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九百五十二章 血湖峡

第九百五十二章 血湖峡

(纵横文学每年一度的盘点活动又开始了,更俗希望能在这次“男生最佳作者”评选中获得一个比较好的名次,希望兄弟们支持——每天每人能有五到七张的免费票,兄弟们不投就浪费了——2017年,踏天无痕这本书或许未必能让所有人都满意,但是更俗同时更新两本书,每一本书断更的次数都屈指可数,即便现在每天只能保持一章的更新,但其实每一章都尽可能写到五千字以上,更俗觉得自己还是比较勤勉的,希望得到兄弟们的肯定……)

红黑sè一直以来都是血云荒地的主sè调,黑sè是暴露出来的岩石、砂砾,而红sè则是那万年不消的血云……

天域通道的开启,与燕州、星衡域两界相接,血云荒地内的天地法则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地脉生发灵气,大地复苏,水木逐生,短短四五十年间,血云荒地内也孕生不少河流、溪谷,在溪流之畔,草木生长茂密,看上去一片生机盎然。

只是相对较十数万里辽阔的血云荒地而言,这些河流、草木,都还只是点缀,大多数地方还是寸草不生的戈壁荒漠。

倘若有谁能像陈海这般,数十年如一日的关注血云荒地,就会发生那笼罩着荒地的血云,在过去数十年间随着整座大地孕发灵气、生机、生长草木后,是日益稀薄的,只是此时的血云荒地,犹不适宜凡民生存而已。

血云到底是怎么形成的,上古典籍有诸多猜测,但观点各异,谁都没有说服谁,但随着天域通道的彻底开启,血云荒地跟燕州、星衡域彻底打通,血云也会彻底的消耗,直至通道再次关闭。

亘古不变的血云之中,神殿谷上空,通往星衡域的磁光之河,仿佛一只二三十里狭长的天神魔眼,正凝视着大地。

桃源江一战,闫良大魔君灭于无尽雷劫,屠乌等近七樽魔君被斩杀白熊岭以西的荒原之中,北陵镇百万雄兵刀峰直指天罗谷。

天罗谷东西狭长四千余里,南北狭窄处不过四五十里,宽不过一二百里,总计不过十万魔兵分布于斩仙峰、黑岩城等魔寨驻防,面对杀气腾腾的北陵镇兵,根本不可能组织起任何的有效防御,黑岩城、斩仙峰等魔寨兵马相继被灭,天罗谷两翼的魔寨魔兵仓惶而逃,天罗谷底部的少数魔兵逃入血云荒地,但它们在神殿谷里依旧慌作一团。

神殿谷内,此时仅有一樽魔侯统领三万魔兵驻守在往生骨塔的附近,此外还有五十余万精锐魔兵在五千里以外的圆陀山封堵燕州兵马杀进来,叫它们要如何抵挡北陵镇兵的杀入。

上百道金光雷柱轰劈下来,将往生骨塔所凝聚的血盾轰灭,殛天玄雷舰那优雅的舰体,就直接冲出血云荒地,两千件灵剑、法宝,仿佛洪流一般,从殛天玄元舰打开的舰里汹涌而出,在往生骨塔再次凝聚血盾之前,就将直接将往生骨塔打塌掉半截。

往生骨塔自然没有这么弱,但主持往生骨塔的数百巫魔,早就被泰官调到桃源江战场消耗一空,此时仅有一樽魔侯率十数魔丹境的巫魔,都未必能将往生骨塔的威力发挥出一成来,又如何抵挡住乘歼天玄雷舰冲入血云荒地后两千精锐剑修的合力斩杀?

往生骨塔坍塌后,附近三万魔兵更是没有招架之力,在灵剑、雷柱的轰劈斩杀下,没支撑多久就告崩溃。

看到一道金sè梁柱般的雷霆朝头顶直劈过来,才修成魔丹境后期的姚老根吓得魂飞魄散,心想着下一刻就要灰飞烟灭,朝天大叫道:“主子爷,主子爷,我是姚老根啊,留姚老根一条狗命,姚老根还能伺侯主子爷啊!”

姚老根抱头蹲下来,偌大的魔躯蜷在那里就像石磨盘一般,半晌之后没见动静,抬头见那道唬人的雷霆压根就没有劈下来就消失了。

翼魔赤军从殛天玄雷舰里飞下来,指着姚老根哈哈大笑:“你没用的甭货!”

