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九百四十七章 恶战(四)

第九百四十七章 恶战(四)

站在殛天玄雷战舰的舰首,陈海看着数十里外那樽三四百米高的庞大巨兽,看着那头巨兽猩红的魔瞳隔着数十里望过来,那双狰狞而丑陋的魔瞳,所透漏出来恐怖魔威,也令陈海感觉异常的难受,似有雄山巨岳碾压着他的神魂。

陈海知道万魔聚阵秘术,不会简简单单的将无数魔物肢离后的残块附着到闫莨大魔君的魔躯之上,组成狰狞而丑陋的庞大巨兽就算完事的,但也没有想到在短时间内,藏在这庞大巨兽之中的闫莨大魔君,其神魂魔胎也通过秘术提升到前所未有的水平,暗感真要让此时的闫莨大魔君冲到前阵,他们的前锋线怕是支撑不了多久,就会崩溃掉。

而此时,罗刹魔族上百万的援军也陆续进入桃源江中游中场。

仓促间,增援过来的魔兵没有选择先在外围集结、整顿,然后从侧翼进攻北陵镇兵的腰部或侧后——打到这一步,特别是三宗不断从中北麓、东麓抽调兵马,填入燕台关,魔族也不想再浪费时间,徒增消耗——陆续赶来的魔族援兵,都是直接从后面沿着桃源江干枯的河道往南运动,计划此间的魔兵主力会合后,再一举以较小的伤亡击溃北陵镇兵。

这主要也是北陵镇兵的攻势太疯狂了,大战才持续四个时辰,北陵镇兵将卒损伤就有五六十万,但即便如此,北陵镇并没有停止攻势或者力歇的迹象。

到这一步,闫莨也不想再节外生枝了,为避免北陵镇分兵阻拦,索性让增援兵马从后面过来跟他率领的主力会合,然后他就能亲自以绝对优势兵力,以一波强过一波的攻势,将北陵镇彻底的打崩溃掉,结束这一战……

*******************

桃源江中游这场由北陵镇主动挑起的自杀式血腥恶战,无时无刻不令太多的人心系悬发。

姬江野、桓荣等三宗天位真君们,在崇岳城的议事大殿里,能够通过流云照影镜,清楚地看着战场的局势变化;而此时除了崇岳城议事大殿里守值的剑侍扈从暗中传递消息出来外,驻防中北麓、东麓诸城的边军将领武官们,特别道胎境、道丹境、明窍境精英将领,通过震荡不休的天地元气,都不难想象桃源江战场的血腥跟惨烈。

而对于中低层的将卒,看着营城外天地元气混乱所致的暴雨倾盆、天雷轰劈,甚至还有一道道流火从极远的天际飘荡过来,他们也能猜知腾溪岭的北面在发生着什么。

毕竟陈海在燕台关,将北陵镇所有的军事进行最彻底的动员时,消息早就传回到东乔关、崇岳城等中东路的防线城寨上,只是三宗边军的将卒压根都没有想到北陵镇兵真会孤注一掷,对北面的魔兵发动自杀性的进攻,压根没有想着北陵镇兵竟然能爆发出如此恐怖的战斗力,竟然能在魔族援兵赶到之前,有打溃桃源江中游魔兵的可能。

有人震惊,有人自惭形秽,有人深深后悔,想着他们要是相信陈海,要是想到北陵镇能暴发出如恐怖的战斗力,他们在数日前也决定拼死一战,未必不能逆转当前恶劣到令人绝望的局面。

只是这时候后悔已迟,即便北面没有二百万魔兵封锁,三宗在崇岳城、东乔关的主力兵马,想到赶到位于一千七八里之外的腾溪岭北面的桃源江中游,也需要两天左右的时间。

这一刻,魔獐岭中北麓、东麓的无数将卒心念陈海,祈祷着或有奇迹发生……

这一刻,闫莨大魔君以万魔聚阵秘术所变的狰狞巨兽终于动了起来,上千万斤重的魔躯,每移动一下,都令大地为之颤抖不已。

这个时候闫莨大魔君一旦进入前锋线,哪怕没有其他的神通,只要就地跺一跺脚,就能将北陵镇的前锋战线,撕裂开来吧?

