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一百七十八章 最后一招!

第一百七十八章 最后一招!

“主因就是因为傅报国!”

寒山河淡淡的道。

“因为傅报国?”战歌对于这个答案更加的不明白了。

区区一个傅报国,就算极具谋略战法,却又如何值得老师这么重视?

“若是傅报国名不符实,或者表现得不是这么的优秀……我方大军早已经马踏玉唐多时矣。”

寒山河苦涩的笑了笑。

“这一战,你只看到我的不惜兵力,将东玄无数兵士不计代价的方式送上战场,你又是否知道,现在战死的……都是些什么人。现在我告诉你,除了部分军中大将之外,占据其中绝大多数的……”

寒山河脸上露出一个讥诮的笑意:“甚至可以这么说,当前东玄国内众多家族的武装力量,全都在之前的战役中,被我葬送在了这铁骨关之下!”

“这一战之后,东玄国内将异乎寻常的容易治理了。即使这一战败了,东玄国内的内部隐患,亦有超过八成之数,被我彻底的扫平了!”

寒山河清癯的脸上闪现一丝冷然:“只不过……这一战不管是胜是败,我只要回去国内,那么,终此一生,将不会再有任何带兵的机会!”

“所以说,你还以为刚才的说法有问题么,只要傅报国活过此役,那么真的就是下一个天玄第一名将!”

“那些遭受严重损失的家族断断不会放过我,皇帝陛下为了国内势力的平衡,势必给他们一个交代,而我这个直接当事人,替罪羊的终局,无可避免!”

“亦基于这个理由,我不能退兵。秋剑寒与傅报国这两人固然是抱着必死之心来到这里,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我寒山河,却也是如此!”

“身为军人,战死沙场,永远比缠绵病榻,或者被政敌攻击而死,要荣耀得太多!这里这一片被血水浸透的土地,除了是秋剑寒的归宿,也是我渴望的归宿!”

“至于这一战为何不得不打下去……我何尝不知道,天时地利人和皆不在我方?但只要我还在战,在继续,国内就只能选择支持!”

“反之,若是我们现在就退兵了,我将被囚居于国内,直至老死;甚至因兵败而获罪,被抄家灭族,甚至当场斩首也不无可能。”

“本来这些仍旧仅局限于我个人。东玄还有你们,我纵使撒手,纵使不放心,却也只能如此。”

“但你要知道,咱们退了还有一个坏处,就是玉唐会从此多出来两位无敌统帅,更多出来两个比他们稍稍逊sè,却不会逊sè多少的合格军帅!玉唐虽然四面皆敌,形式孱弱,但玉唐军方,却会因此而达到前所未有的鼎盛高度!”

“铁铮,傅报国,南方的冷,西方的王,四方边关统帅,都是一时之选,顶级军帅,我等诸国,如何跨越?!”

“四方主将之中,铁铮乃是大陆公认的无敌统帅;而如此人物竟还要逊sè于傅报国,便是因为傅报国乃是全才,更因为傅报国是方擎天的弟子;当然,铁铮的性格冲动一面,也决定了这一点。”

“然而傅报国之前虽然也称得上是合格统帅,却并非是无敌的存在,若是他跟铁铮正面对上,胜负不过五五之数,甚至还是铁铮的胜算更高一点点。然而这一战之后,傅报国的各项能力,都被催熟了。不管是勇猛,顽强,奇兵,埋伏,隐忍,坚韧,冷酷……各方面,都已经达到了为将者的巅峰。”

寒山河声音里全是感慨:“傅报国算是彻底的锻炼出来了,你们却还远远没有锻炼出来。若是这一战我退了,我回去从此销声匿迹了,将来玉唐整顿军马再战的时候,你们……绝对不是傅报国或者铁铮的对手。到了那时候,不管是东玄紫幽,还是大元神赐,都将被玉唐铁蹄踏过!甚至可以说,有没有九尊的助力,都不是重点!”

战歌不服气的说道:“这,未必见得吧?”

寒山河淡淡的笑了笑,道:“你可知道,傅报国有一支至为秘密的军队,叫做报国军么?这支军队,你可曾见到傅报国动用过?”

