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九百四十八章 恶战(五)

第九百四十八章 恶战(五)

(求一下月票)

虽然说第一波雷劫并不算多强,但第一道劫雷降下之时,从那亿万雷霆虬结、滚滚红彤劫云里所透漏出来的大道煌煌之威,却令簇拥在闫莨大魔君身侧的魔君、魔侯们心惊神颤、神魂颤栗,顿时间猛滞住往前猛攻猛打的身形,生怕被陈海拖入大道雷劫之中……

陈海轻易就扛过第一道劫雷,并不代表真正的大道本源力量就是如此孱弱——诸多魔君、魔侯心里清楚,在真正的大道本源力量之前,它们弱小得就跟蝼蚁一般,只是劫雷所凝聚的大道本源力量之强弱,与证道者气机感应直接相关而已。

劫雷九重,一重强过一重;同时,每一重劫雷,都会有上百道、甚至上千道劫雷轰劈下来。

这也意味着它们一旦不慎被陈海拖入雷劫之中,除了劫雷威力会暴增之外,劫雷并不会因为陈海在渡劫过后先扛不住身死了就会消失,至少要在完整的一重劫雷都轰完过后,才会停息。

这也是陈海有机会能与闫莨大魔君同归于尽的关键。

要不然的话,就算陈海飞掠过来,将闫莨大魔君所身化的血肉巨兽拖入雷劫之中,是会令下一道劫雷的威力骤然暴增数十倍,但闫莨大魔君怎么也不至于连一道劫雷都扛不住。

闫莨大魔君是扛不住即便陈海灰飞烟灭之后,之后完整的一重雷劫,还将有上百道、上千道威力提升数十倍的劫雷朝他轰劈过去的大道天威啊!

不过,闫莨大魔君不惜损失百年修为施展万魔聚阵秘术,身化血肉巨兽实有天魔上三境的实力,又岂会让陈海轻易近身?

闫莨大魔君怕气机感应牵动雷劫,不敢直接攻击陈海,但他不断的分离血肉,凝聚血肉秘盾,也令陈海断无可能轻易近身,这时候他只要拖到陈海被大道劫雷劈死,最终胜局也必然逃脱不了它们的手掌心!

而且雷劫一旦彻底的引发,证道者或许在九重雷劫中间还有一些喘息的时间,但每一重劫雷,上百道、上千道劫雷的轰劈,是间不容发的。

陈海轻松扛过第一道劫雷,但身形未动,第二道劫雷就紧接着轰劈下来,闫莨大魔君也不怕陈海在第一重劫雷没有轰完之前,能再往它近前冲开。

“向北而死!”

姜晋举灵剑朝天怒吼!

不管陈海的计策能不能成功,能不能用劫雷之威将闫莨大魔君吓退,或将闫莨拖入雷劫,但这时候已经成功的将魔兵前进的步伐遏制住,那对百万北陵镇将卒而言,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抓住眼前的片刻机会,向前杀、向北杀!

到时候就算陈海的计策失败,他们也未必没有一丝胜机。

“向北而死!”

沙天河、黄沾、杨隐甚至姜沛都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刻决死战意能在胸臆间如此的沸腾,怒吼着不顾一切飞入前阵,带着万千将卒往前杀、往北杀。

魏哲、刘亚夫神魂在颤栗着,但他们没有失去理智,知道他们缩在后面,即便北陵镇崩溃,他们还有很大的活命机会,这时候冲上去,即便能将百万魔兵杀溃,他们最终活命的机会都不会超过三成。

魏哲、刘亚夫朝雷阳子看去。

雷阳子这时候,却是默不作声将身上两重灵甲都激活起来,执战戟横跨过千余步,直接踏入前阵,将战戟狠狠的扎入一头魔将的胸膛。

看到这一幕,魏哲、刘亚夫也只能硬着头皮,冲入前阵。

巨大的声浪开始席卷整个战场。

看着成千上万的人族将卒,仿佛两股洪流,从陈海左右两翼杀来,闫莨冷冷一笑。

其他魔君、魔侯虽然不想被莫名其妙的拖入雷劫,另外也是刚开始被陈海悍不畏死也要将闫莨大魔君拖入雷劫的气慨所惊,但这时候也冷静下来,知道只要等陈海先被劫雷劈死,雷劫没有了目标,自然就会消散。

它们只要在这段时间内,遏制住北陵镇的反攻,静等陈海被劫雷劈死就可以了——同时它们也相信,就算陈海扛过第一重劫雷,闫莨大魔君也必然有遏制住陈海近身的手段。

胜利必然是属于它们的。

除了闫莨大魔君外,魔族此时在前锋线上还有足足十一樽魔君、一百二十余樽魔君,魔将、魔校一级的魔族精锐成千上万,它们怎么都不相信,刚才差点被他们打劫的北陵镇兵,仓促间所组织的反攻,能轻易将它们的前锋阵撕开!

