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三百二十一章 南下(三十)

第三百二十一章 南下(三十)

失巴力今年五十三岁。

在草原之上,能活到如此岁数,已然少见。多少草原汉子,活不到三十,就已经死去。

草原之上,生存环境实在太过严酷。寒冷,暴风雪,猛兽,风沙,疾病,在一年中会交替袭来。收割一批又一批草原上的人命。

而这些年来的千族血战之中,又不知道多少草原男儿在这无穷无尽也似的战事中死去,直到阿史那家成为最后的胜利者,在草原上竖起他们的金狼旗,可金狼旗下,却是堆积如山的累累白骨!

失巴力追随执必贺,这些年来几乎一场战事都未曾落下,生死之间,见得实在太多。除了自己儿子可尔奴,失巴力以为已经心如铁石,什么都不畏惧。

但是当徐乐突破青狼骑阵列,一身玄甲,出现在失巴力视线当中。失巴力却是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这是弱小动物,遇见天敌也似的恐惧,发自内心,不可遏制。哪怕身边翻翻滚滚全是退下来的青狼骑,哪怕一时间徐乐只是单人独骑,失巴力仍然只觉得自己被徐乐死死盯住,再下一刻,徐乐就会直冲而来,槊锋雪亮而来,而失巴力此时此刻,竟然觉得自己没有丝毫抵抗的勇气!

在万军喧嚣之中,在无数血肉横飞之中,在狂风大雪之中,失巴力竟然闭上了眼睛。

一生征战,似乎就到此为止了。至于可尔奴,将来也只能靠他自己了…………

徐乐也看到了这名老军奴呆呆的就立马在自己不远处。

杀透青狼骑阵列,面甲之后,徐乐也在剧烈喘息,热气凝结在面甲上成霜,冰冷彻骨。

单人独骑撞阵而入,一路血肉杀透重重阵列。精力体力消耗之大,非身在其间,难以想象!

徐乐这个时候都觉得手足酸软,马槊在手中都变得沉重起来。

可胸中战意,却是越来越是高昂!

身处这乱世边地又能如何?自己投效的那位刘武周心思难测又能如何?突厥势大,正乌云一般压在北方又能如何?王仁恭为世家子,坐拥马邑鹰扬府,兵精粮足,自己与他已经结下了深仇又能如何?自己要追寻身世,不知道还会与什么样的世家结仇又能如何?

自己起于边地,岁数不足二十,而敌人都是强大得超乎想象。

又能如何?

一马一槊迎上去就是,男儿在世,只要不死,什么时候都只是上前。爷爷去后,这天下没有一人能让自己畏惧,没有一人能让自己认输,没有一人能让自己屈膝!

这一槊,只是前刺,在这乱世中撕扯出一片新天地来!

身侧突然出现一人,身形娇小,栗sè秀发,正是步离。她精致的小脸上沾上了几点血迹,越发显得清艳不可方物。

小狼女钻隙而进,终于来到徐乐身侧,小脸上终于显出了心安的表情。她实在使不动长大的兵刃,虽然双持匕首,但要是追随徐乐继续冲击执必贺的汗旗的话,其实一点用场也派不上。但是小狼女还是不管不顾,陪着徐乐来到最前列。

在小狼女身后,又是韩约的吼声如雷,这名长大而结实的汉子,红着眼睛硬生生砸开了一条血路,也终于抢到了徐乐身边,立马之后,狠狠瞪了徐乐一眼,扭过头也不说话。

徐乐在面甲下一笑,回头看看。身后玄甲骑正在翻番滚滚而前,青狼骑阵列已经彻底在他们面前崩散,风雪之中,只看到黑甲涌动,一往无前!

自己就继续向前也罢,为儿郎们打开一条通路,直向执必贺的大旗。将突厥王旗中的一面,彻底扯下来踏于马蹄之下!

徐乐轻轻一踢吞龙马腹,吞龙长嘶一声,仿佛就是回应徐乐的驱策。从静止状态一下加速而前,后腿蹬踏得如此用力,在雪地上深深刨了两个坑出来,如箭一般就直蹿了出去!

这次韩约和步离一团神都贯在徐乐身上,徐乐突然而前,两人再也没有被拉下了,两人同时催马,坐骑也骤然加速而前,紧紧追随在徐乐的马后!

而正在穿过青狼骑崩溃阵列的玄甲骑上下,都看到徐乐再度骤然加速而前,直扑执必贺的汗旗方向。

乐郎君又要在前面为我们开路!

韩小六挤在队列当中,急得浑身是汗。

他身形瘦小,虽然善射但并不适合冲阵。死乞白赖上阵,却也只能位于后列。玄甲骑呼啸冲阵之际,韩小六就寻缝觅隙拼命朝前挤。但是冲击阵列如此紧密,哪里有让他上前的机会?

厮杀了一阵,再接连摧破青狼骑阵列,眼看就要破阵而出之际,玄甲骑的阵列才稍微有些松动,韩小六看准机会,终于挤到了前面。但乐郎君和自家兄长,还有那个美貌得不像话的九姓鞑靼女孩子,又率先而进!

韩小六急得浑身是汗,大声呼喊:“向前,向前啊!就只是看着乐郎君厮杀不成?”

少年正在变声期的嗓音,回荡在战场之上,一时间压过了风雪呼啸之声!

玄甲骑上下,也顾不得再调整收紧阵列了,各自狠狠踢动马腹,本来已经速度降下来的这条凶龙,又呼啸而前!

失巴力紧紧闭着眼睛,等着冰凉槊锋掠过自己的咽喉,或者刺入自己的胸膛。

他亲眼见到过拔卡只是一个照面,就被徐乐捅落马下。而拔卡厮杀本事,在硕果仅存的三名老军奴中,从来都是第一。

失巴力已经提不起半点与徐乐相抗的勇气,只是闭目待死而已。

寒风骤然更加狂暴起来,夹在着雪花重重拍打在失巴力满是皱纹的脸上。失巴力缓缓睁开眼睛,正见徐乐,高速从他身边掠过,看也没有多看他一眼。

风雪突然越发的狂暴起来,乌云低垂,几乎都快要压到了地面,天地间越发的昏暗起来。在狂风暴雪之中,几步之外的骑士身影,都难以分辨。

暴风雪就要来临,而这场厮杀,才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候!

徐乐直扑执必贺的汗旗,而执必贺的汗旗,也在这暴风雪中,未曾后退一步!

看盛唐风华,就来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三百二十一章 南下(三十)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