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九百四十三章 动员

第九百四十三章 动员

桓温、姬成韵以及其他愿意为三宗牺牲自己的百余名弟子,带着决死之意毅然决然的赶到燕台关,燕台关这边也在进行最后、最彻底的进行最后一战的军事动员。

后方所有城寨的守备兵力,诸铸造工场、工坊非核心匠师、匠工,天营学宫十二岁以上的弟子,当然也包括天营学宫所有的教习、庶务,都纷纷穿上战甲、手持战矛、战戟,或步行、或乘牛马车,或乘轮式、覆带式辎重车,往从天营城到燕关城的轨道线集结,然而转乘轨道辎重车,往燕关台集结。

而燕关台这边集结的兵马,又一波波像潮水似的往腾溪岭集结……

桓温、姬成韵是带着决死之意来的,但也没有想到陈海这么快就要孤注一掷的发动跟魔族的最后一战,不过他们既然都做好心理准备,也没有多说什么。

在他们看来,哪怕这一战,他们注定都将战死沙场,但只要能尽最大可能的消耗天呈山魔族的力量,都是能为三宗多争取一线生机、多保存一分元气的,那他们的牺牲就是有价值的。

姜涵、姜明传以及相当一部分姜氏将领,甚至姜沛,极其的沮丧,但整个北陵镇都被一种牺牲精神所渲染。

即便是沙天河、杨隐、黄沾、韩三元这些马贼出身的将领,都觉得战死在御魔战场,或许才是他们最好的归宿,而苍遗、谢觉源、黄岐玮、姚文瑾等等一大批从燕州过来的将领替陈海牢牢掌握着北陵镇最核心的军权,姜涵、姜明传及部分姜氏将领,心里再有百般的不愿,这时候也不能有什么表示,只能心想着在大战开打之后,再看有没有机会做其他的打算。

北陵镇编有四十六个镇师,常编兵马八十六万有余,但陈海这一次将所有的军事潜力都动员起来,不仅仅局限于天营学宫十二岁以上的弟子九万人,匠师、匠工九万余人,天营学宫教习、庶务三千余人,也包括目前以姜氏族人为主的燕台关所辖的屯田民兵、矿工一百四十余万精壮,都被勒令,放下一切的工作,利用手里头一切的资源武装自己,利用一切工具,往灵雀峰到燕台关的轨道线集结,往燕台关集结,准备参与与北面魔族的最后一战。

建兴三十九年四月十七日,云门塞的守军也开始通过内线的峡道,往腾溪岭方向转移、集结,准备以腾溪岭为出发点,进入北面的荒原战场,跟魔族进行最后一战。

集体意志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作为个体是贪生畏死是再正常不过的心态,但看到身边人都有着赴死的决心,又或者认为怎么都逃不出命运的玩弄,悲壮的气氛在燕台关到腾溪岭之间的上空弥漫,似乎在这一刻,所有人心里的畏死之心就荡然无存了。

陈海这时候也不再向将卒隐瞒塔山防线崩溃的恶劣局面,也坦然说明魔獐岭北面的魔族会拼尽全力,拖住不让他们西逃。

成千上万的翼魔分散着往南面渗透,就是为了这个,天呈山魔族不可能在大获全胜的前夕,让最肥美的一块鲜肉从嘴边飞走。

这时候要逃,辟灵境以上的武官、将领或者还有机会,但通玄境以及凡民数以百万计,不拼死一搏,活命的机会将百无其一。

当所有普通将卒放弃逃命的奢望,决意跟着陈海拼死一搏的时候,又有燕州过来的将领以及自北陵塞、黑风军时候就追随陈海的将领为骨干、为中流砥柱,姜涵、姜明传等一部分姜氏将领有想法,这时候也只能被压制下去。

四月十七日,周晚晴、丰逸臣率四万精锐放弃曲岩谷,经西黑毛大漠、云门塞,进入腾溪岭塞。

腾溪岭作为这些年来魔獐岭北麓人魔两族的主要战场,城塞不知道打塌多少回又经历了多少次的重建。

腾溪岭北麓近百里的山岭已经完全垮塌,腾溪岭塞也是随着腾溪岭北麓的不断垮塌,随着腾溪岭塞的一次次重建,往南、往魔獐岭深处后移了近一百里。

此时的腾溪塞,也是在春季攻势展开后重建的新塞,主城展开面有十数里宽,通过三条三四十步宽的主峡道以及山中横七竖八的岔道,与后方、云门塞以及分布两翼山谷间的大小军事堡垒相接,形成一处方圆有一百三四十里的防御区,也是燕台关防线的三大主防御区之一,

