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九百四十五章 恶战(二)

第九百四十五章 恶战(二)

在桃源江中游上百里纵深的战场之上,处处都进行着决死的搏杀。

北陵镇不顾一切的要将所有的攻势都不加遗力的施加上去,一时间也确实杀得固守桃源江中游防线的魔兵魔将措不及防,但集结于此的魔兵,也是天呈山魔族手里所掌握最精锐的战力,虽然猝然间被杀得有些狼狈,伤亡有些惨重,但也是极其稳健的在调兵遣将、在排兵布阵,正努力争取一点点将劣势扳回去。

几乎没有所谓试探性的接触战,北陵镇兵以及魔族守军,一开始就进入最血腥而残酷的消耗战阶段。

姬江野和元周及桓荣等真君,这时候齐聚中北麓的崇岳城,通过流云照影镜,盯着一千七八百里外的桃源江中游战场,这一刻甚至都忘了呼吸,他们就怕北陵镇兵下一刻就支撑不住而崩溃,也将令西北域、令三宗陷入彻彻底底、无救的绝望跟黑暗之中。

虽然姬江野并不认为北陵镇有丝毫的胜算,就算北陵镇能将此时峙守桃源江防线的一百五六十万精锐魔兵打崩溃掉,自身也必然伤亡惨重之极,可能会彻底打残掉,而此时还有一百六七十万的精锐魔兵,正往桃源江中游的战场赶去,北陵镇怎么都不可能在一天之内,接连打赢两场恶仗,但北陵镇打得如此的猛烈、顽强,还是出乎他的意料。

姬江野从流云照影镜上艰难的收回视野,与诸真君相望。

他们这时候都能想到一个可能,那就是北陵镇即便最后难逃全军覆灭的惨淡结局,但倘若这一次真能够拼死消耗掉北面魔族相当一部分的力量,他们这时候立即分兵去接收燕台关的防线,未必不能多撑一段时间,从而能让三宗将更多的有生力量、火种,撤到崇越交境的横断山脉去。

这难道是陈海此时率部杀出去的真正用意吗?

陈海知道中北麓、东麓守军士气严重受挫,军心随时都会崩溃,这才不惜牺牲自我,也是要重挫北面天呈山的魔族,才有可能为三宗有机会保存更多的有生力量跟火种?

桓荣等真君也是叹息不已,他们以往将逆势崛起的陈海视为蛮横无礼的暴发户,心里厌恶,然而这一刻却不得不承受陈海比谁都更有资格继承姜寅的衣钵,当然了,就算三宗能熬过此劫,到时候桓荣等真君还是希望陈海这样的人物能战死沙场为好。

元周看着流云照影镜里,北陵镇将卒仿佛秋后的庄稼一般,一茬茬倒下,却依旧前赴后继的往前进攻,心头也是一阵阵发紧。

交战才这么生的时间,双方尸骸就已经堆积成山。

血流成河。

北陵镇甚至还有相当多的将卒尸骸,被魔兵踩踏、或被己方的天机战车碾压成血浆肉糜。

这一幕幕画面,仿佛一座巨山,压得元周快要喘不气来。

他双拳紧握,几乎要将掌心间的数寸空间捏碎,光线都扭曲起来,最终还是忍不住,朝姬江野问道:“倘若我们从崇岳城出兵,有没有一线荡平北面魔族的可能?”

这一刻,姬江野怎么可能不希望发生奇迹?

真要是能侥幸将北面的四五百万魔兵剿灭,解决掉北面的威胁,那三宗不是没有在万涛河构建防线的可能,但是,怎么都看不到有一线的胜机啊!

姬江野内心深处也在泣血呐喊。

看着姬江野沉默不语,元周也悲叹一声,他心里也很清楚,就算魔族在中北麓及东麓防线的北面没有部署有二百万精锐战力,就算他们从崇岳城出发,没有那么远的距离,但以三宗守军如此低迷的士气,杀出去真的有多少战力可言?

“非我不愿,实属不能啊。成韵就在北陵镇军中,但有一线可能,我怎可能不去争?”短短数日,姬江野仿佛苍老到已经走到生命的尽头,他满心苦涩的跟元周说道。

姬江野踏入天位的时间,也已经过去有五千年了,在这个过程中,他有过不少子嗣,但很可惜仅有一人踏入天位境还意外殒落了,其他子嗣也都寿元走到尽头而终,唯有小女成韵还在。

姬江野不仅将成韵视为掌上明珠,也希望她能继承自己的衣钵,成为姬氏在万仙山新的中流砥柱。

这一刻,他心里怎么可能没有去想出兵这事?

