们也差不多同一时间,就从秦虎山那里得到了塔山防线出事的消息,而且他们所得到的消息,要比陈海更为详实——毕竟在余苍他们逃回来之后,陈海没有办法将眼线安排到塔山守军的核心层去。

就在前些日子,还接到邸报说大燕山攻势进行的顺利,太上天尊秦世民已经率四百五十万征魔大军的东线主力进入大燕山中麓深处,只要将退守大燕山腹地的三百多万罗刹魔兵剿灭,大崇帝国的魔劫将彻底迎来大的转机。

谁曾想这时候塔山防线这时候出这么大的漏子。

太上天尊秦世民率部进军大燕山深处,鸠山和在绝天岭也想对塔山北面聚集的魔兵组织一次大的会战,与太上天尊秦世民在大燕山发动的攻势遥相呼应。

符思远、秦虎山等人以稳妥起见,自然是极力反对,毕竟照姜寅以往与烈王秦冉所共同拟定的战略,塔山防线只要堵住大股魔兵南下,使雍京能聚集诸域精兵强将,剿灭掉进入中州大平原的魔族,就能奠定最终的胜局。

这些年来一直都在严格执行这样的战略,即便不断组织小规模的反攻,也是为了会好的守住防线,从没有想到将主力兵马都调出塔山防线,组织大的会战。

过去半年,塔山北面的魔兵也日见颓势,攻势转弱不说,在防线上的接触战,魔兵也是败多胜少,令人族对魔族的畏惧也日益减弱,在符思远、吴之洞反对贸然组织大会战之时,军中也有不少将领却想建立战功。

而鸠山和不擅领兵,却擅斗人,过去半年重点做的工作就是清除姜寅在军中的余党,不仅战力最强、凝聚力最强的西北域边军被排斥到中心防区之外,被踢到塔山防线最西端的赤城等塞,其他柱国将军府还有不少跟姜寅、余苍交好的将领,也不同程度受到打击,甚至还有不少人因为小错,就受到倍加严厉的惩罚,令军中人人自危,一方面希望能跟姜寅脱离关系,一方面不敢坚持自己的意见。

在这样的背景之中,塔山守军拟定了从斩仙塞出兵,与魔族进行大会战的计划。

诸多计划里,较为关键的一步,就是将原部署于绝天岭主峰的金光陷仙阵,与整个中军大帐前移到斩仙塞,变故就发生在近二十名天位真君护送金光陷仙阵刚转移到斩仙塞,但没有部署下去的瞬间。

一直都在大燕山跟太上天尊秦世民周旋、抗衡的黑炎大魔尊,率领五十余魔君、一千余魔侯、三千多魔将,突袭杀入斩仙塞……

整个塔山防线就二十七名天位真君,除了秦虎山、吴之洞守西翼的赤城等塞,以及东翼的三名天位境守将外,其他二十二名天位境守将皆在斩仙塞遇敌,最终仅有符思远、鸠山和等六名天位境真君,在神禽天军的拼命护送下,杀出重围。

斩仙塞陷落,十六名天位真君、神禽天军五千精锐、斩仙塞十万守军精锐、诸天位真君三千多精锐扈卫,可以说是整个塔山防线最最精锐的一支战力,遭受到毁灭性的打击,由二十一组初阶道器组成、整个塔山防线最强的金光斩仙阵落入魔族之手,这其实已经意味着塔山防线的崩溃。

这时候绝天岭及定陶关还没有落入魔族,但魔族在斩仙塞北面聚集近二百万魔兵,像潮水一般掠过斩仙塞,在四五十魔君、上千魔侯的率领下,往绝天岭、定陶关覆盖过去,姬江野、元周他们都不觉得塔山防线还有不崩溃的可能!

整个东线战场的局势糜烂在即。

谁曾想魔獐岭的势态稳住了之后,塔山竟然出现了这么大的纰漏?

大殿之上,姬江野看着元周等人,几乎想痛哭一场。

元周怅然叹息一声,说道:“形势将彻底糜烂,此时唯愿太上天尊能在大燕山等拖延一段时间,但三宗此时需要即刻西迁,迟恐不及啊!”