只是下一刻所发生的一幕,令它们下巴惊得都要掉下来。

陈海往前动了一步!

第一重劫雷以比重膛弩发射重锋箭还密集的速度轰劈下来,陈海竟然往前动了一步!

这怎么可能?

成百上千的魔将、魔侯、魔君看到眼前的一幕,眼珠子都要瞪掉下来,但这一幕令它们不得不信,因此陈海这时候在承受一道劫雷轰劈的同时,极瞬时又跨出一步。

不要说其他魔君了,闫莨都下意识往后猛退了一步。

他所身化的血肉巨兽,双足都有八丈粗细,冷不防退一步,身后顿时就有数十魔兵被它踏成肉酱,只是这一刻闫莨怎么都无法想象,陈海在劫雷间不容发的轰劈,竟然还有余力朝他逼来。

什么时候大道雷劫这么弱了?

大道雷劫绝对不弱,闫莨能清晰的感知到每一道劫雷的威力,绝不在紫霄神雷之下。

闫莨身化血肉巨兽,十道八道紫霄神雷轰劈下来,就跟挠痒痒一样,但陈海才什么修为,才什么实力,瞬时承受四五十道劫雷的轰劈,竟然还能有余力移动?

倘若陈海身藏流阳宫上古流传下来的秘宝,实力真强到能与天位中三境真君匹敌的地位,但气机感应之下,大道雷劫不应该也得相应提升十数倍才对?

“是借杀伐兵气渡劫!”身在阵后的般度这一刻大叫起来。

眼前的这一幕,唯有一个的解释就是陈海借杀伐兵气渡雷劫。

它们都没有见过人族强者竟然会选择在阵前渡劫,因此一时没有想到这一点,但经般度喊破,诸多魔君纷纷惊醒过来。

杀伐兵气是集万千将卒杀伐意志所形成的众念力,也是一种力量,却跟普通人族玄修所参悟、修炼的,与大道真意密切相关的力量,不是一个体系,因此能够被渡劫者借用,却不会因为气机感应而额外提升大道劫雷的威力。

只是谁会想到用这种办法,在两军对垒的阵前渡劫?

毕竟谁有把握万千将卒在两军对垒之时,在煌煌大道天威之前,还能保持旺盛的斗志?

要知道在雷劫发动之时,煌煌大道天威,令诸多魔君都心神惊惶、差一点就丧失斗志啊。

是必死之境!

是必死之境令万千将卒无视煌煌大道天威。

是陈海慷慨赴死的从容,将万千将卒胸臆间的斗志战意,最大限度的激发出来!

诸魔君神sè惊变,没想到陈海这时候竟然借杀伐兵气渡劫。

“不对!”闫莨大魔君大叫道,“杀伐兵气不可能强到这一步!”

在人族曰杀伐兵气,在魔族曰杀伐血煞,闫莨拥有天魔中三境的修为,又身为天呈山四大魔殿之首,对杀伐兵气、杀伐血煞怎么可能没有研究?

玄元上殿借用杀伐兵气的法门,闫莨也知一二,与天呈山魔殿的秘法,实有异曲同工之妙,说到底就是利用武道战势间的同步共鸣,将杀伐兵气借用过来。

北陵镇进入战场的将卒,虽然还有一百三四十万人活着,但在一瞬间能与陈海产生同步共鸣的将卒能有多少?

要是杀伐兵气真能如此的无敌,雍京兵马就不可能会被它们杀得如此之惨了。

闫茛大魔君预计陈海就算借用杀伐兵气,也顶多能让他的实力提高两三倍而已,绝不可能、绝不至于让他在大道雷劫之下如此的从容。

而且从陈海体内不断暴出助他抵挡劫雷的层层紫金气芒,也绝对不像杀伐兵气该有的具相!

陈海没有一刻能比此时,更清楚的感受着苍古气息往他身上聚来。

不仅有身后百万将卒汇聚过来的众生愿力,不仅有从燕台关以南山麓内的数百万凡民聚集过来的众生愿力,陈海还清楚的感受到从魔獐岭中北麓、东麓,有更强的众生愿力汇聚过来——三宗精锐将卒乃至精英玄修所能提供的众生愿力,比凡民不知道强出多少倍,只是玄修为己修行,不是如此极端、为死生所迫的环境之下,绝难形成众生愿力。

趁着闫莨数瞬错愕,陈海手中的龙椎戟暴涨百米,直接刺中闫莨大魔君所身化的血肉巨兽,冷咧道:“与我一起扛雷劫吧,看谁能扛到最后!”

闫莨抬头就见从劫云劈下来的劫雷瀑海,骤然间已经从紫sè变成紫金sè……

看网友对 第九百四十八章 恶战(五)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