有时候,非不愿,实不能尔。

元周看到流云照影镜中那抹仿佛流震般的红sè身影,正是姬成韵摧毁一柄戮魔剑,正往当面的魔寨城墙轰击而去。

姬成韵此时还在北陵镇中路兵马的前锋兵,此时还没有什么危险,但从她头顶上蒸腾的云霞,可以看出她此时已经拼尽全力。

只可惜的是,罗刹魔族的魔寨虽然笨拙而又简陋,猝不及防间被大片轰塌,但魔族对这种情形也有所预料,除了仿照人族修造多重城墙外,城内的空地上还集结有一排排数丈高的巨大铜车,能用于迅速封堵城墙坍塌后的城墙缺口。

看得出魔族在这几年的对峙中,防御能力得到极大的增强。

姬江野的话在大殿之中回荡,他的声音低沉无比,与其说是这话讲给元周听的,更不说是姬江野为了说服自己。

元周与桓荣等真君,叹息了一声,不复再言,很快就决定当下由元周率六艘浮空战舰载一万五千辟灵境以上的精锐弟子,先赶往燕台关布防。

北陵镇断不可能胜,但北陵镇只要拼得够狠,能极大消耗北面魔族的实力,此时元周接手燕台关的防务,加上西桥塞还有吴氏三十万厉牙镇兵,魔獐岭未必就会立时崩溃掉。

*********************

魔族在桃源江中游防线,表现出超乎想象的韧性,同时苍牙、青厉等魔君级的存在加入战团,死死地遏制住北陵镇兵的攻势。

单纯从强者的绝对数量,魔族在桃源江中游防线上,还是要超过北陵镇兵一大截的,特别是那一樽樽魔将级乃至魔侯级的巨魔存在,极大弥补了它们在战械方面的不足。

不过,魔族此时已经不愿意跟北陵镇拼消耗了。

它们注意到三宗有一部分兵马,正通过魔獐岭北麓山岭间的峡道,正从东翼往西翼燕台关这边转移。

虽然魔獐岭内部的峡道,相对狭窄,但只要拖延两三天,人族三宗凭借六艘浮空战舰,还是能将二三十万精锐兵马,运入易守难攻的燕台关——闫莨大魔君及其他魔君手里都很清楚,一旦它们跟北陵镇消耗拼得太厉害,不能在歼灭北陵镇兵之后,紧接着进攻拿下燕台关,它们就没有办法一举撕开人族在魔獐岭的防线,直接进入西北域腹地享受胜利的果实。

而每拖延一天,都不知道会有多少三宗子弟及凡民,能退入横断山脉之中。

看到北陵镇在两端的攻势强得惊人,闫莨大魔君决定将两侧的兵马,往中间收缩,以便中部区域能守得更坚密,以便将时间顺利拖到另两路兵马赶到,合力将北陵镇一举歼灭,然而紧接着往腾溪岭,往更南面的燕台关进攻。

陈海直接站在殛天玄雷舰的舰首,看着两翼的魔兵往中间收缩,这时候燕州一百五十万血鳞甲精锐进入血雾魔渊后,正通过天域通道对血云荒地这一侧的圆陀岭发动攻势。

与燕州相接的天域通道的出口,位于神殿谷以东圆陀山脉的深处,此时已经打开已经有二十多里纵深,但圆陀山深处山高谷险,没有太多的通道能让大股的燕州兵马通过。

此时还有五十余万魔族精锐,峙守着几处从圆陀山深处杀出来的要隘,依靠身后的往生骨塔,易守难攻。

燕州一百五十万血鳞锐卒,想要都进入血云荒地,再从圆驼山深处撕开魔兵的压制、封锁,杀入神殿谷,赶到四五千里外的星衡域入口,怎么也不是一两天就能完成的任务,而且过于仓促的进攻,伤亡也绝对不会低了。