姚老根看姚文瑾、葛玄乔等人从殛天玄雷舰飞出来,才知道刚才是被赤军这魔厮给戏弄了,虽说主子爷这次没有直接进入血云荒地,但领军的姚文瑾、葛玄乔都是经他的手偷渡到星衡域,怎么可能认不得他?

姚老根恨得牙痒痒的,要上前撕扯翼魔赤军,给他一个教训,叫他知道谁才是主子爷跟前立功最卓著的第一魔宠。

姚文瑾却没有时间给姚老根跟赤军在那里胡闹。

还有两百万魔兵聚集海阳城,随后有可能挥师北上突围,他们必需以最快的时间,击溃圆陀山的魔兵,将燕州兵马接入血云荒地。

而且在往生骨塔坍塌之后,他们还要在神殿谷这边,建立起能将通玄境精锐将卒快速送入磁光之河的大阵。

海阳城距离天罗谷有三千余里,即便两百万魔兵即刻不顾一切的往北逃窜,也需要三四天的时间才能杀到天罗谷,时间上还算是相对宽裕。

而此时董良率燕州一百五十万精锐,已经进入在距离神殿谷五千余里的圆陀山深处,只因出圆陀山的地形太险,优势兵力根本无法展开,诸多天机战械派不上大用场,才被五十万魔兵用坚固的魔寨以及几座大阵封堵住出不来。

陈海让姚文瑾、葛玄乔率部进入神殿谷,就是想让他们从背后猛攻驻守圆陀山的魔兵,只需要将这部魔兵打溃,打通燕州兵马通往神殿谷,这样北陵镇将能得到一百五十万燕州精锐的强力支撑,即便独力灭杀退守海阳城、被切断后援的两百万魔兵,也没有问题。

殛天玄雷舰又往返三回,将北陵镇剑修营此时尚有余力作战的九千精锐剑修全部接入神殿谷,又用一天不到的时间,将九千精锐剑修全部运往圆陀山魔兵的后方。

燕州辟灵境弟子不在少数,但由于燕州除了灵天洞府之外,灵气稀微,难以支撑剑修弟子长时间御剑杀敌,所以龙骧军也好、道衙兵也好,都没有组建大规模的剑修营。

而即便在北陵镇中,也还没有将九千精锐剑修都集结到一起使用的先例。

闫莨大魔君身灭、三百万精锐魔兵被清剿一空,消息传到血云荒地,就令圆陀山这边的魔兵魔将无心作战了。

姚文瑾、葛玄乔率九千精锐剑修抵近过来,除了殛天玄雷战舰外,诸多剑修还都能御剑飞行,等兵马集结完成后,他们就直接飞越十数道山嵴,插到董良他们被困的血湖峡东面,猛攻魔兵的侧后。

而在此之前,姚文瑾还将百余名阵法师以及一座灵蛟伏波阵运入血湖峡。

血湖峡承接圆陀山近几十年来才发育的几道溪河的来水,深处已经汇聚成一座深百丈、湖面广达万亩的山湖,因为倒映血云,湖sè血红,董良他们进入血云荒地之后,将湖称为血湖,将圆陀山深处这座与燕州相接的峡谷称为血湖峡。

灵蛟伏波阵布下之后,卷起湖水,化为水龙卷,冲击魔兵在血湖峡正面修建的要塞。

魔族放弃黑山魔渊之后,退守血云荒地,防备燕州人族杀入血云荒地,在血湖峡口修建坚固的几座要塞,除了大阵之外,熔烧铁汁、浇灌石浆,还用秘法祭入大量的生灵血肉,花数年之久,可以将每一道长三四里、高三四十米,却足足厚百米的城墙,修建得坚不可摧。

只是魔族没有想过天罗谷有失陷的一刻,没有想到人族精锐能从天罗谷进入血云荒地,然而从神殿谷那边如此快速的进军,进攻他们的侧后——魔族在血湖峡口修建的几座要塞,侧后脆弱得就像是少女撅起来的臀部,根本抵挡不住九千精锐剑修的猛击!