陈海不会等所有的兵马调过来再发动攻势,等周晚晴率部赶过来之后,他就作最后的军事动员,北陵镇主力精锐五十万将卒、五十万辅兵已经混编集结完成,另一百万精锐将卒与民勇、匠工、学宫弟子混编的兵马,也在源源不断的正往腾溪岭这边集结过来,将能在未来一天内,陆续进入北面的战场。

陈海在城下整理衣甲,神识从主城及左右附塞集结的将卒身上掠过,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虽然大多数将卒都是慷慨赴死的决意之铁血的觉悟,但也有不少相当多的人,心思慌乱、沮丧……

乱世草莽,命如草芥。

陈海看了周晚晴、雷阳子、余苍、姜晋四人一眼,说道:“存亡在此一战了!”左耳此时还留在燕台关,将负责在所有的兵马北进之后,摧毁燕台关北面连接腾溪岭的峡道,断掉所有普通将卒夺命南逃的可能。

姜晋沉默着没有吭声,即便他知道燕州在黑山魔渊集结的一百五十万拥有通玄境中后期修为底子的精锐,也将同时发动进攻血云荒地,但他也不觉得这一仗他们能有三成以上的胜算,毕竟塔山防线的崩溃,对三宗的士气打击太惨烈了。

燕台关连接西桥塞的峡道,陈海第一时间就下令摧毁掉,但换来并非是厉牙镇与北陵镇联手出兵与魔族决一死战,而是相当多的武官将领弃营逃亡,吴澄思、吴云湖都无法镇压住,又或者他们压根就没有想过要镇压这些弃营逃亡的子弟。

陈海手执都护大将军印,登上城楼,提起自己最大的力量,扬声说道:“大崇局势糜烂,诸将卒心里也是清楚,魔獐岭防线也随时会崩溃,人心惶惶,难有再坚守下去的可能——一旦崩溃,不要说凡民了,修为低微的弟子也绝无活路,而人心惶惶之际,大股魔兵正从东线绕袭过来,我们困守魔獐岭也是死路一条,唯一的生机,就是拼死一战,将北面的魔族歼灭。或许我们今天在这里的大部分将卒都会战死,但自古以来,人生谁能无死?苟且偷生也难逃一死,此时死轻如鸿毛,诸将卒随我为保人族一线生机,而洒尽最后的热血,死将重如山岳,诸将卒兵士,你们打算怎么死?”

无数将卒沉默着望过来,但陈海能感受到他们的心志弥坚勇烈,骈指向北,怒吼道:“诸将卒兵士,让我们向北而死吧!”

那声音宏大之极,带着向死无生之志,向远方远远地散播出去,撞在崇山峻岭之上,带起了阵阵回响,山峦感悟了到了陈海的赤诚之心,狂风骤起,把刚刚长出新芽的树木吹的呜呜作响。

声音没入了奔腾的河流当中,河流知道了陈海的决绝之意,掀起了阵阵浪涛,回应着陈海的滔天志向。

随着将卒渐渐浓烈的呼喊,腾溪岭上空,凝聚出肉眼可见的杀伐血云。

这时候腾溪岭塞北面的四座主城门以及左右五座附塞的主城门隆隆打开,兵马簇拥天机战车,如同黑sè洪流一般,往北面的荒原倾泄过去。

翼魔赤军从万丈高空俯瞰下去,就像是有九支巨大无比的黑sè利箭,往北面二百里外的龙源谷等魔寨射去……

*************************

陈海最初他要在燕关台死战不撤的决心之时,三宗在魔獐岭的诸多真君,内心还是有一丝窃喜的,以为北陵镇死战不撤,实际将成为最后的殿后兵马,他们就将能从魔獐岭撤出更多的兵力。

要不然的话,在天呈山魔族的贴身纠缠下,三宗留下来最后的殿后兵马,注定是要被牺牲掉了。

更关键的,到最后谁愿意被留下来牺牲?

