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三百二十六章 南下(三十五)

第三百二十六章 南下(三十五)

一名名黑甲骑士,越过尸山血海,越过漫天风雪,不断的加入战场。

暴风雪来临,对玄甲骑阵列,同样造成了极大影响。原来密集墙式阵列,再也无法维系,散乱开来。

而风雪中青狼骑散步得到处都是,不时双方就这样碰上,然后就是一阵厮杀。

饶是如此,这些玄甲骑还是拼力向前,只因为徐乐还在前面!

一名名玄甲骑在风雪中大声呼喊,招呼袍泽,继续向前。不时有人消失在风雪之中,但这向前脚步,就从来未曾停歇过。

而韩约步离两人,也是如此,一路冲撞过来,途中不知道遭遇了多少青狼骑散兵,就是一场短促而激烈的厮杀。步离有韩约遮护还好一些,厮杀到现在,直到最后看见徐乐的身影,韩约这条铁打的汉子,同样也已经伤痕累累!

双方再度狠狠的扭打在一起,互相击刺,互相砍杀,互相怒吼咒骂,不时有玄甲骑和青狼骑互相扭着跌落马下。

打到此刻,双方都是油尽灯枯,身边风雪肆虐。这种天候,只是在外站着,都是有生命危险的事情,而玄甲骑和青狼骑,则是还在这风雪中搏命厮杀!

边塞之地,天地不仁。而也是这边塞之地,磨砺出最为强悍的男儿!

韩约身上,至少也有了十七八个创口,每个创口都在流血,然后冻住。身上的气力就这样飞快的消耗流失。手中郁垒大盾,沉重得有若泰山在手,韩约还是竭力挥舞,砸飞一名又一名的青狼骑。

不过此时此刻,韩约最想的,还是将这面铁盾砸在徐乐脸上!

原来的乐郎君,温和爱笑,虽然极其有自己的主意,不过都是很顾及大家的想法。可自从徐老太公故去之后,乐郎君就变了。

什么事情,都是一个人承担,脸上虽然还是时长在笑,但韩约可以看出乐郎君笑脸背后,那冷冰冰的神情。

韩约是不聪明,但追随徐家两代这么久。如何不知道乐郎君的心思?

能迫得老太公最终郁郁身死在停兵山上,也不敢将仇人说出。这仇人不知道该如何强大。

更不必说徐家闾那么多人,还有救下的神武县中投效之人,莫名送上门来的梁亥特部。这些责任,都压在了只有十九岁的乐郎君肩头。

乐郎君就以为,只有自己一人向前,才能担负起这些责任,才能找到上代仇人,才能带着大家从这已经变成刀山火海的马邑郡中活着出去。

任何时候,乐郎君都冲杀在前。任何时候,乐郎君都将这些事情藏在心底,不对任何人吐露。

什么事情,都是他一个来也罢。

他却忘了,他还有这么些生死跟随的弟兄!

韩约嘴笨,说不来这些宽解徐乐心思的话。能做的就是跟随在乐郎君身边,以神荼郁垒两面铁盾,遮护徐乐的安全。必要时候,就用上自己的血肉。

可这乐郎君,就一次又一次的丢下他们,只是自己冲杀在前!

一名青狼骑抢过,挥矛刺来,韩约想提起铁盾格挡,一口气竟然上不来。韩约左手伸出,拽过长矛,一把将那青狼骑连人带马拉近,一头就撞在他鼻梁上。这一记头槌,将这青狼骑鼻梁骨都砸进了脸里面,惨叫声都堵在喉咙里,韩约手一松,这青狼骑就如一口破麻袋一般落马。

但这一发力,将韩约气力也几乎耗尽,两眼金星乱冒,吸引肺里的空气如一把把冰冷的小刀乱戳。

又一名青狼骑抢过,挥矛刺来,这下韩约再没有躲闪的气力,就准备硬生生领教。入娘的就看你这胡狗能不能一矛捅死我,只要不死,就是你这胡狗死!

旁边一条身影闪过,小手伸出,抓住矛杆,拼力外推。

正是小狼女步离,她精致的小脸上满是血迹,栗sè秀发都凌乱的粘在脸上。手上兵刃已经全打掉了,不知道怎么钻缝觅隙的进来,关键时候就抓住了这杆长矛!

韩约再度狠狠吸了口气,提起铁盾狠狠砸在矛杆之上,啪的一声长矛折断。步离身子一仰,已经夺了半截断矛在手,挺腰而起之际,这半截断矛就脱手飞出,从那青狼骑眼睛里面扎了进去!

那青狼骑发出不类人声的惨嚎,策马竟然就从韩约步离两人身边冲了过去。在他身后,是更多青狼骑涌来,而韩约步离两人,都打得近乎脱力了。韩约身形一动,就要策马挡在步离身前。

就在这个时候,这些青狼骑纷纷落马!

大雪之中,徐乐身形显现,两杆长矛翻飞,顿时就将这几名青狼杀散。他同样也是浑身是血,只是身上杀气,已经厚重得近乎凝结成了实质!

步离呆呆的看着徐乐,徐乐夹一杆长矛在腋下,推开面甲,朝她一笑。

俊朗而英挺的少年面孔,因为失血过多已经变得苍白,嘴角上更挂着血迹。只是笑意还是那么洒脱。

在这战阵之中,在这积尸之所,小狼女的心却在蓬蓬跳动,这种感觉,不知所以,却强烈得无以复加。在下一刻,小狼女就扭过头去,再也不看徐乐。

韩约恨恨的看着徐乐,一声不吭。徐乐微微一笑:“我这不是迎你们来了?”

韩约仍然不吭声。

大队玄甲骑,终于冲破青狼骑混乱的阵列,纷纷涌来。每个人都在大呼:“乐郎君!”

徐乐笑着询问韩约:“还厮杀得动么?”

韩约就终于开口,瓮声瓮气的反问一句:“去哪儿?”

徐乐笑着侧身,扬起长矛指向那面仍在风雪中舞动的执必部汗旗:“就是那儿!”

韩约默不作声的提起铁盾:“请为先锋!”

徐乐哈哈大笑:“可别得寸进尺!”

身后青狼骑,这个时候都已经不敢上前,只是看着徐乐若无其事的与韩约对谈。而徐乐一夹马腹,同样浑身浴血的吞龙半转身人立而起,长声嘶鸣!

徐乐长矛一招,指向执必贺的汗旗,对着涌来的玄甲骑大喊:“将那面胡旗扯下来!”

呼喊声中,徐乐再度率先而进。只是这次,韩约步离,还有不断涌来的玄甲骑,都簇拥在他身边。

而在徐乐面前,青狼骑在畏缩不前,在恐惧迟疑,终于开始渐渐崩溃!

看盛唐风华,就来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三百二十六章 南下(三十五) 的精彩评论