暴发魔劫以来,三宗也暗地做好种种预案,一旦东线势态彻底糜烂,三宗迁往崇越两国交界的横断山脉、保存宗门火种,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而越国经望海城援助西北域大批物资之时,姬江野就跟越国秘密谈妥宗门迁撤的事情,这事只有他与元周、秦虎山三人知道而已,姜晋之前也不知道而已。

考虑到东线战场糜烂后,西北域这边还有两三年的缓冲时间,他们还是需要继续坚守魔獐岭防线,以便宗门之内及核心宗阀的老弱病孺,以及大量的宗门典籍、物资,炼器院的器械、大小法宝法阵,以及屏马山防线以及更南面的五六百万二线兵马,先期往横断山脉撤退。

“我去一趟天营城,争取陈海、姜晋随我们一起撤入横断山!”姬江野长身而立,跟元周说道。

北陵镇及姜氏虽然被雍京定为叛逆,但雍京覆灭在际,姬江野、元周吃错药还会继续与北陵镇及姜氏对立下去?

当务之急,姬江野这时候想着争取北陵镇能暂时稳住军心,不要轻易妄动,到时候跟他们一起撤往横断山脉,生怕北陵镇及姜氏得知塔山防线崩溃的消息之后自乱阵脚,那样的话,会将西北域的形势在顷刻间崩溃,压根就不要想后续有步骤的放弃凡民、往横断山脉撤退了。

“半年前,陈海曾在燕关城楼立下大宏愿,要与燕台关共存亡,北陵镇怕是不会轻易撤出!”桓温坐在下首说道。

“……”姬江野苦笑一下,他觉得恒温说这话太天真了。

在他看来,陈海是许下庇护天下苍生的大宏愿,但明知事不可为,还要留下来送死,这岂是智者所为?

姬江野这时候更担心陈海最终会选择撤入扶桑海,真要这样,姬江野也无法勉强,只希望大家能共同约定,在魔獐岭前再坚定一年,这样也能方便魔獐岭腹地的上百万姜氏族人,能先撤出去。

“掌教事务繁多,让桓温去燕台关见陈海吧。”桓温说道。

姬江野沉吟片晌,点点头,陈海声名未彰、北陵镇未成势力之前,桓温与姜赫、姜雨薇他们关系交好,还曾与姜赫共同统领过北陵镇未成势力之前的北陵塞,想着由他负责联络北陵镇,确实要比天位真君出马,更合适一些。

恒温御剑飞往西岭,姬江野、元周商议过撤退的细节,就取出金剑符诏,往各自的山门传讯,让留守山门的护法长老们照之前拟定的计划,立即安排西撤之事。

诸多事安排好,姬江野也是未敢停下调息养神,还是带着女儿姬成韵到北面的军塞巡视,监督魔族的动静。

他相信魔族就算这时候还不知道塔山形势的变化,也不会拖太久,而魔獐岭北面的魔族,绝不可能坐视他们将西北域所有拥有修炼底子的子弟以及所有的修炼资源,那么轻松的就都西撤到横断山脉去。

他担心魔獐岭北面以天呈山四大魔殿为首的魔族,这时候也正在酝酿一波大的攻势,此时人心惶惶,诸多将领这时候彻底看不到能守住魔獐岭、能守住西北域的希望,人心思去,彼此间的士气此消彼涨,接下来再爆发一场大战,能肯定还将像以往那边坚守住,不发生崩溃?

悄然巡视北面的魔族暂时没有异动,后半夜姬江野就带着女儿姬成韵回到东乔关,回到大殿里,得知桓温去燕台关还没有回来,姬江野让女儿随他到偏殿,传音说道:“你回住处收拾收拾,明天就先去横断山……”

“不,女儿要陪着爹爹坚守到最后。”姬成韵坚定的说道。

“你以为此时先去横断山的,就容易吗?要在两年之前完成上千万子弟的撤去,要横断山脉深处在短短两年间能容纳上千万子弟驻守,你以为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以为随随便便派三五人过去就能做成的?”姬江野板起脸来教训道,“你留下来,也不可能随我坚守到最后的,我身为一派之尊,未来万仙山还需要我统率,时机差不多我也会先去横断山,你只是比我先行一步而已——这时候不要跟我使小性子了。”

姬成韵还要争辩什么,姬江野挥手说道:“桓温他回来了,你莫要再说了。”

姬成韵心里堵得慌,随父亲回到大殿,过了半炷香的工夫,才看到桓温御剑而归,这时候元周也从外面赶了过来,想要知道桓温去见陈海、姜晋谈得怎么样?

