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九百四十六章 恶战(三)

第九百四十六章 恶战(三)

陈海高居殛天玄雷战舰之首,将数百里方圆的情形都看得一清二楚,脸容似铁,看着北陵镇兵每时每刻都有成百上千的将卒战死,依旧心硬如铁,似乎彻底输红眼的赌徒,将所有的筹码都押上去,以求在魔族援兵赶到之前,抢先一步将聚集桃源江中游的一百四五十万魔兵击溃掉。

这时候,桃源江的北面、东面,一队队增援魔兵掀起漫天的烟灰,就仿佛在静谧大地蠕动的巨龙,无时无刻不在往桃源江中游的血腥战场接近;最近的魔族援兵都已经接近战场不到二百万的。

援兵之中的六樽魔君统帅,更是先一步带着三四十头魔侯级的巨魔,提前赶过来跟闫莨大魔君会合,防止在北陵镇赌徒式的疯狂进攻下,这边的魔兵有可能承受不住压力,而意外崩溃。

即便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它们有可能会输,但看到北陵镇孤注一掷的疯狂攻势,闫莨、般度、屠乌、泰官等魔也是暗惊不已,甚至都不得不亲自下场,去稳住阵线。

站在阵前的闫莨,抬起如巨大铁柱一般的腿,将一辆人族抛弃下来的天机战车残体踢飞开去,就见那辆天机战车飞在空中瞬时解体,裂成千百片棱角尖锐的玄阳残铁,比六膛重装弩所形成的箭雨,不知道暴烈的多少倍,撕开人族将领瞬时激发的十数重防御灵罩,狠狠朝数百丈外的人族阵中覆盖过去,掀起了一片血雨。

这便是天魔中三境的大魔君之威,但它这样的残暴攻击力,并不能令人族的攻势瓦解,左耳御殛天雷印牵引一道天雷往闫莨那标志性的四臂魔躯怒轰过来的同时数百柄灵剑,仿佛漂浮在半空的溪河一般,朝闫茛席卷过来。

闫莨两臂虚置,一臂朝天抬起,翻掌去挡天雷,一掌捏拳,牵动千百道黑煞瞬时在巨拳前凝聚成三只百米巨大的黑sè拳印朝前轰去。

数百柄灵剑也是瞬时分成六组,每组灵剑的剑气、剑芒在瞬时融为一体,在半空凝聚成六柄七八十米长的紫焰巨剑。

诛神剑阵。

这便是玉虚神殿所录的诛神剑阵。

一个人修炼诛神剑阵,要修炼到一人御百剑的境界太难了,然而北陵镇发殿到今天的规模,剑修弟子成千上万,百人御百剑,组成诛神剑阵,那就太容易了。

而北陵镇及姜氏既然已经被雍京宣布为人人得而诛之的叛逆,那军中中高级将领修炼天武秘形、九元归神阵等理论上为玄元上殿所独传的玄真秘学,那就毫无顾忌了。

在这种层次的战场之上,个体修为的强弱,已经不再是关键的因素。

除了闫莨之外,魔族此时在桃源江中游的战场之上,还有另一樽天魔中三境的存在,但面对闫莨这样的天魔中三境强者,北陵镇任谁单打独斗,都不是它的敌手,左耳不行、姜晋不行,陈海也不行,但除了诛神剑阵,左耳、姜晋等人凭借九元归神阵,与八十一名从辟灵境到道胎境修为不等的玄修弟子浑成一体,就能与天魔中三境强者抗衡,能在战场之上丝毫不落下风。

而军中将领,以天武秘形借杀伐兵气,就能在战场上,跟同境界的魔将魔侯斗个旗鼓相当。

这些都是人族所擅长的优势所在,也是人族这些年即便是在势微之时,都没有被魔族彻底灭杀的根本。

闫莨再托大,也不敢独自面对由逾六百名剑修所组成的六组诛神剑阵,眼见黑煞拳印瞬时间被肢解化为虚元,它也不得不退回阵中,与其他的魔将魔侯站到一起,对抗人族近乎疯狂的攻势。

“大魔君,这样下去,或许有些不妥?”泰官飞到闫莨的身边,忧虑的说道。

虽然闫莨大魔君打定主意,先往中路收缩兵力,以密集阵形稳住阵脚,抵挡北陵镇自杀式的疯狂攻势,等援兵赶到之后,以绝对优势将北陵镇彻底打崩掉,这样的话,它们就能将伤亡控制到最小。

泰官也完全看不出闫莨如此安排,有任何不妥的地方,但它在陈海里吃过太多亏了,就以两次新雁城之战为例,哪一次不是它们认为胜券成握、最终却被陈海用奇谋翻盘的?

至少在泰官的眼里,陈海绝非莽夫。

“嗤……”

对连天魔境都没有修成的孽境殿魔主,闫莨大魔君虽然没有流露出轻蔑的态度,但除孽境殿之外,其他三大魔殿的魔君们,可压根不将泰官看在眼底。

在它们看来,甘昌大魔君跟随黑炎大魔尊在东线作战,而甘昌大魔君又无意争取孽境殿的魔主之位,般度与屠乌争执不下,才便宜了泰官。

这时候泰官是孽境殿魔主,般度、屠乌、丹图、青牙、yīn厉等孽境殿的魔君,还要唯他马首是瞻,但其他三大魔殿的魔君们,则压根不将它看在眼底,要有什么事情跟孽境殿的兵马协同,它们都是绕过泰官,直接找般度或屠乌商议。