闫莨大魔君缓缓往前移动,并不急于进入人魔两翼正惨烈厮杀的前锋战线,这时候远处的夕阳最后挣扎了一下,最终还是无奈地没入西边的绵绵山峦之后,仿佛不忍心看到忠勇无双的北陵镇兵最终难逃全军覆灭的惨烈下场。

看到后续增援过来的精锐魔兵,已经跟中路的主力会合上,仿佛魔潮一般,从两翼往前推动,准备从侧锋线反过来包抄南面人马数量已经处于劣势的北陵镇兵。

姬江野这一刻通过流云照影镜清晰的看到这一幕,他痛苦地闭上眼睛,无法亲眼去目睹北陵镇兵的覆灭,无法亲眼去目睹韵儿也最终难逃魔将之手。

只是恒荣等真君,犹不甘心的盯着流云照影镜。

这时候元周刚刚率一万五千余辟灵境修为以上的精锐战力,乘六艘浮空战舰,刚刚抵达燕台关,要是这时候北陵镇溃灭,魔族主力从桃源江中游,杀到腾溪岭不到三百里,而从腾溪岭杀到燕台关仅有二百里,元周手里一万五千余兵马再精锐,也绝对没有可能守住燕台关的。

一旦燕台关失陷,西北域就将彻底完蛋,三宗就将彻底的完蛋!

**********************

陈海站在殛天玄雷舰上,似乎无视闫莨真君所化变的巨兽,正在十樽魔君、百余魔侯级的巨魔簇拥下正快速通过中路魔兵让出来的空间,往人魔两族惨烈厮杀的前锋线移动,他慢条不紊的整理衣甲。

神sè惨淡、被迫撤回来调息的周晚晴,看到这一幕,看到陈海内心是那样的平静,她的心如针扎,

陈海望了周晚晴一眼,传念说道:“我若战死,还请周师姐不要做无谓的牺牲,回扶桑海或能保存人族一脉传承!”

周晚晴不忍看陈海慷慨赴死,扭过头去。

宁蝉儿对周晚晴却是一笑,接着就贴在陈海的身后往前锋战阵掠去,她同时将气息彻底的藏在陈海那肆意磅礴的气息之中,即便魔君级的存在都不能感知到她的存在。

闫莨大魔君融合无数残兵败将的血肉,化身巨兽向前冲锋。

他狞笑着,仿佛已经看到北陵镇兵的崩溃,看到它已经踏平燕台关,挥师进入西北域的腹地,收割那数以十亿计的生魂血肉。

此时北陵镇兵的中路前锋线,是由余苍亲自率领的五个精锐镇师结阵,与当面的魔兵魔将进行惨烈的厮杀。

为了将魔兵尽可能往中路压缩,甚至奢望在魔援赶来之前,将桃源江中路的魔兵杀溃掉,北陵镇兵的阵型,也密集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这也注定了所有进入前锋线的兵马,特别是普通将卒,根本没有从容后撤、轮替上阵的可能,武官及更高级的将领,也只要在普通将卒都耗尽之后还活命的,才能够从前锋线上撤下去稍作休整。

余苍感受着脚下的震颤,看着闫莨大魔君仿佛山岳般往前移动,牙关紧咬,命令将手下所剩不到二百辆重型天机战车、四百余辆轻重型辎重车,全部冲上前去。

虽然天机战车根本不可能阻挡住三四百米高的闫莨大魔君往前推进,但此时唯一的办法,就是用一切办法,将闫莨大魔君魔躯这层用秘术包裹的血肉一层层削薄掉,只要攻击足够快、足够强,就能赶在他们的阵法被撕得支离破碎之前,迫使闫莨大魔君露出原形。