“我先到燕台关,得知陈海在灵雀峰,而待赶到灵雀峰,这时候陈海已经去了云门塞,我再追去云门塞,才见到陈海,也耽搁了这么久再回来,”桓温给姬江野、元周揖礼道,解释他为何拖到天快蒙蒙亮,才返回东乔关的缘故。

“陈海那里怎么说,可愿随我们一起撤往横断山?”元周问道。

“陈海说他在燕关城前许下宏愿,绝不会弃亿万凡民任魔族屠戮吞噬,不管我们三宗撤或不撤,他在燕台关前唯有一死,才不违初心!”桓温说道。

姬江野与元周等人面面相觑,没想到陈海竟然如此回应他们!

“恒温有一事相求,还请掌教思允。”桓温站在殿前,说道。

“你说。”姬江野犹豫着要不要再亲自去见陈海、姜寅,示意桓温说下去。

“桓温也无脸弃亿万凡民而走,请掌教许恒温与北陵镇将卒并肩战死在燕台关前。”桓温说道。

“胡扯!”桓氏老祖恒荣怒斥道,他此时怎么能让桓氏年轻一代最有希望踏入天位境的子弟,白白送死。

“三宗总也要有明知死路一条而去送死的人,军心才不至于立时崩溃啊!”桓温坚持说道。

姬江野无言以对,恒温所说其实就是他最担心的地方,虽然东线战局糜烂之后,东线的魔兵要席卷过来,差不多要在两三年之后,但彻底看不到一线的希望,魔獐岭的守军真就能坚持一年以上,掩护腹地的子弟、兵马先撤?

谁都不傻,谁心里都清楚,最后撤的那部分人马,是不可能撤出去的,北面五六百万魔兵,不是摆饰!

或许需要恒温这样的人,才能在如此黯淡的惨局下激励士气,不致于使军心一下子崩溃掉。

桓氏老祖桓荣见桓温意志坚定,长叹着别过脸去,知道逆改不了桓温心志,也是不忍他离开。

“师兄,我随你一起去燕台关。”姬成韵突然说道。

姬江野这时候出声阻止都不行,元周等人都将视线落到他身上,难不成他这时候可以说别家的子弟可以为激励最后的士气去送死,他姬江野的女儿就不行。

姬江野一张老脸涨得通红,想阻止却无法阻止,这时候负责斥候敌情的铁背岭守军总哨官雷震御剑飞入大殿,禀告道:“铁背岭东北,魔族部署在东翼的翼魔精锐,这时候几乎都出动起来,似乎有意分散通过东面的黑毛大漠,绕到南面去!”

姬江野这时候已经顾及不了阻止姬成韵与桓温投北陵镇去,铁背岭东北的魔兵出现这样的异动,说明四大魔殿已经知道塔山那边的形势变化,天呈山魔族所辖的精锐翼魔在这一刻倾巢而动,分散着往南面渗透,这时候只可能是渗透到魔獐岭以南集结,然后尽最大可能拖延三宗上千万兵马往横断山、往越国撤退的步伐啊!

照以往的应对策略,这边应该不惜一切的代价,组织精锐剑修、御禽锐卒以及浮空战舰,赶往翼魔的聚集点进行坚决的拦截。

然而姬江野往大殿望去,诸将神sè闪烁,竟没有一人主动站起来请战,心里苦叹。

以往天呈山魔族即便派翼魔分散开往南面渗透后再进行集结,规模最大也不过三五千而已,这时候三宗组织能够比翼魔集结更快速机动的精锐兵马,在内线进行拦截,跟这些翼魔打游击战,还是很有优势的。

然而倘若天呈山魔族将这些年聚集起的七八万精锐翼魔,都分散渗透到魔獐岭以南,翼魔的机动速度比辟灵境剑修要快得多、要持久,三宗谁还舍得将明窍境修为以上的精锐战将抽调出来,跟翼魔拼消耗?

“我率六艘浮空战舰去拦截这些翼魔吧!”见无人主动请战,元周最终站起来说道。战前,三宗总计拥有二十九艘浮空战舰,最初时被姜寅、秦虎山带走九艘浮空战舰去塔山,塔山防线崩溃前,就剩下两艘残舰;而在西北域经过多年的消耗战,二十艘浮空战舰也就剩最后七艘残舰,其中一艘还是陈海手里的殛天玄雷舰!

看网友对 第九百四十二章 噩耗(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