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三百二十五章 南下(三十四)

第三百二十五章 南下(三十四)

面甲之后,徐乐冷淡一笑,八颗白牙闪耀。无论面对什么样的局势,徐乐似乎只是会笑。真正而言,徐乐就少有其他情绪展现。

在徐敢还在的时候,徐乐不是这般模样的。

一杆不知道取了多少青狼骑性命的马槊,就被徐乐随手丢下,那条豁出性命的青狼骑百夫长,死死抓着槊杆,圆睁双目,从马背上滑落。

从这百夫长身边,大队青狼骑汹涌上前!

而徐乐双手回收,交叉肋下,再抬手处,已经是两把锋利的直刀在手!

马邑郡中军械,基本都是河东铁监供应。河东用石炭炼铁,产量极大,但是铁质硬且脆,并不是上等的兵刃。但徐乐拔出来的这两柄直刀,刀身上却有暗沉的云纹,这是罗敦所收藏的乌兹精钢所打造的神兵利器!

两柄直刀挥舞出去,绽放出漫天刀光,衣甲平过,血肉飞舞。青狼骑瞬间就被割倒一片,惨嚎之声彻底连天响起!

这个时候,徐乐出刀仍然精准,仍然简洁,仍然在以飞快的速度,收割着执必家好容易积攒出来的这些直属青狼骑的性命!

可青狼骑还在红着眼睛拼命涌上!

放在以前,丢下了几十条性命,青狼骑说不定就远扬而去。干嘛要和这些汉家兵马拼人命苦战?汉家军马出征,需要粮道,需要大量民夫辎重提供支持。一旦行进,笨重且缓慢,骑兵数量不多,想抓着突厥青狼骑谋求会战,是千难万难。只要绕着汉兵兜圈子,等他们自行疲惫再围上去,就能如打猎一般收割汉兵性命————为什么还要拼命?

可是现在,在接连丧败,在折损多少军将,在暴风雪中,在一场死斗之后,在敌人已经冲到执必贺汗旗之前,从执必贺再到底下最为普通的青狼骑,都再也不顾惜性命了,要么看着徐乐被砍得粉碎,要么就连执必贺在内,旗折身死于此。

只要能看着徐乐死去!

徐乐两柄直刀飞舞,一瞬间斩杀胡骑无算。但是直刀毕竟长度有限,再也无法维持控制能保证自身安全的圈子,青狼骑直抢进内圈,才被徐乐所砍倒。多少兵刃,已然递出,直照着徐乐身上招呼!

如丛一般的长矛马槊攒刺之中,徐乐尽力腾挪辗转闪避,让开威胁最大的兵刃,长刀还不断挥出杀敌。靠着六识敏锐,总能避开直奔要害而来的锋利兵刃。

饶是这样,身上还是不断被刺中,坚实的冷锻瘊子甲上也被撕破,身上一瞬间多了不少大大小小的创口。吞龙的颈项处,胸口,也都中了长矛,鲜血四溅,紧要关头,吞龙也连踢带咬及时挣脱,这才避免了当即倒毙在雪原之上!

这场厮杀,已经到了最为惨烈的时候。徐乐也终于陷入出道以来的最大危局之中。似乎在下一刻,徐乐随时有可能被刺入要害,黯然跌落马下,然后被无数青狼骑践踏成为肉泥!

又是几根长矛刺来,徐乐想扭腰闪开,但腰肋处已经负创,一发力就是剧痛,动作稍缓,就闪避不及。眼看就要被刺落马下。就在这个时候,徐乐左手直刀一下飞出,正正砍入一名青狼骑面门处,那青狼骑哼也不哼一声的松手仰天便倒。

而徐乐左手已经一把扭住了刺来的三四根长矛,右手直刀,又贴着长矛矛杆撒手飞出!

几只手臂顿时被削断,数名青狼骑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断臂,下一刻就是鲜血狂涌。而徐乐已经夺得长矛,左右手一分,双矛在手,振荡起漫天矛影!

身上创痕无数,到处都在流血,但徐乐面甲之上愤怒金刚像仍然在狰狞咆哮,双矛盘旋飞舞,而胯下吞龙,也仍然在奋首长嘶!

青狼骑也再无退缩,只是向前,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杀了这名汉将,在这场接地连天的暴风雪中,彻底掩埋掉这场噩梦,不然他们不知道还有没有勇气,再来这么一次!

塞外之地,风雪之中,汉将双矛飞舞,周遭狼骑无数,厮杀到了最为惨烈的时分!

执必贺一直在大旗之下,着魔一般看着徐乐厮杀的身姿。

这名汉将,执必贺从来没有看到过他的面目。但这愤怒金刚像,已经成为执必部的梦魇。这名汉将,实在是一骑当千,百年难得一见的绝世斗将!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这名汉将再是厉害,也该终结了。

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

一直不言不动的执必贺,骤然拔出佩刀,直举向前,声嘶力竭的大吼:“杀了他!”

徐乐双臂已经越来越是酸软,双矛舞动,终于慢了下来。

这就是终结了么?一人之力,终究还是难以逆天么?

可那又如何?

对着这个世道,对着不管什么样的敌人,自己要是开始畏缩,那才是真的输了。爷爷畏缩了,所以才郁郁一世,最终牺牲在停兵山上。

徐乐双臂又狠狠一震,长矛向两边挥出了大圈,又是三名青狼骑落马。鲜血顺着矛锋滴落血中,而徐乐也对着那面大旗之下的执必部汗王,第一次怒吼出声。

“来啊!”

就在这个时候,一面铁盾破空而来!

这面铁盾,正是神荼小盾,打着旋破空飞来,正正拍在一名青狼骑背后,那名青狼骑被震得滚鞍向前飞出,扑在雪地中,一下就没了声息。

风雪之中,韩约长达身形,如一头猛虎般出现,郁垒大盾护身,就这样没头没脑的撞了进来!

郁垒铁盾下,还遮护着一骑,骤然闪出,正是小狼女步离,她的坐骑横着跑动,脱手就是将匕首掷出,两名青狼骑咽喉正中匕首,仰天就倒。

风雪之后,黑sè甲骑身影不断闪现,正是玄甲骑甲士,终于赶来,发疯一般撞入青狼骑阵列之中,开始疯狂的厮杀!

韩小六身形也在阵列之中,他已经丢掉了兜鍪,甚或都卸下了肩甲,风雪之中,持弓而射。奇寒的天气加上弓弦的反震之力,让他冻伤的手到处都是裂口,一双手掌血肉模糊。但箭矢还是雨点一般激射而出,一名名青狼骑应弦落马!

韩约持盾,如一辆战车一般撞入青狼骑阵列之中,所过之处,青狼骑人仰马翻。韩约真是拿出了平生气力,就是一座山挡在身前,也会被韩约一盾推开拍碎!

相隔还有几步,韩约就已经大声怒吼,却是冲着徐乐的:“乐郎君,你再敢丢下咱们,你就别想再带着咱们上阵了!”

隔着重重青狼骑,徐乐都能看见激战中的韩约,已然面红耳赤!

徐乐一笑,深深吸口气,将最后气力贯注,再度舞动长矛,掉头砍杀,迎接自己的弟兄。

好罢,既然一个人冲不过去,那就带着一群弟兄,冲向这面已经威慑了马邑郡这么多年的汗旗。

今时今日,一定要将这面汗旗扯下来,让吞龙践踏而过!

看盛唐风华,就来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三百二十五章 南下(三十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