当然,两百辆天机战车对于闫莨大魔君,无异于螳臂当车。

与此同时,中路前锋线的两翼及后方,三四千灵剑、法宝组成一道洪流般的光河,朝前方席卷过来。

魔族也没有指望闫莨大魔君独自搞定北陵镇,当时后面的血炼魔阵就凝聚出数面坚厚无比的血盾,封挡过来。

趁着空隙,左耳摧动殛天雷印,牵动一道金紫sè的雷柱,朝闫莨大魔君当头劈去。

闫莨大魔君化身狰狞血肉巨兽,是那样的巨大,容易被攻击到也是其弊端,

但附着在闫莨魔身之上的血肉还有神魂一般,雷柱劈下,就听到无数的惨嚎响起,下一刻就看到闫莨大魔君所化的狰狞血肉巨兽,仅仅被炸开两尺深的创口。

所有人心中都是一凛。

左耳御殛天雷印,一击足以轻松轰塌一座三四百米高的巨崖,没想到给闫莨大魔君所身化的狰狞血肉巨兽,竟然只能带来如此轻微的创伤。

此时,陈海已经飞掠到阵前,经庚阳雷火淬炼多年的龙椎战戟,在他手里化作重重戟影,但往当前的魔兵覆盖过去,眼神冷冽的盯着闫莨大魔君所身化的血肉巨兽,似乎安静的等着血肉巨兽踏过来,将他微小如芥尘的身躯踩成肉糜,以兑现他身化此山、血入此河、魂魄化入风云的大誓诺言……

姬江野这时候再次睁开眼,眼瞳死死的盯住流云照影镜,看到此时的陈海,在三四百米的血肉巨兽前是那么的渺小,但他从陈海的眼里看不到畏惧,则是决死或者慷慨赴死的凛然、决然,他这时候甚至后悔为何没有听元周的劝,将中北麓及东麓的三宗精锐押上去赌一把。

“愿将这身骸骨肉,化作这山这城;愿将这浑身精血,化作这溪这河,原将己身魂魄化作这风这云,只为苍生以御魔劫!”

这一刻姬江野诸人耳畔似乎想起陈海半年前在燕关城楼之上的凿凿之言,当时他们是没有谁真正相信的,但这一刻这些话似洪钟大吕在他们神魂深刻传荡。

这时候,闫莨大魔君所化的血肉巨兽,已经进入了北陵镇兵锋线的两千步以内,数百具重膛弩、六膛重装弩开始咆哮轰鸣,但是这时候又能有什么用?

血肉巨兽高达三百多米,一步跨过就三百多米,两千步只需要三四息时间,这么短时间内,即便随身的魔君、魔侯,不给血肉巨兽施展什么防御术法,数百具重膛弩、六膛重装膛的攒射,也保能将血肉巨兽削掉薄薄的一层而已。

谁都知道,三五息之后,待闫良大魔君所化的血肉巨兽,在成百上千的魔将、魔侯、魔君以及数以万计的精锐魔族簇拥下,撞上北陵镇的前锋线,就必然是北陵镇无可遏制的全面溃败之时。

北陵镇兵的阵型太密集了,根本就没有转寰的空间,前锋线被打溃,必然会引发崩盘式的连锁反应。

此时流云照影镜中的陈海,挥戟往前一刺,姬江野直觉天地微微发出一声震鸣,他几乎怀疑是心思太过紧张,以他的修为竟然产生错觉了。

流云照影镜只能将数千里之外的画面投射过来,他怎么可能会听到声音?

只是恒荣诸位真君皆是满脸的惊诧,姬江野瞬时想到不是他的错觉,不可能大殿内所有的天位真君都出现错觉!

“大道雷劫!陈海要引发大道雷劫,与闫莨老魔同归于尽!”桓荣在这一刻,近乎失态的大叫起来。

在桓氏老祖桓荣失声大叫的同时,姬江野已经透过流云照影镜看到陈海的头顶苍穹,已经聚集一片彤红sè似烈焰流烧的劫云。

陈海刚才那轻轻一刺,已经突破真意的极限,触碰到大道的本源,引发大道雷劫!

这一刻,姬江野瞬时也明白陈海到底想干什么了,他没想到陈海拼尽性命不要,不惜与闫莨魔君同归于尽,只是为人族搏最后一线渺茫的生机!