泰官此时的说辞跟担忧,只是令其他魔君觉得它是贪生怕死之辈。

以第二次新雁城血战为例,即便束越魔君被陈海用计杀于战场之上,当时还有四五樽魔君在,怎么就撤兵了?其他魔君存了轻视之心,就不会认真去休谅泰官当时的处境,只会认定是泰官所主导下的孽境殿越来越弱了。

闫莨大魔君虽然不觉得眼前的形势有什么不对,但它还是颇为重视泰官的意见,往左右战场望去。

它能看到屠乌在东翼战场,已经变回巨大的魔身,蠕动着巨大的口器,发出刺耳的尖鸣咆哮,虽然连连发动蛛魔秘术,但在北陵镇玄修的压制下,还难以有效减弱左翼的魔兵伤亡。

为组成血炼魔阵以及施展嗜血魔功,已经献祭上百万的杂魔,但北陵镇的滚滚金属洪流,还是在源源不断的往前冲涌。

它们这边的形势看上去没有问题,但北陵镇的攻势却没有丝毫减弱的迹象,甚至还越来越暴虐,这也令闫莨担心稍有不慎,会引发变局,觉得有必要打得更主动一些,遏制一下人族的攻势。

闫莨大魔君把心一横,说道:“你们先稳住阵线,待我使出万魔聚阵秘术……”

一头百米巨大的魔龙,这时候收缩魔躯,变化成一个黑脸大汉,站到闫莨的身边,沉吟道:“以大魔君的神威,要施展万魔聚阵秘术,也要损耗百年的修为啊!”

它觉得胜券在握,闫良大魔君没有必要做这些牺牲。

天呈山魔族只有四名天魔中三境的强者,此时拿下西北域,要能以亿万人族血肉精华炼制的大血丹,闫莨最有机会踏入上三境,成为与黑炎大魔比肩的人物,此时以百年修为为代价,施展万魔聚阵秘术,有些划不来。

闫莨咬着牙道:“能以最小代价,歼灭北陵镇兵最为重要……”

除了殒神渊外,天呈山、玄yīn谷以及轮回殿一直以来是北境魔族发动对人族攻势的前锋力量,三大魔族这次能在殒神渊的撮合下通力合作,但不意味之间就没有明争暗斗。

天呈山魔族的力量,在魔獐岭前消耗太多了,要是不能赶在东线魔兵赶过来之前,抢先进入西北域享受最肥美的胜利果实,天呈山魔族怕是往后好些年,都会被玄yīn谷、轮回殿压制住。

闫莨不觉得它迟一些踏入天魔上三境有什么要紧的,更关键的还是不出一丝意外的赢得此战。

说完这些,闫莨巨大的魔躯往后飞快地退去。

后方一道断溪之畔,有魔族恶战之后溃逃下来被重新聚集起来的上万残兵败将,等着重新进入战场。

见着闫莨魔君到来,这些个杀破胆的魔兵魔将连忙爬起来,生怕闫莨大魔君会拿它们的性命祭旗。

闫莨不看他们一眼,就这么径直踩了过去,有几头反应稍慢的罗刹魔兵,就这么被它直接踩成肉泥。

这些残兵败将,却不敢吭声,不知道闫莨大魔君要怎么惩罚它们。

闫莨站在正中,也不理会他们,盘膝重重地坐下,将大地都震的颤上几颤。然后就闭目垂心,四个巨大的鳞臂挥舞起来,带着阵阵劲风,在虚空中刻画出一个又一个的黑sè印迹。

闫莨大魔君作为魔獐岭北面魔兵的主力,它的一举一动,陈海、左耳他们都随时盯着。

左耳传念跟陈海说道:“闫莨老魔要施展万魔聚阵秘术,估计它们要从中路打一波反攻!”

万魔聚阵秘术,乃是罗刹魔的极高等魔功秘术,唯有中三境以上的魔君方能祭用。

闫莨这是要将身边上万罗刹魔族的残兵败将都肢解、吸附他的身上,便能暂时化变成一头能有上百丈高大的恐怖巨兽,从而拥有相当天魔上三境天魔战将的肉身战力。

闫莨此时施展这样的秘术,自然是要从中路打反攻,或许它已经意味着战场节奏都被北陵镇兵牵着鼻子走有些不对劲了。

“不惜一切代价,将魔族的反攻压制下去!”陈海凛然说道。

他下令殛天玄雷战舰随他缓缓往前阵逼近,同时让更多能组成诛神剑阵的剑修以及能组成九元归神阵的玄修跟着周晚晴、左耳,进入前阵,准备迎接魔族从中路发动的反攻。

闫莨大魔君很快就完成初步的准备。

只听见砰然一声,一个张牙舞爪的六臂魔影在他的头顶钻出来,一道无比恐怖且凌厉之极的魔识冲击,往四面八方扩散。

一瞬间,在闫莨魔君身周的数百罗刹魔兵,它们的神魂意识最先抵挡不住冲击而纷纷崩解,仅有几头魔校以上的存在,神魂颇强,嘶声厉啸着往外逃开,不甘心沦为无意识的魔躯傀儡。

更远处的魔兵,虽然神魂意识没有立时崩解,但也被震慑住,不知道要逃跑,而更外围,则有十数头魔侯将躁动的残兵败将镇压住。

很快就见一头头神魂意识被肢解的罗刹魔族,仿佛傀儡般朝闫莨大魔君走去,紧贴到它的巨大魔躯之上,蠕动着、肢解着,很快融合成一体。

渐渐的,就见闫莨大魔君的躯体飞快就臃肿了起来,两炷香的时间过后,一头三百多米高的超级巨兽在魔兵阵列的后方站了起来……

看网友对 第九百四十六章 恶战(三)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