北陵镇死战不撤,自然是他们希望看到的,但他们绝不想看到北陵镇这时候就跟魔族拼死一搏。

只是陈海完全没有要跟他们打招呼的意思,就对魔獐岭西麓进行了最彻底的军事动员,随后又相继将云门塞等西侧的防塞都防弃掉,将兵马全部往腾溪岭转移,赌最后一搏。

这令留在魔獐岭的三宗真君们,一下子陷入进退失据的两难境地。

这时候北陵镇看似将兵马扩编两百多万,但此时的北陵镇是孤掷一注的赌徒,将凡民都编入军中,哪怕三百万、五百万甚至一千万兵马,也都是乌合之众,毫无意义。

元周原本以六艘浮空战舰,带着一万五千皆由辟灵境悍卒组成的精锐兵马,都赶到魔獐岭南麓以南了,都准备拦截渗透进来的大群翼魔,没想到燕台关那边要提前跟北面的魔兵决一死战,又不得不率部赶回来。

元周、姬江野、桓荣等十数真君,此时就聚集在魔獐岭中北麓的主防塞崇岳城里,他们距离腾溪岭还有一千四百余里,但通过流云照影镜,能清晰看到北陵镇第一批兵马挺进荒原战场的情形。

魔族在北面也已经严阵以待,一个时辰后大战就会彻底的爆发!

姬江野、元周、桓荣等人脸sè极度难看,他们心里很清楚陈海孤注一掷,一旦赌输了,三宗会面临怎样的命运。

到时候五六百万精锐魔兵将直接拿下燕台关,获得南下的通道,他们在中北麓、东麓的二百万精锐兵马要么现在就直接弃关、弃营南逃,辟灵境以上的精锐弟子或者还都能逃到屏马山防线进行休整,要么就等被两三倍于己的魔兵包围、歼灭。

要是后者,之后西北域腹地的形势将彻底糜烂,宗门迁撤计划也将彻底失败,最后可能只有三五十万最精锐的三宗弟子有机会逃脱生天吧。

要不是这些年陈海为魔獐岭防线贡献极大,姬江野、元周、桓荣十数真君,都怀疑陈海是不是魔族的奸细了。

他难道不知道北陵镇如此草率、冲动的决战,是天呈山魔族此时最希望看到的局面吗?

天呈山魔族为什么将七八万精锐翼魔,洒到南面去?

难道不知道它们这么做,七八万精锐翼魔最终会损失殆尽吗?

然而天呈山魔族还是这么做了,一方面是想促使三宗及西北域防线的提前崩溃,一方面是极大拖延三宗子弟及大量修炼资源西撤的步伐,一方面是在东线魔族屡获大捷之余,西线魔族也不甘心拖后脚,想要有所表现,以便将来能更名正言辞的分功。

而这些点都归结到一点,就是天呈山魔族不愿意在大胜之际,看着最肥美的一块肉飞走。

三宗上千万弟子才是西北域人族真正的精华,同时上千万弟子西撤,不知道要带走多少法宝以及其他种类繁多的修炼资源——这些也是魔族所渴望的资源。

还有一个,让三宗上千万弟子撤到横断山脉或直接撤到越国境内,它们以后还要不要接着攻打越国了?

所以有机会,天呈山魔族一定会选择将西北域三宗彻底打崩溃掉的!

想到陈海孤掷一注一旦赌输的局面,大殿之内就有人气得忍不住大骂:“赌徒,赌徒,就不该让竖子独守燕台关!”

元周轻轻吐了口气,朝姬江野说道:“姬兄,该下决断了啊!”

姬江野看向元周,惶然一笑:决断,他能做什么决断?

从四天前,陈海对魔獐岭西麓进行最后的军事动员,摆在他们前面的选择就只有三条:

其一,分兵去接防燕台关;其二,中北麓、东麓二百万兵马立即弃关南撤;其三,就是中北麓、东麓二百万兵马也同时进行最后的军事动员,杀出魔獐岭,跟北面的魔族拼死一搏!

北陵镇全军覆灭之后,他们分兵接防燕台关,也只能将最终的崩溃拖延一段时间,但绝对不会有之前计划中的一年之久,或十天半个月,或两三个月,魔族展开新的一轮攻势,他们就会支撑不住。

进行最后的军事动员,将他们在中北麓、东麓的二百万精锐兵马也进行最后的军事动员,孤注一掷的杀出魔獐岭,又能怎样?

且不说塔山防线崩溃后,人心惶惶,军中将领兵卒没有什么斗志,就算全军上下士气可用,魔獐岭三百万精锐守军,跟北面的五百万精锐魔兵拼光了,三宗就能逃过大劫吗?

东线战局即将彻底糜烂啊!

要是东线战局没有糜烂,进入中州大平原的魔族即将被全面消灭,他们这么拼还有意义,现在,他们将魔獐岭三百万精锐守军都拼光了,有什么意义?

还不如保存有生力量,退到横断山脉,还能为三宗保存更多的火种啊。

人魔两族在海东大陆厮杀了数十万年,最惨烈的时候,人族仅有一隅之地苟喘延息,最后还不是恢复了元气?