劫云聚集的速度极快,而且在劫云聚集的过程当中,亿万雷光已经在云层间虬结滋生,随时都会有第一道劫雷轰劈下来。

无论是玄修、剑修、武修,亦或魔修,修到一个极高的境界,参悟真意达到证道的境界后,将引发所证之大道的共鸣,亘古永存的大道,其本源力量就会凝聚雷劫,循着这层共鸣,逆击证道之人。

扛过去,从此之后就将踏入一个全新的境界,扛不过去,就是灰飞烟灭,没有第二种可能。

千万年来,星衡域不知道有多少触碰到大道本源的绝世妖孽,都因为准备不足而灰飞烟灭,谁能想象陈海会在阵前引发大劫、以渡道劫?

谁都知道陈海在这种状况下,绝对不可能渡过雷劫,等着他的唯一命运就是灰飞烟灭,但几乎所有人都能想到,陈海此时引发大道雷劫的目的是什么。

陈海此时应该就是要跟闫莨大魔君所化的血肉巨兽同归于尽。

证道引发大道共鸣,大道本源力量凝聚劫雷,逆着这种共鸣,轰劫证道之人,这种劫雷除了硬扛,根本是没有可能躲避,即便是神器也不可能屏蔽掉大道的感应;同样的道理,劫雷也无法转嫁到他人的头上。

同时,大道本源力量凝聚多强的劫雷,与证道之人当时的气息强弱密切相关,证道之人要想凭借几件道器法宝渡劫,也是痴心妄想,劫雷到时候会蕴藏更强的大道本源力量轰劈下来;所以星衡域弟子渡劫,也绝对不存在宗门出手相助的情况。

这种情形下,陈海只需要在劫雷轰劈下来之时,与闫莨大魔君所化的血肉巨兽接触,大道劫雷所凝聚的大道本源力量,到时候就将以闫莨大魔君的气息强弱激起大道共鸣,一道道劫雷威力比陈海单独渡劫,恐怕是要强出十数倍。

陈海固然会被轰灭成灰烬,但闫莨大魔君强行施展万魔聚阵秘术就有些伤元气了,再受一击与他所身化的血肉巨兽实力相当的大道劫雷,就算不立即灰飞烟灭,也必然会受重创。

除非闫莨大魔君所化的血肉巨兽,不让陈海接触到。

闫莨大魔君所化的血肉巨兽,进退要比闫莨大魔君自身迟缓太多了,想逃不能逃,而左右魔君、魔侯看到这一幕异相,都有惊骇住。

这一瞬时它们也没有谁想到要替闫莨大魔君拼死一搏——毕竟他们不能也不敢沾染雷劫。

也有不少魔君级甚至魔侯级的存在,它们也都祭炼法宝,但法宝附有他们的神魂气息,这时候御之进攻陈海,还是极有可能会将雷劫牵移到他们的头上。

他们不敢祭用法宝灵剑,眼睁睁看着陈海身形如鬼魅,以极其刁钻的角度,朝闫莨大魔君所化的血肉巨兽附来。

闫莨知道它不能退。

它身后是密集魔阵,他所化的百丈血肉巨兽,仅四臂两足所化的六只巨足,每一只巨足就有近十丈巨大小,要是仓促后退,践踏己方密集的魔阵,所引发的混乱将是难以想象的,但它又不能让陈海接触到它,就见它身化的血肉巨兽猛然一抖,一大片血肉直接剥离出来,仿佛一面蠕动的巨大肉盾,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朝陈海的身形卷去。

看到这一幕,姬江野又可惜又绝望,没想到闫莨大魔君会用这种办法化解陈海的同归于尽。

在巨大肉盾卷及陈海的瞬时,劫雷形成,朝陈海当头劈去!

姬江野通过流云照影镜,也不知道陈海修炼了什么功法,就见陈海体内在这一瞬间,爆发一层金芒,竟然将第一道劫雷轻轻松松的就封挡住了。

不过,陈海这时候手里除了龙椎戟外,没有道器法宝,暂时还没有成功跟闫莨大魔君接触,因此第一道以及第一波劫雷也是最弱的,之后八波劫雷,会一波强过一波,唯有扛过所有的劫雷,等大道共鸣平息下来,才算是证道成功。

看网友对 第九百四十七章 恶战(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