战歌脸sè一变:“没有,真的有这样一支军?!”

寒山河道:“就是有!那玉唐铁骑,号称玉唐无敌雄狮,铁铮离开东防的时候,留下了整整十五万人!而一直战争到了现在,你曾见到多少铁骑?”

战歌算了算,道:“弟子见到的铁骑……盘算下来,大抵有十二三万!”

“十二三万?!”寒山河摇摇头:“你一共就只见到了五万而已!”

战歌不服气的道:“怎么可能?还有那……”

“还有那些一直骚扰我们的铁骑,一共有几支兵马?一共有多少人?他们在何方?你都知道吗?”

“那些铁骑兵就是属于未曾照过面的。那些铁骑兵尽数洒在暗处。你知道那些人除了骚扰我们之外,他们还做了什么吗?”

寒山河问道。

战歌茫然:“什么?”

寒山河叹口气:“那些被傅报国散出去的铁骑,哪怕是铁骨关最为危险的时候,也都没有出现过,更遑论驰援。显而易见,这些人身上都有严令,严禁他们接触本身任务之外的一切事宜。”

“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就算我们当日攻破铁骨关,那些铁骑,也仍旧不会出现!只会化作……我东玄境内……永远的匪患!”

“铁骑与报国军,这两支部队傅报国若是之前有动用过任何一支,我都有绝对把握,将铁骨关拿下。但是……两支部队偏偏就都没有真正的出现过,他们的作用就是……”

寒山河一字字道:“就是将我们的黑骑,也牢牢地压在这里不敢动!”

战歌恍然大悟。

“傅报国的杀手锏,同样也是我的杀手锏!战场兵事,在双方优劣尽都了然心中的时候,就是拼谁更大胆更仔细更敢拼,傅报国在综合实力居于劣势的时候,尤能能够缠斗至此!”寒山河眯着眼睛,轻轻叹了口气:“当真已经完全够格,与我在战场上,正面一决胜负了!”

战歌骇然。

老师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人,有过这样高的评价,即便是当日的铁铮也没有过!

想不到对面已经被打得只留半口气的傅报国,却得到了这个至高的评价。

“所以这一战,不能就此结束,就算是要结束,也得要先打死傅报国!”寒山河道:“只留一个铁铮,只要针对他的性格弱点,便有回旋余地。可是傅报国……必须得死!只要东线没有了傅报国,我们东玄帝国的国祚尤能延续三百年!”

战歌心中凛然,突然道:“但,其他几国……”

“其他几国?”寒山河讥讽地笑了:“紫幽帝国经过此番变故,已经注定完了!大元帝国,也已经被云尊吓破了胆;北方神赐,面对铁铮的狂攻猛打之下,能够自保已经是极限,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

“哪里还有什么其他几国?”

寒山河重重的哼了一声:“将来统一天下者,不是东玄,便是玉唐!而这整个天玄大陆锦绣河山,再也没有第三个国家可以染指了!”

战歌心中一震,原来玉唐在老师心中的地位这么高,他下意识的举着鹰眼套筒向着对面铁骨关上看去。

突然猛的叫出来:“老师,他们动了!”

寒山河淡淡道:“是不是,开始往城墙上泼水了?”

战歌猛点头:“是!在泼水。”

突然间脸sè大变:“老师,他们这样做,显然是想借助这酷寒的天气,滴水成冰,那城墙就会变得牢不可破了?哪怕被打出来痕迹,再浇一盆水上去,也能即时恢复,甚至是更加牢固……这……这一仗,还怎么打?”

寒山河微微的一笑:“这就是秋剑寒的最后一招。看来这老匹夫,也被那个缺口搞得束手无策了。只能使出冰冻城池的这一招了!”

他转身,施施然下山,淡淡道:“只可惜他不知道,我等的就是他这一招!”

战歌茫然不解。

面对这般无法攻打的城池,老师还有什么针对性办法?!

怎么显得如此胸有成竹?

APPappshuzhanggui.net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七十八章 最后一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