很外,圆陀山东麓,从血湖峡出来三四十里长的峡谷,就变成了一个屠杀魔兵的血练场。

魔族本来在兵力就处于劣势,之前数日恶战,就已经被董良率龙骧军精锐消耗厉害,虽然此地有八樽魔侯级的存在坐镇,但董良、屠缺率龙骧军精锐杀入血云荒地,集结燕州的道胎境天榜强者,就出动了三十人,他们与姚文瑾、葛玄乔内外夹击,击杀六头魔侯,令无数魔兵鬼哭狼嚎往两侧的山岭里溃逃,很快就打通从血湖峡出圆陀山的通道。

血云荒地内的溃魔,自然还是要会分出兵马追剿,在拥有绝对优势之时,断然不可能令魔族在血云荒地内还有残喘延息的机会,但增援斩仙峰,预防海阳城的魔兵往北突围,更是董良、屠缺他们的当务之急。

整编后的龙骧军,从燕州尽调拥有通玄境修为底子的精锐,组成一百五十万将卒进入血云荒地,普通将卒无法御剑或御风飞行,他们乘天机战车、覆带式辎重车赶到神殿谷,少说需要五六天的时间,时间上可能赶不过来,董良、屠缺跟姚文瑾、葛玄乔会合后,则决定先将明窍境精锐战将九百余人作为第一批增援力量抽调出来,即刻就随姚文瑾乘殛天玄雷战舰赶往天罗谷;之后又将三万名辟灵境精锐武官抽调出来,作为第二批增援力量赶往天罗谷。

这样才能保证魔兵即便决定往北突围,负责在北面拦截的北陵镇兵也能援源源不断的获得强力的增援。

泰官以及般度、丹图等孽境殿的魔君,最终还有逃出云,但它们都直接越过天罗谷,往天呈山方向逃跑了,动作非常的快。

很显然泰官它们更清楚陈海及北陵镇的风格,除了屠乌外,孽境殿的魔君以及大半魔侯级的强者都保住了,但白熊岭以东的两百万魔兵,反应就要迟钝多了,没有第一时间就选择分散北撤,而是第一时间选择往海阳城聚集,这就浪费它们好几天的突围时间。

而等它们看到北陵镇第一时间直插天罗谷之后,立即能意识到陈海及北陵镇的目的,就是要将燕州兵马接援过来,意识到它们这时候要是选择往北突围,除了三宗的追兵外,所要面对的不是打残就剩一百万人马的北陵镇兵,而是跟燕州兵马会合之后的二百五十万虎狼之师。

有桃源江一战的前车之鉴,这一刻,有谁还敢从北面突围?

董良、屠缺、董宁、陈烈等人赶到斩仙峰跟陈海见面时,二百万魔兵还在海阳进退失据,并没有流露出往北突围的迹象,那这么一来,魔獐岭以北的形势就完全无需担心再有什么反复了。

董宁看到陈海,心绪自然是激动不已,难以平静——虽然这段时间以来,都是董宁通过蛇镯跟陈海直接联系,但在血云荒地内神魂相近,跟此时亲眼见到陈海安然无恙,感觉还是不一样。

而坐下来后听桃源江血战的详情,董良、屠缺、陈烈等人惊心动魄之余,也都是唏嘘不已。

从燕州安然来说,董良、陈烈、屠缺他们并不赞同陈海如此冒险行事,但想及陈海在燕州那些年,每走一步又何尝不是险之又险的险棋,此时反倒不能劝什么了。

黄歧玮、周南、吴蒙、沈坤、葛同等一大批从燕州增援星衡域的将领,在这一仗都未能身免而战死,也是令人感怀不已,但苗凤山、苍遗、谢觉源作为燕州的顶尖强者,这次能与墨翟、姜沛一次在阵前渡劫,突破道胎境的瓶颈,成为天位真君,也是令人既羡慕又欣慰。

“虽然魔獐岭之北还有两百万魔兵聚集,但前后退路已经被我们切断,剿灭指日可待,魔獐岭以北的局势算是定了下来,两三年间应该不会有什么反复,那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安排?”燕州这一百五十万精锐看起来不错,但对于星衡域海东大陆所面临的魔劫,还是如同杯水车薪一般,董良想问陈海后续有什么更长远的想法。

董良的这个问题,也是姜晋、余苍、周晚晴、雷阳子他们所关切的,他们这一切的大捷,只是令西北域缓了几年的命,但并没有能从根本上解除海东大阵的这次魔劫。

陈海托着下巴,沉吟着说道:“倘若魔劫不可遏制,西北域不能守,退守血云荒地或许是我们唯一的选择——诸多天位真君,也能借玉虚神殿避入血云荒地之中,到时候我们背依燕州,至少在天域通道完全打开之前,是不用担心魔族有能力杀进来的……”