不过,即便燕州兵马一时半会还无法增援星衡域,但只要对血云荒地展开攻势,就能令魔族更迫切的将他们、将北陵镇二百多万兵马更早、更彻底的解决掉。

对于魔族而言,只要是能将眼前这两百多万北陵镇兵吃掉,能将燕台关顺利拿下,即便血云荒地那边暂时失利,也都是值得的。

魔族不断往中路收缩,而北陵镇部署于两翼的兵马,则是紧咬住当前的魔兵,过已成残墟的魔寨,往中间猛攻猛打。

其中黄岐玮、谢觉源等人所率的左翼,此时已经承受了极大的伤亡,但此时并没有丝毫松懈攻势。

魔族也不会一味的收缩,收缩中进行反击,甚至将两翼的战线反复往外撑开,给北陵镇兵更凌厉的打击,也是左翼魔兵,此时所采取的有效战略战术。

黄岐玮、谢觉源也是沙场老将,极其老道的掌握着左翼的战事节奏,利用部署于左翼的两千余辆天机战车及大批剑修子弟,进行反复的拉锯式穿插,给魔族极凌厉的打击。

眼见魔族在左翼展开新一轮的反攻,近十头魔侯级的巨魔,杀伤力极为惊人,谢觉源也是再次踏歌御剑,进入前阵御魔:

“我身自在,静观奇妙,万剑由心,独乐逍遥!”

与谢觉源性命交修数百年的灵犀神剑悠然飞起,铮然一声,就见灵犀神剑一化二、二化四、四化无穷,在半空幻化出千百剑影,在空中停滞了那么一瞬,就带着极其尖锐的风声,朝眼前那樽近十丈高的巨猿魔席卷而云。

千百道剑影带起连天血sè,那头巨猿魔似遭凌迟,鳞肉纷飞,然而魔躯屹立不倒,筋膜虬结的巨拳暴轰下来,将一辆天机战车砸瘪之际,随后抓住那辆天机战车,就朝谢觉源怒掷过来。

那辆重型天机战车,虽然被打残就剩车头,但也有四五万斤重,没想到竟然叫这巨猿魔直接抓起,相隔千丈怒掷过来。

谢觉源这一刻体内的灵元消耗过巨,虽然能够躲开,但他知道他这一躲,身后百余将卒必被砸成肉糜——谢觉源这一刻收回灵犀剑,持在手中,虚步跨出,仗剑就要朝怒掷过来的残车斩去。

在这一刻,谢觉源直觉冥冥间似有一道玄机轰然解开,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横亘在天地之间,似乎只要将这感觉融入斩出的这一剑之中,他就能将这天这地斩开。

谢觉源于剑道苦苦求索八百年,当然明白这一瞬的明悟是什么,同时他内心也无法将这诱人之极的诱惑按捺下去,似乎有一种冲动在他的胸臆间升腾,仿佛将他此时心里最宏大的这一剑斩出,他就将真真正正的踏入天位境。

“砰!”轰然巨响,令谢觉源惊醒过来,却见是黄歧玮拼尽吃奶的气力,御动天罡古钟,将残车砸飞,但黄歧玮这一刻也是脸sè苍白,单纯气力,人族道胎强者比起魔侯级魔物来,还是很大的差距。

谢觉源这时候惊醒过来,摧动灵犀剑一剑扎入巨猿魔的左肋,与黄歧玮说道:

“多谢师兄!”

谢觉源这时候知道,他真要不可避免的斩出那一剑,挡住怒掷过来的残车,当时就会引发大道雷劫了。

虽说谢觉源修行八百年,就是为了这一刻的到来,但大道雷劫没有充足的准备,没有足够的本命法宝相助,这个时候在混战之中,引发雷劫,谢觉源百分百之一百,会被雷劫轰得灰飞烟灭。

晋升天位,只愁准备不足,谁能在战场上冒险渡劫?

黄歧玮盯着战场前的变化,头也不会地说道:“谢师弟你得窥大道,我恭喜师弟你才对啊。”

“朝闻道夕可死矣,即便今天战死此地,能得窥大道,也是真无遗憾了。”谢觉源也是磊落笑道,接着又与黄岐玮联手,率十数万精锐战力,将魔兵不断的往中路压缩。

闫莨大魔君抬起巨大的脚掌,重重地一脚将一辆正嘶吼着试图撕开防线的重型天机战车踩成一堆废铁,但是面对成百上千的法宝灵剑像洪流一般杀来,以他强悍的修为,也不得不退回魔阵之中。

他没有想到,北陵镇兵在刹那间迸发出来的战斗力,竟然如此的强悍,要不是从东部过来的第一支二十万援兵,已经进入他视野范围内之内,他都有些担心,他们在桃源江中游的兵马,到底能不能撑得到最后了……

看网友对 第九百四十五章 恶战(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