姬江野就不懂陈海这个榆木疙瘩,怎么就不明白有时候保存住有生力量,才更有利于人族,四天他派人送过去十数封亲笔信,但陈海给他的回复都只有一句话:总有人要死的……

***********************

燕台关进行彻底的军事动员,放弃两翼的防塞,将兵马都往腾溪岭这边集结,泰官就与屠乌、般度、丹图三魔,率孽境殿三十万精锐魔骑,第一时间从东线转移到腾溪岭北面的桃源江中游一线,加强这边的防御。

桃源江原本是魔獐岭北面、从腾溪岭往北流淌的一条大河,但这些年的惨烈战事,严重破坏了桃源江往南到腾溪岭的原有地形,地底岩层也不知道被打烂多少厚,使得之前的桃源江早就面目全非。

目前魔族在桃源江中游建有大小十数座魔塞,早初会根据人族在腾溪岭的驻兵多寡,在这里驻防十数二十万不等的魔兵,又或者在它们这边发动主动攻势时,将兵马大规模往这边集结,然后逆着河道、溪谷往北强攻。

北陵镇兵马在天营城、燕关城、云门塞往腾溪岭进行异动,令西线的很多魔君摸不着头脑,但北陵镇兵摆出一副豁出去的势态,到时候不管北陵镇兵是否虚晃一枪,又或者是发疯了要杀出来决一死战,魔族自然也是相应的同步往桃源江中游大规模集结兵马。

东线大捷消息已经传来,就算是陈海没有动作,它们最近也将计划向燕台关、东乔关展开新一轮的攻势,谁曾想陈海竟然这么识相,竟然主动出城求战。

若是攻伐有天地大阵守护的坚城,他们还有些惧怕,这一刻,他们则巴不得陈海出城野战。

不过,清楚知道姜寅一脉跟流阳宫余孽,跟燕州有所密切牵联的闫莨、泰官等魔,还要防备一种可能,那就是北陵镇兵有可能穿透他们在燕台关北面的防线,往北突围去突袭天罗谷。

闫茛、泰官等魔,这时候也紧盯着血云荒地另一侧燕州的动向,知道燕州这几年抽调通玄境中后期的精锐弟子,组成一支一百五十万人马规模的精锐战力,这时候蠢蠢欲动,随时都会杀入黑山魔渊,通过天域通道杀入血云荒地。

想要进攻血云荒地,必须经过黑山的血雾魔渊,不过,通玄境以上的精锐将卒,身穿血魔甲,就能抵挡住血雾魔渊之中的腐蚀性魔雾侵蚀,进入天域通道。

之前孽境殿在血云荒地之中有两百万魔兵,这些年随着损耗的加剧,从天呈山以北汇聚而来的罗刹魔族部落,主要往东线集结,孽境殿为了弥补在魔獐岭前面的兵力消耗,不断从血云荒地抽兵,使得留在血云荒地的精锐驻兵降到六十万。

不过,穿过血雾魔渊,进入血云荒地的天域通道相对狭窄不说,进入血云荒地之后,出口又直接位于一处不利兵马展开的峡谷深处,泰官倒是相信有五六十万精锐魔兵守在血云荒地,应该能守住天域通道,但他们也不能让北陵镇有机会突围到天罗谷,从这一侧攻入血云荒地。

为此,在北陵镇第一波兵马出动之前,魔族集结到桃源江中游第一道防线上的兵马,已经超过一百五十万,而往北二三百里,第二道防线上还有六十余兵精锐兵马。

确认陈海疯狂摧毁燕台关与腾溪岭之间的峡道之后,亲自赶到桃源江坐镇的闫莨大魔君,一方面令第二道防线上的魔兵南移,同时也决定从中路以及西桥塞北面再抽调上百万魔兵,往桃源江这边集结,准备在桃源江中游,将北陵镇兵彻底的歼灭掉……

从流云照影镜,将桃源江源头到中游的战场势态尽收眼底,姬江野更是绝望的要闭上眼睛,不忍去目睹这悲惨的一切,预计桃源江一战将在一个时辰之后展开,将在六到八个时辰后达到白热化的最巅峰,到时候二百余万的北陵镇乌合之众,要将对抗总数逾二百七八十万的精锐魔兵,哪里可能有一丝的胜算?

而他们这时候想从中北麓、东麓出兵参战也不成,魔族在他们对面的防线上,还留在两百多万的兵马盯着他们……

看网友对 第九百四十三章 动员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