余苍、姜晋点点头,他们能借玉虚神殿通过没有完全打开的天域通道,提前进入血云荒地,但魔族中魔君级的存在却不行,它们还是需要等到六十一年后天域通道完全打开后才能进入血云荒地。

在天域通道完全打开之前,他们在血云荒地不用拥有天位境的强者,还拥有天机战械之威,根本就用担心在血云荒地里杀不过魔族……

“所以我们接下来,不管崇国魔劫如何发展,我们全力要做的,就是经营好天罗谷——天罗谷的魔雾血煞并不难以清除,但我们首先需要在天罗谷北面建立防线,预防天呈山再有魔兵聚集往南攻来。虽然退守血云荒地是我们最后迫不得已的选择,但我们也绝不能轻易就放弃在星衡域坚守到渡过魔劫的希望跟决心。三宗倘若不放弃西北域,接下来就要在怒川江、万涛河、万仙山以东建立起防线,三宗的资源有限,接下来,我需要燕州毫无保留的听我调遣资源用于御魔……”

姜晋他们这时候也朝董良、屠缺看过去。

这可以说是陈海发动这一战的最主要动因之一,打通跟燕州的联络,拥有十数二十亿凡民的燕州,将成为北陵镇最强有力的支撑。

燕州虽然不盛产玄阳精铁,但高等级的淬金铁,品质不比玄阳精铁稍差。

此时燕州经过数十年的发展,冶铁铸造等规模,比西北域相比,只有更强,没有更弱——高等级的玄铁、赤髓铜、精玄金产量,虽然跟西北域不能相比,但总量加起来也相当可观。

更何况,陈海在燕州早就建立了完善的天机战械研发与生产体系。

而燕州大地,人族栖息繁衍所占用的土地依旧不多,看似燕州的灵脉远无法跟星衡域相比,但玄级、黄级的中低级灵脉,数量加起来也是一个极惊人的数字,所孕育种植的中低级灵药、灵草,到时候支撑北陵镇将卒及天营学宫子弟修行、作战的消耗,将绰绰有余——这一块原本是北陵镇最大的一宗消耗,在北陵镇兵马扩编到一百万人之后,加上跟魔族持续不断的恶战,九郡国占有两岛,也都有些支撑不住,更何况北陵镇的兵马规模还要继续扩编,没有燕州的支撑,怎么行?

除了燕州之外,血云荒地的资源进行充分的挖掘跟开发,也将是惊人的。

更重要的一点,还是人,这是制约北陵镇后续发展最致的瓶颈。

这一仗,几乎将姜氏北迁后所带给北陵镇的军事潜力都耗尽了,没有燕州,北陵镇将失去最重要的后备兵员源地,之后只会越打越弱,不会越打越强!

“这个没有问题,我与屠太尉以及姚相之前还有商议,想着是不是将燕京迁到黑山……”董良与屠缺忘了一眼,说道。

黑山虽然处于大漠之中,但燕京作为军事、文化及经济、政治的中心,迁到黑山就是确保燕州所有的资源,能通过黑山源源不断的输入血云荒地、输入天罗谷,助陈海他们在星衡域立足。

目前除了魔獐岭有姜氏迁撤下来的一两百万族人,从魔獐岭往南到屏马山、往北到天罗谷,几乎就没有凡民立足。

北陵镇最终要想在天罗谷、魔獐岭一带,建立抵御魔劫的桥头堡,除了精锐战力外,大规模的后备兵员、辎重辅兵,以及从事生产、方便就近征集物资的凡民,也不可或缺。

此外,也要尽一切手段,开发血云荒地,一方面要尽可能从血云荒开发资源,支撑星衡域的御魔战事,另一方面血云荒地内也要建造大规模的军事堡垒,做好魔劫无法遏制,北陵镇则尽可能多的庇护西北域凡民撤入血云荒地的准备……

在天域通道没有完全开启之前,血云荒地是不适合凡民生产的,即便用天地大阵撑出数百里方圆的空间,也容纳不下十数二三十亿的凡民撤退,主要还是要黑山与天罗谷之间,建立凡民撤退的通道……

甚至有必要说服三宗同意西北域的凡民,现在就有步骤的安排往北撤离……

看网友对 第九百五十二章 血湖峡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